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36269894-item-8975xf1x0400x0400-m  

 

翻過年關,小賢的孩子有三個月大了,除了每天督促小賢按時補充葉酸、鈣片,穿防輻射的衣服之外,現在每天晚上林允兒又找到了好玩的事——就是和小賢一起聽小Baby的心跳。


允兒周到的照顧,總會讓小賢產生“懷的是允兒的孩子”的錯覺。


“明天,要去醫院檢查。”允兒伏在小賢的肚子上,手撐在兩邊以免壓著肚裡的小生命。

酒瓶雕刻
“嗯,知道。”徐賢抬手幫允兒一縷掛在側頰上的頭髮,別在了耳朵後面。


“我明天有點事要辦,你能自己去嗎?”允兒拉過小賢放在自己臉上的手,在嘴邊輕吻著。


“嗯,可以。”


“對了,我沒有預約以前的那家醫院,我給你換了家醫院,因為新的醫院比原來的條件更好,醫生也更有經驗。”突兀的就告訴小賢換醫院這件事;還不等小賢問“為什麼”就已經把原因說了出來。


“你,會不會不高興啊?”允兒抬起頭,透過長而密的睫毛,自下而上的看著小賢。眼神裡不乏有討好的意思。


“……不會。”徐賢愣了下,怎麼突然不和自己商量就換醫院了呢?不過長時間的相處,積累下來的信任讓她並沒有很在意今晚允兒說的這件事。也不知道怎麼的了,徐賢感覺今晚允兒摟著自己的手要比平時的力大,就像是有箍死自己的苗頭一樣。在推攘、拉扯了幾下之後,身後的人好像也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調整了自己的力度,但還是挨得好緊。


“你要是有空就拉開我那邊的床頭櫃,裡面有書,我覺得挺適合你看的。”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徐賢給允兒交代著。


“我今天挺忙的,可能晚上,還是你先到家呢!”允兒含糊的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道。


飯後,允兒把徐賢送上了出租車,交了錢給師傅之後,笑著給自己說再見。

酒瓶雕刻
不是應該到了之後再給錢的嗎?


就像是在賣圌人一樣。徐賢低頭笑了笑,也沒多心,林允兒又不差錢。


而送她離開的允兒,卻站在門口好久,久到根本就不像是今天有事去做的樣子。一直看到車子背影消失在盡頭的轉角,允兒才進了屋,開始收拾餐具。就像她平時做的那樣,不緊不慢;唯一的區別是——沙發上沒有了等她的徐賢。


收拾完,便掏出錢包裡的一張便籤紙,上面留著一串號碼,不是自己的筆記。輕嘆了口氣,發動了車子。沒有開導航,但又不像是真的有地方要去的樣子,見到綠燈就直行,見到紅燈就右拐。


的確,她今天啥事都沒有,其實醫院也沒有幫小賢換,她攔下的車是要把徐賢送回首爾去的,送回鄭容和家裡的。


生活總是喜歡捉弄人們。在你平靜的享受生活時,會冷不丁的顛你一下,讓你不太順心。


她和鄭容和見過面,在這之前,一直聽到Tiffany嘴裡時不時的透露小賢的消息以及鄭家在找人,總覺得不能讓別人這麼乾著急的允兒,背著徐賢,跟Tiffany要到了鄭容和的電話,找了公共電話亭和他聯繫。


原本她只是想著告訴鄭容和,小賢很安全,讓他們不用找了,小賢想回來自然會回來。這一類的話。可是沒想到鄭容和卻像和自己見面,而且好像知道小賢那天見自己的情形,像是想見面告訴她所有的緣由——而這,是允兒一直想要了解的。


徐賢到底在​​見自己之前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離家出走,為什麼對之前的事情隻字不提。就算現在,允兒覺得她已經足夠的信任自己,可是徐賢像是沒有意願提起那樣。酒瓶雕刻


她不願意講,自己也不忍心逼她說。就這樣,成了允兒心裡的一個疙瘩。現在,鄭容和卻說他能告訴自己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不去聽聽呢?既然小賢這頭一點信息都打探不出來,為什麼不找之前和她最親密的人打探呢?


即使允兒覺得背著小賢做這些事,很不道德;可是本心並不壞啊!


我只有更好的了解了發生在小賢身上的一切才能更好的照顧她啊!允兒心裡也找到了交代自己的一個合理的理由。


只是她沒有想過,見完鄭容和回來,自己卻覺得應該要交出這個照顧小賢的位置。


———————————————————————————


“你好。”鄭容和看到允兒走向自己,站前身打招呼,同時伸出手想表示友好的握手。


“你好。”允兒看了一眼他的手,沒理會,入了座,簡潔明了道:“說重點就好,我沒有太多時間。”允兒拿起桌上的咖啡放在鼻子下警惕的聞了聞,又放回了桌上。


鄭容和又接著說了幾句寒暄之類的話,允兒有些不愛搭理的樣子;於是自討沒趣的開始說起小賢的事。對父母都無法提起的事,能對外人說?而且還是小賢這麼喜歡的人。憑著男人的直覺,他感受到允兒也絕對不是對小賢一點都不關心。要不怎麼會打電話說不用擔心小賢,要不怎麼會在自己提出告訴有關小賢的事立馬就答應自己第二天見面的事?


看來很有可能是相愛的兩個人呢!


那就更不能說實話了!於是鄭容和編了一個故事講給林允兒聽。他知道林允兒不是傻子,但是之所以他敢騙她,是因為他確定徐賢並有有告訴她事實真像是哪樣。


要是她知道了真像,怕是現在早就掄起拳頭揍自己了吧,或者是像自己那樣僱一幫人在陰暗的小街找他算賬了吧!


所以……


林允兒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去聽的事實真相其實就是一幫謊言,完全就是浪費時間。當然,她當時不知道這一點。


在聽到鄭容和說道動情處不禁掉眼淚的樣子,允兒信了,信他是真的因為疏忽沒有照看好小賢,讓別人傷害到她。不得不說,眼淚增加了鄭容和說出話的可信度。


曾經還是高中的時候,允兒因為見不慣自己和徐賢走的很近的樣子,找自己單挑;自己也沒在怕,想:只是個女生而已。可是最後被打趴在地下的人卻是自己。忍著疼,硬是沒有掉下一滴眼淚,也沒有答應允兒“以後離徐賢遠點”。


看來年少時的忍耐還是有價值的。


允兒當下只是神情凝重的離開了,他也不確定允兒能否讓徐賢和自己見上一面。但自己給她留下個好印象,就相當於在小賢身邊安插了個好說客。


而意外的是第二天他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卻是這樣——


“在我們昨天見面的咖啡廳等她吧。”是林允兒的聲音:“她,有孩子了,你的。”


什麼有孩子了! ? !原本自己那樣對小賢都沒敢想過還有機會留她在身邊,可是現在突然出現的孩子,像是給了他一顆定心丸。看來留小賢在自己身邊又有希望了!自己又能拿到父母的資金,玩自己的樂隊了!握著手機的鄭容和臉上突顯一層光彩。酒瓶雕刻


“好好對她。”


“謝——”不等鄭容和再說什麼,允兒掛上了電話,從公共電話亭走了出來。


“呼——我這樣做是正確的吧?”允兒對著有些灰沉沉的天空哈出口氣,自言自語道:“應該是正確的,對吧?”小賢有了孩子;鄭容和那個人自己雖然不喜歡,但是好歹也很關心小賢;還有鄭家的老人。孩子要是出生的話,還是長在正常的家庭好,韓國又不像美國承認了同性伴侶的合法性,而且這本來就是個有些古板的國家。自己這樣做……常理上講是正確的吧……

 

出了電話亭,在周圍漫無目的的逛了好一會兒才悠進了一家館子,點了鰻魚吃。麗水這個地方的確沒有首爾那麼大,但是這裡靠海,海產比首爾呢,要新鮮。特別是允兒最愛的鰻魚——呃,其實這傢伙好像也不挑食。但是還是偏愛肉食的啦。而且據說麗水這個地方的鰻魚是一條一條釣起來的,比首爾的鮮。而到麗水來這麼久都還沒有機會嘗。


有得有失的一天吧……送走了小賢,迎來了垂涎已久的鰻魚! !允兒自我安慰道。


但是獨自一人的感覺太明顯,她不得不找老闆娘聊起了天。在這,到中午不晚上,青黃不接的點兒吃飯的也就只有林允兒一個人,原本也就不太忙的老闆娘也就熱心腸的叨叨絮絮和允兒聊起了麗水的吃的。因為還算是自己感興趣的話題,孤單的感覺倒是也減輕了不少。


可是,在吃完飯,不知道自己具體位置,設上導航回程的路上,思緒還是忍不住飄到被自己送走的徐賢身上。


她現在在幹什麼呢?哎呀!葉酸沒給她帶身上呢!鈣片也沒有帶!


不一會兒,林允兒就開始習慣性的又為小賢擔心起來。


鄭容和會為她準備的吧! ——想到這點,瞬間就覺得自己有點多餘了,不,是的確多餘了。


要不,還是把東西給她郵寄到首爾去吧!回到家,允兒看到平時徐賢需要吃的瓶瓶罐罐,以及日常用品;便開始打包,想要給她郵寄過去。酒瓶雕刻


只是為什麼要郵寄過去,允兒告訴自己的是:或許她需要這些。被她迴避掉的原因是——睹物思人,生活在一個處處都有小賢痕蹟的地方,很壓抑,很難受。


既然難受為什麼把她送走啊!受圌虐圌狂……


整理到床頭拉開小賢常放東西的床頭櫃,裡面不出所料的是堆放的整整齊齊的書,但是書的類型已經不再全部都是自我啟發書了,其中也有大部分有關怎樣做準媽媽的書籍,以及營養學一類的書。


大概小賢以後會把她的孩子養成個健康寶寶,從小就對垃圾食品說不的那種小養生家吧!允兒沒由來的鼻子開始發酸,也不知道是要做給誰看,嘴角就是一直傲嬌地上揚著——像是在說服自己“這是個讓人開心的決定”,但眼淚,已經開始積蓄了。


咦,小賢今早不是讓我去看哪本書嗎?叫什麼名字來著?允兒開始一本一本的翻看書名以及目錄,一邊使勁回想——到底是那一本,小賢推薦我去看的啊!


“噠!”的一聲,一個信封從手中的書裡彈了出來,就像瀏覽網頁時突然跳出的窗口一般,但它不是惹人厭煩、傳播病毒木馬的壞東西,是一張寫著【To 允】的信封。


是小賢寫的!意識到這點的允兒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一隻巨大的手慢慢圍住,握緊。穩住呼吸,拆開了信封——


【允:


謝謝你能接受我,以及依附在我身上的這條小生命。我明白,你至今都應該很詫異那晚我以那樣突兀的形式出現在你面前吧!可是,關於過去,我什麼都不想說。這次,想要隱瞞了,對不起;你細心照顧我和寶寶,我能感受到你喜歡我,謝謝你。


我愛你,我們在一起好嗎? ——賢】


在你想著要放下過去,攜手和我走向未來的時候;把你直接送回了過去、推向了別人,沒有商量,沒有談話,沒有交流;只有欺騙、隱瞞……


又是這樣……離開小賢的身邊。


一顆一顆滾燙的液體順著眼角流出,最後模糊了信紙上的字跡。


“餵?”還沒有傷感完的林允兒被一陣手機的鈴聲打斷了繼續傷感的念頭,她本可以壓了電話——本來她就在休假中嘛,而且現在還那麼悲傷;就不能等我傷感一會嗎?


不行,是Tiffany的電話。允兒不得不使勁吸了吸鼻子,扯著略帶哭腔的嗓子應了一聲。


“允兒嗎?怎麼了?又感冒了?”小小的細節還是被Tiffany察覺到了,體貼的關心道;在得到對方並無大礙的回答之後,才切入正題:“對了,允兒吶,你近期可能要回首爾一趟,那天Party你在後街被襲的事件好像有接過了,但是需要你來指認,而且鄭容和那傢伙也不知道怎麼了,好像也和你的案子有關,對了,他還被指認虐待婦女……”

酒瓶雕刻
“什麼?!”允兒頓時驚呆了。那個在自己面前闡述自己是如何如何對小賢好的那副誠懇樣兒,至今還記憶猶新的隨時跑到允兒眼前晃悠。


“應該是吧……好像是鄰居把他給告了,還有視頻。”Tiffany接著說道,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允兒這些,她和鄭容和不是很熟,但是泰妍倒是多多少少和他有些工作上的往來,不過平時文質彬彬的一個人,怎麼看都是那種被女人潑水都不會還手的貴公子氣息的他怎麼就染上“家圌暴”了呢? !


家暴? !


林允兒突然聯想起徐賢那晚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的模樣——像極了逃圌跑出監圌獄的犯圌人,那她身上的傷……無數記憶的碎片、斷電現在都練成了一天線,拉開了真像的大幕。


林允兒,你乾了什麼? !


她的理想世界完全顛覆掉了,自己認為為小賢做出的正確決定,卻無疑是把好不容易掙扎出漩渦的小賢,無情的一把推了下去。


自以為偉大無私的決定,現在就在允兒頭上嘲笑她。


自以為是的傢伙。


她感到渾身發冷,冷到骨頭都軟了。


像是有人在三尺冰凍上打出個洞來,然後偷偷躲在暗處,等她漫不經心走過來,毫無預兆地噗咚一聲掉進去,他再無聲無息地跳出來,從洞的上方拿出一大塊一大塊的冰石往裡填,填啊填啊,直到把她壓得沉入徹寒的冰底,最後,和這一大片的冰海融成一體。


也不知道是衝動,還是最後一絲理智,讓她隨手抓起外套和車鑰匙——她要去首爾,現在,今晚,就算現在可能鄭容和那個騙子已經見到小賢——想到這裡就心疼。疼到最後都麻木了,頭腦昏昏沉沉的,都忘記家裡的大門是朝里開的還是朝外開。握住門把手就往外面推,身體的慣性加上不加控制的蠻力讓她的頭“咚”的一聲磕在門上,還差點自己把自己的手給崴了。


“啊呀!”又怒有疼的她哀嚎了一聲,這才大力的往懷里拉門,心想著要是小賢追不回來一定把門框給卸了!


順著還未發洩的怒氣,繼續虐待無辜的大門,“呼——”的拉出了陣肉耳可以聽見的風聲。


“你在幹嘛?!”


眼裡不知道是剛才因為悲傷還是因為撞了頭、別到手,疼出的淚花,反正,等允兒眨巴眨巴眼睛,眼皮想雨刮器一樣刷乾淨了玻璃上的水漬之後,她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人——徐賢。而且她還問她在幹嘛? ! ! ! ! ! ! ! ! !

酒瓶雕刻
太……不可思議了!


允兒僵在了門口,雙眼直直的看著遠在她意料之外出現的徐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ai Ting Zhang
  • 想請問有沒有繼續更新P警的偉大愛情這部小說的打算呢?
  • 不好意思 因為此篇作者已棄文 所以無法更新
    謝謝~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於 2015/10/27 11:18 回覆

  • Kai Ting Zhang
  • 知道了,現在這樣也很美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