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IMG_6942

 

第【59】章 反推

 

     剛回到房間裡,妍剛把大衣脫掉扔在沙發上,某人再也按捺不住了,直接撲過來從身後一把抱住她的腰身,驚得妍差點就跌倒在沙發上↓回頭,嗔怒地瞪了某人一眼,小聲嘟囔,“豬頭,有你這樣疼惜你老婆的麼?”然而,下一秒某人直接就一手抱緊她的腰,讓兩人的身體貼得了無縫隙,另一隻手從後頸處繞過來,唇就那樣自然地貼上對方的唇,碰觸的瞬間,一股暖流竄進身體,那種感覺隨之而來,再也無法控制地渴望在身體裡奔騰

 

    允將身體前傾,整個人壓在妍的上身,而妍唯一的支撐點便是自己的膝蓋擱在沙發邊緣上,腰上的那只手的力量還挺大,讓她並不會擔心自己會摔倒那人迸發出來的熱情感染著自己,她一樣也是熱烈地回應她,兩人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共舞,那種迫切的**展現無遺,直到兩人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開始喘息之時,妍輕輕地推開了身上的人,聲音也是軟綿綿的,“豬頭,我們去床上”

 

    “嗯”某人只輕應一聲,此時身高的優勢立刻就展現出來了÷意識中真的便將妍抱了起來,一步一步地往床邊挪去那雙深邃而又迷離的眼神看著自己,妍的嘴角輕微上翹,輕眨一下眼睫,那一種無法比擬的千嬌百媚、萬種風情便從這張笑顏上流露出來

 

    允將她輕放到床上,身體再一次前傾,不容分說就吻了下來,鬧得妍差點都有些招架不住了這人何時變得如此熱情奔放了,想當初還是那麼愛臉紅、帶些小女人氣的害羞,再帶上一些小女生的青澀,只是如今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了妍微微閉上眼,任那人溫柔地對待自己,手從那人的背上滑上來,鑽進她的發間,就讓最最原始的東西都釋放出來

 

    衣服一件件地被褪去,淩亂的頭發散到了臉上,有一些癢癢地感覺″允稍稍離開了身下人的唇,深情而又動容地望著那張笑顏,手指輕撫上那人的眼睛,再從臉頰上滑下來,直到手指頭點在那人的鎖骨上,在那兒畫了一個小圈圈這些都還遠遠不夠抒發心中那股強烈的想念之意,低頭埋進那人的肩窩,呼吸著那人身上獨有的香氣“我真的很想你,老婆”嗡嗡的聲音傳來,顯得慵懶而又讓人充滿無限遐思就當妍想回應那句話語時,唇瞬間就被封賺狂風暴雨般的親吻接踵而來,那雙手遊走在自己的上身,把最貼身的那件V領棉衫巧妙地脫去,暴露於空氣中的肌膚還是感受到一絲寒意,不過那人火熱的身體貼過來,便已無心顧及這些,只隨著自己的意識跟著她遊走到那片快樂的天堂

 

    一陣急切熱烈的纏綿過後,兩人都是裸裎相對,相互擁抱著裹在被窩裡妍微微地喘著氣,剛才的餘韻尚未褪去,臉上仍舊是潮紅一片,只不過某人可是遠遠不滿足,又開始在她胸口處蹭來蹭去了,竟然還使壞般地賴皮得像個剛剛出生的孩子妍伸手去撫摸她的頭髮,在接觸到她的臉頰時,輕捏了一下某人不情願地離開,從她懷中探出頭來,不過仍然是趴在她的身上,一臉迷醉地望著她妍抿嘴一笑,忽然邪魅地眨了一下眼睛,猛地一個翻身,於是兩人的位置瞬間互調過來,這下便輪到某人平躺在床上,妍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伸手將自己垂下來的長髮撩到耳後,笑盈盈地看著身下顯得有些錯愕的人,笑嘻嘻地問:“寶貝,該我來好好疼你了,可想好了?”

 

    “翱?”允更顯驚愕了,就想要起身爬起來,不過卻是被妍硬壓了下去,眉頭微蹙,嘟囔道:“你不聽你老婆的話了?你還想待到何時才想把你自己交給我?”

 

    “我……,然然,不是這樣的,我本來就是你的了,我好好待你不就好了麼?我不怎麼喜歡被那樣……”說到這兒,允是真的臉紅了,聲音也越來越輕,若不是房間中如此安靜,估摸著妍都可以去忽略她最後的那句話只是,妍當然是聽清楚了,一股氣惱之意從心口升騰出來,重重地在那人腰間捏了一把,直接躺到那人身上,一句話也不說,就要裝作進入夢鄉了

 

    此時,允真覺得好不是滋味,看來又把她家老婆大人惹惱了↓只好直挺挺地躺在那兒,只因為這身上躺著這麼大一個人,頭髮全部都灑在她臉上還有脖子間,鬧得她直覺得癢癢,但是又不能動,因為雙腿都被那人的雙腳扣住了“然然……”她輕喊一聲

 

    沒人理她!

 

    “老婆……”

 

    依舊是沒人回答

 

    “親愛的老婆大人……”

 

    腰間再次吃痛一下,但是還得忍著不叫出來

 

    “賴皮”戰術終究以失敗而告終,她無奈地歎了一口氣,稍稍思考了一秒鐘,最後當然是決定博得美人一笑、獲得她家老婆大人的歡心,怏怏地喊了一聲妍,道:“老婆,你別氣惱了,我可以啦……”

 

    瞬間,壓在身上的人立即就折過身來,趴到她的身側,一隻手還纏繞在她腰間只見自家的冰山大美人臉上洋溢著盡是得意的神情,眼睛也眯成了一條線,詭詭地看著她,笑著問“什麼可以啦?你這個笨笨,你早就可以了……”話還沒完,就壓了過來,上下其手,滑走在那牛奶般的嫩滑肌膚上,不得不歎,這是一副姣好的身段,有著讓人產生無限遐思的美好,同樣也讓能擁有她的人感受到無限滿足和期待

 

    妍輕揉地撫上她的臉龐,先在她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然後湊到她的耳畔,柔聲說:“寶貝,別緊張,我會如你待我一般溫柔地待你”頓時,允剛剛還稍顯緊繃的身體立即就放鬆了不少,於是下一秒蜻蜓點水般的吻就隨之而來,在她的唇間往返流連,慢慢而下,滑過喉間,擦過鎖骨,直到感受到胸口處傳來陣陣酥麻感這是允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身體裡好似有一股異樣的悸動,促使自己不得不抱緊身上的人,有一種別樣的期待充斥在心懷裡,可是又略帶有一絲怪異,與她在對身上的人做同樣事情時的感受一點都不一樣

 

    她還沒來得及去細細體會這種怪異的感受,身上的人卻是已經滑到她的小肚子邊緣了,唇每掠過一處,先是留下一陣溫暖,再是一絲寒意,可是身體裡卻是熱了起來,那種無法言說的渴望變得越來越強烈了“然然……”一聲呢喃從口中吐出,就在這一瞬間,那人忽然就親在了那裡,不自覺地就想夾緊雙腿,但是卻被妍用手擋住了“然然,別……”再一次輕喊出聲,只不過喊出來的聲音軟綿綿的,那便是一點效力都沒的

 

    妍再次爬了上來,只因為某人的抗拒表現越來越強烈了,讓她根本無法再進行下去↓再吻了吻那人微嘟的唇,迷離的瞳孔中印著自己的臉,潮紅的面龐透著迷人的紅暈,“寶貝,放輕鬆,好嗎?”她柔聲詢問著,滿臉的柔情,鼓勵的笑意,只等待著那人的回應

 

    身下的人沒有任何言語,只微微閉上眼睛,這便是默許了妍欣喜地傾身而下,綿綿不斷的吻再次落下,一邊也不忘安撫那人的緊張和不適應等到那人的身體完全放鬆了,不再那麼窘迫,也不再那麼抗拒時,手也就滑到了那片神/秘/花/園,感受到那兒的軟/糯/潮/濕,輕柔、慢慢地探/進去,身下人的身體立即又繃了起來,眉頭也稍蹙了幾秒妍當然明白那是疼痛了,就在下一秒鐘,便有一股暖流沿著指尖而下,頓時一陣激動躍過妍的心口,同時她也看到有一滴水珠從那人的眼角滑過↓擁緊那人,手上的動作輕柔而又緩慢,一直等到那人慢慢適應,方才加快了一些節/奏″允本能地回抱著身上的人,歡快的感覺漸漸襲來,她也第一次真正體會了做為一個女人的喜悅,那種喜悅不止屬於自己,還包括愛著她的人,同樣也是自己深愛的人

 

    那一陣無法言喻的極致感覺過後,身體完全癱軟在那人的懷中,感受著彼此肌膚接觸的溫暖,允唯一感覺的就是困意襲來,真的很疲乏了,從沒有過這樣的乏累,只不過心口卻是被莫名的幸福感填得滿滿的↓再往那人的懷中鑽進去一點,輕聲喃喃了一句,“老婆,我困了,晚安”,只是妍卻是沒了睡意,就睜著眼望著那個此時像只乖順的小貓咪一樣的某人,嘴角不自覺地翹起,頓時又生挑逗之意,故意去捏捏那人的鼻子,使得那人不情不願地嘟囔了一聲,但是仍舊還是閉著眼,就如在告訴你:哪怕天打雷了,或者就算你要把我扔進大河裡了,我也要睡覺!

 

    妍也覺得有些自討沒趣,然不知此時她們家的小祖宗卻醒了,穿著單衣,赤著小腳,小手還在揉著眼睛,站在房門邊,朝著床邊的方向,喊道:“媽咪,我餓了”

 

    妍猛地從被窩探出頭來,就看到她家的鬼靈精呆呆地站在那兒,似乎又要睡著一般↓窘得很,此時她可是未著寸縷,該怎麼去抱那個小鬼呢↓把床頭燈打開,柔聲喊道:“寶寶,先到媽咪床上來,好不好?媽咪馬上就去給寶寶沖奶粉啊”

 

    那小娃娃倒是很聽話,立即就奔到了床前妍連忙就把她拉進了被窩,直接塞到某人的懷中↓自己立即起身穿好睡袍,便就去往下沖奶粉了

 

    允睡得正香時,總感覺胸口怪怪的,老有一雙小手在那兒搗騰不停,甚至還在咬她↓本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也就只把那小手輕輕推開了,然而那小人兒還是繼續往她懷裡蹭↓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不耐煩地喊了一聲“哎呀,煩死了!”,一個用力就直接把那小人兒推到一邊了然而,那小娃娃哪裡會是省油的燈,立即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把允也給驚醒了,大驚失色地喊了一句,“寶寶……,你怎麼跑來了?”

 

 

正文 第【60】章 改變

 

     此時,妍恰好沖好奶粉上來,先是聽到了她家小寶貝的哭聲,然後就是允的驚叫聲↓跑進房間,就看到被子被鼓成了一個大包,只聽到被窩裡的人在喊:“寶寶,別咬了,痛……”

 

    妍立即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便就忍不住笑起來↓最瞭解她家的小寶貝,要是誰在夜間惹惱了她,後果可不是一般的嚴重↓來到床前,拍拍那個鼓起的大包,柔聲喊:“寶寶,別鬧了,出來喝奶了”

 

    只見允猛地從被窩裡探出頭來,滿臉的窘迫之色,不停地對妍使眼色,讓她趕快把那個小祖宗抱出來妍詭笑,瞥了她一眼,裝做若無其事地搖晃著手中的奶瓶,一點兒都沒有想去抱她家小祖宗的儉某人實在是急了,不悅地喊道:“你快點把她抱走啦,否則我直接把她扔到床底下了”

 

    “你要是捨得,你就扔”妍直接偏過頭,真是憋了滿肚子的笑意,但是還要忍著不笑出來,也真是難為她了,誰讓她家的小寶貝睡覺的那個壞習慣改不掉呢,幸好很早就能讓她一個人睡了

 

    “你……”某人真是無語了,只不過她還未來得及要跟妍鬥嘴,那小人兒一直還在往她懷裡蹭,而她又未穿睡衣,這種感覺簡直太詭異了′然她也算是這個小人兒的媽媽,可是她也未曾生養過小孩啊她怎麼也無法適應這種感覺↓氣惱地瞪了妍一眼,重新鑽回被窩,輕柔地把那小人兒推開,輕拍著她的背部,細聲說:“寶寶乖啦,媽咪已經沖好奶粉了,去找媽咪要奶喝”

 

    那小娃娃微閉著雙眼,倒是乖順了不少,似乎又要睡著了″允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三更半夜醒來後的如此習慣可真不好,也難怪妍會讓她一個人睡在嬰兒房″允輕輕地安撫她,忍不住去親了一口那小人兒粉嘟嘟的小嘴巴,抱她入懷,也就準備一起睡了妍在床邊坐了好一會了,才發現被窩裡一點動靜都沒了,也就掀開了被窩一角,才發現那母女二人抱在一起都快睡著了↓抿嘴一笑,一股滿足的幸福感充斥在心懷,繼而也就鑽進了被窩,看著那一大一小好一會兒,方才慢慢睡去

 

    元旦假期結束後,妍第一天去公司上班,秘書就搬來一大摞檔需要她的審批就當她埋頭苦幹了半個上午,她的總秘書又進來通報說有一位曾經來過的姓林的小姐找她,妍也沒多想,便知道是林雨楓大駕光臨了↓點頭同意讓她的總秘把客人帶進來″雨楓今天穿著並不是太正式,頭髮也被綁成了近日流行的辮子直接垂到後背,這樣子看上去倒是別有另一番韻味了,不過氣質還是那麼高雅,那一種渾然天成真是無法比擬的妍的氣質跟她又不一樣,她的親和力明顯高於此時正走進來的人,那人給人的感覺是有些高不可攀、望塵莫及,而她則是嚴肅起來才會顯得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妍笑著迎接走過來的那人,笑道:“歡迎林大小姐大駕哦”

 

    “你客氣了”林雨楓淡淡一笑,隨意在沙發上坐下來,“不好意思,假期剛結束就過來打擾你工作,有些過意不去,不過我們也算很熟了,也沒必要講這些客套話了”

 

    “是呢,你是我家允最親的人,我怎麼也不會介意的,況且工作的事都是次要的,身邊的人和事才值得更多的關注”妍也來到沙發這邊,當然她也能猜出一點林雨楓今天的來意,所以也就事先挑明瞭一點點

 

    “嗯”林雨楓並沒有異樣的表現,只輕應了一聲,聰明如她,定是聽出了妍的話中透話↓唾了幾秒,揚起嘴角,笑道:“其實我今天來是想問你一些有關你的閨蜜好友司大小姐的事情這段時間我和她也算熟識了,當然我並不是太瞭解她,我們之間也算有一些工作上的來往,只不過近日我一直都在忙,也就顧不上跟她溝通一些具體事情,如今我卻是找不到她人了,問了允,她也不是太清楚,所以也就只有想到你了”

 

    “原來是這樣”妍歎,“不過我想問一句,依我對嘉怡的瞭解,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宜,以她的處事作風,她定是不會沒有任何交代就放下不管的↓雖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譜,其實她骨子裡比誰都認真執著,特別是對待個人感情或許,你還不是太深入瞭解她,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如何的執著都是她自己選擇的,那麼也就只有她自己去承擔後果,慢慢去調整了”

 

    “我並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你還看我是彤姐姐的面子上,我消你能告訴我她現在的聯繫方式,我有急事要找她”林雨楓的臉色有了一點點細微的變化,帶了一絲焦灼,也含有一絲急迫和不耐

 

    “我是清楚她現在身在何處,不過嘉怡跟我說她現在需要好好安靜一陣子,不想有任何人、或者有任何事來煩擾她,要不等過一段時間,你再聯繫她,如何呢?”妍語氣淡淡地詢問著

 

    “不成!”林雨楓直接回絕,但是下一秒又緩了一些情緒,低聲道:“我和她之間是有一些私事要談,但是那次只是個意外我知道我有愧於她,可是我林雨楓從不喜歡虧著良心去做任何事,有時候人都會犯錯,甚至有些錯誤無法彌補,但是至少也要給一個解釋的機會,否則心結永遠都放在那兒,任誰都不會安心”

 

    “我不是太瞭解嘉怡跟你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想做任何猜測但是,這次她的狀態真的很不好,你還是等她調整好了再細談把一切全部說清楚,對她也是一種解脫,懸著的痛苦對於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是無法體會的我也不想多加描述,總之她還是會回來的,待她調整好了,你們再談也不遲”妍的語調比之剛才,更顯冷淡了只要一想到她在國外見到司嘉怡的那一眼,她也會心痛↓從來沒見過那麼憔悴、頹廢的人,就連說一句話都懶於開口,眼睛空洞而無神那人問她要擁抱,抱著她,窩在她肩頭無聲的哭泣,那一刻她就猜到了,這一切一定是與那位高傲的林大小姐有關,只不過她也不想問,因為她知道,如果問了,那就是去戳別人的傷口,那是沒有任何的安慰效果,反而會更痛

 

    “我現在就急要找到她,就算我拜託你了,可好?我現在也許無法跟你講明白,但是我至今也算是明白了一些事,雖有無奈,可是還是不得已而為之我真的是誠心誠意過來請求你的幫忙,本來我想讓允幫我問的,可是她什麼都聽你的,那我還不如直接來問你了況且允如今跟我老爸鬧得很僵,她定是都不想要我們這個家了,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她會一心一意要跟你,可以不要我們的任何支持,甚至都可以離開我們這個家,那都是因為她在跟隨著她的心我有時候會回想幾年前的事情,倒是真正看透了,沒有勉強得來的東西,也無法去控制任何人,哪個不都是單一的個體?就如允所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幸福與否,又或者不幸福,那都只有自己去親身體會※以,我現在不想再給允任何束縛,我依她,隨她,因為她真的長大了,不會永遠都是需要我來照顧的妹妹,況且已經有更好的人來照顧她,我又何必偏要依照自己的想法,要去強求呢?”林雨楓慢悠悠地說完這麼一段話,卻是轉眼望向了窗臺或許有時候人總是要經歷一些突然襲來的事情,然後才能從中悟出一些東西來,無論這些對於自己有沒有價值,但是終究是懂得了一些道理,無形中改變了自己,然後會去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如林雨楓,她從來都沒想過,她會因為記掛一個不是太過熟識的人而無心忙碌工作,而這些並不是僅僅因為心存內疚,而是很想見一見那人,想知道她如今過得怎麼樣,即便是能看她一眼,也就安心了

 

    “謝謝你的諒解你放心,允永遠都是你林家的人,她是我的愛人,也是你們的親人,而我亦會當你們是我的親人一樣我並不想過多問及你和嘉怡之間的事情,但是我還是會把她的新號碼告訴你,你是如此優秀,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解決好的”妍起身去辦公桌拿了一張便簽紙,寫下一串號碼,遞給林雨楓兩人相視一笑,自是相互明瞭了對方的意思″雨楓道了一聲“謝謝”,也就離開了妍的辦公室

 

    很快就到了農曆新年除夕當天,林家的大宅裡並不是怎麼熱鬧,家中就兩個老人和一個小女娃″老頭仍舊是老樣子,端著茶靠在沙發上看報,那小女娃一個人在一邊玩耍,而林老夫人則是在廚房張羅著年夜飯″老頭總有些精神不集中,煩躁地朝著廚房的方向喊了一聲,“老太太,等會再忙,過來陪我坐一會你說這大過年的,孩子們都白養了,一個在這新年裡還跑到國外去了;一個連我這個老爹都不理了,你說我老林這輩子是不是白活了翱”

 

    林老夫人洗了手,聽著那人不停嘮叨,也是無言以對,只好重新幫其沏了一杯茶,坐到他對面,輕歎了一聲,仍舊還是沒話可說一會後,林老頭放下報紙,喊道:“老太太啊撥個電話給那小鬼,讓她帶我孫女、還有鄭姑娘一道回來過年該有多久沒見我孫女了,那個臭小東西,也不知現在是不是還記著我要打她媽媽呢?真不是個好惹的娃啊不過這也才像我林家的人,有膽量!”

 

    “這……”林老夫人好似有些為難,因為今天她已經接到允的電話,告訴她去陪妍的父母過年,然後初一回家來看她,可沒想她家老頭子怎麼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竟然還想讓妍也來家裡過年,莫非那人終於想通了,不再那麼頑固了″老夫人還在那猶豫之時,林老頭就有些不耐地催她了,於是她也就不得不去撥給允撥電話

 


 2011-12-21-7 

此為紅酒360度人像(限二個人頭 文字可在放40個字左右) 一支做到好  2650+100(運)= 2750

人頭像皆為照片寫實  身體q版化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喲~~~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