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77858224444-item-2798xf2x0500x0460-m  

“你還好吧?”Tiffany伸手在允兒眼前晃了晃。


“嗯?我不好的那麼明顯嗎?”允兒回過神,笑著回著Tiffany的話。自從她被Tiffany拉走之後,就再也沒有和小賢獨處。也就是說自己一直沒有給對方一個回复,自己到底會不會出現在對方的訂婚典禮上。


“不就是看到前女友要結婚了嗎?”​​Tiffany看到允兒彆扭的笑容忍不住吐槽“要是我碰到金泰妍,她說她要結婚了,我一定會瀟灑的祝她幸福,才不會像某些人都愣了神,傻不啦嘰的楮在那兒……”Tiffany跟著允兒搬回了林家老宅,一邊卸著妝,一邊數落著允兒。


站著說話不嫌腰疼,允兒背地里白了Tiffany一眼,金泰妍有沒有要訂婚,你當然沒事兒咯!等等,她沒有見到金泰妍?今天允兒在進門的時候就碰到泰妍了,對方還是像原來那樣親切友好的打了招呼、寒暄了幾句,然後告訴了自己徐賢有男朋友這件事。難道說,金泰妍沒有見到Tiffany?結婚禮物


“雖然看到前任的感覺不是很好,但也不會死嘛~”Tiffany的下一句話,否定了允兒的胡亂猜想。


我只是……


林允兒也不知道為什麼當自己聽到消息的時候會這麼震驚,不是該有這樣的心裡準備嗎?可是,我還是想給小賢帶來幸福……


只是,允兒之前從沒想過——這個能給她幸福的人,是別人而不是她。


這些年自己一直沒有忘記她,可是她……她好像已經忘記我了。


還是不要想了,洗漱完允兒縮回了自己的床。


“呀!”因為摸到的不明物體,允兒本能的叫出了聲“Fany姐姐……不是說好了回國就自己睡自己的床嗎?”


“天氣預報說今晚有雷陣雨……”從被子裡露出個頭的Tiffany耷拉著一對八字眉可伶兮兮的喃呢道。


這樣,允兒就沒辦法硬著心腸攆自己出去了。


“好吧,就這一晚啊……”果然,林允儿知道Tiffany很怕打雷的天氣,嘴裡還是不忘了撇清關係。

結婚禮物
但是有時候這樣的好心,是換不回好報的。


“以後不能挨著允兒你睡了嗎?”黑暗中允兒感覺到一雙手環住了自己的腰。


允兒輕輕皺起了眉毛,到底要不要把她的手拿下去呢?


“反正小賢都要結婚了……”


“是訂婚!”既然對方如此給力的補上一刀,那這爪子是一定得扒下去的啦!


雖然允儿知道Tiffany不是什麼容易輕易放棄的人,即使最後自己還是拜倒在對方的堅持下,至少我是有反抗過的。允兒心裡默默的給了自己一個還算合理的理由來安慰自己的自尊心。


有些人,即使輸了也不願意承認;有些人還不算是輸了就喜歡找別人訴苦。


林允兒算是前一種人,而和她長得很像很像的鄭秀晶卻是後者。


“……徐賢姐姐,崔珍麗居然是這種人,最可惡的是大人還以為她是最老實、最乖的孩子,其實才不是呢!”已經開學一個月的秀晶很是委屈的對徐賢訴著苦。


“其實我……也覺得秀晶你會是更主動的那個。”聽了秀晶說了半天,無非就是藉宿雪莉家又被長得很老實的崔珍麗小朋友毛手毛腳的給“侵圌犯”了,而她的親姐姐和姐夫卻一點也不相信她們的小水晶會是被動的那一個,權侑莉眼底的失望讓鄭秀晶覺得更是委屈——怎麼就沒人能理解我呢? !和徐賢姐姐聊,卻沒想到對方之前也是這樣的想法。結婚禮物


到底誰能理解我啊?鄭秀晶小朋友徹底迷茫了,無意識中叼著吸管,放空了。


其實,可能林允兒會理解她吧。徐賢低頭吸了一口飲料,腦袋裡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


雖然最開始的時候是允兒更願意嘗試各種親密,肢體接觸什麼的,但是她們互相知曉心意沒多久就進入了緊張的備考階段啊,再之後允兒就沒有考過自己,之後允兒像被割了鹿角的雄鹿似得沒了以往的威風,那個暑假的很多很多肢體接觸之類的都是小賢主動。當時知道她們關係的人都開允兒的玩笑,讓她要克制點什麼的,可惜允兒不是那種見人就訴苦的人,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記得當初自己,在一旁是忍著笑來著呢!


想到之前和允兒的種種,徐賢嘴角洩露了​​她的好心情。


等一下,為什麼我想到她要笑啊!意識到自己是因為允兒在笑,徐賢頓時為這樣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硬生生的收回了笑容。最近幾天自己都要被這個人煩死了,怎麼還會想起以前的事情!而且還那麼開心!


自從上次Party上簡單聊聊並且告訴對方自己要訂婚了之後她們私下又見了面,那徐賢的說法是“我實在是不想每天都看到林允兒的號碼在我手機上閃,去見面只是為了讓她不要繼續打擾我的正常生活。”——不想被電話騷擾,拉進黑名單不就好了嗎?每個聽了徐賢的這個解釋的人都在心裡默默的標上這麼一句旁白。只是就這樣承認自己還是關注這個五年前不告而別的人,似乎有些對不起自己。


-------------------------------------------------


“小賢……”記得當天即使自己提早了15分鐘到達約會地點,卻出奇意外的看到允兒已經到了。不知怎麼的,徐賢開始莫名的焦躁起來。


或許就在這個時候就已經決定了不管是內容還是氣氛,這次談話都不會是那種和諧順利、大家開心的節奏。


“林同學,我想你誤會了。還有,我不想知道你當初為什麼離開,這是你的私事,我又不是你的什麼人,你不需要什麼都向我報告,你離開的期間我過得很好,請不要覺​​得抱歉。”徐賢之前就有聽過侑莉幫允兒解釋過離開的原因,當初自己只是淡淡的扔下一句“她為什麼不自己給我說”,可是當允兒親自當面說出自己離開的原因,並且表示想要補償自己之類的想法;想要進一步解釋的時候徐賢聽到自己的聲音這樣地打斷了對方。

結婚禮物
她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說是為了完成她媽媽的意願到美國讀書?說是因為當初她放不下自尊也不知道該怎麼和自己聯繫就只好不聯繫?就算知道了這些,自己也已經相比於同屆的她晚了一屆;就算知道了這些,自己當初想她、折磨自己的那些日子也已經存在;就算知道了這些,她也會和榮學長訂婚。


你就不應該再出現!這是徐賢那天最想對林允兒說的話,如此沒有禮貌、一點都不符合自己冷靜克制的個性。


讓她如此焦躁的原因是——當初的允兒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隨隨便便離開,一點牽掛都沒有;因為她給出的理由是讓徐賢可以理解的,(雖然徐賢一直在試圖屏蔽林允兒的聲音,不過在發現是徒勞的之後,還是把允兒說的解釋,一字不落的記在了心上)甚至一瞬間徐賢換位思考一下,覺得自己是她的話可能現在都沒有勇氣面對當初被迫離開的初戀情人說出這些——正如徐賢所做的那樣,即使給出了理由,做好充分準備想要彌補卻被對方告知“你已經沒有資格”,她和林允兒是自尊心很強的人,所以當允兒被自己明文拒絕之後還有勇氣繼續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徐賢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在生允兒的氣,還是在生自己的氣。


不管怎樣不告而別還是她的錯!她的錯。
--------------------------------------------------


而且徐賢還發現她在跟圌踪自己,最開始的時候自己都沒有發現她,只是不知從多久開始自己剛到常去的那家學校食堂就會有服務員端上一份已經盛好了的午餐,而且吃飯的時候總感覺有人在監視自己一樣,不久就發現角落裡帶著鴨舌帽,黑框眼鏡的允兒;而且這個身影在自己上下學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時候也在周圍,卻不和自己一起上車,然後在下車的時候徐賢總是可以發現她又出現在站台後的便利店裡。


該不會再離開五年的時間裡變成了個跟圌踪狂吧?


一種陰魂不散的感覺。真的讓人很不爽呢!


林允兒,不要再讓我碰到你,否則……


見完秀晶,徐賢心裡暗下決定,要是林允兒​​再這麼做,自己一定要她好看!


第二天真的就沒有看見允兒的身影了! !


嗯,生活就該是這樣!徐賢在心裡默默的暗示著,但是沒看到那個突然闖入自己生活的身影竟然惹得自己一陣煩躁,吃飯的時候灑了湯,上公交的時候刷成了銀行卡,走路都要崴腳? !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該死,就算徐賢還想繼續快走,但是崴到的腳好像已經不允許她這麼做了,只好一瘸一拐的找個地方坐下檢查下自己的傷勢了。


自己今天是怎麼了? !原來的生活不都是這樣的嗎?徐賢摸出手機看了看日期,也不是例假前幾天的情緒波動期啊!難道是……結婚禮物


“小賢?”沒錯,就該是這個聲音的主人讓自己那麼的不正常了。前幾天跟著小賢,一方面想了解對方現在的生活、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暫時還沒有打卡上班、有大把閒暇的時間。可是自從單獨見面,被對方戳破自己跟圌踪,還隱含的諷刺自己是跟圌踪癖;林允兒也不好意思再繼續跟下去了。


單獨見面時,小賢一副拒人千里的態度,讓允兒有些失望。可能要是換在以前,依仗著她對自己的喜愛,自己還能厚著臉皮糾纏一下;可是現在……


你要是不再喜歡我,我便放你走。在西方接受五年熏陶的允兒深深地理解當別人說:No Thanks的時候,就要知趣的離開。


才從公司裡出來,把工作證插在西裝的胸前的袋子裡的允兒看到一瘸一拐的徐賢,還是沒忍住關心快步衝了上去扶住了對方,一邊四下張望著又沒有公共座椅,只可惜商業地區,寸土寸金哪兒會找到公園裡供老頭老太太休息的長凳啊!


“你……幹嘛啊!”也就是瞬間的猶豫,允兒蹲在了徐賢的面前,看這樣子是要背自己? !


“我帶您去醫院……行不?”還是有點怕對方拒絕,允兒小心的用了敬語詢問著對方的意見。


“你……扶我,不就好了嗎?”不知道為什麼,這聲音弱弱的,像是在討價還價。


“我背您吧,過兩條街就有醫院了。這樣……快一些。”允兒還是沒有站起來,背對著徐賢。


“我自己走!”徐賢執拗的不願意妥協


“難道你怕大白天的我對你怎麼樣嗎?”看來一直順著對方說是沒有什麼效果之後,允兒果斷改變了策略。果然,這一招終於起效了,看著一瘸一拐往前走的小賢聽到自己這句話之後皺著眉頭把手遞給了自己。


我只是想幫你而已。


背著徐賢,允兒想起剛才自己稱小賢為“您”還用敬語說話。搞什麼啊!明明自己就比她要大!真搞笑。


“你在笑什麼?”徐賢對於允兒的一舉一動變得特別敏感。


“你別誤會”允兒怕小賢認為她是在笑她崴了腳,趕忙解釋道:“我剛剛用敬語給你說話……我們是同輩,不是改用平語嗎,可是我剛剛太緊張……”


“用敬語挺好的,允……姐姐。”徐賢生硬地打斷允兒的話。表示我們之間有距離。


允兒尷尬的咳了兩聲,便也不再說話。
---------------------------------------------


“難道我們以後連朋友都不能做嗎?我們之前又沒有做什麼事……除了蜻蜓點水的吻,我都沒有對你做什麼嘛!人家前任見面都沒有我們見面這麼弓拔弩張的,為什麼你就是不希望我做點什麼來彌補一點呢?!”對徐賢今天的態度越想越覺得委屈的允兒在開車送她回家的時候還是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要是不再喜歡我,我們至少應該可以做朋友吧。允兒想。


只是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踩到了徐珠賢的雷區,她“砰”的一聲炸了——


“我,就是想讓林同學繼續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沒有你的生活,我能活得更開心、更幸福,你說要想做點什麼作為補償,那就請離開吧。我就在這裡下車,今天,謝謝你幫忙了!”僅僅是愣了一秒鐘,徐賢就用冰冷的聲音給出了以上的回擊。

結婚禮物
在允兒完全被自己話凍住的時候徐賢解開了安全帶,架著拐棍下了車然後又叫了個出租車。


“為什麼我要離開啊……”允兒嘟囔著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小賢已經不見了。


之前我以為你會想要見我的……之前我以為只要我回來我就還有機會彌補當初的錯……可是我已經沒有機會成成為帶給你幸福的人,我接受了陪伴在你身邊的人不是我,可是,我沒有想到,我現在連個朋友的位子都沒有了。其實,要是當初,我們沒有在一起的話,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樣了呢?你還是會像侑莉她們那樣很快就接受了我、理解了我,然後以朋友的身份繼續相處。


可是卻沒有這樣的假設了。允兒擰緊了眉毛,手捏著方向盤指關節都發白都不願意鬆手。難道,我和小賢就只能這樣了?


自從那晚之後允兒再也沒有去徐賢喜歡去的那家食堂、那個車站等她;所以她也不知道徐賢換了家餐館吃午餐,公交車也換了一路,即使這樣要換乘地鐵。


其實要是允兒稍微清醒一點思考小賢說的話,就應該聽出這是她的氣話,雖然說出口的時候沒有什麼太大的感情波動,但是字裡行間早就流露出了說話者的真實情感。


只是,自從上次被拒絕之後,允兒好像對徐賢說的話就失去了判斷力似的,只能看到表面的那層意思,或許是愧疚的心情麻痺了自己的判斷力,或許是因為對方態度的冷淡以及將要訂婚的事實讓允兒已經失去了信心去判斷她所說的話。


但允兒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她覺得就是現在對小賢的這份愧疚之情也能讓她為她做更多的事,能容忍她做更多傷害自己的事。


多久是個盡頭?可能傷到允兒意識到對方真正不需要自己的時候,她就會離開的吧。結婚禮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