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taeny

 

第16章   

 

 Tiffany醒得很快,快到金泰妍來不及收斂眼神中的寵溺。    “你想要的都拿到了,現在可以付錢了嗎?”Tiffany醒來的第一句話直接擊碎了金泰妍想要慢慢緩和兩人關係的念頭。  “你還真是挺貴的,一晚上八千萬,都要破業界記錄了吧?”金泰妍被激得火氣一下子上來,冷哼了一聲出言諷刺。  看著咬著唇不說話眼睛裡隱隱有了淚光的Tiffany,金泰妍卻依舊不收聲:“如果我現在說不給呢?你打算怎麼辦?上法院告我嫖娼不付費嗎?”   “你!”Tiffany急的說不出話來。  “別那麼著急嘛,這點誠信我還是有的。”金泰妍像是捏准了Tiffany的心態一般說,“已經給你匯過去了。只是我覺得用處不大,要是短期內你還不起那一千萬美元的債務,你父親會和不交醫藥費完全是一個下場,當然還包括你。”   “不會的,他們說了可以給我時間的。”   “別自欺欺人了,那些都是什麼人需要我來告訴你嗎?”金泰妍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淩厲,“我可以幫你,但是我沒耐性讓你一個晚上一個晚上的來還錢,懂嗎?”金泰妍抬手扳過Tiffany的下巴,“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要我說多少次,不願意我不會強迫你。不接受的話你現在從這裡出去就可以了。”   Tiffany終是垂下眸默認了,只是不敢再張開說哪怕一個字,只怕一開口,牙齒就封不住傾瀉而出的委屈。        金泰妍目不斜視地開著她那輛SLK5AMG,心中卻對此時在副駕駛座上一言不發的Tiffany產生了幾許愧疚之情。  也許是這兩年生意場把自己的脾氣打磨得比過去更為棱角分明,甚至到了連愛戀的人都要劃傷的地步。本來告誡自己不要再像以前那樣粗暴地對待她,卻仍是被她不時流露出的厭惡激怒,還是只能一味地單方面強迫她。    下車時金泰妍猶豫了一下還是牽著Tiffany的手走了進去,特意沒有抓得很緊,留下了一定的空隙,儘量收起自己的侵略性。  Tiffany卻沒有注意到她這般的用心,只是木然地由她牽著,只在看見憔悴老態躺在病床上的父親的時候才有了表情,卻是比木然更讓人心疼的悲傷。  “您家屬的手術安排在下個禮拜,”較之以前態度明顯好轉了不少的護士恭敬地說道,“主刀醫生是我們這裡經驗豐富的專家,他已經在辦公室等您去詳談了。”     金泰妍準備跟著過去的時候手機鈴聲卻突兀地響了起來。她煩躁掏出準備掐掉,看見號碼時面色卻一下子嚴峻了起來。  “美英,有點事我得回公司處理一下,你一個人沒事吧?”一旦內線號碼撥過來就一定是發生了不容小覷的大事,金泰妍有點著急地詢問著Tiffany。話一問出口馬上湧起了一股自嘲感:其實你根本就希望我不在吧?    Tiffany有些無措地回頭望她。不管這個人傷害自己幾次,無助的時候卻總是第一個想到她,彷佛有她在安全感就踏踏實實地湧了出來。  為什麼呢。明明你才是最危險的。  Tiffany暗自譴責自己的想法,嘴上還是波瀾不驚地回了句:“嗯。”     在醫院大樓上看著金泰妍急匆匆鑽進車裡絕塵而去,Tiffany穩穩心情轉身走進了醫務辦公室。  向帶著眼鏡頭髮略略有些花白的朴醫生仔細詢問了手術的各項事件,過於擔心緊張的表情使朴醫生微笑著向她解釋:“黃小姐放心好了,金社長囑咐過的人我一定會盡全力的,我向你擔保手術一定沒有問題。”   Tiffany也感到過度的擔心是對醫生醫術的不尊敬,忙眯起笑眼說著謝謝。  辦公室的門輕輕打開,一個穿著白大褂青年男子走了進來,向朴醫生恭敬地頷首打招呼。  “承熙啊過來,”朴醫生向他招招手然後給Tiffany介紹,“這位是你父親的副主刀,我的得意門生白承熙,有什麼問題問他吧,我現在得過去巡房了。”   Tiffany聽見名字時感到十分耳熟,直到男子走了過來才猛地想起來:“白學長?!”   白承熙聽見這聲【學長】也吃了一驚,“ffany是你啊,怎麼這麼巧!”   Tiffany想到六年前因為這個人造成的誤會,嘴邊帶上了一抹不易察覺的苦笑。      Tiffany小心地用鑰匙打開別墅的大門,暗暗祈禱這房子的主人還沒有回來。因為父親病情的關係聊到了很遲,白承熙盡職地講了一堆有關術前術後的注意事項,最後注意到天色已經黑了一定要送她回家。Tiffany拗不過他的熱情,只好抱著僥倖的態度坐上了他的車。  客廳裡沒有開燈,月光透過別墅裡大大的落地窗照進來昭示著無人的靜謐。  Tiffany松了一口氣,摸索到開關後打開了燈,卻一下子被嚇得愣在原地。  金泰妍斜靠在沙發上,姿勢慵懶卻掩不住眼神中的凜冽。  “約會還愉快麼?”            

 

 

第17章   

 

 “過來。”  金泰妍看著瞬間僵住的Tiffany,語氣親切地喚道,眼神中卻沒有一絲的溫情。  Tiffany明白此時在磨磨蹭蹭地只會加重對方的火氣,只好走了過去。剛剛到了面前,猝不及防地被金泰妍一把抓住手腕拽到懷裡。  “怎麼隔了怎麼多年還是他?你是只找的到這一個男人就不肯放嗎?”  過於惡毒的話語這樣居高臨下地拋出來,Tiffany感到臉上像是被打了一巴掌般的火辣辣。  “金泰妍!你能不能不要靠想像判定事實?”因為位置的關係Tiffany連說話都不自在,一邊辯解著,一邊試圖撐起身子離開壓制。  金泰妍收緊圈住Tiffany的胳膊,眯著眼睛說:“那你就證明給我看啊,只要你說聲好,現在我就能讓人把他撞死在回去的路上。捨得嗎?”  “你瘋了!就算是完全不認識的人我也不可能會說!”  “我是瘋了,還有更瘋的你要不要看看?”  話音未落,金泰妍猛地把她壓在身下,直接撕開Tiffany襯衫的領口,扣子發出一串的脆響,然後無聲無息地掉落在厚實的絨面地毯上。  金泰妍低下頭一口咬在Tiffany白嫩的脖頸上,微微有點發紅的眼睛裡滿溢出惱怒和欲望。湊近了Tiffany才嗅到金泰妍身上傳來的幾分酒氣,脖子上傳來的疼痛提醒她眼前的人已經危險到了極點。慌張地用手抵住她的肩,想要拉開距離讓金泰妍冷靜一下。  被理解為抗拒的動作卻激怒了金泰妍,她狠狠地扭過Tiffany的手臂壓下,反剪的動作迫使Tiffany不得不挺起已經沒有衣物遮掩的胸脯,隨即遭到了暴風驟雨般的揉虐。  手腕被壓得很疼,但更讓Tiffany心驚的是金泰妍不經意間和她對上的眼神。  帶著冷漠的邪氣,陌生得讓人害怕。    一直以來金泰妍的行為都談不上溫柔,甚至霸道到能稱得上粗暴。但是就算是在強迫的時候,她看著自己的眼神裡也還是會流露出溫情,讓人即使是不情願也依舊沉溺。  但是這雙眼睛裡流露出的,都是不熟悉的色彩。  唯一能讓Tiffany確定的是,這一次,金泰妍絲毫不在意她會疼。  想到現在兩人的關係,Tiffany苦笑著閉上眼睛。  現在的我,連拒絕的資格也沒有了呢。    一次次的激情沒能也讓金泰妍的壓抑釋放出來,她幾乎是有些失控地抱起不知何時已經倒在地毯上的Tiffany,走向一邊的窗臺。饒是Tiffany承受了過多的折磨意識已經漸漸模糊也預料到她接下來要幹什麼。  “泰妍、泰妍,別在這裡好嗎,求你了。。。”Tiffany被抱到窗臺上,狹窄而冰涼的大理石板讓她保持不住平衡,隨時都像要摔下去。後背貼上同樣冰涼的玻璃,窗外是濃重夜色包裹下的幾點昏黃路燈。  金泰妍置若未聞地掰開Tiffany合攏的雙腿,用舌尖輕輕撥弄了一下,然後直接含住那敏感的花核。  “啊—”Tiffany被這太過火的刺激惹得驚叫出聲,拼命向後想要躲開。  由於場地的原因,不僅掙扎的動作是徒勞,更惹得金泰妍用力咬了一下以示警告。Tiffany疼得一顫,只好抓住金泰妍的肩膀防止重心不穩摔下去。  一路向上舔舐,金泰妍左手環住Tiffany的腰,右手在她身下不住地撫弄,仰起頭朝她勾了勾嘴角,突然大幅度地向後一傾。重心幾乎都壓在金泰妍身上的Tiffany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直直地向前摔了下去。  “嘶——”Tiffany因為隨著插入下體的手指疼得倒吸了一口氣,再也控制不住的眼淚刷刷地滾落。  金泰妍無動於衷地翻身壓住摔入懷中的人,開始新一輪的淩虐。  “都是你欠我的。”        第二天中午金泰妍醒來看見身旁傷痕累累的Tiffany的時候心疼得想殺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昨晚被酒精和憤怒沖昏的頭腦清醒過來之後是雙倍的後悔。金泰妍輕輕把Tiffany抱回房間之後頓時沒了主意:有幾處傷痕明顯是需要醫療處理,但是Tiffany身上的傷幾乎都是在難以啟齒的地方,以她的性格是斷然不會願意讓別人看到的。  正當她支著下巴苦惱的時候,樓下卻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門鈴聲。


 CHOYA梅酒  

 

客戶自備梅酒!!360度雕刻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討債 

桃園徵信社

台中徵信社 

新竹徵信社 

離婚

 

 

尼, taeny, 生日快樂,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