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你……在說什麼~”秀妍嬌嗲的聲音似是嗔怪,卻更像是嚶嚀。以往都是允兒在她面前羞得滿臉通紅,這回倒是輪到了秀妍,她一向白皙的臉頰上染上了緋紅色,讓她晶瑩的肌膚更顯得粉紅細嫩。

在允兒的印像中,秀妍總是優雅的、從容的,曾幾何時見過淡定的秀妍這般羞怯得不知所措?允兒緊緊抱住秀妍半天沒動作,像一隻小螃蟹,伸出兩隻圓圓的眼睛,可是這次可不是為了探出石頭縫外四處張望,而是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春色瞧,愣愣地看得痴迷了。

“你~”秀妍羞得咬了咬唇,剛剛稍有動作就被允兒快手快腳地握住了柔荑。

“別……別將它遮住……秀妍你這樣好美。”允兒親吻著她青蔥般的玉指,然後沿著手腕一直吻到藕臂的內側,一路往上,最終輕輕親吻在那白玉般的香肩和前胸間大片的白嫩的肌膚上。

古人說溫香軟玉,膚如凝脂,指的必定就是現在的感受。允兒的鼻尖貼在絲緞般柔滑的肌膚上,嗅到的是帶著秀妍體溫的香氣,似乎是熟悉的味道,可是如此地貼近時卻又和平常呼吸到的不同。這樣的感覺就像一種挑引,允兒全身都在戰栗,因為被撥動的心弦激昂得不能自抑。

“秀妍,我,我想要你……”允兒的聲音都帶著顫抖,可是動作卻變得大膽放肆。話音一落允兒便摟緊秀妍,那隻貪婪的手終於如願地佔據了秀妍的胸房,第一次毫無阻隔地觸碰到了那嬌如嫩蕾軟如凝脂的山峰。

允兒滿足地嘆息,愛憐的吻再次佔據了秀妍的櫻唇。

“唔~允兒……”秀妍細聲喚允兒,整個人被吻得一片昏亂,甚至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躺到床上來,回過神來的時候,身上感覺有些重重的,不是壓迫感反而是一種被緊密包圍的親暱——允兒整個人趴在她身上,埋首在她的心口,露出一顆黑黑的腦袋。

“嗯。”允兒應一聲,手上的動作卻沒停。秀妍的身體真的很美,她愛秀妍,渴望碰觸她、親吻她、擁抱她,可是允兒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有此刻一樣如此強烈的**。她以前從來沒想過,可是她並不抗拒自己對秀妍起的慾念,她想愛秀妍。

修長的手指爬上秀妍的大腿,著迷地順著往上滑動,靠近那件淡紫色睡裙的下擺,觸摸到絲綢的衣料,探進裙裡撩起下擺。允兒突然激動起來,將秀妍的睡裙整個撩起,氣喘吁籲地說:“秀妍,我喜歡你這件睡衣!”

“你,你說的什麼~所以你就要脫掉它嗎……”秀妍被允兒緊緊摟在懷裡,嬌嗔著揪住她衣服輕聲罵道。如果不是現在她太難為情,秀妍真要被允兒逗得笑起來了。這個呆子平時軟軟糯糯的,沒想到執拗起來那麼大膽。

嬌嗔軟嗲,允兒根本置之不理,反而趁秀妍稍有動作一下子就將兩人身上的睡衣都褪下任其像花瓣一樣從床沿滑落。

“允兒……”秀妍輕輕偎依進允兒的懷裡,她從未試過這樣……這樣全然地袒露在任何人面前,這樣陌生的感覺,即便是她知道自己愛著這個人,仍是讓秀妍感覺到有些羞怯和害怕。

“秀妍,寶貝別怕,別怕……”同樣是女人,允兒最敏感地察覺到秀妍的感覺。心疼地將秀妍護進懷裡,拉過絲被覆住兩人的身體,輕輕哄著。

“秀妍……我,我想要你,我可不可以……”允兒輕輕地吻著秀妍,撫摸在她飽實胸房上,溫柔地揉指尖緩緩地挑逗。

“我……我以前沒有……”秀妍羞得說不下去了。

“我也沒有!”允兒衝口而出。剛出口,允兒就像被丟進沸水里的螃蟹一般一瞬間全紅了,嗚~好難為情。紅螃蟹不怕開水燙,允兒嗚咽一聲,索性抓狂了:“唔,我不管,秀妍我會很溫柔的,我保證!我要你,我想要……”

話剛說完,行動力一流的某螃蟹已經一路將吻印下,允兒像朝聖一般親吻著秀妍,最後輕輕地吮吻住那顆嫣紅挺翹的果實,修長的手指爬過秀妍光滑的大腿,移向內側……

“唔嗯~”秀妍壓抑地輕輕呻吟,允兒柔軟的唇、她熱燙的體溫,還有那隻頑皮的手……讓她感覺身體裡有股莫名的潮流,暖暖的,羞人地滑向那處,秀妍對自己身體的反應陌生卻又害羞到極點。

對於現在發生的事情,允兒是陌生的,她小心翼翼地碰觸極盡溫柔地撫摩生怕弄疼了秀妍。以唇含住那誘人的香薷,舌尖輕輕地抵在頂端的紅莓上繞著圈圈。指尖緩緩地爬向秀妍的下腹隱匿在腿間,稍微探入,便察覺到秀妍倏然的顫抖還有那處花谷滑膩的濕潤。

“秀妍,我愛你……”允兒安撫著秀妍,抬起頭來同樣因為染上了激情而顯得晶亮的兩雙美眸相對,允兒有些害羞,嘟著嘴嚅嚅地小聲問:“秀妍……我,我可以嗎……”

嘴上問著話,手裡的動作卻片刻沒停下,反而鉤纏著、輕輕地逗弄著那羞怯的花瓣,沾濕了露水,輕輕地顫抖。

“嗯~”秀妍幾乎抑制不住那隨著身體的歡愉而逸出口的吟哦,咬著唇,摟在允兒背上的手握起粉拳輕輕捶她,“你,你!你還敢問……嗯~”

花拳繡腿,允兒被打了反而呆愣愣地笑起來,用吻淹沒掉秀妍逸出的嬌吟,手中的動作越發大膽,指尖沾染了濕潤,順著那嬌軟的□略微使勁——

“允兒——”秀妍緊緊貼住允兒,像一隻被驚嚇的小白兔依偎在允兒懷裡,身體被侵入的感覺讓她害怕,微微的疼痛伴隨著陌生的緊繃感,可是卻又同時有著異樣的、令人不能自拔的愉悅,那種帶著撕裂的刺痛卻有有著喜悅的充盈的感覺真讓人不知是想逃還是要得更多……

“很疼嗎?”指尖被緊緊地包裹,是一種熱熱的、奇妙壓迫感。允兒連呼吸都不敢用力了,生怕弄疼了秀妍。

“有一點……”好難為情……為什麼她要討論這個,秀妍羞得紅暈遍布臉頰。

允兒吻吻秀妍,一動不動,靜靜地待秀妍稍微放鬆了身體,輕蹙的眉頭也舒展開來。允兒溫柔地滑動,直到心愛的人兒再次嬌喘出聲,她輕輕退出指尖,握住秀妍的手。

“秀妍,不怕……我和你在一起……你也對我,我們一起。”引導著秀妍青蔥般的玉指緩緩地觸碰上自己,允兒閉上眼,控制不住自己因歡愉而發的嘆息,“秀妍……”

這是一場非常溫柔美妙的激情,沒有刻意的撩撥,可是卻燃起沖天的烈焰。兩個人都生澀而陌生,可是極度的耐心和對對方的愛憐讓初始的疼痛一下子就過去,接下來便是快樂的不斷累積。就像夜間的海潮一般,靜謐的、席捲著細碎的浪花,輕輕地吟唱,直至被翻騰的浪花濺起,送上半空中……

“啊呃,允兒我……”秀妍的指尖突地收緊,那處突如其來的悸動緊緊地抓住了她,從來沒有過,卻是如此難以言喻。她的眼前就像身處在無限的星空,思想一瞬間變成了一片空白——

“秀妍,秀妍,我愛你……我們在一起……”允兒終於也達到了最終點,崩潰地咬嚙住眼前白皙的頸項,整個人弓住身體,將秀妍緊緊地嵌進了懷裡。

在一起!

※※※※※※※※※※※※※※※※※※※※※※※※※※※※※※※※※※※※※※※※

這是很長很長的睡眠,夢境裡五彩斑斕,讓人情不自禁會笑出聲來,這樣的感覺是如此美好,允兒不願醒來。所以醒來的時候,果然是很晚了。

允兒這樣的人是天生的夜貓子,而秀妍則是早睡早起的人。允兒醒來的時候躺在床上,巴眨著眼睛一下子愣愣地沒反應過來這是什麼地方。直到感覺那令人著迷的秀妍身上的香氣包圍著她的全身,她才驚得彈坐起來——這裡是她心裡想像過無數遍的,秀妍的臥室!

四周望一眼,秀妍的家裡整個的風格是非常華貴舒適的歐式風格,臥室裡也不例外。暖色調的壁紙壓著好看的花紋,層層疊幔的窗簾露出一小條縫隙,陽光照在牆角,典雅的梳妝台,還有一組漂亮的牛皮沙發,牆上掛著一幅色彩柔和的油彩畫。整個房間裝潢得優雅而安靜,就如秀妍的人一般。

這還是允兒第一次仔細打量秀妍的臥室。雖然昨晚就進來了,可是當時她的眼裡只有秀妍,哪裡還顧得上身處的是什麼地方。

一想到昨夜,那些汗水交織的糾纏,那些嬌吟婉轉的呼吸,還有秀妍的美麗。允兒還處於睡眼惺忪的狀態,可是臉卻刷地紅遍了。是為了昨夜的旖旎,更是為了——第一次進秀妍的房間,竟然就是做了這種事。搞得她活像是進來就是為了專門做那件事一樣……嗚,沒臉見秀妍了~

可是想是這麼想,允兒躺在舒適的床上,擁著帶有秀妍馨香的絲被,允兒突然又忍不住露出一個呆呆的笑容來。

好開心!

她好開心!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允兒橫躺在床上,這張床就像是歐洲宮廷裡公主睡的大床,足以讓人橫躺在上面,於是興奮過度的某螃蟹開始得意了。哼哼唧唧地嘴裡編著怪調,整個人挪啊挪,扭啊扭,在床上滾來滾去,轉來轉去地轉著圈圈,好不得意。

“呵呵~嘿嘿!哈哈……嘻嘻,秀妍是我的!秀妍是我的了!芷——秀妍!”螃蟹在床上爬得開心,滾了一圈一睜眼——不正是那個嘴裡念叨的人出現在床邊嗎!

秀妍穿著一身漂亮的連衣裙,頭髮輕輕挽起,氣質嫻雅地站在床沿。反觀她呢,披頭散發,衣冠不整(好吧,根本就是沒有“衣冠”)地抱著被子在床上亂滾,而且還這麼放肆不嚴肅。允兒覺得自己全身從頭都要紅到腳底了,秀妍站著,而床那麼大,允兒真希望自己變小變小再變小,最好讓她變小得鑽進被子裡不見算了。嗚~好丟臉……

秀妍一進來就見這女孩躺在床上哼著調子,轉來轉去的似乎十分開心。走到床沿,允兒一見她就臉紅,害得秀妍也莫名地臉紅了起來。輕輕地咬了咬下唇,秀妍還是在床沿坐下,伸手輕輕撫摸允兒的頭,柔聲說:“你餓了嗎?我做了午餐……”

允兒臉埋在被子裡,伸手往前搭在了秀妍身上,進而摟緊她的腰際,扭啊扭的爬到了秀妍身邊,臉埋在秀妍的小腹間,愛憐地輕輕吻了吻,答非所問:“秀妍你……你還疼不疼?”

秀妍紅著臉想,這人難道真是命中註定的冤家嗎,什麼尷尬提什麼,真不知她是心無旁物所以能心思單純,還是老油條得就愛拿她開心。這段時間她臉紅的次數快要超過過去二十幾年的總和了。酒瓶雕刻

見心上人半天沒應答,允兒從秀妍的腹間抬起頭來,兩隻烏溜溜的眼睛盯著秀妍直瞧。允兒畢竟是個聰明精幹的人,一見秀妍這個樣子,馬上就明白了——她的秀妍,這個總是淡定自持的美麗女人,正在害羞呢~

允兒突然漾起一個大大的笑臉,跳坐起來,一下子把坐在床沿的秀妍給撲倒在大床上,開心地笑著,在她的臉上、烙著吻痕的頸項上再印下一串串的親吻:“呵呵~咯咯~”

“呵呵~好癢~別鬧了……”秀妍被呵得笑著直躲,這樣的允兒,總是像快樂的小飛俠一般,自己快樂的時候,就拉著旁人與她一起飛舞,非要把快樂也帶給對方,將笑聲灑遍她的neverland。

“可是秀妍,我疼~”允兒帶著笑,晶亮的眼睛裡閃的是深深的情意。

“你疼?很嚴重嗎,那我們——”秀妍心疼得皺眉。

“嗯~”允兒笑著搖搖頭,斂起臉上大大的笑容,只留下一個溫柔的淺笑,輕輕吻著秀妍的額頭,呢喃著道:“我疼,我疼你。秀妍,我愛你。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