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網誌的小LOGO-01  

 

 第【75】章 悔憶

 酒瓶雕刻 手工酒瓶雕刻 禮品禮物 酒瓶雕刻價錢 永久珍藏紀念

     急診室的外面,鴛鴛抱著那小娃娃還坐在那兒,司嘉怡在一旁陪著,看到妍出來,急忙迎上前,沒有言語,相互一個眼神就可明瞭一切“妍,你要堅強,我們都在的”

 

    “嗯”妍眨了一下眼睛,“嘉怡,這幾天就煩你在醫院照看一下允,有什麼消息隨時通知我我要去搜集和準備一些資料,找最具權威的專家來治好她,而且從今日起,她只屬於我妍一人的,從此跟林家沒半點瓜葛”

 

    司嘉怡怔了數十秒,她有些無法相信此時這個全身上下都在散發著寒冷氣息的人就是她的好友閨蜜,明明是脆弱到了極點,然而給人的感覺卻又如此剛毅和難以靠近,那慎人的氣息真的很壓人,也許這便是被觸到了逆鱗的後果:不可思議,不可設想!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樣的話語來安慰面前的人,唯獨能做的只有點點頭應了她的囑咐‖時,她也看到了林雨楓和林老頭正停在急診室的門口,兩人臉上皆是木然,林雨楓在看著她,眼神中盡是落寞無助,讓人看得很心疼

 

    妍再來到鴛鴛這邊,勉強笑了一眼,語氣輕柔,伸手去摸摸她家小寶貝嫩嫩的臉龐,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一下,眼中再現淚花“鴛鴛,這幾天念念就託付你照顧了,她會很乖的,而且還那麼喜歡你,讓你帶她,我很放心”

 

    “你也別急,有我們在,慢慢來,都會好起來的我跟允就如姐妹一樣,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會帶好寶寶的,你先去忙你的事,別太累著”鴛鴛一如既往地溫柔,她的話聽著總是那麼讓人舒服,妍也不禁感動地揚了一下嘴角

 

    “嗯”妍點頭,然後朝司嘉怡看了一眼,道:“嘉怡,你先陪鴛鴛去趟我家,將念念的日用物品打包送到鴛鴛那邊去,這些天就麻煩她帶念念了”說完,接著再回頭看向鴛鴛,“鴛鴛,就勞煩你了,你也是跟允很親的人,待她好了,一定讓她親自下廚做大餐來感謝你”

 

    “好,我等著,相信會很快的”鴛鴛抓到妍的右手,輕柔地捏了一下,這便是最好的鼓勵了【嘉怡過來這邊,再投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之後也就帶著鴛鴛和那小娃娃一道離開了醫院

 

    妍重新走回剛才那間診室,在經過急診室門前的林家父女身邊時,眉頭稍稍蹙了一下,並沒有說什麼,只不過臉色依然冷峻,與剛才跟司嘉怡及鴛鴛說話時絕然不同″雨楓失去了往日的強勢和傲氣,只顯得滿心傷感和落寞,她扶著她老爸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妍回到診室,林老夫人還等在那裡,雙目垂淚,在見到她進來時,趕忙迎了上來妍坐到她對面,淡淡地發話,“伯母,你有什麼話就,我待會還有事要處理”

 

    “鄭姑娘,我知道林家終是對不住你,也欠了你很多,雖然現在說這些都是枉然,可是有些事我還是有必要跟你坦白,我作為父輩,無論是對你,還是我家允,我都不消在你們心中產生恨意我們當初之所以會選擇走那麼握的一著棋,也是情非得已,唉……”林老夫人再垂下頭,重重地唉歎了一聲

 

    “伯母,你繼續說,我也很想知道當年的真相”

 

    “好,我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你”林老夫人抬起頭來,渾濁的淚水閃爍在眼眶中,瞳孔的焦距逐漸變得模糊,往事一幕幕全都湧上心頭

 

    “當年,當我和允爸發現你們的事情後,我們單獨找了允問話,那孩子畢竟是初生趴不怕虎,當場就跟我們承認了,還說就算我們不問她,她也會找合適的時機告訴我們當時,她爸氣得很,嚴厲地呵斥她,讓她趕快收心改過,而且限制她一鄭內不許跟你碰面那孩子哪裡會聽話,我們越是管著她,她的反抗心理就越強烈,誰知第二天我們就不見她人影了,而且也沒去學校,後來才知道她是去你那呆了一個禮拜,相信鄭姑娘一定還會有印象”

 

    “嗯,是的”妍打斷了她的話語,她當然記得,四年前的兩人在一起的時光那麼短暫,每一個片段她都不會忘記

 

    “後來,我們還是通過學校老師的幫忙,逼得她回來了其實,我現在才明白,她能回家一定也是鄭姑娘的功勞,她最聽你的話,不是麼?她回來那天,她爸再次發了一場大脾氣,她們父女倆性子一樣倔,脾氣都有些火爆,當時兩人吵得很凶,而因為我沒有攔賺允挨了狠狠的一巴掌,那時候的她,也才十六歲,從小到大都很得寵,哪裡會受得了如此委屈,脾氣也就跟著一股腦兒全上來了,她沖著我們大喊大叫,差點就鬧翻了天,最後又沖到自己屋裡,收拾了幾件衣服就要離家出走只是,就當她出門的那一刻,她爸扔給她一句話,她就乖乖地停了腳步”說到這兒,林老夫人停了下來,眼中流露出一絲無奈和悲傷

 

    “什麼話?”妍平靜地問,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可忌諱了,那都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而且都已經成為過去,她只是在聽另一個人講一個故事而已

 

    “她爸說“你可以走,可以不做林家的人,但是你也別想鄭家會過得安寧”,那一刻我也很震驚,我不知道老爺子具體做了什麼,但是允還是吐了腳步,回到我們跟前,問我們到底要如何↓爸扔給了她一疊文件,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那裡面全是你們鄭家所有產業的相關資料,老爺子便以這個為籌碼,要求允離開你,否則鄭家多年的產業會毀於一旦那時候你還剛剛進入企業,雖然允還是個叛逆衝動的孩子,可是她明白她不能拖累你,她妥協了,不過要求我們同意讓你們再見一面,她應該是想與你坦白,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不過我還是能猜得出來,那天她一定還是讓你傷心了”

 

    妍的淚水一滴一滴地往下落,她當然記得那次的見面,那次最後的相會,奪去了她多少淚水,給了她多少心傷,那種不留半句理由的離開,又怎能讓她再重新經歷一次曾經的那人不夠成熟,處事極端,她都可以理解,然而這次為何也不事先告之自己呢,就因為自己的疏忽,沒有注意到異樣的情況發生,但若那人身體感到不舒服也一定要如實相告的啊當初不都說好兩人一定要相互坦白麼?但如果那人刻意對自己隱瞞呢?妍忽然回想起在度蜜月時,那個傻瓜說的一些話,她頓時領悟了,那個傻瓜其實很早就知道自己病情了,要不然怎會那樣拐彎抹角地讓自己一定不要辜負她,一定要好好活著‰到這兒,妍的眼淚更加洶湧,就像缺了堤的湖水,止都止不住

 

    林老夫人在看到妍哭得如此傷心時,心臟也頓時漏了幾拍,恐懼、焦灼全都一齊湧上來↓跟著泣不成聲,“鄭姑娘,是我們林家對不住你,讓你受了這麼多苦,也傷透了心,但是你一定可要挺賺允還需要你,我相信她是捨不得丟下你們的,有你們讓她且,她定不會輕易就走的”

 

    妍快速抹了一下眼睛,抬起頭來,“後來呢?伯母您繼續”

 

    “好”林老夫人稍頓了兩秒,“第二天一大早,允就回來了,只是滿臉淚痕,臉色憔悴蒼白,眼睛空洞無神,那一刻我差點嚇壞了,可是問她任何話語,她都不回答,只把自己鎖進房裡,一天沒吃沒喝,就連楓兒去哄她也無濟於事那天夜裡,我們都急了,我們也擔心這孩子會做傻事,於是找人開了鎖,而她就呆滯地坐在床上,手上捧著一本相冊,望著窗外的方向出神楓兒開解她很久,方才勉強吃了一些飯菜,就這樣這孩子如行屍走肉般地過了幾天,接著我們全家都趕往國外,目的也是為了緩解這孩子的情緒,總以為時間可以減淡一切,只不過我們還是低估了我們家這個小鬼,才多大的小不點,竟能那般執著到了加拿大沒幾天,這孩子是真的病了,茶飯不思的同時,開始不分晝夜一開始每天除了哭就是哭,之後慢慢地也不哭了,只一個勁地發呆,也不說話,人都瘦得快皮包骨頭了,只能靠注射營養液來支撐我們都儘量陪著她,然而有一次,我意外地發現這孩子竟然拿著刀片滑自己的皮膚,我當時嚇壞了,而她卻對著我笑,笑得那麼蒼白卻坦然從這之後,我們對她看得更緊了,當然這期間我們有請過心理醫師來治療,可是效果一點都不明顯直到有一次,她在浴室裡洗澡,那天楓兒沒有陪她,準備開飯的時候,我才想起她依然還呆在洗澡間裡,我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急促地喚來楓兒去開了浴室的門,才發現她衣服沒脫、整個人全部浸在浴缸裡,浴室裡成了水的海洋幸好楓兒夠冷靜,將她撈出來,讓她吐了幾口水,及時送到醫院,才把她從鬼門關拽回來也就是經過此事後,我們才專程去諮詢了相關機構和專家,最終鋌而走險地做了那個決定,我們也沒任何把握,但我們別無選擇,因為允她爸固執又霸道,他既然下定決心不讓你們在一起,就一定會做到,所以,我們只能那樣做,要不然允遲早會沒的然而,看如今這般光景,你們再次相遇,重續前緣,而允又一次生死未蔔,估計都是我們造下的孽,就如有句俗話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現在唯一只消一切還來得及就好鄭姑娘,這就是我要跟你說的,不是想求得你的原諒,只是消你心中少一點恨,你是個好姑娘,允託付給你我放心,等允好起來了,我會親自送上祝福給你們倆的”林老夫人一口氣說到這兒,面容逐漸平靜下來,語氣也隨之得隨和,就如是經歷了一場狂風暴雨之後的浪靜風平或許,這便就是人若釋然,便也坦然

 

正文 第【76】章 懊悔

 

     “謝謝伯母能親口告訴我這些,我能理解你們當時的處境,不過現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救允,其他的都可以忽略↓去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論我們如何追憶或懊悔,都是無濟於事的,我也不再苛求得到你們的支持和祝福,你們也毋需對我有太多的自責,往後的道路就只是我跟允的,與你們都無關了”妍一樣是顯得雲淡風輕地回望著林老夫人,眼角的淚水已乾涸,她同樣也釋然了,這條道路縱使有多難走,她終還是走過來了,不再有躊躇,也不再有迷惘,更不會再害怕,只要堅強和執著,只要兩人的心意常在,那麼再多的艱難險阻,也終有跨過去的那一天

 

    林老夫人怔住了,儘管內心裡頭並沒有期望能夠獲得妍的諒解,可是那些事情終究還是傷到了這位獨立堅強隱忍的女子,終還是觸到了她的逆鱗,或許不久之後,當她家的鬼丫頭再從命懸一線搶回來時,估摸著就再也不是她林家的人了,要知道妍無論怎樣開闊或者足夠隱忍,她的護短和霸佔心理還是非常強大的,只不過在之前是沒有碰上合適的時機爆發而已″老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沒再多言,況且也沒有理由和資格要求什麼,一切的錯誤都是林家最先造成的↓帶著一絲期待和祈盼的眼神望著妍,欲言又止,而妍則只丟了一句“伯母,你照顧好自個的身體,允的事就由我來操心,我有事先走了,待會嘉怡會來照看允的”然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

 

    她強迫著讓自己的大腦呈放空狀態,快速奔回公司,翻出所有的名片冊,逐一尋找在醫學界中有所建樹的人選然而,她越是想靜下心來,腦子中回現的全是那人的身影,歡笑的、憂愁的弱的、蒼白的,擾亂了她所有的心緒,強烈的壓迫感充斥在辦公室裡,可是總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她:不能倒下,不能!幸福才剛剛開始,豈能現在就結束↓去洗漱間裡用冷水沖了臉,發紅的雙眼透露著悲傷,淚水總是不能自止,那就任它淌個暢快好了當她調整好情緒,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滿臉冷然地坐回辦公桌前,打開電腦,查閱著國內外在此方面有明顯研究成果的機構和相關專家學者,她撥了電話給仍在國外的父母,告訴了他們實情,讓他們幫著一起尋找就這樣一個人全神貫注地在辦公室呆了整個下午,期間也接到了司嘉怡的電話,告訴她林家人已經拿了病歷給院方,正在進一步探查當中,允的情況暫時穩定,但是由於大腦缺氧時間過長,恐怕情況不太樂觀妍聽完後沒發表任何意見,只囑咐司嘉怡幫忙好好看護那人,有什麼情況及時傳達給她兩人是多年的好友,相互都形成了默契,不需多問也能體會對方所想表達的意思,司嘉怡也沒再多言,只讓妍堅持賺告訴她會有很多人在支持她,挺過去就好了妍輕應了一聲,或許這便是另一種無法比擬的感,不是愛情,但是比友情又更深一層

 

    傍晚的時候,妍才合上電腦,一下午的辛苦忙碌,終於是有所頭緒了,託付了之前在國外的一個朋友去聯繫當地一家權威機構的專家,唯獨就消能儘快收到答覆就好↓揉揉太陽穴,突然手機振動起來,拿起一看是鴛鴛的來電,急忙按下了接聽鍵,就聽到那邊傳來急促的問候以及小娃娃的哭聲妍下意識地喊:“念念,不要哭,乖,聽鴛鴛阿姨的話,好嗎?”

 

    “然姐,你現在能來我這兒一趟麼?寶寶脖子上有一小串鑰匙,她鬧著一定要給你,我哄不好她”很明顯,鴛鴛是真的急了,誰讓那小娃娃的脾氣跟允一樣執拗,若是沒達到她的要求,真要哭鬧起來,論是誰都哄勸不好她,就如現在,那小人兒在鴛鴛懷中拳打腳踢,而旁邊還坐著一位板著一副高傲臉孔、長髮披肩的女子,正懶洋洋地看著那一大一小兩人,眼中都快冒出火來了,這小鬼頭不僅破壞了自己的約會,還硬生生地霸佔她家鴛鴛的懷抱,真是讓她氣打不出一處來,可她總不能要跟一個小毛孩子鬥氣,還真是嘔心!

 

    “鴛鴛,就先辛苦你一會,我馬上過來”妍趕忙應了,直接就奔往地下一層的車庫

 

    妍趕到鴛鴛的住處,幫她開門的並不是鴛鴛,當然,這兩人也有過多次會面,便也就相視一笑,當做打招呼了那小娃娃在妍進門的瞬間就撲過來,奔進她的懷抱,緊緊地環抱著她的脖頸,抽泣得很厲害妍都有些想跟著一起落淚,而鴛鴛走過來,面上滿是愧疚之色,妍連忙輕輕拍拍那小娃娃的背,柔聲哄慰:“念念要乖,聽媽咪話,也要聽鴛鴛阿姨的話,好不好?”

 

    那小娃娃從她懷中探出頭來,卻又撲進鴛鴛的懷抱中了,小手抹抹自己的眼睛,邊抽泣邊慢慢地答道:“媽咪,念念聽鴛鴛阿姨的話,可是小媽媽呢,她怎麼不來接我回家?”

 

    妍眨了好幾下眼睛方才忍住了落淚,她寵溺地望著那小人兒,心中真的好不是一般滋味▲那小娃娃則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好是無辜地回望她,嘟著小嘴巴,沉默了好一會緊接著,她又看向鴛鴛,奶聲奶氣地說:“鴛鴛阿姨,我會乖的,我跟你賺因為媽咪要陪小媽媽,小媽媽生病了”

 

    “嗯,好,寶寶最乖了”鴛鴛不停點頭,而妍則是別過頭去,迅速抹了一把眼淚,她家的小寶貝雖然還是個小不點,倒也能如此貼心了,真的好欣慰呢↓再親親那小人兒的臉頰,從鴛鴛手中接過那串鑰匙,跟鴛鴛再寒暄了幾句,也就獨自一人前往醫院去

 

    允仍然還躺在特護病房內,心臟已經恢復跳動,只是仍舊是雙目緊閉,毫無意識″家三口人都守在特護病房外,司嘉怡坐在另一邊,目光總追尋著林雨楓,所有的關心全裝在柔情四溢的眼神裡妍趕到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那四人呆滯木然地坐在那兒,就如各自都懷有心事一樣妍透過玻璃望著躺在裡面面色蒼白的某人,雖然一旁的儀器上顯示著那人還活著,可是看上去就如是永遠睡著了一般,一股強烈的疼痛感掠過心頭,口中喃喃自語:“豬頭,你也真忍心再……丟下……”身子差一點就軟了下去,是林雨楓迅速沖過來扶住了她,“妍,既然你都說了,待允好了,就再跟林家不相干了,那麼你自己就要堅持賺要不然允又怎會好得了!”

 

    “呵呵……”妍含著淚花苦笑,“林雨楓,你也很害怕?你是不是也害怕允會好不了了?你也很愛她,甚至比我愛得還要深,對不對?愛是自私的,所以當初你並沒有反對,是不是這樣呢?”妍的臉色忽然變得陰沉,讓一旁的司嘉怡看著都不禁驚了一跳,趕忙過來扶住她,讓林雨楓去一邊去休息這時,林老頭踱步過來,他沒了往日的神采盎然,淩亂的頭髮中絲絲雪白,一天不到的時間,仿佛讓這位老人再老了十歲←咳嗽不止,說出來的話音帶著一絲顫抖,“鄭姑娘,我知道你很怨,可是當年的決定都是我一個人的主意,不能怪楓兒我是個老頑固,我是罪魁禍首,你要怨恨,就怨我一個人身上;你想撒氣,也只管朝我撒來,我身子骨還硬著,我還可以撐起這個家我也想明白了,我們林家是虧欠你不少,我們也無法補償你什麼,到頭來,我也是落得這番田地,我無話可說,自己種下的因,就得自己去承受後果我現在也別無它求了,只願老天不讓我這白髮人送黑髮人就成,名譽、地位、財產算得上什麼呢,唯獨可惜我遲遲才領悟了這些我懊悔啊可是懊悔無用啊我深深自責,我剛愎自用,我自以為聰明,本還以為那小鬼怎會瞬間變得那麼乖順,同意我的意見出國留學,然不知那孩子早就料到會有今天,她都事先做好準備了,她都為你們母女倆設立好了基金,林家將來一半的家產都會投入到這個基金裡,她還讓我保證不許奪取念念的撫養權,還專程寫了法律檔的,這孩子都能想得如此鄭到,為何當初我就沒發現有何不對呢?想來我這個父親是多麼失敗,又是多麼可悲,都被自己的女兒當做一個外人來談條件了鄭姑娘,我同意你的意見,待那丫頭好過來了,她就跟你了,林家屬于她的一份自然還是她的”說到這兒,那林老頭又是幾聲連續的猛烈咳嗽,渾濁的淚滴浸潤在眼眶中″老夫人亦是眼中含淚地奔過來,幫那林老頭順順氣妍只軟軟地靠在司嘉怡的肩上,望著那兩位跟自己父母相仿的老人,柔軟細膩的情懷又怎能生起怨恨呢?他們當初會那麼做也是情之所逼,他們畢竟都是那人的父母,就算做了怎樣的錯事,始終還是會隨著時間而慢慢趨向諒解的

 

    “伯父,伯母,你們現在也別只顧自責了,我不想追究過去的事情了,我只求允能安好就成那個傻瓜,明明都知道這麼嚴重了,都不願意告訴我,還想著為我跟寶寶安排後路,怎麼就這麼傻呢!”妍只要一想到前段時間那人會那樣溫柔、那樣賢慧,那樣勤快、那樣乖順,原來就只為了能夠在最後的時間好好陪伴和疼愛自己,心就跟著疼痛起來,淚水再次洶湧而出,為什麼幸福的那般美好,卻是要耗費如此之多的淚水呢!

 

    “都怪我,是我粗心大意了”林老夫人幽幽地低歎,她突然回想起前不久允有問過她關於病歷的事情,只不過當時害怕讓她知道幾年前的真相,然不知結果卻是如此,只歎世上所有事情皆有因果,這也便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

 

    “爸,媽,你們倆就先回去休息,這邊有我陪著就行”這時,林雨楓發話了,她明白,若是讓談話繼續下去,只會讓氣氛越來越陷入悲傷的境地,在這兒的每個人會有誰不會且那正躺在床上的人呢!



2012-0109-039  網誌的小LOGO-01    

 酒瓶雕刻 手工酒瓶雕刻 禮品禮物 酒瓶雕刻價錢 永久珍藏紀念

此為紅酒180度2250+100(運)= 2350 

人物半身為照片中的半身(需註明要畫照片 還需看照片是否可以畫半身)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喲~~~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