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下星期完結囉!~

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taeny

 

第八章   

 

 夜晚寂靜的街道上,路燈發出一團昏黃,給原本單一的黑色融進幾分慘澹的光。  Tiffany獨自一人順著鋪得並不是很平整的石磚向前走,疼痛還在持續,因而步伐略微有些踉蹌。  不知道應該以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發生的事和做了這件事的那個人,於是在第一時間悄悄跑了出來,卻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只好漫無目的的游走,任由思緒去它想去的地方。    我們不是朋友嗎?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一連串沒有期望得到回答的問句在腦海中形成,Tiffany甩甩腦袋想要趕走這些引得她頭疼的東西,面前不算明亮的燈光卻忽然黑了一下。  “小妹妹,這麼晚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的哦,要不要和哥哥一起啊?”   Tiffany驚慌地抬起頭,發現面前站著一個流裡流氣的男人,並且身上明顯地傳來濃重的酒氣。  “我、我朋友馬上就會過來找我的。”強作鎮定地Tiffany勉強笑了笑打算繞過去。  “這樣啊,”但顯然對方不是那麼容易糊弄過去,一把攔住想要走開的Tiffany說道:“哥哥陪你一起等不是更好嗎?”   被對方放肆地舉動嚇著的Tiffany慌張地想要後退卻被對方抓住了手腕,“別這麼快走嘛,我又不是壞人。。。。。。啊——”一臉輕浮地說著話的男人突然遭到猛擊,一下子站立不穩伴隨著痛號往一旁倒下。  “過來!”站在男生背後的人丟下板磚拉過還愣著的Tiffany就向前急速跑去。  掌心傳來熟悉的溫度,Tiffany根本不用看也知道這是此時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卻也沒有時間管其他的,只能跟著她一陣瘋跑。    沒等她倆跑出多少距離後面就傳來了伴隨著怒駡的急促腳步聲,金泰妍回頭確認了一下追上來男生的速度,然後果斷的轉進一旁的巷子裡。  男人罵著難以入耳的髒話追了過來,憤怒到極點的他往巷子裡追去時卻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停下腳步,疑心地開始查看巷子口附近被雜物遮住的背面。因為光線太過昏暗的緣故,他不得不張大眼睛仔細觀察,這時不遠處卻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男人像嗅到了血腥的野狗一般馬上轉過臉,向著發聲處全速奔去。    棲身於郵筒後面的Tiffany幾乎要被接連的刺激弄得失去理智,望著男人很快消失在巷子深處的背影只是啃著指甲心理鬥爭,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定了定神站起來,硬著頭皮準備往巷子裡走去。  此時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在巷子深處,輪廓大半融在漆黑的夜景中看不清來人。Tiffany強忍住逃跑的念頭,直直地站住了。  隨著來人的接近,她緊張地咽了口口水,盡力張望著,直到那熟悉的臉龐在可以看見的距離內清晰地顯現出來,Tiffany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氣。    金泰妍本來就很是白皙的皮膚此時不知是因為月光還是什麼顯得有些慘白,下頜處甚至帶著顯而易見的傷痕。但她只是以再平淡不過的語氣說了句:“跟我回去吧。”   Tiffany跟在她身後一米處,幾次想張口問問她有沒有受傷,卻終是咽了回去。一路上兩人相伴無言,唯有路邊不知趣的青蛙在咕咕地叫著。       狂歡過的第二天遲起向來是不成文的慣例。  Sunny惱怒地撓著一頭炸毛的短髮挨個拍著門喊起床順便收房卡。    “過了12點不退可是要加錢的!”崔秀英那欠揍的嗓音似乎還在耳邊環繞,“我收刮來的公費可不夠補交的,順圭你辛苦一下啊。”   說什麼我來收就告訴我長高的秘訣,我是沒睡醒智商變低了才會相信你啊混蛋還喊我本名!!!還喊得這麼大聲!!!!!  Sunny一邊在心中紮小人一邊惡狠狠地敲著房門。  本以為至少得個五六分鐘的獅子吼才能把裡面的人弄醒,結果僅僅隔了十幾秒門就開了,走出來的人卻連正眼也沒看她就側身走了出去,生生地把Sunny準備說的話截在了喉嚨口。    Sunny原本就鬱悶的心情更是蒙上了一層無名火,只好走進房間,沖著正在洗臉的金泰妍找茬:“日子過得美得很嘛?不像我大清早起來忙活。”   “現在是大清早嗎,李順圭小姐?”金泰妍轉過臉鄙夷地看向她,臉上沒擦乾的水順著臉龐流下來,劃過下頜上明顯的幾道紅痕。  Sunny被她明顯不好的臉色和佈滿血絲的眼睛嚇到:“金軟軟你這是怎麼了?昨兒縱欲過度了?怎麼還傷著了”   “不小心蹭牆上了。”   “喝多了以為那是天堂之門?”Sunny也沒追究這難以成立的藉口,“剛才出去的那個就是Tiffany?和聽到的不大一樣嘛。”   “是她,怎麼了?”   “聽Narsha姐說【長了雙勾人的眼睛就知道搖尾巴裝純情】,”Sunny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看不出來啊。”   “說話注意點!”金泰妍瞬間正了顏色。  “又不是我說的,”Sunny委屈地扁扁嘴,“這麼凶幹什麼。”   意識到自己失態的金泰妍尷尬地咳了一聲扯過毛巾擦臉。Sunny卻再度開口:“總之她不怎麼招女生待見,我估計著高三那群老女人可能要找她麻煩。”   “你以後少和那群人混,”金泰妍不煩惱地撥開她走了過去,“我看她們敢!”   前一句話立刻激起了抗議,Sunny馬上開啟撒嬌模式爭論表示才不是你想像的那樣狐朋狗友呢。  以至於她忘記了去驚訝平時不怎麼稱得上平易近人的金泰妍話語間對Tiffany這個人遠遠超過一般同學程度的敏感和袒護。        

 

第九章   

 

 最近林允兒總覺得有一圈低氣壓環繞在周圍。因為萬年嗨皮的體質排除了自己之後,來源就顯而易見地落在了離得最近的兩個人身上。  說不清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只是最近前座和同桌的關係好像回到了以前尷尬的時期。不對,是比以前更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違和感。甚至Tiffany似乎整個人都怏怏得連笑眼都看不見了。  身為你們共同的摯友我很是擔心啊。  覺得此時自己頗有中文課上說的【先天下之憂而憂】風範的林允兒同學如是想著。      過去一直覺得在天臺四十五度瞭望天空是典型中二煞筆行為的金泰妍此時則是很沒精神氣地耷拉在欄杆上眯著眼睛眺望遠方。  整個人處於最放空茫然狀態的時候臉頰卻突然被一個冰涼的東西刺激了一下。  嚇了一跳轉過臉來看見的卻是帶著一臉人畜無害笑容的林允兒。  林允兒自然地遞給她一罐冰可樂,然後自己打開了另一罐,眼神卻飄向了不知邊際的遠處。    在一段時間的沉默後林允兒終於忍不住開口:“我不行了,你在這裝憂鬱這麼久也真是能耐。”   金泰妍卻沒有和往常一樣開始跟她打嘴仗,只是輕叩著易開罐,半晌才吐出一句:“我是真的心情不好。”   林允兒努力遏制住自己對金泰妍現在這股嬌弱樣的嫌棄,試圖扮演一個正常的知心好朋友:“有什麼不開心的和我說說唄。”   沒等她說出後半句沒心沒肺的【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就聽見金泰妍低得不能再低的嗓音:“我對美英做了很不好的事情。”   “你是指、哪方面?”林允兒小心地選擇措辭。  金泰妍卻轉過臉直直地看著林允兒的眼睛,下了很大決心般的說道:“傷害了她的身體。”   林允兒被看得一陣發毛,吞了一口唾沫不敢相信般地說:“傷害了她的身體?該不會是。。。。。。你不要告訴我就是我想像的那樣。”   見她默認了,林允兒激動地一把揪住她的領子:“你腦子被亞硝酸鹽泡了?!”   金泰妍任由她揪著,不置一詞。  也許是對方眼中肆無忌憚的悲傷讓林允兒連責怪的話都說不出口,只能咬咬牙放開手:“那你打算怎麼辦?”   氣氛再次陷入了沉默,不同於開場的是,現在兩個人都出自內心地不想開口。      當林允兒隔了幾天看見在同一位置黯然神傷的Tiffany的時候,除了【你們兩個果真應該在一起】之外就沒有其他念頭了。  “心情不好?”林允兒有些明知故問地湊上去搭話。    有些辛苦地讓Tiffany對自己坦白本就已經知道的事實,林允兒馬上開展自己的震驚演技,然後對施害者進行了一系列體無完膚的批駁。  “不過,泰妍她是真的喜歡你外加喝多了才會那樣做的,也許很困難,但是你能不能試著原諒她?”一番對話之後終於以聽起來最真誠的語氣說出了重點。  “其實,”Tiffany有些羞赧地把頭別開小聲說,“我擔心的是我好像也喜歡她。”   雖然最後幾個字的音量不會比蚊子叫大多少,林允兒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了那幾個關鍵字。    要的就是這句話。    臉上卻絲毫沒有改變同悲神色的林允兒誘導道:“怎麼感覺到的呢?”   Tiffany卻埋著頭半天沒好意思開口,半晌才擠出一句:“不知道。”   “我也覺得你是喜歡她的,”林允兒表面上伸手給小萌受順毛實際上硬是讓Tiffany抬起頭來,“只不過來得太突然你沒能看清自己的心。”   近距離內直視著這樣一雙漆黑清亮的小鹿眸無疑是有強大的催眠能力。Tiffany本來就有些動搖的內心再次起了波瀾,林允兒卻是見好就收地點到為止,扔下一句:“好好想想吧。”就安靜地退了場。    知心姐姐這種角色怎麼看都不適合我啊,但是誰讓我是你們真摯的朋友呢?  林允兒望著Tiffany的背影欣慰地想。    然而Tiffany沒能說出的想法卻不是相愛之前的彆扭那樣單純。    可是我討厭你這樣的方式。            

 

第十章

 

  Tiffany絕望地靠著體育器材室的大門看著這閉鎖的房間。  現在該怎麼辦?體育社團早就已經結束活動,而除了他們之外沒有人會在星期六的下午來到學校操場邊的器材室。Tiffany望著這間屋子唯一的視窗發呆,從那裡照進來的陽光一點一點開始傾斜、變紅,並即將在一個小時內消失殆盡。她摸出手機看看晶亮反光螢幕苦笑,早知道這樣的話,就算沒有人打電話來也要充好電啊。    器材室半地下的構造使得那在外面僅離地1米的視窗在室內有著遙不可及的2米高度。沉重的鐵門封住了少女柔弱的聲息。  Tiffany回憶起在門被重重關上後聽見的最後一句話:“給你長點記性,賤人!”一股濃重的委屈頓時充斥了本來就不大的空間,自己到底是招誰了?怎樣尖酸的話語都忍下了,時時保持著低調,到被人關進器材室卻連得罪了對方哪裡都不知道。    夜幕漸漸侵襲大地,少女環著膝儘量坐在月光照到的地方,未知的恐懼如潮水般四處湧動,不規則陰影牽動著她的敏感神經。討厭這種感覺,討厭的快要死了,Tiffany忽然發現眼淚不知何時爬滿臉頰,她抬起袖子擦去淚水,卻發現眼淚猶如沒有了開關的水龍頭一般不受控制。    誰來救救我。這樣的念頭一冒出來腦海裡立刻跟上了三個字,金泰妍。  Tiffany頓時想狠狠地給自己一巴掌,為什麼會想到她,那個人對自己做的事,一輩子都不想再回億。可是,潛意識總是恰如其分地把那三個字提到面前,揮之不去。    從小聲嗚咽到了有些歇斯底里的慟哭。她放開捂住嘴的手,索性由著聲音放出來。    不得不說看似沉重的鐵門隔音效果卻很差,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突兀地在門前停下來,然後一個帶有幾分氣喘吁吁卻清潤好聽的女聲響起:“美英?”     Tiffany聽見門外再熟悉不過的嗓音,心臟瞬間縮緊了一下,說出的話語的語調破碎得不成句:“這裡好黑,”她盡力壓抑住抽泣“我好害怕。”   “等著。”門外人簡單地拋下兩個字,然後陷入一片寂靜。     Tiffany此時心中交雜著種種心情,到底是向她求救了,而且用的是如此卑微的措辭,實在是不知道以怎樣的表情、怎樣的神情去面對她。顯然對方沒有給她太多考慮的時間,她忽然發現地上的灑進月光的面積急劇變小,她疑惑的抬頭看向視窗,一個黑影正從那裡跳下,輕盈的落在她面前,她們之間離得那樣近,Tiffany清楚地看見月光打在她臉上,拉出纖長的眼睫毛陰影,對方呼出的熱氣盡數噴在自己頸間。  下一秒,周身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我在這裡。”   金泰妍輕柔地幫她拭去臉上的淚水,左手扣著她的腰,感到懷裡的人第一次沒有掙扎地安靜伏在自己臂間,像只受了委屈的小貓。悄悄把她拉得更近一些,懷中人埋著腦袋發出含糊的句子。  金泰妍抬起她的下巴,湊上耳朵:“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你幹嘛跳進來。。。”   “被關傻了,”金泰妍敲敲她的腦袋,“我不進來怎麼和你在一起?”   “那我們要怎麼出去?”   “真的傻了啊你,我進來之前打了電話讓保衛科過來。”   “哦。。。那你在外面等我也可以。”   “誰淒厲地喊著說害怕的?還有黃小姐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您大晚上的會在這裡?體驗社會嗎?”   語氣裡滿滿的都是寵溺,Tiffany有種和她一起穿越回到了最初的錯覺。好想把這當成單純的現實,我和你。    只是多年以後的Tiffany再次想起這個在記憶中存在過的片段,都不能把那個溫柔如月光的她和對自己殘忍施虐的她聯繫到一起。              

 

第十一章  

 

  “昨天的事情真是對不起,”白承熙英俊的臉上滿掛著歉意,“她們誤會了我們之間的關係,所以才。。。。。。我一定會好好教訓她們的。”   Tiffany有點無奈地看著這位趁著午休時間把自己約出來的學長,儘量保持微笑說了句:“沒關係。”   饒是誰聽著都有些勉強的話卻令單細胞的男生松了口氣,像是不準備這麼快結束對話的樣子說道:“作為賠禮,今天我請你吃晚飯怎麼樣?”   “可以啊~”想到美食的Tiffany瞬間連語氣都帶了上揚。    如果想到接下來的尷尬,Tiffany或許就不會為了一時之快答應的這麼輕鬆。原本以為是單純的吃個飯,而在餐桌上越來越曖昧的話語明明白白地昭示了他有著晚餐後的企圖。    Tiffany有一搭沒一搭地和白承熙聊著瑣事,暗暗祈禱著能早點結束這晚餐之後的散步。心下卻不知何時走了神,想起昨天的事情,為自己被恐懼沖昏的頭腦一陣臉紅。    忽然,白承熙轉過身子示意Tiffany停下,然後下了很大決心一般地開口。  “其實她們也沒有誤會,我確實是喜歡你。”   一下子想不起來上一句話說了什麼的Tiffany只好尷尬地“呵呵”來妄圖蒙混過去,只是白承熙的下一句話卻抹殺了她所有的退路。  “那麼你呢?能和我交往嗎?”   搜索了一下腦中原本就不多的詞彙量,Tiffany儘量委婉地回答:“學長你哪裡都很優秀,但是我有喜歡的人了。”     白承熙被意想不到的拒絕打擊得頓時沒了語言,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他還是保持了風度:“雖說很傷心,不過是這樣就沒辦法了。”   Tiffany微微低下了頭表示歉意,白承熙則搭上她的肩膀半開玩笑半不甘地說“那麼,作為安慰可以給我個告別吻嗎?”   她還是在避著我。    金泰妍感覺心臟裡有只狂躁的小獸在磨爪子。  本以為上次的事情或許可以讓兩人之間的關係緩和一些,結果卻是第二天依舊是一副不認識的樣子。雖說自己也覺得做出的事情太過分,需要一個很大的緩衝期,但當疏離的事實真正呈現在眼前的時候,依然忍不住惱怒。在這之上再有一些刺激,情緒就極其容易失控。    冰涼的水流沖過手掌,金泰妍怎麼也遏止不了昨天在公園裡看見的一幕在眼前一遍遍重演。想要關掉水龍頭,抬眼卻從盥洗室的鏡子中看見了剛好走進來的Tiffany。  “你有必要這麼躲著我麼?”只是通過鏡子的對視都令對方本能地一驚,金泰妍忍不住問道。  Tiffany抿著唇不理她,只是徑直往裡走。被惹怒的金泰妍一個箭步追過去拉住了她的胳膊:“問你話呢!”   Tiffany心下一陣狂跳,表面上卻絲毫不顯弱地說:“跟你說有用嗎?你要做的事情什麼時候問過我了?”   有意透出的濃濃抗拒感卻惹得金泰妍壓抑著的火氣瞬間爆發出來,用力抓著Tiffany的手臂硬是把她拖進了一邊的廁所隔間,反手插上了插銷。  “你幹什麼?!”Tiffany狠狠地把對方的手甩開,杏眼圓瞪地呵斥。  金泰妍重新一把按住對方,震得隔板發出了一聲巨響,她幾乎是咬著牙齒說:“我本來也以為自己做得很過分呢,但是昨天不湊巧看見了,讓我覺得這種事情對你來說其實沒什麼吧?”     不是這樣的,那種程度的吻只是很常見的禮節性親吻而已,可是說過喜歡我的你怎麼能對我說這樣的話?    Tiffany強忍住淚水咽回了解釋,不甘示弱地回應:“我怎麼樣都不關你的事!”     不遠處已經傳來走向這邊的談話聲,金泰妍側耳聽了一下,彎了彎嘴角湊到她耳邊輕卻張揚說道:“有人過來了,記得輕一點。”然後不帶一絲猶豫地吻上了還未反應過來的Tiffany。  金泰妍幾乎是以刻意的粗魯在挑釁,右手撫上她白嫩的大腿,滑進短裙內肆意摩挲著。Tiffany聽著外間的各種嬉鬧聲中夾雜的不少熟悉嗓音,再一次被摸准了不敢動的心理,盡可能地在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掙開。這程度的反抗帶來的效應微乎其微,金泰妍強行捏住Tiffany的下頜迫使她接受自己的深吻,絲毫不在乎對方狠命地在自己下唇上咬出的傷口。    口腔內混合著血腥和滑落淚水的氣息,淚水控制不住像斷了線的玉珠一般落下來,浸潤了施暴者鉗制著的手,卻沒能減緩一點暴風驟雨般地強吻。沒有戀人之間的纏綿,有的只是一方承受另一方強加的欲望。    外間的聲音漸漸遠去,清脆的鈴聲突兀地響起。與此同時Tiffany狠狠地推開了金泰妍,帶著止不住的哭腔卻只能說出連不成句的幾個字,然後第一時間拉開插銷奪門而出。    金泰妍自嘲地笑笑,在寬大的鏡子前端詳著自己的臉,嘴唇上掛著幾縷殷紅的血跡,延伸開來更襯得皮膚觸目雪白。    因為你,我已經不是我了。      

------------上下部分割線-------------    

下一篇就是幾年後囉~





高仕達特優香檳Brut Excellence

客戶360度自選酒   N.V. Brut Excellence 高仕達特優香檳 (幫客戶代購酒  需補酒差)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討債 

桃園徵信社

台中徵信社 

新竹徵信社 

離婚

 

 

尼, taeny, 生日快樂,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