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劇情還不錯~~ 雖然完結的不太好= ="

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出處百度



YoonSica倒霉保鏢與抑鬱小姐 

林允兒確定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變態的女人!

“你在哪裡?我已經在山頂上了……”手機裡的聲音冰冷得令人窒息,但又帶一絲委屈,讓林允兒在三九嚴寒中汗流浹背渾身燥熱,山頂?
她在心里哀嚎,嘴上卻保持理智和冷靜:“秀妍,這已經是第三趟了,你是想累死我替你老爸省錢吧?” 
“你愛來不來,反正二十分鐘後見不到你,我就從這裡跳下去!” 
林允兒真想大哭一場,她對著手機哀求:“好好,我馬上到!大小姐,您要是真想跳,一定得等我! ”反正也會被你整死,不如和你一起跳下去,一了百了!林允兒把這句話生生咽在肚子裡。
她沒命的朝山頂跑去!
剛下過雪的上山路又滑又髒,部分台階上還結了冰,林允兒跌跌撞撞,摔了好幾個跟頭,她一邊把自己想像成被狗追著咬拼命猛跑,一邊在心裡懊惱不已。
從鄭秀妍大小姐溜出家門到現在,足足折騰了林允兒三趟,第一個電話說自己在植物園湖邊,想投湖自盡,嚇得林允兒火速趕到植物園門口才發現身上的錢都給出租車司機,就剩幾個鋼鏰,好說歹說才被售票口放了進去,一口氣跑到湖邊卻看到湖面早就結了冰,投湖?投個屁啊?
找不到秀妍,接到第二個電話,她又說自己從湖邊到了山腳下,在寺廟裡燒香,林允兒一刻不敢耽誤,吐著舌頭繼續朝寺廟衝刺,到了寺廟裡看到兩個尼姑:“施主,打算捐多少香火錢啊?”林允兒咧著嘴一通傻樂,被尼姑轟了出來。
最後一個電話,秀妍聲稱自己在山頂上要跳崖,林允兒徹底崩潰!秀妍有抑鬱症,這種病人隨時有自殺傾向,林允兒目前的工作就是要保護秀妍不傷害自己。所以,不管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要跳崖,林允兒都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保證把秀妍毫髮無損地帶回家,萬一大小姐秀妍出了一丁點問題,她的老爸會要了自己的名!

 

她就是秀妍大小姐的老爸精挑細選,從幾百號應聘者中脫穎而出的幸運兒——陪伴患有抑鬱症的大小姐鄭秀妍。 包括生命安全,身體恢復,精神復原幾個方面,如果能精通心理學,讓秀妍隨時笑口常開,薪水再加。 原本以為這個高薪的工作易如反掌無比輕鬆,可是才乾了一個星期,她就後悔到立刻想辭職! 秀妍大小姐以整人為樂趣,並且動不動就要投河溺井抹脖子上吊;比如,逛超市的時候偷偷把商品放到林允兒口袋裡,讓保安懷疑她是小偷,帶到保衛處一通檢查審問;或者在街上走著走著,秀妍突然對著路人呼救,指責林允兒企圖打劫她,惹來眾人圍觀…… 林允兒被她耍得團團轉,她覺得發洩夠了,遊戲才算結束。 今天又是如此。 上氣不接下氣地狂奔到山頂,她擦著額頭的汗四下尋找,秀妍呢?人呢?額滴神啊,不會真的跳崖了吧? 心驚膽戰地爬到山頂邊緣處,探出腦袋朝下看,除了乾枯的樹叢,哪像有人跳崖的樣子? “嗨!”後背被人猛拍一下,嚇得她丟了三魂七魄,差點掉下去,趕忙退到安全處,翻身起來才看清拍她的人正是秀妍大小姐。 “你是想跳崖還是想逼我跳崖?”她忍不住咆哮,“這樣折磨人,你有快感是嗎!?” 秀妍的嘴巴癟了癟,眼睛迅速泛起了淚光,剛剛閃過的笑意又悄然隱去,她一言不發的掉頭就走,林允兒心說,不好!她快步跟了上去。 果然,秀妍沒走幾步,身子便軟軟地倒下去,她搶一步向前,正好把秀妍接在懷裡。 林允兒嚴重懷疑自己時光錯亂活在了十七世紀,暈倒,秀妍的強項,每天上演一遍! 她覺得秀妍已經不單單是抑鬱症,沒準還有妄想症和強迫症。她下定決心,等秀妍醒來她就辭職!

 

  

林允兒愣愣地盯著懷中緊閉雙眼的女孩,從暈倒到現在,十分鐘了,還沒醒?
她堅信,選擇這份倒霉工作是上天對她的懲罰,誰讓她放著好好的計算機專業不做,而跑來當什麼匪夷所思的“貼身伴侶”呢?
每當她的死黨們問她:“允兒,聽說換工作了?去哪里高就了?”她總是訕笑著敷衍:“保鏢,保鏢!”什麼保鏢,跟保姆差不多…… 
秀妍怎麼還沒醒呢?她開始擔心,這麼冷的天在這光禿禿的山頂上挨凍,一點都不浪漫。
她拍了拍秀妍的臉,冷得像冰,拍了幾下都沒反應,她禁不住大喊:“秀妍!秀妍!你暈夠了沒有?醒來啊!” 
秀妍的眼睛閉得死死的,一動不動。
試了試她的鼻息,林允兒大驚失色,沒有呼吸了?這個玩笑開大了!
“秀妍!你怎麼了?你不會死了吧?醒醒!”她搖著秀妍的身體,焦急地嚷,四處張望想找個人幫忙,卻連個鬼影子都找不到!
人工呼吸!她急中生智,狠了狠心俯下頭,就要接觸到秀妍嘴唇的一霎那,秀妍的眼睛突然睜開,看到鼻子尖上方林允兒的臉,她充滿驚恐:“你要幹嘛?你想強姦我嗎?救命啊!” 
林允兒一把摀住秀妍的嘴:“幹嘛?你想害死我啊?” 
秀妍從地上跳起來,長長的金發被風吹起:“我回去告訴爸爸!你要強姦我!” 
“秀妍,站住!” 
她無奈地喊,追上去。
一個小時後,她站在她親愛的老闆——秀妍的威嚴老爸面前。
“怎麼回事?”鄭父不怒自威,常讓林允兒有無形的壓力,“秀妍說你要非禮她?”林允兒很無語,她正在想,,她的老闆是不是腦袋秀逗了?兩個女的,會怎麼樣…… 
“我沒有!”林允兒無奈又煩惱,“鄭先生,我能和您單獨談幾句嗎?” 
“秀妍,出去吧。”鄭父說。
屋裡就剩下林允兒俄鄭父兩人,林允兒鼓了鼓勇氣,終於說:“鄭先生,我決定辭職!我不能忍受秀妍小姐折磨別人來發洩自己的抑鬱,不能被誣陷為小偷,流氓,企圖打劫,不能像個傻子一樣被人耍得團團轉!” 
鄭父的眼中閃過一絲痛楚,隨即消逝,他想了想,對林允兒說:“去告訴我的助理,你以後每月的薪水加到一萬五千元,”說著,鄭父給自己點了支雪茄,“怎麼樣?還辭職嗎?” 
林允兒心裡這個糾結啊,一萬五,多少博士碩士一月才幾千塊收入,不辭,就意味著繼續挨整,繼續過這種水深火熱的日子。
她覺得沒什麼可猶豫的,女子漢大丈夫,應該當機立斷!
說不辭就不辭!
“好吧,鄭先生,我繼續做下去!” 
“那好,跟我來。” 
林允兒不明就里地跟在後面,隨著鄭父走進書房。

 

 

鄭父打開電腦,開啟一個文件夾,讓林允兒過來看。
林允兒看到就驚呆了,電腦屏幕上出現一張張美艷絕倫的艷照,衣著暴露,尺度大膽。
“鄭先生,沒想到您還有這個愛好……”雖說是個女生,但林允兒心頭如鹿撞。
“廢話!你仔細看看這是誰?“鄭父不屑地把鼠標扔到一邊。
林允兒貼近顯示屏看了看,一下僵住,秀妍?照片上的性感大美女居然是秀妍。她為什麼照這些照片?鄭先生拿出來給自己看,考驗她的意志力嗎?
鄭父長吁一口氣,徐徐訴說:“這是秀妍在18歲時照的。五年前,那是她還沒畢業,在學校里和一個男生談戀愛,那個男生知道秀妍的家庭背景,以結婚為承諾讓秀妍義無反顧地愛上他,秀妍愛得很投入,甚至獻出自己。這些照片是那個男生給她拍的,送給她作為生日禮物。秀妍鬧著要和他結婚,被我拒絕了。因為那個男生並不是真愛秀妍,他只是想得到這份家業!被我拒絕後,那男生用了最卑劣的一招,把這些照片發到網絡上,以色情服務為名,騙取點擊率,賺取錢財……” 
“秀妍不相信自己深愛的男人會這樣對她,她找到男生理論,但沒想到就在那個男生家樓下的花園裡,卻被他的兩個哥們儿侮辱了……” 
訴說的過程讓鄭父很痛苦,他把手裡的一支雪茄揉碎。
林允兒驚心動魄地聽著。
“秀妍一度自殺,救回後就被確診為抑鬱症,隨時有自我傷害的行為……” 
“允兒,我出高薪就是希望你能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姐姐,來保護,來愛!當然,時隔五年,照片早已收回了,那男生也受到我的報復,不會再糾纏秀妍!這是一個做父親的苦心,你能體會嗎?” 
林允兒的同情心油然而生,怪不得她神經兮兮,怪不得她整天活在焦慮和夢想中,一股突如其來的勇氣使她挺了挺胸:“鄭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保護秀妍的!” 
鄭父疲倦地點頭,靠近椅背裡:“出去吧……”

 

 

 

秀妍在林允兒的照料下恢復迅速,每天按時吃藥,聽林允兒講笑話,逛商場,做瑜伽,爬山,游泳,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林允兒很欣慰,很快,秀妍的抑鬱症就可以完全治癒了!
一早起來她走出房門,一眼就看到秀妍,捧著一副十字繡,低著頭繡得認認真真,一絲不苟,額前一縷髮絲垂下來,隨著她的穿針引線而微微顫動。
面前這個安靜從容的女孩,讓林允兒看得出了神。
聽到響動,秀妍抬起頭,望著她:“允兒,那天爸爸叫你進書房,和你說什麼?” 
“沒什麼!”林允兒若無其事地回答,“給我看了一些你小時候的照片,很可愛!” 
秀妍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她想了想說:“允兒,我想出去玩玩。” 
歡快地問:“好啊,你想去哪裡?” 
“遊樂場。”秀妍興高采烈,“我好久沒去了。” 
看著她開心的笑容,林允兒心底升起絲絲憐惜。
秀妍拋下手中的十字繡,跳起來拉著林允兒朝外走。
到了遊樂場,秀妍指著呼嘯而過的翻滾過山車說:“玩這個!” 
林允兒咧著嘴,她恐高!(不屬於現實)
結果,當林允兒五花大綁地坐在過山車的位置上,被飛速上升,下滑,俯衝的車體嚇得撕心裂肺時,秀妍站在平坦的地面上朝她招手歡呼,還舉著一串五顏六色的氣球。
翻滾過山車,激流勇進,海盜船,俄羅斯飛毯,幸福的摩天輪,一個沒落下,林允兒通通被秀妍指揮著玩了一遍,秀妍自己當觀眾,欣賞林允兒抓狂的表情,林允兒差點哭出來。
星光滿天,遊樂場關門,秀妍扶著腿軟眼花的林允兒往外走,問:“今天開心吧?” 
林允兒朝天翻白眼,想吐。
走出遊樂場叫不到出租車,兩人只好慢慢地朝前走。
路上沒幾個行人,樹葉在風里沙沙作響,林允兒見秀妍有些瑟縮,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秀妍,每天都盡量讓自己開心一些吧,你不知道,你爸爸為了你真的費了很多心……”話還沒說完,身後“呼”地飛跑過一個人影。
“搶劫啊!”後面傳來女子的呼叫聲,“前面那個人搶了我的包!抓住他!” 
秀妍非常激動,推林允兒:“去啊,去幫忙啊!沒看到有人搶劫嗎?” 
林允兒想都沒想就衝了上去,可沒想到的是,由於玩了過多的高空項目,使她腿軟乏力,眼冒金星,怎麼也追不上搶包賊,搶包賊卻越跑越快,不一會而,林允兒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氣:“秀妍,我跑不動了,你……你跟人家說對不起……” 
沒有回答,林允兒扭頭一看,秀妍呢?
把附件找了一圈,林允兒鬱悶得想自殺!秀妍丟了!

 

  

林允兒把從遊樂場到發生搶包事件這段路,又來來回回走了六遍,也沒見秀妍。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 現在算知道了什麼喪家之犬,就是她目前這個倒霉德行。 她甚至能想像到,鄭父將一個響亮亮的大巴掌“啪”的一聲抽在她脆弱的臉皮上,然後再一陣亂拳,直接打得她七竅流血…… 她仰天長嘯,秀妍,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夜色降臨,小風嗖嗖的,她的外套被秀妍穿走,剩下的只有哆嗦。 她不敢回鄭家,不敢面對鄭父的盛怒,怎麼辦呢? 手機響起,她忐忑不安的接,是鄭父:“允兒,你們在哪裡?怎麼還不回來?秀妍沒事吧?” “沒事沒事!”林允兒對著手機點頭如小雞吃米,“我們很快就回去,秀妍在遊樂場玩累了,坐在路邊休息……” “嗯,早點回來!” 掛了電話,林允兒第一個念頭就是,最近的飛機場在哪裡?逃跑來得及嗎? 正亂七八糟的想著,手機又響起,一個陌生號碼,她接起。 “林允兒是嗎?你家小姐在紅歌舞廳,想見她就來!”電話裡一陣怪笑,聽得林允兒一陣毛骨悚然,“你家小姐又白又滑,好香啊!” 林允兒掛了電話,拔腿就朝紅歌舞廳跑去。 紅歌舞廳是這座城市有名的娛樂場所,每到夜晚,紅歌舞廳的霓虹燈,耀眼絢爛,簡直能把天空照亮。去紅歌舞廳的人,魚龍混雜,林允兒從不涉足那種地方。 踏進紅歌舞廳的門,林允兒頓時被嘈雜喧鬧的音樂聲與閃爍的射燈弄得頭暈腦脹,秀妍怎麼會到了這裡? 舞池中有瘋狂的男女們在隨著音樂扭動身體,肆意放縱。 她瞪大眼睛四下尋找秀妍。 “允兒!”秀妍在叫她,她的神經猛然一震,循著聲音望去,果然看到秀妍。她正坐在幾個男人中間,委屈之極,臉頰上還掛著淚水。 她一陣心疼,撥開人群,快步走過去。 “你們是誰?為什麼綁架秀妍?” “綁架?”幾個男子笑作一團,鄙夷地說,“你電視劇看多了吧!這叫綁架?” “別廢話,你們把她帶到這裡,又打電話叫我來,什麼意圖?” “聽說你是鄭秀妍的貼身保鏢?就你這樣,文弱女子一個,能當保鏢?既然你是保鏢,那你今天就試試,從我們幾個手裡把鄭秀妍帶走!帶不走的話,她就得留下來陪我們哥幾個了,至於怎麼陪……哈哈……”一陣**的小生刺得林允兒耳膜發痛。 林允兒挺身上前,一把拉住秀妍的手:“秀妍,跟我回家!” 橫過來一隻胳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在林允兒手腕上,她感到一陣鑽心疼痛,不由得鬆開手。 “你們幹嗎?”她怒氣沖沖地問,卻在心裡迅速地衡量了輕重,如果動手,她絕對不是眼前這幾個男人的對手。 “這樣吧,如果怎麼動手,你肯定會輸,我們也不欺負你。”為首男人悠閒地端起一杯酒,“你砍掉自己的一根手指頭,就能帶走秀妍!” 說著,一把匕首“當”的一聲落在桌面上。 她瞪視著眼前的匕首,看來,今天這劫是躲不過去了。 “快點啊!”幾個凶神惡煞的男人催促,“不敢吧?量你也不敢!”

 

  

林允兒暗暗咬牙,在心裡默默問候老媽老爸,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今天女兒只能不孝了。 她舉起匕首,欠下的債,總歸要還,來吧! 匕首高高舉起,她狠了狠心,閉上眼…… “住手!”酒杯在地上摔碎,為首的男人揮了揮手,“你們走吧。” 秀妍跳起來撲到林允兒身邊:“允兒,我們走吧!” “走?”林允兒難以置信地看著幾個人,“你們不要我的手指頭了?也不要錢?就這樣放我們走?” “那你想怎麼樣呢?不走,難道還讓我大哥請你吃晚飯啊?” 秀妍拉著林允兒頭也不回地跑出紅歌舞廳。回到家裡,看到鄭父坐在客廳裡抽煙。 林允兒一路上都在想,要不要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鄭先生,剛要張口就被秀妍攔住了:“爸爸,我們回來了!” “玩這麼晚,早點休息吧!”鄭父捻滅了煙蒂,站起身回自己房間了。 “允兒,我不舒服,送我回房間吧。”秀妍拉著林允兒的手朝自己房間走去。 秀妍拿了換洗衣服準備去洗澡,林允兒望著浴室的門關上,才鬆弛地坐進沙發里。 往事,一下子湧上心頭。 五年前那晚,天很黑,路燈壞了卻沒人修。她一邊詛咒修路燈的工人,一邊小心翼翼地往家走。走到樓下的花園中,隱約聽到笑鬧聲與掙扎聲。她好奇心起,循著聲音找去,只見幾個男子正按住一名少女強行非禮,少女的衣服被撕爛,正在奮力掙扎。她腦袋“嗡”的一聲,上前一步:“你們幹嗎?” 幾個男子回頭,看她孤身一人,囂張地掏出刀子在她眼前晃:“”滾,管閒事沒好下場。幹你的事去,不然弄死你!“ 她瑟縮了,眼前的幾個男人身上紋著傳說中的刺青,舉著凶器,簡直就是亡命徒!她轉身想走,卻聽到那女子的哭聲:“報……報警!“ “報警!你問問她敢嗎?“幾個男人浪笑著撲上去。 那個被強暴的女孩,就是秀妍。 今天,她險些砍下自己的手指,就為了還當年的一筆債。要不是她當時的膽小與退縮,秀妍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當然,這是個秘密,她當年並沒看清被非禮女人的面貌,只是在鄭先生給她看完照片,說起秀妍的經歷時,她才意識到自己又掉進了往事中,誰說老天爺不睜眼?誰說的? 幸好鄭先生不知道她就是當年那個沒有拔刀相助的膽小鬼,不然,恐怕她林允兒的腦袋早就搬家了。 “允兒。”秀妍洗完澡從浴室出來。 林允兒眼前一亮,出水芙蓉啊。她趕緊把嘴巴閉上,怕口水流出來。然後站起身,她說“你早點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秀妍飛速撲進她懷裡:“別走。” 軟玉溫香抱滿懷,林允兒“咚咚”心跳,險些誘發心髒病,這,這分明是勾引嘛!坐懷不亂的絕不是柳下惠,只能說明不是人! 秀妍送上香吻:“允兒,你今天救了我。” 林允兒其實很想說,我救過你很多次,比如你要投湖,跳崖的時候……她推開了秀妍,不是人就不是人吧,誰讓她心裡總是擺脫不了那份虧欠呢? “早點休息吧!”她關上秀妍的房門,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間,再遲疑一會兒,她怕自己真的……

 

 

林允兒想了一夜,她決定離開鄭家。第一,她並不適合做保鏢,她更適合回到公司踏踏實實做她的經理;第二,她不希望再次發生紅歌舞廳的事情;第三,從知道秀妍就是當年她沒救的女孩時,她就沒有片刻安寧,活在愧疚中太累;第四,趁鄭先生還不知道真相,她還是趁早溜掉的好,等到腦袋搬家就晚了。 心底有戀戀不捨的酸楚,她把鄭家瀏覽了一遍,最終發現,那個讓她不捨得理由是秀妍。 她走了,不知道秀妍會怎樣。萬一又要跳河跳樓跳山崖,誰去救他? 糾結啊。 天沒亮,她已經收好自己的行李站在大門口準備離開。她在心裡對秀妍說再見,希望她能找到一個真正能保護她,陪伴她的愛人。 這個時候應該掉幾滴眼淚才更顯離情依依,剛這麼一想,眼淚居然成串滾落,她差點嚎啕大哭。 “嗨,這麼早,你要去散步嗎?”居然是秀妍的聲音,她趕快擦眼淚,不能讓她看見自己這副糗樣子! “我,是啊,我還沒吃早飯,我想去散散步……”她語無倫次。 秀妍“扑哧”一聲笑出來,轉身朝樓上喊:“爸爸!” 林允兒想,完了,走不掉了。 鄭父從樓上走下來:“林允兒,這麼多年,你略有長進,什麼時候才能變成秀妍所期望的人呢?” 呃?這麼多年? “林允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鄭父仰天大笑。林允兒出了一身冷汗,她心有餘悸地看著鄭父,她很正常,習慣性地又點起一支煙。 “你想想看,憑你的條件,怎麼能順利當上秀妍的貼身保鏢呢?那麼多身手不凡的人,難道還不如你?讓我告訴你,當年你沒有及時解救秀妍,是間接使她受害的兇手。我要找到這個人,要她對當年的袖手旁觀付出代價!我利用一切關係,查遍了那座樓裡的住戶,很巧,你沒有搬家。我把招聘信息貼到你家樓下,你果然投遞了簡歷過來,其實,秀妍的抑鬱症在你來我家時已經基本恢復了。我引你到我家,就是想找機會報復你,最好讓你也嚐嚐秀妍曾經的痛苦,要是能讓你缺胳膊少腿就更完美了,但是秀妍要想整整你,所以在你當她貼身保鏢的最初時段,總是想盡辦法折騰你。但沒想到的是,你每次都毫無怨言,並且還能盡心竭力地照顧她,我這個嬌滴滴的女兒對你動了心,居然就離不開你了……感情真是個微妙的東西!雖然你是個女的,但只要秀妍喜歡就好了。你當年的膽怯,讓我不能放心地把女兒一生託付,所以就製造了秀妍丟失,讓你用手指交換的一場戲。還好,你沒有像當年一樣逃之夭夭。” 林允兒相信自己的樣子肯定已經傻了,原來,她在不知不覺中,差點成了殘疾人?真是命大,還好還好。“現在,你又要逃開?”鄭父疑惑的問她,“你捨得秀妍?你拼命救回的女孩?” “我……”林允兒無言以對,她看向秀妍,她正巧笑嫣然,含情脈脈地看著她。 鄭父見她們兩個在對視:“你們自己好好看著辦吧。”轉身上了樓。 林允兒走過去,把秀妍擁在懷裡,說:“我真的很愛你,但我們是不可能的。”鬆開手:“希望你能找到正在值得你託付一生的人。”說完,拿起行李,走了。 秀妍看著她的背影,淚水悄聲無息的落了下來:“我找到正在值得我託付一生的人了,可是,還沒有在一起,卻走了。”

 

 

 

兩年後…… 離開了鄭家的林允兒,進了自己家的公司,從基層做起。她努力了兩年,讓大家對她刮目相看,她理所當然的當上了林氏總裁。 夜幕降臨,林允兒坐上車,剛想開車回家,手機開始不安分了。 她接起電話。 電話那頭是金泰妍,她的死黨。 “允兒啊!被整天不是公司就是家的,來“Always”啊。” 還沒等林允兒說不去,金泰妍就掛電話了,弄得林允兒只好開車去。 Always是這座城市最受歡迎的女同性戀酒吧,老闆是她的另一個死黨崔秀英。 她停好車後,就向酒吧走去。 林允兒一進去就看見金泰妍在向她招手,崔秀英也在她旁邊坐在。林允兒走過去,坐下:“你老婆呢?” “她說帶個朋友來,要晚一點。你不介意她帶朋友來吧?” “不介意。我介意幹嘛?” 門開了,是帕尼來了。 金泰妍和崔秀英轉過頭去看,看見帕尼拉著一個金色頭髮的女生。 金泰妍轉過頭來,對林允兒說:“是位美女哦,不看看?” “你知道我不感興趣的。” 那女生看起來很不情願,可能是被帕尼被迫拉著來的吧。 林允兒一點都不感興趣,繼續喝她的酒。 帕尼做到了泰妍旁邊,那個女生沒位置坐,只好做到林允兒旁邊。 帕尼開口了:“這位是我的朋友,鄭秀妍,很漂亮吧。” 林允兒聽見這個名字,身體明顯的震了一下。她把頭壓低,讓她旁邊的人看不到自己的面貌。 鄭秀妍出於禮貌地對允兒說:“我叫鄭秀妍,你可以叫我西卡。” 林允兒沒反應,讓現場一陣尷尬。 金泰妍急忙出來圓場:“秀妍小姐你好啊。她不怎麼舒服,別介意啊。我幫她介紹。” 聽到後面那一句話,林允兒就猛踢金泰妍,想讓她閉嘴。 但金泰妍直接無視了她:“她叫林允兒,是林氏的總裁,你叫她允兒就行了,她現在是單身貴族。” 一旁的林允兒沒聽見秀妍發出什麼聲音,就把頭抬了起來,轉過去看秀妍。 她看見秀妍正在笑,但她眼底下的憂傷林允兒還是看出來了。 她現在又想跑,但還沒等她跑,鄭秀妍已經say Goodbey,然後走了。

 

 

林允兒本以為不會再見,但老天就是要玩玩她們,讓她們再次見面。
這天,林允兒像往常一樣,坐在辦公室裡看資料。
助理走進來:“林總,贊助商來了,正在會議室裡面等你。” 
“知道了,我馬上去。” 
林允兒拿著一本合同,走進會議室。
打開門,看見了背對著自己坐的讚助商,是位女子呢。
林允兒做到她對面,低頭整理了一下合約,然後抬起頭,禮貌的說了一聲:“你好,鄭總。”
但她在看見對方樣貌的下一秒就後悔了。
“你好啊,林總。” 
秀妍端正的坐在她的面前。
林允兒呆住了。
上次沒有好好的看清她的樣子,這次看得很清楚。
允兒心想,秀妍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女生的樣子了,現在真的很成熟,很漂亮。
等允兒反應過來後,才發現自己呆呆地看著人家,很失禮。
“對不起,剛才走神了,我們開始談合約的問題吧 。” 
“嗯。” 
經過一個小時的商討,鄭氏終於肯跟林允兒簽約。
林允兒送秀妍到樓下。
鄭秀妍在走的時候,說了一句話。
“不錯。” 
林允兒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虛脫的倒在沙發上,思考秀妍的那句“不錯”是什麼意思。
林允兒這樣虛脫也是有理由的。
剛才在會議室裡,林允兒快要給鄭秀妍弄瘋了。一個個問題接踵而來,讓林允兒措手不及。

 

這天,林允兒剛下班,就被金泰妍給拉走了。
坐在副駕駛座的林允兒不耐煩的問:
“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去'miss'吃飯。” 
“哦” 
“帕尼還帶上了她那位朋友。” 
“什麼!讓我下車!” 
林允兒現在即使跳車他都想下去,但有安全帶“綁”著,想跳也跳不了。
她只好聽天由命的坐在車上。
到了飯店。
走進去,只見崔秀英和sunnu在那裡,沒看見帕尼和秀妍,林允兒鬆了一口氣。
她和泰妍一起走過去。
“嗨!” 
“嗨!” 
打完招呼後,兩個人坐下。
“秀英,點菜了麼?”允兒問。
“還沒。”秀英回答完允兒後,轉頭問:“泰妍,可以點菜了麼?我快要餓死了。” 
“不行,我老婆都沒來,你就餓死吧!” 
說到這裡,金泰妍和崔秀英一起盯著林允兒看。
“看什麼看?” 
“我說林允兒,我們兩個都已經有伴了,你呢?還不找一個?我看帕尼帶來的那個鄭秀妍就不錯,怎麼樣?考慮考慮!” 
“你們去死吧!” 
就在她們打鬧的時候,帕尼和秀妍來了。
這次,秀妍還是得無奈的坐在允兒旁邊。
剛坐下來,就听見允兒的肚子叫了。
允兒不好意思的看著秀妍。
“點菜了麼?”秀妍問。
“還沒。抽抽,現在可以點菜了嗎?”秀英一副可憐樣看著泰妍。
“LP,要點菜了嗎?”泰妍問帕尼。
“嗯?……嗯,點吧。” 
聽見這句話,秀英兩眼發光,急忙叫了服務生過來,點了一大堆,服務生都來不及記了。
等服務生下去以後,這夥人又開始聊起來。
帕尼先發話:
“我和秀妍打算這個週末去xx玩,你們要去嗎?” 
“我肯定是跟著LP一起去的!” 
“我和小太陽也去!” 
“允兒?允兒! ” 
金泰妍在桌子下踢了林允兒一腳,允兒才反應過來,急忙說:
“啊?去!去!”

 

 

 

沙拉上來了。 秀妍犯難的看著碟子裡的沙拉,裡面有黃瓜,忘記叫廚房不要放了。 允兒把秀妍的表情全部看在了眼裡。 正當秀妍剛想叫廚房換掉的時候,旁邊的允兒把她的那份放在自己面前,自己的被她拿走了。 她看著允兒給她的那份,允兒把黃瓜都挑了出來。 秀妍輕輕地說了一聲:“謝謝。” “不用。”允兒笑嘻嘻的說。 坐在對面的泰妍看見了,說: “你們兩個?” “沒事!你再亂說我就把帕尼帶走!” “不要啊~我不說了。” 原本以為會很難熬的一頓晚餐,就這樣輕鬆的過了。 出來餐廳門口,秀英帶著sunny走了,泰妍帶走帕尼走了,就剩下允兒和秀妍。 “我送你回去吧。” “嗯,謝謝。” 林允兒把車開到了餐廳門口,讓秀妍坐上了。 一路上,兩個人沉默無語,氣氛冰涼到了極點。 終於,允兒受不了這種氣氛了,問: “這幾年還好嗎?” “還行,比以前差一點。” “為什麼?” 秀妍轉過頭看著她:“因為你走了。 ” “秀妍,我……” “不用說了,我已經不在乎勒。” 林允兒苦笑。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問了一句: “真的嗎?” 問完後,林允兒就後悔了。 “如果我說是假的,,那又能怎麼樣?” 林允兒很慶幸,因為秀妍家到了,也就是說,她不用回答這個難回答的問題了。 “謝謝你送我回來。” “不用。” 秀妍看著林允兒的車子遠去,頓時很心酸。

 

週末到了~ 林允兒開著車,盯著紅燈著急。 大家約著今天去玩,結果昨晚喝了點 酒,起晚了 綠燈亮了起來,允兒馬上踩油門加速。 到了約定的地點,林允兒臉都黑完了。還以為自己遲到了,結果是來的最早了。 去便利商店買了點東西當早餐,在車裡吃。 等了十幾分鐘,終於有人來了。 走進一看,原來是金泰妍。 “怎麼就你一個啊?帕尼呢?” “她啊?去接西卡了。” “西卡?什麼時候叫得那麼親了?” “你吃醋啦!?” “才沒有。”吵了一陣子後,進入沉默。 遠處,一輛銀色跑車開來。 不用看都知道是秀英那食神。 果然,秀英拉著她媳婦下來了。 “來啦。” “是啊!” 允兒看了看sunny的包,剛想出聲,就被泰妍搶先了。 “順圭,你的包怎麼這麼大!” “呀!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順圭!”“好好好。那,sunny,你的包怎麼這麼大?” “因為東西多。 ” 泰妍無語的白了sunny一眼,看向了秀英。秀英也無奈的搖頭。

 

看著秀英小兩口在一邊甜蜜,泰妍又氣又急。
“帕尼她們怎麼還不來?”允兒戳了戳正在生悶氣的泰妍。
“我怎麼知道。” 
泰妍鼓著個嘴吧說道。
說曹操曹操到。
兩個嬌小的身影正往這邊走來。
泰妍看見帕尼,馬上沖了過去,幫提行李。
剛拿上手,就重的她要倒了。
“LP,你這裡面裝著什麼東西啊?” 
“額……就是……就是……反正是很多很多東西。” 
“怎麼和sunny一樣。” 
泰妍不滿的嘀咕著。
一邊的允兒,看見西卡的箱子也小不到哪裡,就走過去,幫她拿。
“額?謝謝。” 
“嘿嘿。” 
人全部到齊了。
現在,有兩輛車,有六個人,要怎麼分呢?
正當林允兒絞盡腦汁想的時候,(誇張了點)泰妍出聲了。
“經過我和我老婆大人的討論,我決定!” 
允兒有種不好的預告。
“秀英和sunny坐一車,我、帕尼、西卡和允兒坐一車。” 
我就知道…… 
車上四個人,一個很安靜、一個很不爽、另外兩個正聊得熱火朝天。
從一上車開始,泰妍就黑著個臉。
“怎麼了?“ 
趁紅燈,允兒靠近泰妍,小聲的問。
“……” 
“不說話拉倒。” 
允兒不再理泰妍,專心開車。
經過三個小時的路程,到了目的地。
車剛停下,泰妍就跑走了。
允兒下了車,呼吸的新鮮的空氣,心情非常好。
“咦?後面那兩個人呢?” 
允兒跑回車上看。
原來睡著了啊。
兩位美女各靠著一邊車窗,睡樣十分可愛。
“真想親下去呢。”允兒小聲地說。
去後車廂,拿了兩張毯子,給她們蓋上。
泰妍回來了。
允兒示意泰妍不要出聲,去拿了兩罐咖啡。
兩人靠著車靜靜的喝了起來。

 

 

 

“真是的,秀英她們怎麼那麼慢。” 
“不知道。 ” 
車裡的兩個人都還沒醒,泰妍十分鬱悶。
什麼事都是她們兩個做的,別的人都不知道,現在,她們睡著了,我們不知道飯店在哪,只好在這曬太陽。
允兒看出了泰妍的心思,就問:
“要不要叫醒她們?” 
“不用了,就讓她們睡吧。” 
十分鐘後…… 
“你們怎麼現在才到啊!” 
“不知道。 ” 
“……” 
“允兒,去叫醒她們兩個吧。” 
“Yes sir!” 
爬進車裡,晃了晃西卡的肩:
“西卡,起來啦~~~~~~~~ ~“ 
“哦……” 
西卡應了一句就繼續睡了。
“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 
允兒不滿的說。
“抽抽,有沒有黃瓜?” 
“黃瓜?!!!!!!!!” 
見西卡有反應了,允兒更加來勁。
“快點拿過來~~~~~~~~~~~~~~” 
站在一邊的泰妍,還沒聽清楚允兒在叫什麼,就看見一團物體從車裡飛了出來。
被踹出來的允兒坐在草地上,委屈的揉著自己的腰。
“你不就是去叫個人嗎?怎麼會被踹出來?” 
“你不用管啦!” 
帕尼從車廂裡走了出來。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沒去飯店嗎?” 
允兒和泰妍差點暈倒。
“額……飯店在哪裡啊?” 
“哦~我忘了告訴你。” 
倒…………

 

經過幾番周折,終於找到了飯店。
大家在大廳的沙發上坐著,經過那麼久的車程,大家都累了。帕尼把房卡拿來後,允兒才發現,都是雙人房。“帕尼,怎麼都是雙人房啊?”帕尼轉過頭來,疑惑的看著允兒:“是啊,怎麼了?” 
“你和泰妍一間,秀英和sunny一間,這沒什麼問題,but……為什麼我和秀妍一間?”允兒把帕尼拉到一邊,小聲地問。
“省錢啊。再說了,你們兩個一間,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有。西卡她同意?” 
“是啊。” 
“哦。” 
大家都帶上行李,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哇~”才剛一進門,允兒就扔掉行李,撲到床上去了。
西卡把行李放好,坐在床的另一邊,無語的看著允兒。
允兒忽然感覺不對勁,一轉頭,看見西卡在看著自己,馬上坐起來,不好意思的笑著。
“你沒見過床啊?” 
“啊?見過啊。” 
“那你那麼激動干什麼?” 
“沒……” 
西卡不再理允兒,從包裡拿出一台手提,開始玩遊戲。允兒則靜靜的坐在一邊。從允兒恢復正常開始,她就在糾結一個問題。
只有一張床,我們有兩個人,要怎麼辦?難不成我睡沙發?或者把床割成兩半?
另一邊,西卡也十分的想砍人,這關她怎麼也過不去。終於,她把鼠標一扔,倒到床上去了。
允兒先是被鼠標給嚇了一跳,然後被倒下來的西卡給嚇得蹦了起來。
看著床上那個鬱悶的生物,又看看那還沒關的遊戲,明白了。
戳了戳某毛的頭 ,問:“遊戲很難麼?” 
“嗯。” 
“那……你不玩了?” 
“嗯。” 
“哦……那我玩。” 
過了幾分鐘,房內穿來一陣陣笑聲。
正當允兒為過全關而高興的時候,一個枕頭飛了過來。
“啊~~~~~~~~” 
“叫什麼叫!”不耐煩的聲音使允兒把嘴巴閉上了。
在椅子上呆坐了十幾分鐘的允兒,聽見後面穿來些不尋常的聲音,轉頭一看,自己包裡的黃瓜娃娃被西卡給虐待得不成樣子了。
“啊~~我的黃瓜~~~” 
還沒等允兒去搶回來,西卡就把黃瓜給扔了過來,不偏不倚的正中允兒的腦袋。

 

 

西卡無視倒在床上的允兒,去隔壁泰尼的房間玩去了。
允兒在床上暈了一會兒,就坐起身來,繼續糾結床的問題。在她腦子快要崩潰的時候,西卡走進來,說:“去吃飯了。” 
“哦。” 
站起身,套上件外套就跟著西卡去吃飯了。
帕尼和西卡很萬幸帶她們來吃自助餐。
秀英和允兒一到這裡就開始裝東西。看著對面吃得狼吞虎咽的兩人,帕尼和西卡表示很無語。“秀英,你是不是幾年沒吃過東西啊?”泰妍驚訝地說。
“不是啊。” 
“那你怎麼吃得怎麼多!” 
“我食慾好,你管不著。” 
“……” 
晚餐過後,一群人都去散步。走過一棵大樹,看見上面掛著許多的紙片,帕尼走過去,翻開一個來看。
“daedae,是情侶許的願耶,我也要寫。” 
“好啊。” 
秀英也被sunny拉去寫了。就剩西卡和允兒了。
“好無聊啊。” 
“是啊……” 
“額……你要不要喝東西?” 
“嗯……” 
允兒拉著西卡到附近的奶茶店去了。
兩隊小情侶回來後,不見人。
“daedae,允兒是不是把我們西卡拐走了?” 
“應該……不是。” 
就在她們還在瞎猜的時候,兩位主人公回來了。
“你們兩個去幹嘛啦?”抽抽先發問。
“買奶茶。” 
“切~~~~~” 
“切什麼?” 
“沒什麼。”帕尼笑著擺手。

 

 

“我們現在要幹什麼?”西卡問道。
“去吃東西!”秀英大喊道。
“崔秀英你可以去死了。”允兒的一句話,讓秀英委屈的站到一邊畫圈圈。
“我們去玩電玩吧。”帕尼建議到。
允兒剛想說什麼,就被泰妍搶先,還順便瞪了她一眼。
“好主意!LP英明。” 
“那就朝電玩城出發吧!”帕尼說。
“好啊!” 
在一旁畫圈圈的秀英,看見她們走了,咂咂嘴,也跟著一起走。
到了電玩城,西卡選擇在休息區喝東西,別的都跑去玩了。
“你不和你的朋友一起玩嗎?”一位男子走過來。
西卡抬頭看了他一眼:“不去。” 
“那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男子噁心的笑著,拉住西卡白皙的手腕。
“我不去。”西卡試圖抽回自己的手,但是男子太大力了。
西卡對這名男子心生厭惡。
玩夠了的允兒,正端著一杯咖啡走過來,恰好看見的這一幕。
“你在幹嘛?”允兒冷著個臉問。
“沒幹嘛,帶這位美女去玩咯。”男子漫不經心的回答,絲毫沒有懼怕允兒的表情。
“放手。“允兒冷冷的說。
男子依舊拉住西卡的手,西卡倒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允兒撩起了袖子,一副準備要打架的氣勢。男子也不想鬧出什麼事來,走了。
允兒把咖啡遞給西卡。
“剛才挺帥的嘛。”西卡笑著說。
“還好還好。” 
不一會,另外四個也回來了。
“玩累了,回賓館吧。”允兒說。
一行人到了賓館,回到各自的房間。
西卡拿著浴袍去洗澡了,允兒躺在床上,玩著她的娃娃“黃瓜君”。
西卡洗完出來了,頭髮還滴著水,把允兒的魂勾得不知道到哪去了。
“你一直盯著我幹嘛?”西卡疑惑的問。
“沒。。。沒事。”允兒為了脫離現在這種情況,抓起浴袍衝進浴室。
西卡的嘴角拉起了一絲笑容。
允兒在浴室裡,繼續想著那個糾結的著她的問題。
她到底要睡哪裡?
想了一會兒,她也懶得想了,順其自然。
洗完出了浴室,又看見西卡在虐待自己的“黃瓜君”。
很無奈的笑了笑,就去吹頭髮。
等一切東西都弄完後,允兒問西卡:
“我睡哪裡啊?” 
“床上啊。” 
“我們兩個一起睡?” 
“要不然呢?難道你要睡地板?” 
“才不要咧。”允兒調皮的說。

 

允兒想了一會,說:“那就在床的中間畫一條線,誰都不可以越線什麼樣?” “隨便。”西卡漫不經心的說。 “那你不可以越線哦,要不然到時候我就收拾你。”允兒握起拳頭,裝出要打人的架勢。 西卡看見她這樣就覺得好笑。 “到時候不知道是誰越線哦。”西卡笑著說道。 “我才不會呢!如果我越線的話,我就。。。我就。。。我就完成你的一個願望。”某鹿信誓旦旦的說。 “一言為定。” 允兒拿了一條黑色的繩子,放在床的中間,自己睡到左邊,西卡跟著睡到右邊去了。 一整晚允兒都不敢亂動,安分的睡著。 這晚很平靜。 “啊~~~~~~~~~~~~~~~~~~~~~” 第二天一大早,允兒和西卡的房間就發出了這種海豚音。 本打算進來叫允西吃飯的泰尼,看見床上,允兒像八爪魚一樣扒在西卡的身上。 “誰啊!一大早不讓人睡覺的。”允兒不滿的叫到。 她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看清楚自己面前的是什麼東西。等看清楚是什麼以後,她嚇了一大跳。 西卡精緻的睡顏正呈現在自己面前,她的呼吸打到的允兒的臉上。 允兒嚇得馬上跳了起來。 她剛起來,就被泰妍抓到一邊質問。“你昨晚對西卡做了什麼?”泰妍問。 “還能做什麼,睡覺唄。”允兒好不容易鎮定下來。“那你怎麼會抱著西卡?” “我怎麼知道!”允兒吼道。 這一吼,把西卡弄醒了。 西卡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著這幾個人,十分的迷茫。 “你們在幹嘛?”西卡疑惑的問。 “我和我LG來叫你們吃早餐啊,結果看見某人扒在你身上。”帕尼帶著笑眼,一副無害的表情。 “哦?是嗎?” 西卡帶著邪邪的笑容,看向被泰妍壓制著的允兒。 “……”允兒低下了頭,不敢看西卡。 帕尼,我恨你一輩子! “你們自己快點啊,我們就先下去了,等一下自己下去啊。” 帕尼講完就走出門,某抽狗腿的跟了上去。 “你欠我一個願望哦。” “額。。。嗯。” 洗漱完畢,這兩隻下去找帕尼她們。

 

一到餐廳,允兒就看見秀英頂著一張苦瓜臉。
允兒走到帕尼那一桌,找了個位子坐下“秀英怎麼了?” 
“她們不給我吃東西!”還沒等帕尼出聲,秀英大聲的叫道。
秀英這一叫,整個餐廳的人都轉過頭來看向允兒她們。
大家直接無視秀英。
服務生端著東西上來了。
“誰說沒東西吃的,這不是來了嗎。”允兒站起身來,接過服務生手裡的盤子,放在餐桌上。
等她看清楚盤子裡是什麼以後,她後悔剛才說的話了。盤子裡只有麵包。這對於肉食主義者的秀英和允兒,是個悲慘的事情。
秀英伸手去拿麵包,不吃白不吃。
大家也開動了。
允兒條件反射的拿了一塊麵包給西卡,西卡也不客氣的接過。
“貌似你們兩個的關係好了很多。”泰妍說到。
“我們的關係什麼時候是壞的?一直都很好。對吧,允兒?”西卡講到。
被點名的某人,急忙點頭,嘴裡還咬著麵包。
“乖~”西卡摸了摸允兒的腦袋。
她們的關係在兩人不知情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改變。
吃完後,一群人去了遊樂園。
遊樂園人不多,這讓帕尼她們很是欣喜。
“我們去坐過山車吧。”秀英提議到。
西卡轉頭看了看允兒。允兒見西卡看著自己,愣了一下,然後還以微笑。
允兒看見過山車,想起了兩年前,那時候自己被耍的情節。
大夥上了過山車坐好,然後“車子”就啟動了。
下了車後,西卡本以為允兒會對著垃圾桶吐的,但沒想到,允兒好好的,什麼事都沒有,還跑去買奶茶。
秀英倒是在一旁吐了起來,sunny心疼的看著她。
“我說你丟不丟人啊,自己說要玩的,結果居然吐了。”泰妍吐槽到。
走過一家店,店面掛滿了玩偶。
帕尼看到一隻粉紅色的大龍貓,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她扯著泰妍,說要。泰妍沒辦法,只好去問店老闆。
“這個不賣的,要拋硬幣,硬幣進洞了就給你們。” 
泰妍看著桌子,犯難了。但又看到帕尼一副萌萌的表情,只好硬著頭皮去了。
結果就是,連投了四次,一次都不進。
泰妍決定試最後一次。
這一次,她終於成功了。
帕尼開心的接過老闆手上的龍貓。“抽抽你好厲害。”泰妍得瑟的笑了。
西卡嘟著嘴,對允兒說::“我也要。” 
允兒對西卡賣萌的樣子最沒有免疫力了,從口袋裡拿出一枚硬幣,放在眼前對準角度,輕輕一投。進洞了!
西卡選了個“空調”。
“這下滿意了?” 
“嗯。”

 

 

開開心心的玩了幾天后,大家又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工作。 幾個人都很快的恢復了工作生活,除了某人。 林允兒的辦公室裡,一隻巨大的物體靠在辦公椅上,眼睛無神地望著潔白的天花板。 前幾天去玩都有西卡陪著自己身邊,現在西卡不在了,好不習慣啊。 “啊~~~~~~~~~~~~~~~~~~~~~~~~~~~~~~~~~~~~~~~~~” 允兒的哀嚎把剛進辦公室的助理給嚇了一跳。 允兒見到助理,急忙端正坐姿。 “林總,鄭氏集團的鄭總裁來了,正在會議廳等你。” “啊?真的?我馬上過去!” 允兒一把抓起辦公桌上的文件,奔向了會議廳,眼中掩飾不住的歡喜。 “林總不是去玩一趟回來腦子就燒掉了吧?” “啊?那可不行。這麼帥,這麼多金的人,可不能就那麼廢了。” 看見允兒急速飛奔的兩個員工聊了起來。 到了會議廳門口,允兒停了下來,整理的一下妝容,假裝從容的走了進去。 會議廳裡,鄭秀妍早早就坐好等著允兒。 經過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商談終於結束了。 剛準備走出會議廳的秀妍,被允兒叫住了。 “什麼時候有空?我們一起去吃頓飯吧。” 秀妍的臉上瞬間綻放出笑容。“好啊。時間就林總你定咯,我隨時奉陪。” 秀妍留下一個微笑就走了。 允兒站在門口,心裡還在回味著剛才的微笑,嘴角不自覺的向上翹。 “林總?林總?” “啊?哦。回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電話響了。 “泰妍啊,有什麼事嗎?” “你和西卡有什麼進展麼?” “你欠打哦。不過我剛才約西卡出去吃飯。” “她答應沒有?” “答應了。” “嗯~~~~~你們兩有戲,絕對有戲。” “我懶得理你,掛了。” 雖然對泰妍是這麼說,但是,某人心裡還是喜滋滋的。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允兒都十分的開心,開心到不正常。 “你是不是吃錯藥啦?一整天笑嘻嘻的,像一個傻子一樣。” “像就像唄,關你什麼事。” “當然關我事啊,一站在你身邊,我都掉價了。” 泰妍對允兒這些天的反常感到奇怪。 允兒這麼開心也是有理由的。上次約鄭秀妍去吃飯,關係好了很多,而且秀妍還叫她無聊的話就去鄭氏找她。 “真不理解你這腦子在想什麼,我先走了。” “嗯,拜拜。” 泰妍沒理她,留給她一陣灰塵。 次日林允兒辦公室 “啊~~~~~~~~好無聊啊!!!!!!!!!!!!” 見允兒這樣已經感覺見怪不怪的助理,選擇無視林允兒,繼續做自己的事。 “對了!我去鄭氏找秀妍去。” 找好目標的允兒抓過椅背上的外套就朝停車場跑去。 “哎~”助理嘆息,她怎麼會攤上這樣一個老闆。“秀妍我來了!“ 允兒發動車子,向鄭氏開去。二十多分鐘後,允兒那亮眼的白色寶馬就停在了鄭氏大樓的大門前。 “秀晶啊。” 剛下車,允兒就遇見了秀晶,秀妍的妹妹。 “哦,是姐夫啊。” “姐夫?在哪裡?在哪裡?” 允兒有點驚訝,又有點憤怒,左看看,右看看,想找出那姐夫來,好好打他一頓。 “沒有啊。” “就是你了,還找什麼啊?” “啊?拜託,別開玩笑了。我上去找你姐了。拜。” “拜。” 秀晶看著允兒的身影,深深的笑了。 “允兒姐姐,你準備完蛋咯。”

 

 

 

允兒不知道是腦抽了還是什麼的,居然走樓梯去鄭秀妍的辦公室。從一樓,慢慢的爬到了十五樓後,突然恢復了正常,去搭電梯去了。
“叮”,電梯到“站”了。
允兒慢慢的走向鄭秀妍的辦公室。站在門口整理了一下服飾。
“一定要弄得帥一點才行。” 
在門口停了五六分鐘才敲門。敲了半天門都沒人理,輕輕推了一下才發現,門沒關。
某人又在門口糾結了半天才推門進去了。
剛進去,就看見一個男的背對著自己親秀妍。心中的怒火頓時往上升,允兒看著那男的的眼神差不多開始冒火了。
“額?允兒你來了啊。” 
“是啊。” 
男子轉過身來,看向允兒。
“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吧。” 
“好的。” 
男子大步的走出了秀妍的辦公室。
秀妍坐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允兒則把自己丟在沙發上。忽然, 允兒坐了起來,問:“剛才那個是誰啊?” 
“是希澈oppo啊。” 
聽見秀妍叫得那麼親,允兒心裡又暗暗吃醋。
“那你們剛才在幹嘛啊?” 
“在幹嘛你不是看見了。” 
秀妍微微笑了笑,但這笑容現在在允兒眼裡是洋溢著幸福的。允兒只好自己幹生氣。
秀妍見允兒繃著個臉,知道她生氣了,但是為什么生氣她就不知道了。允兒接下來的話讓她知道了原因。
“你。。。和他在一起了?” 
聽見這句話,秀妍心裡覺得好笑,這“小子”誤會了。其實剛才希澈只是在跟秀妍叮囑一下一些公司的事情而已,只不過講得小聲了一點而已。這傢伙想成了什麼?
“我和不和希澈oppo在一起關你什麼事啊?”秀妍可不想就這麼放過允兒,故意這樣說。” 
“當然關我事啦。因為。。。因為。。。。。。”允兒越說越小聲。
“因為什麼?”秀妍笑著看她會說出什麼話來。
允兒一咬牙,死就死吧,反正都這樣了。
“因為我喜歡你!” 
允兒幾乎是吼出來的。
秀妍這下子開心了。我等了這句話這麼久,你現在才說,怎麼可以就這樣放過你呢。
“那你怎麼證明?”秀妍笑著問。
“你等著。” 
允兒二話不說,連衣服都沒拿就衝出了鄭秀妍的辦公室。
到了公司門口,我們就下起了傾盆大雨。老天不作美啊。
允兒跑到了她親愛的寶馬那裡,坐了進去,剛想啟動,發現沒油了。
“你耍我是吧!” 
沒辦法,允兒只好冒雨狂奔了。

 

 

 

允兒好不容易才奔到珠寶店,結果店員看見她全身濕淋淋的,不讓她進。
“撲通“一聲,允兒趴到地上,抱著店員的腿。
“姐姐,我好不容易才冒雨跑到這裡來的,你再不給我進去,我就要沒有女朋友啦,到時候誰負責啊。” 
路過的人都看向珠寶店的門口。
店員也不想丟人,就讓她進去了。
為了秀妍,丟這點臉沒什麼的。
挑了半天才找到一個允兒看得上眼的。
刷完卡後,允兒向店員要了好幾個袋子,把對戒包了好幾層,然後放在口袋裡,又狂奔回去。
跑到了門口,一大堆人盯著這個落湯雞般的傢伙,允兒急忙到電梯裡。
到了秀妍辦公室門口,也不管什麼形象了,直接就衝了進去。
允兒全身都滴著水,秀妍拿起毛巾就去幫她擦。
把頭髮擦乾後,就拿起外套幫允兒披上。
“你是豬哦,下這麼大的雨還跑去幹嘛。” 
“哎呀,先別說這個。” 
允兒從口袋裡拿出了對戒。
“秀妍,以前是我害怕,害怕我對你的喜歡這是一時的,害怕我想照顧你只是因為想彌補以前給你的傷害,所以我逃走了。在這兩年裡我想了很多,沒有你的日子很難過,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你,但我想給你更好的,所以我努力工作了。現在,我跟你說這些,不知道還來不來的及,但是我想告訴你:以前的我,是真心喜歡你;現在的我,是真心愛你的。” 
允兒剛說完,秀妍就撲進了她的懷了,眼淚“唰”的就流了下來。
“當初的你跑了,現在,你再也不許跑了。” 
“嗯” 最後的最後在幸福面前,誰都不可以跑,如果逃跑了,那麼,傷害的不僅僅是你一個人。

 

 惠蘭小姐 送給兒子的禮物 - 一輩子的好朋友.gif  

 

酒瓶雕刻 訂購方式 :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生日快樂,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陳雅慧鹽苛柒糧撚
  • 中醫調理
    m4t56upk3
    林小姐,46歲,白天從事股票期貨相關工作,因長
    期睡眠差、難入睡、常在半夜裡醒來,服用安眠藥
    已一年多。但最近因經量變少、持續的白日疲倦勞
    累感而尋求中醫治療。經四診後,中醫處方針對疏
    肝解鬱、佐以安神定志之品的用藥方向來改善睡眠
    障礙情形,並提醒注意規律的運動來增加睡眠深度
    。此患者配合口服中藥並佐以針灸治療三週,症狀
    已有相當明顯的改善。
    s61h1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