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4dt64ph1g  

明明剛剛還有問有答的和諧景象,在達成某種程度的共識後瞬間沉寂下來。一個眼盯電視,似在用心觀看;一個手拿鑰匙,也不知道在研究啥。

有種叫做尷尬的情緒在客廳裡飄浮,林允兒一時無措,只能秉承“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耐著子等待阿嬌的下一步動作,準備來個見機行事。

可林允兒似乎低估了阿嬌的耐心。好吧,這個僵局終究要由她來打破。

換了個舒服的坐姿,林允兒一個“失手”,手中的鑰匙'嘩'的落到地上,趁著低身去撿的空隙偷偷看了眼阿嬌:酒瓶雕刻

只見她仍舊保持雙手抱著胳膊的姿勢,眼睛直直的盯著電視,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嬌啊,你什麼時候開始對毒蛇有興趣啦?”《動物世界》中趙老師正在用他溫緩的語速介紹世界上各種毒蛇種類,而據林允兒對阿嬌同學的了解,此女從小就怕此類軟體動物。

“啊~~~”阿嬌如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抓起沙發旁的遙控器立即關掉電視。

阿嬌忽現的慌亂,與剛剛的平靜反差忒大,林允兒忍了半天終是扑哧笑了出來,阿嬌一怒之下抽出墊在腰下的抱枕扔向林允兒的臉。

林允兒敏捷的站起身躲過'暗器',仍是一臉嘻笑“餵,淑女動口不動手”

“好你個林允兒,現在敢跟我叫真了?”阿嬌腿不能動,只能坐直身體雙手叉腰的瞪著林允兒。

“不敢,不敢”林允兒立即變臉,一臉討好“我們阿嬌是天生的淑女,連生氣的模樣也那麼淑女。”

“哼,現在有人為你撐腰,開始得瑟了,是吧?”阿嬌自然聽出林允兒口吻中的調侃。

“哪有?”

“你給我坐過來”阿嬌拍拍她旁邊的位置。

酒瓶雕刻
林允兒站著沒動,這一過去不等於羊入虎口,還是看看形勢再說。

阿嬌輕嘆口氣,“過來,我們好好談談”語氣緩和很多。

林允兒深呼口氣,死就死吧,向前走了兩步,雙腿盤坐在沙發上,神情凝重的等待阿嬌的評判。

“我又沒想怎麼樣,你不用一付視死如歸的表情”阿嬌神情到是很放鬆“說說你跟你那個鄭秀妍吧”

“說什麼啊?”

“你就給我裝吧!”

“嘿嘿”林允兒見阿嬌果真沒有動手的意思,這才放鬆下來“說來話長,我這不是不知道從何說起嗎?”

“唉,老規矩,我問你答”

“好咧”

“她是女的,你清楚吧?”

“清楚”

“你也是吧?”

“廢話”林允兒隨口反駁,好像口氣不對,趕緊糾正“那個,我確實是個女的,你不看過嗎?”

“正經點”酒瓶雕刻

“本來就是”林允兒小聲嘀咕

“我就不懂,人家到底看上你哪點?一天到晚沒心沒肺的”

“她就喜歡我這調調,哼~~”


“那你呢,你喜歡人家甚麼?”

“懂事聽話會疼人,反正全身上下,沒有不喜歡的”一說到鄭秀妍,林允兒表情生動起來,由內而外都透著喜悅。

“你不麻?”阿嬌頓覺自己**皮疙瘩直豎,不過本來想勸慰的話語暫時打住了,看林允兒眉飛色舞的樣子,現在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的。

“這還算麻?跟浩子比,真是小屋見大屋了”林允兒不忘把劉浩拉下水,惟妙惟肖的學起劉浩當年的語調:“哥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買個大房子,讓阿嬌幸福的住在裡面,就當為咱老劉家完成'金屋藏嬌'的心願了”。

阿嬌極不淑女的翻了個白眼,這女人嘴上本事真是無人能及。

“阿嬌,你到底怎麼想,你到是表個態啊!!”林允兒顯然不滿阿嬌的不與理會,把臉湊到她的面前,既然說了一定要有個結果。酒瓶雕刻

看著溢滿期待的眼神,阿嬌只能妥協,但該說的還是要說:

“小允,這樣的戀情我不是第一次見到,只是多數人的結局並不好。我說這個並不是想反對什麼,我只是希望你能考慮清楚,不是什麼事都能簡單的大而化之,且不說你們的別,僅僅是身份地位的差距也是不容小覷的。在我看來你們的這場戀情主動權在鄭秀妍的手裡,無論如何,我不想你受到任何傷害”前面的路還很遠,艱辛坎坷是肯定的,阿嬌大概能分析出林允兒現在的想法,順其自然,然後見招拆招。但另一個當事人是什麼心態,而後又有什麼打算,她不得而知。

“嗯,我懂你的意思”林允兒認真的點頭,“既然你不反對,那就是同意啦?”林允兒揪住重點。

阿嬌很糾結,她要表達的不是這個好不好,“只要你覺得幸福,我和浩子都不會反對”這是阿嬌給林允兒的答案。相愛是兩個人的事,無條件的支持是做為朋友做為姐妹唯一能做的事。

“阿嬌,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林允兒很感動,雖然這個答案在她意料之中。

“別得意,有要求的”

“啥子?”

“今天晚上你做頓大餐……”

“啊?好~~”

“問問鄭秀妍有沒有空,請她一起過來?”

“真的假的?”

“你說呢?”

林允兒騰的站在身,歡天喜地的打電話給鄭秀妍,這是多麼美好的一步啊!

鄭秀妍接到林允兒電話的時候,正在赴約的途中,聽著林允兒興奮的言辭,自己也跟著快樂起來。當然也欣然接受了阿嬌的邀請,並主動提出要跟林允兒一起採購晚餐的用料。

掛斷電話,鄭秀妍又恢復平靜的面容,眼睛看向車窗外,腦中飛快的運轉,思考邀約人的目的以及應對的方法

相約的地點是在市區一家名叫“一品”的咖啡屋,鄭秀妍讓阿木在車上等待,獨自下車。

在服務生的引導下,鄭秀妍走進二樓的包間,靠窗的沙發上坐著熟悉的身影。

“方總”來人見到鄭秀妍緩緩的站起身,清新的笑容。酒瓶雕刻

“趙姐,不用客氣,請坐”鄭秀妍公式化的禮貌,對方正是亞東總裁的第一秘書趙思靈。

兩人入坐都沒有言語,沒一會服務生端上咖啡和點心,退了出去。

“方總是何時知道的?”趙思靈的聲音輕緩,但內心並不平靜。她便是段波安排在亞東的“棋子”,所謂的商業間諜。很多一手的消息便是從她手中傳給段波,再由段波“賣”給遠宏。


“這個並不重要,不是嗎?”鄭秀妍優雅的端起咖啡杯,輕抿一口。

“4號開盤,方總還會繼續拋售遠宏的股票,直至破發為止,界時正是亞東收購遠宏的最佳時機”趙思靈望著鄭秀妍,想從她的臉上看出哪怕一丁點的情緒。

“這點,我重來沒有隱瞞你”鄭秀妍的話不輕不重,卻是字字打在趙思靈的心上。

的確,鄭秀妍很好的利用了她,她只負責收集有用的信息,至於信息的虛實不在她的職責範圍。所以宏遠才會把寶壓在城東的地塊,所以張昇才會以高出競拍價3倍的價格買下一塊住宅用地。

“遠宏倒台,段波也會跟著倒霉,不知道方總如何向老總裁交待”趙思靈轉換話題。

“這個應該不是趙姐想關心的事吧?”鄭秀妍迎上趙思靈的眼睛。

依然淡漠的眼神,卻讓趙思靈心中一顫,話鋒又轉“我為亞東工作6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趙思靈停頓了一下,整理自己的思路“我的行為確實有違商業道德,但也是被迫而為。況且如果沒有我,想是方總的計劃也不能如此迅速的實施吧?”

“你的意思……”鄭秀妍耐心的引導趙思靈說出她的最終目的。

“方總是個聰明人,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我想辭職,然後出國”

“你的籌碼”鄭秀妍來回撫咖啡杯的把手,等趙思靈“出牌”。

果然,趙思靈打開手包,從裡面拿出一個厚重的白色信封遞給鄭秀妍。

鄭秀妍接過打開,裡面有幾十張照片,她跟林允兒在外面的親密照片,牽手,擁抱,親吻,各個角度的都有。鄭秀妍一張一張的仔細翻看,照片顯然是用不錯的相機拍攝,有幾張照片甚至能看到林允兒的眼中倒映出自己的影子,還有一組連拍是她跟林允兒走在街頭,忽然被她偷襲擊的過程,自己從驚訝到嬌嗔的神態,而林允兒笑的好得意啊,眼睛都瞇成縫了……

趙思靈觀察鄭秀妍臉上的表情,沒有想像中的驚訝或慌亂,眼神竟從淡漠變的溫柔起來,似乎沉迷於某些回憶。

趙思靈意外的在公司天台上看到兩人擁吻的畫面後,便私下找人跟踪,她並沒有什麼野心,留下這些證據無非是讓自己多條後路。可如今她已經拿出這張最後的王牌卻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不由的焦慮起來“方總——”

鄭秀妍回過神,心中也有絲懊惱,不管什麼時候那人總能擾亂自己的心緒。還好趙思靈漸漸顯出慌亂也未察覺。

“趙姐,不妨說出你的條件”鄭秀妍不急不慢的開口。

“這些照片我沒有給任何人看過”趙思靈先擺出自己的誠意,“我要我應得的,500萬的離職補償,然後送我出國。”

“按照公司的規定,趙姐的離職補償應該是180萬”鄭秀妍望著趙思靈的眼睛,抓到到她眼中閃過的一絲不滿,

“當然,就像趙姐所說,你在亞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按高級經理的級別給你算補償。不知道道趙姐對300萬這個數字,是否滿意?”

鄭秀妍看似溫純的語氣,卻沒有一絲商量餘地。趙思靈跟了鄭秀妍一年多的時間,自然知道她的處事原則,如果她不答應,就會一分錢沒有。

“這裡是照片的存”趙靈思又從手包中拿出一張SD卡,交到鄭秀妍手中,表明她的誠意。酒瓶雕刻

“4號早上,你的帳戶會有300萬到帳,一個月內你會拿到A國的護照。”鄭秀妍的話就是承諾,趙思靈自然放心。

從商人的角度,鄭秀妍正確分析了當前形勢,抓住了趙思靈急於脫身的心態,做法無可厚非。

但她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一個女人的小肚**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