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3yvm3yu9j  

即便是愛著一個人,生活也仍然是繼續的。幸得允兒是一個很安於現有的幸福並知足而懂得感恩的人。暗戀是酸的,暗戀是苦的,暗戀是甜的,暗戀是低落的,暗戀是高昂的,允兒都在品味,卻並不覺得痛苦或者在心中產生陰影。

當然,允兒也會有非常嫉妒甚至恨不得所有的人都不靠近秀妍而奢望唯有她在秀妍的時候。每隔一段時間,秀妍總是沒空的,她的休息時間交給了羅曼蒂克的晚餐,她的周末交給了允兒所不能想像到的浪漫的小度假。而每到那段時間,允兒總是寂寞的,就像是辛苦工作了一段時間的人在放大假一般,平日不遺餘力、不辭勞苦地佔滿秀妍的生活,而待到秀妍的男朋友回來則開始“休假”。

唯一能見到秀妍的時間,或許只有在想像中秀妍在陽光裡月色下舞蹈的樣子,或者……在秀妍的窗前,隔著窗簾見到秀妍被人擁抱的影子。

允兒告訴自己,她不能要求秀妍太多,她是超越友誼地愛著秀妍,但是秀妍並不知道。她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秀妍。但是呢,這有時候也是自欺欺人,允兒想自己不能成為秀妍的戀人,那麼她也要成為秀妍最在乎的朋友,至少是比其他任何人都特別的人。可是當秀妍和她的密友們來往的時候,甚至是秀妍稍微對任何什麼人和顏悅色酒瓶雕刻,允兒都感到心裡發酸。於是,她發現只要是出現在秀妍身邊的人,男人也讓她妒忌,女人也讓她妒忌,有時候,連允兒也會暗自無奈地笑自己無聊,調侃自己女人的醋也吃,男人的醋也吃,可是卻又無法抑制自己這樣的情緒。

人說遠親不如近鄰,讓允兒慶幸的是,在她的刻意無時無刻的又黏又纏下,她和秀妍越來越親暱,在生活上,也在“友情”上。她和秀妍過一些亂七八糟的大小節日,她為秀妍慶祝演出的成功,她和秀妍慶祝考試結束,她和秀妍一起過生日。

這就是為什麼暗戀的人能一直暗戀下去。暗戀必定是能讓暗戀者感到某種甜蜜的,或多或少,有酸有甜,就如一條橡皮筋一放一收,如果得到的只是痛苦那麼,暗戀是不能很久很久的。每每受到來自秀妍的“冷落”,允兒也會難過,會告誡自己離秀妍遠一點,索性就慢慢地疏遠罷~可是無論做多少心裡建設,無論自以為自己的心牆築得有多麼高,只要秀妍溫雅恬淡的嗓音在電話裡響起,只要在任何地方見到秀妍的身影,她就根本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一邊鄙視自己簡直像狗腿子,一邊笑瞇瞇地跑過去尋找秀妍的身影。

時間過得飛快,允兒認識秀妍大半年了,現在她也從大三的老油條變成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四學生了。天氣晴好,又沒有課,允兒掙扎了好一下是宅在家裡,還是爬到學校去宅在圖書館裡。想了半天,還是背著她的帆布大包包出門,剛走到門口卻意外地見到秀妍出門。

“秀妍?你今天怎麼在家裡?”今天某“男朋友”應該會從國外回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允兒現在對“敵情”可是掌握得一清二楚呢。

“嗯。我出去買點東西。”秀妍甚少主動說她要去做什麼。

“矮我沒課,那我陪你去~”允兒想都不想,靦腆地笑瞇瞇著接上下一句,默契十足。

兩人被秀妍得司機送到最繁華的商業街附近。允兒身材纖細高挑,氣質親和,本來就算是一個惹眼的女孩子。秀妍則更不用說,她的體態優雅,或許是長期練習舞蹈的緣故,她的舉手投足間有一種特有的韻律感,再加上她雅緻而冷清的氣質和美麗的容顏,這樣的兩個人走在路上就像聚光體。

只是相比秀妍空靈不凡的氣質,走在她身側,挎著個帆布大包包的允兒則顯得像沒心沒肺的鄰家大女孩。她抓著一隻路過麥當勞甜品站時順手溜來的雪糕,伸出舌頭在上面舔啊舔,一邊東張西望地看著身旁繁華的街道,還有秀妍。

“方先生喜歡什麼,你叫人送來家裡就是,這麼出來挑,很難挑到中意的東西哦~”允兒撇撇嘴,對秀妍冒著烈日出來為別人挑禮物很是發酸。看看,這個就是“三陪”小姐的怨念,連心愛的人為別人挑禮物也要陪在身邊。

“已經叫人送過禮物到我手上了,無非是隨意出來逛逛,見到有喜歡的就再買一個。”秀妍淡聲和允兒聊天,那氣定神閒的態度確實是像她說的單純出來逛逛。

這個舞蹈女神好像還真是任何時候都是這樣不緊不慢的淡定態度耶~至少她沒有見過她緊張慌亂的樣子。嘿,不是她自己說要出來買東西的嗎?允兒摸摸腦袋,乖乖地隨著秀妍走進一家店員比顧客多的奢侈品旗艦店。

裡面的店員似乎認識秀妍,很熱情地上來稱呼秀妍“關小姐”並給兩人介紹店裡的新品。或許虧得如此,這些形象氣質佳的店員才對秀妍身邊這個拿著雪糕舔得不亦樂乎的大女生仍然和顏悅色,而不至於在店門口擺一塊“手持雪糕者與狗不得進入”的牌子。

秀妍進了店裡卻像是對男裝和男裝的配飾不感興趣,只到了女裝區不斷地挑出衣服在允兒身上比劃。允兒對這個不感興趣,溜到了一邊,卻開始留意起放在展示櫃裡的小擺件。哦哦~愛馬仕有鑰匙扣的嗎?還搞得那麼花俏可愛。

“你在看什麼?”秀妍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允兒身邊,輕聲問。

“嚇?”回過神來,“呵呵~沒什麼啦。”

“哦~”秀妍順著允兒剛才的視線看一眼,“那個好像你~”秀妍難得地半開起玩笑來。

“像我?”允兒狐疑地看看秀妍說的東西。一個羊皮做成的小鑰匙扣,是一個螃蟹的造型,圓滾滾的身體,旁邊舉著兩隻胖乎乎的小鉗子,頂端上有兩塊圓形小羊皮縫成的眼睛,整個造型十分趣酒瓶雕刻稚可愛。

“對矮這個東西很像你呢~”秀妍原本是看允兒索然無味的樣子有意逗逗允兒,不料這麼說一下,不知道為什麼這樣覺得,可就是還真的覺得那隻活靈活現的小螃蟹很像允兒。秀妍淺笑下,招手叫店員把那個鑰匙扣拿出來,放在允兒手裡:“我把這個送給你。”

“不,不要,我——”允兒下意識就要拒絕,沒什麼特別的事情怎麼能接受別人的禮物,而且這種東西出了名的又貴又不值好吧。可是話沒有說出口,允兒看著秀妍漂亮的臉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紅著臉握住了手裡的東西,覺得臉**辣地羞澀,可是手卻不肯鬆開。

這是秀妍送給她的東西呢……無論是什麼……她想要……

見了允兒這個樣子,連秀妍這樣淡漠內斂的人都忍不住噗嗤地笑了起來,這個女孩的性格真是可愛。秀妍笑了,所以允兒也開心地笑了,“嘿嘿”地笑得開心。可是就是在笑著的時候,允兒的余光瞥向了櫥窗外面——

馬路的對面有兩個人,除卻那個男人的外貌相當出眾以外,主要的原因是允兒認得他——是方旭岩!他被一個女子親暱地挽住手臂,走了幾步正好停下來,那個女人和他親熱地接吻,然後再相攜著走進了對面的一間休閒會所。那個女人……是靈悅的那個艾總經理。

“允兒?”秀妍很敏感地察覺到允兒的神色有異。

“啊,那個,沒什麼。秀妍,現在太陽太大了,我們回去。”允兒難得的強勢,順手接過店員遞過來的秀妍信用卡,牽起秀妍的手不由分說地拉著秀妍出門。

※※※※※※※※※※※※※※※※※※※※※※※※※※※※※※※※※※※※※※※※※※

兩人回到家以後,允兒嚷著好熱好熱,秀妍無奈,於是“礙於情面”之下還得請這個陪逛街的女孩進家裡來為她切水果消暑。

秀妍用發巾稍微將頭髮束起,肩脖優美的曲線和白皙從家居服的寬領中露出來,她背對著允兒在廚房的流理台上切水果,而允兒在她身邊晃來晃去。秀妍這樣的人,即便是拿著刀、做著家務,也像是在進行什麼藝術創作,舉手投足,一動一靜都顯得從容優雅,看起就像一種享受。

允兒不停在廚房踱步,想了半天,還是忍不住問:“秀妍你說方先生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他過兩天吧,他說回來的日期推遲了。”秀妍隨口答道。

“我的小說最近有好幾家文化傳播公司想要簽下來。秀妍你說我這次不簽靈悅,我簽到海石去好不好?”聽起來像是要討主人歡欣的小狗狗。

“海石的出版風格偏向於大作家和紀實類題材比較厚重的,酒瓶雕刻靈悅的風格比較新穎,就是經驗欠缺,兩家各有好處,不過你的小說題材由靈悅來操作應該會比較好。 ”秀妍說。

“咦,靈悅和海石集團是不是競爭對手嗎?你怎麼幫敵人說話?”而且海石的總監方旭岩還和對手的總經理……

“就事論事埃”秀妍淡聲說,“而且艾晴也不是敵人,她是艾愛的姐姐。我們兩家原本關係交好,不過艾家幾房人爭產,現在各自為政,和我們的關係也就疏遠了。”

這還是秀妍第一次開口說家裡的情況呢。允兒沉默了一會,帶著些扭捏,卻又堅持地問:“秀妍,你愛不愛方先生?”

又聽到了允兒問類似這樣喜歡和愛的問題,秀妍頓了一下。然後又開始不緊不慢地做著手上的動作。

“矮哈~你……不用回答我的,呵呵,呵呵。”果然是交淺言深了……

“我不知道什麼算是愛。”秀妍卻放下手中的東西,看著允兒淡聲緩緩地說。 “我和方先生,很自然地在一起,得到眾人的首肯。我想互相關心,互相忠誠,能讓心安定下來,這樣就算是愛吧。”

允兒卻突然覺得心頭一緊,鼻子酸酸的。因著心中激蕩的情緒,允兒完全忘記了平時的小心翼翼,她伸長了手,輕輕擁在秀妍的肩頭摟住她低吟著說:“秀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