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週末傍晚,鄭秀妍還在辦公室看著文件,卻接到爺爺的電話,說大家都在等著她回來吃飯。大家?難道是段家人。鄭秀妍沒有多問,讓阿木備車回郊區的別墅。

進了大門鄭秀妍就見沙發上坐著三人,爺爺和薛家父子。薛家是做煤礦發家,七零年代末開始涉足酒店業,如今在全國擁有多家五星級連鎖酒店,去年國外第一家星級酒店也順利開業。薛家與方家是世交,關係自然不錯。

看到鄭秀妍,薛子誠立即站起身笑臉相迎“Janet,好久不見”結婚禮物

薛子誠是薛家的長子,與鄭秀妍認識五年,追了她四年,去年國外的酒店開業薛子誠主動請纓去了澳大利亞,也是因為看到鄭秀妍接手亞東,他才會下定決心做一番事業,這其中的原由自不用多講。如今趁著假期回來,第一時間就跟父親過來拜訪,一片赤心啊!

“Hi,Amos,好久不見”鄭秀妍淡淡的打著招乎,轉而跟爺爺和薛父問好。

“你薛叔叔和子誠等你好久了,邊吃邊聊吧!”方敬勉笑著開口,吩咐傭人開飯。

飯桌上薛子誠講了在澳洲的見聞和心得,邀請方敬勉有空去那邊度假,如果鄭秀妍有空可以作陪云云。薛父也大贊兒子,肯定他在澳洲的成績。醉翁之意人盡皆知,只是不點明而已。飯後,兩個長輩去書房賞畫,給年輕人留下獨處的機會。

薛子誠從外衣口袋套出一隻藍色的小盒遞給鄭秀妍“看看喜不喜歡”

鄭秀妍接過打開,是個致的鑽石手鍊,鄭秀妍盯著手鍊發呆,心中想的卻是她和林允兒還沒互送過禮物。

薛子誠看鄭秀妍似乎很中意,這才鬆了口氣,結婚禮物

“Janet,這一年來我這麼努力,都是為了你”薛子誠乘勝追擊,表明自己的心意。

“你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鄭秀妍回過神

“你也知道我的決心”5年的等待,薛子誠怎會輕易放棄。


“你覺得我能做個稱職的妻子嗎”鄭秀妍冷笑,圈子就這麼大,她以往的“事蹟”薛子誠應該清楚。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至於其他……我不介意”薛子誠知道鄭秀妍是個發光體,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但他堅信女人一旦結婚有了孩子肯定會變,之後他再用他的溫柔慢慢感化,總有一天能得到她的心。

“Amos,你不用浪費時間”鄭秀妍輕嘆口氣,如果是別人她不會理會,只是方薛兩家的交情擺在面前,不容她任。

“Janet,對你什麼都是值得的”薛子誠認真的說。

送走薛家父子,鄭秀妍跟方敬勉去書房。方敬勉雖然退居二線,但鄭秀妍每月都會向他匯報亞東的情況,聽取他的建議。

說完公事,方敬勉忽然問道“小妍,你認識那個女警察?”

“嗯”鄭秀妍愣了一下,輕聲應到。

“新交的朋友?”結婚禮物

“認識很久了”

“你們住在一起?”

“是”鄭秀妍心中一緊,她不知道爺爺知不知道,知道多少,但她做好了回答的準備。如果爺爺問她會如實回答。

“你是該交些朋友,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爺爺看的出她的誠實率真”方敬勉說的真誠,鄭秀妍反而不知如何回答了。

“你也不小了,你父母像你這麼大都生了你了”方敬勉話鋒一轉“我看子誠不錯,你薛叔叔也很喜歡你,跟我提過,如果你們結婚,薛家的酒店也會交由你……”

“爺爺,現在亞東還不穩定,我不想想這些”鄭秀妍打斷方敬勉的話。

“爺爺知道你好勝心強,但事業和家庭都不可缺少”方敬勉語重心長的說,

“如果你不喜歡子誠也沒關係,爺爺幫你留意,否則你外婆又說我沒人,只會教你賺錢”

“忙過這陣,我會考慮”提到外婆鄭秀妍有些黯然,不想再說。

又聊了一會,鄭秀妍稱還有文件沒看要先回去,方敬勉沒有再問。

自從開了葷,林允兒驚奇地發現自己原來也能如此好色。特別是晚上,軟玉在懷就忍不住想那啥。可心中有個聲音告訴她,妍妍很累不可以。反觀鄭秀妍幾乎每晚依到她懷裡找個舒服的位置就能睡著,林允兒心中糾結啊,動又不敢動,睡又睡不著,只能閉著眼睛瞎想,也趁此機會重新審視了她與鄭秀妍的感情。

初識時的鄭秀妍冷漠高傲,林允兒承認自己仇富,但她也承認鄭秀妍確有高傲的本錢:論財富難以計數,論聰慧天賦極高,論心淡然豁達,論相貌絕然美麗。結婚禮物

隨著接觸的加深她發現這些都只是表象,鄭秀妍的內心是孤寂的,她從小父母早亡,跟著外婆在國外長大,國內沒有朋友,對於爺爺更多的只是敬畏。除了工作,她似乎沒有其他的業餘生活,連短暫的休閒也不能放鬆。

當然,對於鄭秀妍緩解孤寂與壓力的方式她很不認同,但那是過去的事,從今往後她想做鄭秀妍的依靠。林允兒自認自己的格開朗直爽,有那麼一點點的懶散固執可以忽略掉。她從未覺得她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物質上她不如鄭秀妍,但在神世界鄭秀妍更需要她。外人看來鄭秀妍高不可攀,在她看來鄭秀妍卻是外冷內熱,需要憐惜的小女人。

可是,她們的將來呢?林允兒第一次想到這個問題,先不講她的父母會不會接受鄭秀妍,但至少她可以說服父母不結婚,鄭秀妍可以嗎?也許有那麼一天……林允兒不敢再想,一切順其自然吧!

話又說回來,說到色她只是內心蕩漾,不像鄭秀妍絕對的行動派。這會,鄭秀妍的手就覆在她的口。原來吧,是隔著衣服,現在吧,是伸進衣服零距離接觸。唉,這是有心還是無意呢?

今晚,鄭秀妍並未像往常一樣安然入睡。她還在想著與爺爺的對話,她猜爺爺大概已經知道,卻沒有向她問起,這是她糾結的所在。


鄭秀妍心中有事睡不著,漸漸感受到林允兒炙熱的呼吸,她也沒睡?

那天之後,倆人再有親熱林允兒總是很小心,有時明明已經火急火燎了,林允兒卻忽然戞然而止。鄭秀妍再淡漠也是個成熟的女人,哪能總是這樣折騰?說林允兒害羞是不可能了,那是在等她主動嗎?

鄭秀妍伸進林允兒的睡衣輕輕握上她小巧的豐滿,感覺到林允兒身體的僵硬,等了半天依舊沒有動靜。鄭秀妍睜開眼,另一隻手擰上林允兒肚子上的,輕聲開口“你還要忍多久?”

林允兒心中一盪,翻身壓到鄭秀妍的身上,黑夜中深情望著對方,

“妍妍……”林允兒聲音透著一絲猶豫,她還是怕累著妍妍

“不想就算了”鄭秀妍側過頭不願理會,她不知道林允兒到底在猶豫什麼。

想,怎麼會不想呢?只一句話便勾起了林允兒壓抑已久的慾念,忍無可忍,那就無需再忍,美人都發話了還有什麼好說的,上唄。結婚禮物

深情的親吻,溫柔的愛撫,兩個火熱的身體越貼越緊。一回生二回熟,這話也也可以用在床事上,在鄭秀妍若有若無的引導下林允兒更加自如。

待到一切平息,林允兒痴痴地看著身下人因情/欲而越顯美麗嬌羞的面龐,想到鄭秀妍攀上高峰時口中換著她名字的魅惑聲音,心中又波動起來,只是一瞬又被壓下,鄭秀妍明天還要上班,不能妄為。不過口頭之快還是可以逞逞的。

“妍妍”

“嗯”鄭秀妍閉著眼,顯然累的不輕。

“我是不是很厲害?”

“嗯”

“你是不是特享受”

“嗯”

“那你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結婚禮物

“妍妍,你就再叫一聲嗎!就你剛才叫/床的那個調調”

“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