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taeny

第九章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Krystal忙放下手中的遙控器喊著【來了來了】去開門。開了門之後發現是金泰妍,立刻聯想到此人對著無辜少女下狠手的過去,礙於長幼輩分沒有直接甩上門,卻也沒好氣地給了她招牌黑臉然後窩回了一邊的躺椅。  金泰妍沒搭理Krystal反手關上門,朝倚在沙發上的Jessica擠出一個無害的笑容:“我辦完事情路過,順便就上來看看你們。”   手裡拿了只雪糕從二樓下來的林允兒不屑地【切】了聲:“幾天沒見鬼畜變忠犬啊。”   “小白臉你怎麼也在?!”金泰妍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允兒,“這麼會跑外面要不要我幫你調去公關部啊?”   “人在裡面,想看就去吧。”Jessica對於這火藥味越來越濃的對話只好轉移話題。  被識破的金泰妍也沒多做解釋,熟稔地脫下外套掛在門口的衣架上就著急地往裡走。    真正站到了門口才遲疑了。能夠感受到她的氣息只有一門之隔,那個被生命中最想珍惜的人就在裡面,但是就是因為自己一次次的傷害她才變得如此脆弱。  似乎沒有資格再見你了。    手卻比思維更快一步地打開了門。朝思暮想的人坐在窗前翻著書,聽見開門的響動轉過臉來。  對視了足足有一分鐘,金泰妍還是儘量以聽上去最像朋友的語氣問:“過得怎麼樣?”   沒等Tiffany回答,卻又笑了自答道:“想也是很好吧?我不在你身邊。”   “你來接我回去?”Tiffany沒有正面回答,反問道。  “不是,只是順道路過,就來看看你,馬上就走。”金泰妍差點因為Tiffany剛剛轉過來逆著光的神情晃了神。    像陽光一樣的溫暖中帶著一點懵,就好像我第一次見你時候你的樣子。也是在我身邊永遠也看不到的樣子。    鼻子不受控制地酸了下,金泰妍收回太過直白的愛戀目光:“你想在這裡住多久都可以,我先走了。”   轉身打算離開,衣角卻被身後的人輕輕抓住。    “帶我回去好麼?”     當金泰妍帶著Tiffany走出臥室和主人道別的時候果斷接到了客廳裡三個人同時投射過來的懷疑眼神。  “秀晶,去把憲法給我拿過來,我今天要給姓金的科普一下什麼叫人身自由權。”Jessica一副大義滅親的樣子盯著金泰妍。  在Tiffany再三聲明自願的情況下,Krystal才收起了緊握著的武士刀,以同情的眼神一直目送她上了車。    “為什麼要跟我回來?”金泰妍在車開到了家門口之後終於忍不住問。  Tiffany也沒好意思說出真的想法,只好彆扭地答了一句:“欠你的。”   這句話卻被極度不自信的金泰妍理所當然的認為Tiffany是礙於與自己的債務關係才不得已跟著回來。  “那你還真是敬業。”   瞬間降到冰點的話差點把Tiffany不爭氣的淚水逼下來。    賭氣地解開安全帶直接坐上了駕駛座上金泰妍的大腿,Tiffany環上她的脖子,低頭吻了下去。  金泰妍吮吸著第一次主動竄進口中的小舌,扣著Tiffany的後腦讓吻更深一些。  在撫上Tiffany腰的那一刻,金泰妍明顯感覺到身上的人顫抖了一下。  “怕了?”金泰妍停下親吻,戲謔地直視著Tiffany躲閃的眸光。    沒有理會無言的Tiffany,金泰妍打開車門徑直下了車。    Tiffany跟在後面進了門之後卻發現金泰妍頭也不回地上了二樓,默默地也跟了過去。  “跟過來幹嗎?”   “你上去幹嗎?”Tiffany反問。  “我想我睡客房比較合適。”金泰妍冷冷地拋下一句,“免得你怕我怕成那樣。”   本以為Tiffany會走開,沒想到身後的人卻一下子抱住了自己。金泰妍沉積起來的抑鬱瞬間全被打碎,卻還是沒放下偽裝的冷漠姿態。直到感覺後背傳來濕潤的觸感,才一下子慌了。轉過去發現Tiffany哭得梨花帶雨,金泰妍有些無奈地幫她擦去淚水:“怎麼了?在你身邊也不開心,不在你身邊也不開心?”   Tiffany卻是還死抱著她不放手,埋下臉不看她,嗚咽的聲音越來越委屈。金泰妍第一次手無足措地不知該怎麼辦,只好柔聲安慰著,心中不知怎麼地生出一股帶著心疼的甜蜜。    這傢伙現在。。。該不是在撒嬌吧?            

 

第十章   

 

 “Krystal,你不覺得我們這樣看起來很可疑嗎?”崔雪麗小聲地詢問。  “我們本來就不在幹什麼光明正大的事啊。”Krystal坦然回答,“你頭再低下去點,別給我姐看見了。”   “長得高也不是我的錯啊,”崔雪麗無辜地說,“而且我們不是應該自然一點嗎?這樣好像更引人注目。”     路過的服務生無語地看著兩個美少女鬼鬼祟祟地伏在盆栽後面觀察著斜對面的桌子,忍不住上前問道:“小姐,需要點單嗎?”   “沒看見正忙著呢嘛!”Krystal怒眼一瞪嚇得服務生慌忙道歉。  “呃,給我們來兩份你們這裡最慢的菜。”崔雪麗眼看這個冒失的服務生引來周圍的注意,忙打圓場支開了他。    在這個陽光明媚,春風溫煦的美好日子裡Krystal夥同死黨崔雪麗一起放棄了珍貴的假期時間,跟蹤了Jessica整整一下午,誓要找出那個隱藏的姦夫哦不姐夫。    Krystal連濃度不大的檸檬水也喝得牙酸時也沒發現Jessica和她對面的男人有任何不正當的舉動,心情不好到遷怒於吸管,下意識惡狠狠地開始磨牙。    “Jessi,你認識後桌那個女孩嗎?”Daniel有些害怕地咽了口口水問道,“她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我們。”   Jessica努力保持著完美的微笑:“不認識。”     本想假借和男人的約會來刺激一下死不開口的某人,沒想到對方根本就沒過來,反而招來了兩個閑得慌又好奇爆發的熊孩子。  Jessica此時的心情只有欲哭無淚這四個字可以形容。        剛從醫院出來,Tiffany就收到了金泰妍發來的短信。  【出來了嗎?在門口等我,馬上就到了。】  正當Tiffany看著簡訊的時候,一聲清脆的響鈴在面前響起。  條件反射地抬頭,發現面前的金泰妍蹬著輛自行車一臉陽光地朝她按按車鈴:“應你的要求,低調地來接。”     其實金泰妍脫下那身正裝換上休閒服的樣子還是和六年前一點沒差。Tiffany在心裡暗戳戳地嫉妒了下這位萬年童顏,注意力又被那輛看起來不怎麼靠譜的自行車吸了去:“這車好像有點。。。”   “眼熟?今天剛剛從倉庫裡找出來的,應該是高中時候騎過幾次。是你說不要開著太閃的跑車出來的嘛。”當然還有自行車能近距離接觸什麼的就不說了。    沒等Tiffany跨上車後座,自行車就發出詭異【哢】的一聲。  “嗯?好像是掉鏈了?”金泰妍蹲下查看了一下,“沒關係小問題,我會修的~”   當街開始修車的金社長倒是一點也不忌諱車杠上的油污,Tiffany左看右看也插不上手,只好在一旁給她扇著風。    “ffany!”一輛BMW從醫院的車庫開出來,停在她們面前,白承熙打下車窗驚喜地喊了一聲,“這麼巧又碰見你了,旁邊這位美女是你朋友嗎?,要不要送你們一程?”   Tiffany登時被這千不該萬不該出現的人嚇著了,悄悄地觀察了一下金泰妍的臉色,小心地回答:“呃,這位是。。。”   “我是她老公。”金泰妍倒是沒什麼特別大的反應,卻以最淡定的語氣說出了讓人最不淡定的話。  “呵呵,美女真會開玩笑。”白承熙聽見這話愣了下,馬上賠笑道。  “誰跟你開玩笑,”金泰妍直接摟過Tiffany當街印下一吻,“我不怎麼喜歡我老婆跟陌生男人說話,你要是沒事可以先走了。”   白承熙被這一幕愕然得半晌說不出話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能給她幸福嗎?”   Tiffany已經被這脫離常識的對話弄得失去了應對能力,只聽見一旁擲地有聲地說:“不知道你指的是哪方面?精神上的話,我想你已經看見了,”金泰妍抓過身旁人的手緊緊扣住,“物質上的話,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來自上一輩的施捨,我們不稀罕,這些東西十年之後我們照樣會有!”     在白承熙離開後足足五分鐘Tiffany才回過神來:“泰妍。。。你剛剛。。。”   “很帥吧?”金泰妍望著白承熙開走的方向問道:“其實我早就想說一下剛才那段臺詞了。”   “帥、帥。有柳寬順的風範。”Tiffany思量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去招惹脾氣不怎麼好的這位。  “歷史學的不錯嘛,”金泰妍滿足地拍拍Tiffany的腦袋,“晚飯想吃點什麼?”       小情侶太過開心的結果就是沒能注意到別人打來的緊急電話。  Daniel著急地翻著Jessica的手機通訊錄,挑著最近播出記錄裡的幾個電話打過去,卻不是沒人接就是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因為兩個孩子的拙劣跟蹤和自身的心情不好,Jessica一氣之下進了年齡限制的夜店把兩位小朋友甩在了門口。而Krystal和崔雪麗拿著還有幾個月才成人的身份證央求了半天無果之後以異乎常人的心理素質一秒鐘忘記了原來的目的,直接跑去隔壁的商場逛街了。  而心情甚為不爽的小金毛則是狠狠地給自己灌下了幾杯高度酒之後被身邊臨時湊起來不怎麼相熟的酒友借機揩了不少油。唯一靠譜的Daniel有些看不下去卻礙於和Jessica也只是一般朋友外加喝醉的Jessica也沒有表露出反抗的意思而不便插手。    Jessica醉得幾乎不能坐直,只能癱倒在一旁的男人身上。男人借機攬上她的腰,湊近了說著一些調笑的話。  討厭男人身上煙的味道,卻因為腦子暈乎乎而不想動,懶得回那些純粹為了找話的沒營養問句,就只是閉著眼睛哼唧。    林允兒接到Daniel的電話急急忙忙地甩下一群在加班的下屬和上司找到Jessica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  推開門的一刹那林允兒就看見了那頭耀眼的金毛。縱使心裡帶著雙重不爽,林允兒還是禮貌地請男人放開搭在Jessica身上的手,雖說行動快了語言一步。  男人卻不屑地回道:“你是她什麼人?”   林允兒怔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聽見Jessica甩開男人的手惱怒地吼道:“她是我小男友怎麼的!”   Jessica幾乎是帶著炫耀的口氣說完這句話,然後一頭撞進林允兒懷裡。後者趕緊扶著她,也沒空理會一屋子轉過來的視線,直接出了夜店。           

 

第十一章   

 

 “鄭秀晶!快把該死的窗簾給我拉上!”Jessica暴躁地把臉埋進被子裡喊道。  “來了來了~”臥室外面的人聞聲進來,順便把手上做好的早餐吐司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  感覺到異于往日的平靜,Jessica努力地抬頭睜開依舊迷茫的雙眼看看視野裡那個修長的身影。是鄭秀晶沒錯。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之後Jessica鑽回溫暖的被窩帶著[Krystal終於長大了變得懂事了知道疼姐了]這樣的欣慰想法再次入眠。  直到臉上傳來柔軟的觸感,Jessica才意識到真的有哪裡不對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近距離看見林允兒的臉Jessica才一下子被驚得連海豚音都彪了出來,“你你你你你怎麼在這裡?!!!!!  “我在我家有什麼不對麼?”林允兒瞪大了小鹿眼表示無辜。  至此Jessica才發現身下的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張床,以及。。。身上好像除了被子就再也沒有其他棉質物品了。更為糟糕的是,林允兒現在雙手撐著在她臉頰兩邊,近得只要一傾就能碰上。  “那我為什麼會這副樣子在這裡?!”Jessica趕緊把被子拉到肩膀以上的位置質問。  林允兒聞言笑得更歡:“我覺得你在你小男友家這樣很正常啊。”   猛地記起昨天自己的話,Jessica的臉騰地紅了起來,把臉整個縮回被子裡結巴道:“我我我昨天喝醉了,什麼都記不起了。如果說了什麼的話。。。。。。”   “我會當做你沒說過的。”林允兒收緊雙臂圈住她,看著她不明所以夾雜著一絲失望投來的眼神又壞笑著補上一句,“畢竟表白這種事還是我來比較好。”         “所以你一大清早把我們叫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們林允兒和鄭秀妍是對隱藏的CP?”金泰妍用叉子惡狠狠地摩擦著鄭家的碟子問。  “大表姐!你好歹對你的親人有點關心好不好?”Krystal不滿地吞著Tiffany剛剛帶來的蛋糕,“昨天晚上我和sulli出去買衣服出來的時候一群人在夜店門口圍觀,我擠進去一看居然是我姐抱著允兒姐姐不撒手還要當眾吻她。搞得我都不好意思認親,結果過了一會允兒姐姐就給我電話說我姐晚上不回來了。泰妍姐!你在聽嘛?!”     早起還沒等給戀人一個早安吻就被Krystal號稱十萬火急的電話CALL了過來,金泰妍此時的心情真的算不上有多好。一旁的Tiffany倒是好脾氣地眯著雙笑眼遞過餐巾紙。本想讓Tiffany直接給擦的金泰妍礙於青少年在場沒說出要求,惡意地報復道:“然後呢?你想說明什麼?林允兒跟你長這麼像,鄭秀妍不會是個妹控吧?”   “你才妹控!你全家都是妹控!”瞬間暴怒的Krystal想都沒想地脫口而出,卻反應過來把自己姐妹倆也給繞了進去,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此時大門被打開,鄭家大小姐極為應景地出現在了門口。  也許是屋內的三人不約而同投過去的目光太過灼熱,Jessica有些心虛地問道:“你們這麼早在我家幹嗎?”   迅速確認了一下Jessica脖頸處沒有留下不明痕跡,金泰妍悠悠地開口:“我的小表妹盛情邀請的——西卡你身上這件衣服好像不怎麼合身嘛?”   被抓住重點的Jessica乾脆自暴自棄:“是林允兒的,怎麼了?”   眾人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更引得Jessica快步走進臥室避開她們。       

 

 第十二章  

 

  金泰妍最近總是很晚回家。    Tiffany對此的心情有些微妙。自從她主動和解之後兩人的關係逐步走向正常化,同時她也發現認識了這麼多年自己對金泰妍的瞭解卻實在是少之又少。  自己微微地示好,對方就會給予十倍百倍的疼愛,任何方面都稱得上是個完美情人。  她溫潤清亮的眸子每次看過來的時候讓人不由自主的陷進去,卻在對上的時候缺少一絲絲的安全感。  那是和喜愛不一樣的可信,讓人無條件去相信的安全感。     “明天見。”Jessica彎下腰在車窗前說道。  “嗯,快進去吧。”林允兒仰起臉微笑著和她告別。  近日來Jessica下班的時候總是能看到林允兒準時出現在門口,心照不宣地刻意忽略掉那還留有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又總是不能完全理所當然的給現在的關係打上【戀愛中】的標籤。  “啊——”轉身打算進樓的Jessica卻因為一瞬的走神沒留意到腳下的臺階被絆倒。  林允兒急忙下車扶起她,蹲下身子仔細地查看。Jessica疼得淚花在眼裡閃來閃去最後怕林允兒擔心還是給憋了回去。  “疼麼?”林允兒檢查了一下沒有外傷,在踝骨處輕輕按了下。  “放手!疼!!!”結果這一按硬生生地把剛才好不容易憋回去的淚水盡數惹了出來。  “我是醫生我知道,沒什麼關係的。”Jessica忙擦乾眼淚擺出一副沒關係的樣子,“小傷而已。”   林允兒在心裡暗暗地質疑了一下,也沒當面戳穿Jessica對骨傷瞭解不比普通人多多少的事實,只是讓她搭著自己站起來:“我背你上去吧。”   “不要。”Jessica拒絕道。  “那抱你上去?”   “我才不是這個意思!!!”   “那我就只能陪著你在這裡坐一夜了。”說著這話,林允兒卻已經強行背起了Jessica,“乖,別鬧脾氣。”   Jessica嘴上說著不要還是順從地伏在林允兒背上,心安理得地抱住她的脖子。  沉默地上了兩層樓後Jessica有些過意不去地開口:“累麼?”   “非常。”   “那你就不要背!!!!!”一言不合,拳腳相加。Jessica仗著林允兒現在四肢都沒空狠狠地捶了她兩拳。  “我這麼辛苦,說都不讓說?”林允兒不滿道。  “就是不能說,還得背我,怎樣?”公主病一下子上來,Jessica霸道地說。  林允兒輕笑了兩聲,低低地說了句什麼。  “你說什麼呢?”Jessica懷疑地湊近想聽清這傢伙是不是說了什麼壞話。  沒想到林允兒借機側過臉來吻了她一下。Jessica馬上紅了臉,好在林允兒現在也看不見她的表情,穩了穩神剛想斥責對方的流氓行徑,只聽見林允兒還是低沉卻足夠讓她聽見的話。  “我說我想以後每天都背你上去。”           “今天這麼早下班?”Tiffany坐進車子問道。  “想帶你去個地方。”金泰妍沒有正面回答,“把眼睛閉上。”   “嗯?”   “沒有到之前不能睜開哦。”   “這麼神秘?”儘管很是好奇,Tiffany聞言還是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本想像推理片中的偵探一樣依靠耳力來判別行駛的方向,卻在一路喧鬧中放棄了這項本來就不怎麼擅長的本領。  耳畔漸漸靜謐起來,就在Tiffany想要抱怨怎麼還沒有到時聽見了金泰妍有些興奮的聲音:“到了。”   下了車牽著她的手小心地向前走,因為視覺暫時被阻的緣故格外緊張地抓住牽引著自己的手,然後感覺到她的另一隻手環住自己的肩膀。  “現在可以睜眼了~”   躍入眼簾的是一扇被打開的門,通過寬敞的玄關也可以看出裡面透出的裝修幾乎都是深淺不一的粉色。Tiffany驚喜地跑了進去,發現裡面是更多讓人愉快的明朗。  金泰妍在玄關處看著對於這份禮物流露出喜歡的Tiffany,暗暗地松了一口氣。走過去一把抱住她道:“就知道你會喜歡。”   “不過,幹嘛突然買房子?”   “現在住的那套你不是老說色調太暗了不喜歡嗎?而且那套產權也是我父母的。所以乾脆換一套不是更方便。”   Tiffany感動得眼眶都紅了,抱著她的胳膊卻又覺得說什麼都顯得很多餘。  左手伸進外套口袋拿出一個白色緞帶束著的翠藍色小禮盒,輕輕打開,金泰妍取出裡面那枚內圈刻著【TaeYeon&Tiffany】的鑽戒給她戴上,同時補上一句:“況且結婚了之後不是應該換個新房嗎?”   Tiffany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弄得鼻頭一酸,卻還是故作嗔道:“你連個求婚都沒求過,我才不要嫁給你呢。”說完就背過身去,趁機抹掉了斷了線般的淚珠。  馬上就被身後的人從背後緊緊抱住,聽見她在耳邊的深呼吸。    “以前我讓你有過很不開心的回憶。”金泰妍把頭抵在Tiffany的肩上說道,“就算現在我可以確定你是愛我的,但是你不信任我對嗎?我想了很久,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比起其他的,我希望我在你心裡,什麼都是最好的。”   Tiffany握住她箍在腰上的手,儘量讓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哽咽:“你很好,你哪裡都很好。”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只相信你,只跟著你走。    【The End】


2012-0109-032  

此為香檳360度圖+文  2100+100(運)= 2200 文字30個字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討債 

桃園徵信社

台中徵信社 

新竹徵信社 

離婚

 

 

尼, taeny, 生日快樂,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