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茶室裡的幾個人神態各異,最好事的黃美英聽說有妙計立馬配合地表現得興致勃勃,艾愛老謀深算半瞇著眼掂量允兒能鬧出什麼東西來,秀妍是表情如常嫻熟地為大家倒茶,某雞血螃蟹跪坐在軟墊上兩隻鉗子到處亂揮 -

“秀妍一向太低調了,而且沒回國前在國外也不會有人去追究她的家世。所以雖然從來不隱瞞家世但是外面的人卻是不得而知的,這個在雜誌上放無中生有消息的人就是知道這點,於是這件事才會被炒作起來了。

“還要說嗎?允兒你還嫌事情不夠亂嗎?現在連教會那邊都有意見了,說我們這邊破壞他們的形象。”黃美英沒好氣地拍腦袋。

“要說啊,我們自己說,起碼能主導輿論的方向。那些人不是總想挖什麼天才的秘密史麼,酒瓶雕刻大家不都愛探尋什麼大美女的背景來歷麼。我們說給他們看,海石集團的大小姐關秀妍,這個夠讓人神魂顛倒了吧〜哈!“梵梵笑。

“嘖嘖,好八卦!”艾愛撇嘴。身為艾家的二小姐,她對這些事情一點都不陌生,關家是向來低調且人丁單薄,她則是從小就能從八卦新聞裡看到自己家的哪個堂哥換了女朋友,哪個姐姐流連夜店。談不上喜歡不喜歡,都習慣了。

“但是很有效。”秀妍無奈地笑一笑,聽到這裡才第一次開口說話。

“秀妍,這個就是我要問你意見的事情。”允兒坐下來,摟住秀妍的肩膀一臉的疼惜,“可能會給你帶來一個麻煩,但是最大的好處就是慈善演出事情會因為這陣風頭而變得很受關注。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你的意見,如果你不喜歡,我們就不做。

“如果你覺得可行就去做,這些事情對我影響不大。”秀妍並不太介意,她本來就是慣於出現在聚光燈底下的人。而且這件事鬧起來,爸爸氣得暴跳如雷,已經找到她好幾次了,就算允兒她們不想辦法,她爸爸也會馬上插手。

“我們這樣做也行,但是這次一定要找一個靠得住的主流傳媒才行啊。”黃美英說。

結果黃美英這話一出,在座的人都會心地笑出聲來。允兒笑著說:“要找主流的媒體啊〜酒瓶雕刻有電台,電視台,包括期刊,雜誌,還有什麼,比秀妍老爸的海石集團更好的選擇呢?

“哦〜真是好想法,哈哈〜”黃美英大笑。然後再問,“允兒,還有那個錢 - ”

允兒卻正正恰好截斷了黃美英的話,拿起桌上擺的盒子:“啊哈〜來,先喝下午茶!這是我特地排隊買的老婆餅,本來買來給秀妍,她吃不完,我才勉為其難給你們兩個吃哦,來來,一人一塊。

“找打!”黃美英做惡虎撲羊狀。

“哈哈〜”

※※※※※※※※※※※※※※※※※※※※※※※※※※※※※※※※※※※※※

海石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關國豪在翻那一大堆的八卦小報,嘴裡氣呼呼的對對旭岩說:“這季允兒搗鼓的小公司就是一群學生哥,怎麼能有那麼大的本事到處惹人看她不順眼?我只不過是小小的教訓她一下,結果竟然有人趁火打劫要整死她,還把妍妍給牽連進去了,他媽的!

看來關老爺子真是氣得不輕,連國罵都爆出來了,方旭岩聽得好笑。

“關老,這件事你一定不能鬆口才行。小妍那麼完美,我也不會允許有人要毀掉她的生活。小妍對你和關夫人最乖巧孝順,你們一定要多勸勸秀妍,至於那個季允兒,我就不信我方旭岩還搞不定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

“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馬上給我想辦法擺平這件事情來了。氣死我了,亂寫什麼,我家妍妍有個有錢的爹就不行嗎!”關國豪對那些小報上寫的無厘頭的東西也是又好氣又好笑。

“咳!”方旭岩摸摸鼻子笑,“其實今天艾家的二小姐來過新聞部,她寫好了稿子,是關於小妍的,新聞部的不敢發,叫我過來問你意見。

關國豪這下樂了,“發,怎麼不發,要大大的發!

然而關國豪料想到又沒料想到的。在海石集團的推動和宣傳下,幾乎由媒體給大眾上了一堂舞蹈藝術掃盲課,而秀妍從低調的舞蹈家頓時變成了偶像級的人物。低調又神秘,頂著才華橫溢的光環,美麗出眾的外表,加上顯赫的家世,具備了一切讓人津津樂道進,而追充的充充必須條件。

直接的作用就是允兒預想的效果出現了,三場演出原本預售的票不過七八成,而而剩餘的多是貴賓票。後來正式銷售的時候簡直是一票難求,提了兩成票價也一下子就搶購一空。另外允兒和教會的理事商量以後把邀請的嘉賓名單給做了一些調整。如果說原本名單上的人對這樣的慈善晚會可出席可不出席的話,那麼現在知道了主要的策劃人之一是海石集團的大小姐,則是不看僧面看佛面。

有意結交關家的,作為叔伯長輩照顧妍的,各種各樣想法的。在後來要煩的變成了受邀請的人都願意出席而預先準備的席位卻滿足不了要求。

演出第一場的序幕終於開啟,令所有人意外的是海石集團的關老大竟然也親自出席了,一點也不避諱之前鬧出來的風言風語,大方地公開支持自己的掌上明珠。如此一來,這次慈善演出的規格和規模,加上它的影響力和所募捐的金額都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教會的理事欣喜若狂,一個晚上都要抱著嘉賓的出席名冊笑得見牙不見眼。

黃美英和允兒當然也同樣高興,兩個人在工作人員的後台把收入支出算了一遍,兩個新上任的財迷眉開眼笑數錢不止。還好允兒還保持了理智,錢重要心愛的秀妍更重要,在秀妍出場壓軸的時候好歹記起來了,匆匆忙碌的霹靂的舞蹈。

這次的演出,經秀妍的力傳參演的舞團和個人都頗有實力,算得上是一出專業性非常強的表演。但是為了契合主題和前來觀看的人的鑑賞能力,舞蹈和曲目多經過特別挑選,雅俗共賞。

秀妍今天沒有表演古典芭蕾,而是選擇了一出神話編成的舞劇。講述的是在遠古時候的武夷山中,一位偶臨凡間的玉女愛上了一位英武的少年首領。兩人互相愛慕,衝破人與神之間的阻隔相守在一起,一起耕作,打獵,徜徉在武夷山毓秀鐘靈的山林見。可是好景不長,天帝發現他們的愛情,人與神間的差別這樣的感情不能見容於天。天帝強行將兩人分開,玉女和大王卻忠貞堅守,於是最終被天帝雙雙化化成大山永世不能再變回人形。

故事是很簡單的故事,可是編排得卻非常新穎。從那古樸又絢麗的舞步,到設計巧妙的燈光配樂,再到精美的服飾,這些元素讓這齣舞劇是一場視聽的最耀眼的中心仍然是秀妍,她不愧為天才一般的舞者,那高難度的跳躍,那準確精細的舞蹈動作,一抬手一旋身都精妙到位。特別是她強烈的藝術表現力,當劇情行進到玉女被天帝脅迫至死不再的決絕時,她臉上的表情和散發出來的堅定令人震撼。

只有秀妍的舞蹈才能有這樣在劇幕收攏,仍然讓觀眾回味無窮。當玉女帶著溫柔而深情的表情含笑閉上眼睛,劇目結束,台下這才遲錯爆發出熱烈的掌聲。燦爛地笑了,她知道自己這次成功了,秀妍也非常成功。更讓她高興的是,這是她和秀妍一起努力,一起得到的成果,於是更加的香甜,超過了普通的做成一件事的意義,而相識她和秀妍之間的一座紀念碑。紀念著她們從相識到相戀的轉變,紀念著她們共同協作的契合,也紀念著她們之間的愛。

允兒一邊走向後台,一邊笑著給秀妍發了一條短信:“秀妍你的衣服很漂亮呢〜你的舞蹈這麼美,存心在在勾引我要你。太壞了,你等著哦,我去找你要'公道'!

短信很快回復過來,允兒幾乎能想像到秀妍矜淡著臉可是雙頰,透著微紅的樣子:“以前怎麼沒聽你稱讚過我的衣服漂亮?原來穿得少就是漂亮啊,壞蛋!

允兒大笑。不過剛走到走廊上,允兒就停下了笑,關國豪帶著兩個保鏢站在走廊上,方旭岩就在他的身邊。

關國豪顯然是有備而來,允兒也很有默契隨他走進了走廊上的一間辦公室裡。關國豪一進門指著允兒的鼻子就開訓:“你看你小孩子胡鬧就這點本事!就是這麼點小事情你也能把妍妍拖累,你一個小女孩兒懂什麼感情,你更不懂輿論強大人心難測,以後不許再靠近我我女兒。

允兒安靜地聽完,思索了許久才不卑不亢地說:“關先生,我的公司很小,你要搞垮它連眼睛都不用眨一下,我知道。

關國豪輕咳一聲,沒想到這孩子還不蠢,知道是誰算計了她。

“搞垮我很容易,可是這一點都不公平,你這樣惡意打壓後生晚輩不不肖笑嗎。酒瓶雕刻秀妍知道了,只會更加向著我而已。而且我還年輕,不就是一個小公司,你搞垮了一個,我還能再辦起一個來!為什麼女人就沒有能力讓秀妍幸福?我會盡一切的努力的!

“屁話!”關國豪沉聲斥責:“就你那點點小打小鬧就敢在我面前說這種話了!我告訴你,女人就該找個男人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這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什麼是我關國豪的女兒,我要給她這個世界上最天經地義的好東西!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做什麼事,反正我不會同意的。你倒是有志氣嘛,想創業是吧,識相的就快點離她遠一點,不然我讓你一輩子也創不出個雞毛來!

允兒真是無奈得苦笑,這秀妍的爸爸打橫來講,油鹽不進,難怪人家叫他雷公關,真不知道秀妍怎麼會是他生出來的女兒。允兒不再多做保證了,只是宣明自己的立場:“我不管別人怎麼說我,怎麼看我。我也不管什麼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總之我會繼續做好我的事情,我會讓你知道我和秀妍能互相照顧解決一切事情的!

方旭岩笑笑,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季允兒這個小女孩看起來小孩子似的,沒想到膽子還是很大的。“關老,這次的慈善演出當時大的傳媒公司都不願接手,給小朋友們撿了個便宜,現在反而是讓他們獨闢蹊徑了啊。原來開始他們遇到的麻煩是你的意思,這些小事以後交給我吧。

“不用了。”關國豪沉聲嘆氣,“就幾個大學生搞起來的小門面,我們不要再插手去管,傳出去了真讓人笑話。

“可是這樣的話小妍她 - ”

“妍妍是我的女兒,哪有女兒不聽爸爸話的。我會叫她回家讓她媽媽慢慢勸的啦!酒瓶雕刻”關國豪擺擺手“而且你以為這個小妮子會輕鬆嗎?幾攤子呆時,夠她背上一筆債務了,她那小公司不用我們管,也會搗鼓不下去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