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IMG_6942

 

第【61】章 年飯

 

     此時,允正在妍的父母的大房子中忙碌著,這是她在失去對往日事情的記憶後第二次見到妍的父母,然而卻是跟那二老投緣得很,上午的時候陪著准岳父大人下棋閒談,那麼下午自然就跟著准岳母後面忙東忙西了↓正在一邊跟鄭夫人聊著,一邊幫其洗著準備用來做餃子餡的蔬菜,就聽到妍在客廳那兒喊她接電話匆匆地跑過去,方才知道是她老媽讓她回家吃年夜飯,還要帶著寶寶和妍同去↓也從她老媽的語氣中聽出來這是她老爸的主意,不禁就有些為難,也不知道她老爸這次的用意如何,她可不消在這喜氣洋洋的新年裡跟任何人鬧得不愉快正當她面露難色之時,妍直盯盯地看著她,眼中透著萬分柔情,抿嘴一笑,點點頭,這也許便是最好的肯定和鼓勵了″允沒再思考,立即就應了她老媽的話,不過最後還是說先要跟妍的老爸老媽一起吃完餃子再回去

 

    允擱下手機後,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對那二老說起此事,只好用意會的眼神看著妍妍恬然一笑,大大方方地跟她老爸解釋了一番,鄭老頭自然也是明理之人,對允和藹一笑,答道:“自然是該回去的,一家幾口在一起吃一頓團圓飯,多麼難得的事,中午已經在這裡吃過了,那麼晚上就該回去的,順便也替我跟你爸媽道聲祝福”

 

    “嗯,我會的,謝謝伯伯”允連忙喜笑顏開地回答,這才是多麼開明的父母啊怎麼也不像她家那個頑固老爸,動不動就回拿他的威風懾人,思及此,心頭上又似乎爬上了一層烏雲,不過既然妍都同意跟她回去了,她還有什麼不敢面對,又或者想去逃避一輩子都無法割斷牽連的人呢

 

    “該改口了,丫頭”鄭老頭笑哈哈地瞧了她一眼,然後抱起在一旁的那個小娃娃,在其小臉蛋上親了又親,感歎著,“我的乖孫女,今兒個要去陪那個爺爺過年了,小鬼頭願意麼?開心麼?”

 

    “我也要陪姥爺過年”那小娃娃回親他,咯咯地笑小孩子總是純真無暇的,她們的言語表現都最真實,最容易讓人動容,於是每一個進入了社會這個大熔爐的人,相信都會有過祈盼重回兒時的時候

 

    一老一小繼續在那玩耍嬉戲″允再回到廚房,而妍也跟了過來,對她老媽說了晚上去林家的事鄭老夫人也是賢慧有加,沒有二話只是笑笑點點頭″允都覺得有些無法表達此時心中的感受了,總之就是無限溫暖,帶著些許感激,更多的卻是有一份重重的恩、深深的情刻在了心裡這樣的兩位長輩待她親如自己的女兒,而她也將必會待他們如生身父母,甚至比生身父母還要親″允笑望著妍,似乎有千言萬語欲要訴說,不過全部都放進眼神裡了,只要是彼此深深愛著的人,一個眼神便可以明瞭一切妍沖她眯眼一笑,說了一句“你繼續幫我們老媽包餃子”,之後也就走出了廚房,不過仍是回頭拋給她一個千嬌百媚的柔情微笑

 

    傍晚的時候,允先在這邊吃了餃子,然後一家三口就趕往林家大宅了到了那邊,林老夫人都已經把飯菜端上桌了,看到她們的歸來,喜上眉梢,激動地不能言語″老頭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威嚴的模樣,不過在看到那小娃娃後,即刻就笑著喊了一聲,“念念,快來讓爺爺抱抱,爺爺都快想死我家乖孫女了”

 

    妍把那小娃娃放下來,對她輕聲說了兩句,那小娃娃連忙就跑向林老頭,甜膩地叫了一聲“爺爺,過年好”,之後又對著林老夫人的方向,接著喊:“奶奶,過年好,念念想奶奶了”

 

    “好……,好……”林家二老同時應道″允橋妍的手來到桌旁坐好,望了一眼她老爸,輕輕地喊了一聲,而林老頭只輕“嗯”了一下,展開那副還算溫和的笑顏,看向妍,道:“真是有幸能讓鄭姑娘來陪我們過年了∪不說別的,我還是就曾經的一些對不住的地方跟鄭姑娘道一聲歉意,鄭姑娘今天能來,確實是在我意料之外了”

 

    “伯父您見外了,只要您說一聲,我都會來的無論如何,您是長輩,小輩對長輩的尊重都是應該的,況且您還是允最親的人,我亦是將您當成親人看待的”妍莞爾一笑,不輕不重,不鹹不淡,不卑不亢地回敬了一句

 

    “哈哈……”林老頭開懷大笑,喊來林老夫人,讓其多拿些紅酒來″允在桌下輕捏妍的手,讓她不要緊張,而妍只是對她淡淡一笑,很輕很輕地說了一句,“沒關係,我應付得來”

 

    四個大人,兩個小娃娃都圍坐在桌旁咱們的小精靈當然是和林靚靚坐在一塊,一邊有林老夫人照顧,一邊則是妍喂她家小寶貝吃東西″允則是挨著她老爸坐著一時,飯桌上卻是無話,大家先是喝了碰杯酒,繼而都是各忙各事了″老頭眼睛一直都瞟在允這邊,磨蹭了一會後,終於是開口了,“小鬼啊老爹就著今天這特殊的日子,也恰好趕上你能還能回來看我這個老爸一眼,想跟你談一些事情,何況鄭姑娘也在超那也就最好不過了”

 

    “老爸,你有什麼就直,不用再拐彎抹角了我如今是什麼樣,你也最清楚不過,我是不會改變初衷的”允頭淡淡地回了她老爸其實,她早就能猜到她老爸不會平白無故叫她回來,只不過該面對的總得面對,不是逃避或者拖延便能解決問題的

 

    “好,你這小鬼,永遠都是這麼倔今天是大好日子,我也沒想要跟你犯脾氣是這樣,如今我跟你老媽都很清閒,你姐姐工作一向很忙,也沒空照顧醜醜,這麼大的家裡也沒個小孩跟她一起玩耍,所以我就想讓你們將念念丟給我們帶,這樣子你們也可以專心致志地忙學習、忙工作,豈不是一舉兩得的事?”林老頭笑呵呵地,滿臉的慈愛,當然也帶著很多的期待神情

 

    “老爸,我老早就說過,我們可以帶好寶寶,這些事不用你們費心還有,我不消我我曾經那麼崇拜的老爸還要拿一個不知世事的小娃娃來做文章”允才聽到她老爸的提議,一股無名火就冒了出來,不自覺中口氣也就變得不耐了

 

    “你……”林老頭語塞,接著又是“唉”歎了一聲″老夫人立即就發現了氣氛不對,恰好此時那兩個小娃娃也在玩鬧,根本就不認真吃飯,她也就只好帶著那兩個小鬼頭去另一邊了,桌旁便只剩了他們三人

 

    妍輕輕地碰了一下某人的手肘,只不過某人仍然還是在生悶氣,也沒搭理她,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她老爸,一點兒都沒有屈服的意思″老頭把目光轉移到妍身上,面無表情地問:“鄭姑娘的想法如何?”

 

    “我很想問伯父,您的最終期望是什麼?我一直有些想不明白,你隨時都可以來看念念的,又何乎偏要讓我們把她丟給你們帶呢?我一個人帶了她三年,從沒有覺得累過,而允也獨自帶了她一個月之餘,亦沒有碰到任何問題,所以我們有把握照顧好她”

 

    “聽鄭姑娘的口氣,好似是不放心我們會不會照顧好念念了?”林老頭呵笑一聲,繼續道:“至於你說的期望,我也不妨直說了,念念身上流著是林家的血,那就是我們林家的子孫,那麼依道理來說,是必須姓林的∴信鄭姑娘如此聰慧,定是明白我的意思的”

 

    此時,允更是按捺不住了,心頭的那股怒火越來越旺,就當她欲要起身拔腿走人時,妍在桌底下按住了她的大腿,再在她的掌心揉捏了幾下,示意她不要激動妍並沒有多大的情緒起伏,她依然笑得恬靜自然,安然自若地答道:“我明白伯父話中的意思,甚至我可以同意您的建議,念念可以姓林……”妍接下來的話還未出口,允“騰”地一下站起來,喊道:“我不同意!”只是,被妍一個瞪眼,那股氣勢瞬間就減弱了不少,怏怏地坐回凳子上妍重重地在其腿上掐了一下,這才明白過來不該那麼衝動,於是也就只好忍著疼痛,沒好氣地瞥了一眼妍,不過當她看到妍一番神態自若的模樣,心中也就明瞭了,那麼還是安靜地在一旁看著她家老婆大人如何發威

 

    林老頭在看到他家的小鬼那副模樣時,心中真好不是一番滋味,為麼自家的小鬼被那人的一個眼神就給壓倒了,難道還真有“一物降一物”的說法,想當初對待自己的態度,可不是一般地倔強在內心裡無聲地唉歎一番,林老頭依舊是看向妍,笑說:“鄭姑娘,請繼續剛才的話”

 

    “我並不介意念念偏要跟誰姓但是念念是我的孩子,這是堂堂正正的事實,任誰都無法割斷別人作為一個母親的權利,有法律,但亦有人情※以,如果伯父偏要那麼堅持讓念念回歸林家,我並不是特別反對,她本來就是林家的子孫,只不過我也有個要求……”

 

    “有什麼要求,鄭姑娘儘管說”林老頭就如遇到天大的好事一般,顯得有些迫不及待,無意中就截斷了妍的話語

 

    “如果念念回歸林家,那麼允今後就隨鄭家,算是鄭家的一份子,這樣子,伯父您看可以麼?”妍觀看著林老頭的反應,她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不是她胸有成竹,而是當她看到那人陰晴不定、變幻不停的神色時,她知道她邁出了關鍵的一步,無論對面的人做何種回答,她都是得利的那方若是那人同意她的提議,那麼就等同於默認了她跟允的關係,也許會得回林家的一個孫女,然而允終究還是他的女兒,會有哪個父親不要自己的女兒?又或者會有哪個父親會讓自己的孫女不認自己的媽媽?若是那人不同意她的提議,那麼日子還是回歸原來的樣子,她們一家三口照樣過日子,不會受到任何的干擾,就算林家還是不放棄反對,而今二人的經濟基礎已經堅實,再大的困難和風雨,只要二人同心協力,那麼就沒有過不去的

 

正文 第【62】章 會面

 

     林老頭唾了數秒,眼神一直都放在妍這邊,剛才還蹙起的眉頭慢慢放鬆下來,只不過神色依然凝重←再掃了一眼允,只不過某人只忙著吃東西了,頭也不抬,也算是無聲的抗議″老頭輕“咳”了一下,繼而卻放聲大笑起來,聽起來顯得歡暢,並無沉悶之意←連歎兩聲“好,好”,飲完杯中剩餘的紅酒,笑著看向妍,道:“鄭姑娘確實不愧為一企之主,這博弈之道用得游刃自如,就連我這身老骨頭都不得不佩服我看還是這樣,今天是除夕,我們也不談這些正兒八經的事了,一起吃個團圓飯,如何?至於,鄭姑娘的那番要求,也容我再思慮幾日,也定是會給你們一個答覆的”

 

    “一切都依伯父您的意思我們晚輩,總是該給長輩最大的尊重來,我敬伯父一杯,祝您福壽安康”妍舉起酒杯,站起來給林老頭敬了一杯酒,臉上洋溢著溫暖動人的微笑,她是開心的,至少她看得出來,面前這位倔強的老頭似乎有些動容了,否則不會如此放緩口氣,容許一個時間去思考或許,人都是這樣,魚和熊掌,都想兼得,然不知,只能選擇其一的時候,那就是要掂量和思考一番了,萬物難兩全,那麼終究還是要尋求一個最完美的平衡點

 

    “嗯,好樣的!”林老頭笑著飲粳只是他的眼神還是不時地瞟向允,總消這個女兒能說些什麼,可惜消仍舊落空不過當妍的一個會意眼神遞過來,他家小鬼即刻就端起酒杯,怏怏地喊了一聲“老爸”,接著便是喝盡了杯中之酒,儘管還是帶著一點不情不願,不過這也算是父女冷戰以來第一次和解了″老頭沒再多言,只讓妍不要拘束,其實他越來越欣賞這位姑娘了,只是隔著那層關係,使得他不得不去介意有時候他甚至想,若不是她跟自家女兒是戀人關係,真想能認她做自己的乾女兒,有這麼一位優秀能幹的甚至比一般男子還要強的孩子,那該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情

 

    這邊三人安靜地用餐,另一邊的兩個小娃娃卻玩得不亦樂乎妍隨意地往那邊看了一眼,她家的小精靈就忽地跑了過來,抓到她的手,搖搖晃晃地撒嬌,“媽咪,今晚我們就在這裡睡好不好?我要跟小姐姐一起覺覺,跟她一起玩,我很喜歡她媽咪,我不想回家了,我就住奶奶家,媽咪,好不好?”

 

    “好,當然好,以後這裡就是念念的家了”還沒燈妍開口,林老頭就笑顏逐開地挪到這邊來,一把抱起那滿臉期待的小娃娃,忍不住再親了一口那小娃娃不看他,只盯著妍,似乎是等待著她的同意妍笑答:“念念可以留在這裡,也可以住在奶奶家,不過媽咪跟小媽媽都要回家的,這樣可以嗎?”妍剛說完,允就捏了一下她的掌心,小聲抗議,“我們把寶寶帶回去啦,我會想她的”

 

    妍不是回捏,而是重重地掐了一下,湊到她的耳邊,聲音壓到最低,“不是有我陪你嘛,你還不滿足?”某人臉上刷地一下通紅,也就沒有多話可說了″老頭還在那兒跟著她家小孫女樂呵,回頭瞥了這邊一眼,忽然正色道:“你們年輕人就應該多出去走走,看看大山名川,整日為了柴米油鹽,又有多大意義?這恰好逢年過節,還有那麼長的假期,你們就出去旅遊一趟,至於孩子,就由我們幫你們看著,豈不是很好?”

 

    允跟妍頓時面面相覷,她們都有些不敢相信這是會從那個頑固老頭子口中說出來的話,可是明明沒有聽錯啊″允不可置信地望著她老爹,卻不知要問什麼,還是妍反應快,急忙接話,“還真虧伯父的提議,我們一早就有旅遊計畫,只是因為一些事情而耽擱了,那麼這次我們就好好利用這個假期出去玩一趟,恰好念念有醜醜陪她玩耍,我也就不勞心了”

 

    “嗯,去”林老頭早已無心關注這兩人,而是抱著那個小娃娃,去往林靚靚旁邊,爺孫三人一起玩耍了被撂在這邊的兩人,只能相視一笑,也不確定這頓年夜飯還算不算得上一場“鴻門宴”了

 

    接下來,兩人就忙著做旅遊的準備了,商議了一個晚上,最終還是決定去妍在國外的家那兒,恰好還可以與司嘉怡聚一聚當然,妍也將林雨楓來找她的事情如實告知了允,而且還眯眼壞壞地暗示她,說不定在司嘉怡那兒還能碰上她老姐″允有些驚訝妍的表現,只是她家老婆大人不願細說,也就不想多問了,況且她最瞭解她老姐,處事風格跟她老爸一樣,皆是雷厲風行,若是一定要做的事情,任是誰都阻擋不了如果真會在那兒碰到她老姐,那也算不上多麼詫異的事

 

    夜,靜悄悄的,柔和的燈光灑在偌大的房間裡一人坐在床頭,捧著一本畫冊,悠然自得地翻閱著;一人靠在梳粧檯前,眼睛只盯著那低頭看書的人,雙手環在胸前,一幅陷入沉思的模樣良久後,床邊的人丟下畫冊,拿起枕頭將臉蒙賺嗡嗡地喊:“林大小姐,你該回去了,你都看了我一天了,還沒看夠?”

 

    林雨楓不出聲,依舊眼睛不眨地望著床頭床上的人也不多言了,翻身過去,背對著她再過了一會,司嘉怡猛地坐起來,直接將枕頭扔到一邊,依舊還是那副痞痞的笑容,只是眼中少了些許光亮,多了一些淡漠↓笑望著一直站在那裡的女人,問道:“林大小姐,是不是要我親自送你回去?好,雖然我越來越懶得動,可是這裡也算是我的地盤,你是遠道而來的客人,那麼我還是要對客人禮貌一些,以盡地主之誼”

 

    “不用”林雨楓終於開口了↓來到床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坐在床頭一臉懶散、卻又像是帶著一股很大無奈的某人,低聲問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國?”

 

    “不回了!在哪裡都一樣生活,何況年紀大了,我也不想折騰女人嘛,總得找個歸宿的”某人懶洋洋地答

 

    “你打算結婚?”林雨楓追問

 

    “嗯反正已經跟男人睡了,也就不惜再跟另一個男人,破罐子破摔,就這樣了”某人無所謂地癟癟嘴,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

 

    “你……”林雨楓語塞,臉色變得陰沉↓偏過頭,無聲地在內心裡唉歎一聲,心中那種怪異的感覺升騰而起,歉疚、煩躁、糾結、無奈,全部交織在一起,壓得她透不過氣↓慢慢地坐下來,低頭沉默,一直以來自強獨立的她,從來都沒有過現在這般懦弱,那真切的事實總是說不出口,那一夜的瘋狂和失去理智還索繞在心頭,揮之不去,她從沒想過,她一個女人,也可以做出毀了另一個女人的事情,那確實是一場意外,可是意外終究還是發生了,只因為她的執拗,因為她的過度自信,因為她想鋌而走險,可是社會中總有一些那樣的無恥狂妄之徒,看似紳士正經,其實骨子裡隱藏著多麼黑暗的因素,一場不算太大的業務,偏要在飯桌上細談那一天,林雨楓喝了不少酒,這其中還有司嘉怡幫其擋了數杯就當她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對頸,才發現這酒中做了手腳,她不顧一切地當場黑臉,拽了司嘉怡就往外奔,只是那時候司嘉怡已經全身軟趴趴的了,無奈之下,林雨楓只好選擇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夜深人靜,酒店套房,在藥性的催化下,不該發生的全部發生,當清晨的陽光照進房中,林雨楓驚得落荒而逃,獨留下司嘉怡一覺醒來,全身不著寸縷,惘然以對,淚如雨下

 

    房間裡再次安靜下來【嘉怡靠在床頭都快入眠了,而林雨楓仍然呆坐在那兒,沒有半點想要離開的意思手機鈴聲響起,驚醒了司嘉怡,接通,才知道是近日追她很緊的一個女孩約她,聽對方語氣,似乎心情很不好,於是也就沒有拒絕,說好約會地點,司嘉怡就從床上跳下來,準備去換衣裳″雨楓從後面拽住了她的胳膊,急迫地問道:“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約會”司嘉怡頭也不回,“不好意思,不能親自送你了,你路上當心點”

 

    “你不許去!”林雨楓提高音量喊,“司嘉怡,你不用再跟我裝,我也不想再跟你逃避,事實便是事實,你並沒有跟男人睡,那一晚,是我動的你我現在已經跟你坦白了,至於你要我如何做,你儘管開口,我會盡最大能力彌補”

 

    司嘉怡回過頭來,苦笑,只是眼淚卻不爭氣地滑下眼角“林雨楓,你真夠狠的!對,你要錢有錢,要勢有勢,什麼事情都難不住你可是我不需要你的憐憫,做了就做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沒有必要為此內疚我要出門了,你請自便”此刻,司嘉怡都不知該如何表達內心的感受,很氣憤,可是無形中又有一點點欣慰,至少自己並沒有**于一個男人,雖然跟眼前這個女人算不上特殊的關係,可是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依戀的,曾經是迷戀,如今也該是慢慢放下,慢慢淡忘,這種沒有結果的牽連,她並不想要

 

    “我不僅僅是因為歉疚才來找你,我也很想弄明白一些東西,我現在很困惑,也很痛苦我甚至理不清我們之間的關係,我也很消能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解決好此事,能把你的傷害減到最鞋而我也不再糾結這一切不僅僅是靠金錢就能擺平的,你又何乎要說那些話來氣我?我要不是不在乎你的感受,我要是沒有天天動不動就會想到你,我何必連孩子都丟下不管,大過年的過來找你?我好不容易見到你了,而你對我卻如此冷淡,就如見了仇人一般,你又讓我該如何自處?”林雨楓也好是激動,同樣也有淚水從眼眶中滲出,此時的她看上去很顯委屈

 

    

 2011-12-21-8 

此為紅酒360度人像(限二個人頭 文字可在放40個字左右) 一支做到好  2650+100(運)= 2750

人頭像皆為照片寫實  身體q版化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喲~~~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