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taeny

 

第六章   

 

暖和卻不炎熱的清爽五月無疑是出門的好時節。  結束了月考的學生們吵吵嚷嚷地說要放鬆一下,不知是誰提議說了一句又正好撞上一個不大不小的假期,最後大家一致決定:去旅行吧!    自發組織的活動總是不可能拉上那些本來就有些不能融入群體的人們,組織者自然地放棄勸說全班一起行動,轉而邀請外班熟識又樂於嬉鬧的朋友。  金泰妍本來不願參加這種自發組織的活動,架不住幾個好友的軟磨硬泡只能勉強同意。    於是兩天后,這支二十多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地向相隔不遠的目的地出發了。    同齡人一起的旅途總是少不了聒噪,一路上滿載著歡聲笑語。金泰妍百無聊賴地伸出食指一下下刮擦著大巴的車窗玻璃,聽著那些平時也就是見面打個招呼程度的人呼喝起哄。  其實大多數參加的人只是喜歡這個氛圍吧。有很多人就是這樣,缺少了熱鬧就會死。  她低頭看著安排著行程的表格,上面的行程看似健康得完全符合他們的年齡。  實際上這群閒不住的人肯定會在晚上不安分的吧。比如說夜店一晚遊什麼的。也許是平時這樣的事情見得太多,現在幾乎已經認為這些活動是他們這個年齡應該有的。  無可奈何地笑笑,將身體調整到舒服的姿勢,準備度過剩下不多的車程。    “大家都過來這裡集中!”領隊崔秀英扯著大嗓門以誇張的動作招呼著一個個下車的組員。  權侑莉捂住臉對林允兒說道:“我真是不想承認我和她是一起的。”   不大的聲音被崔領導敏銳地捕捉到,狠狠地給了她一記衛生眼然後轉過頭去對著聚攏過來的同學說:“鑒於分房什麼的太麻煩,所以我已經給大家都分配好了,喊到名字的過來領鑰匙。”   底下一片怨聲載道,抗議著崔秀英的專制。但是領導之所以是領導,原因就在於領導只會給群眾建議權而不是決定權。  崔領導無視掉旁邊傳來的各種諸如【該不會收了什麼好處把XX分給XXX吧】的控訴,大手一揮:“好了,放完行李我們就出發吧!”    金泰妍對於這群在白天累人的活動之後還能對夜晚活動保持這麼大熱情的人類很是驚訝。迷離的暗色調燈光下,看著一個個都不是什麼善茬的人在Tiffany身邊轉悠,金泰妍暗暗決定一定要看住這個小傢伙。    在不動聲色地幫她擋下幾杯酒後,金泰妍打開包廂的門走了出去想要透透氣。    正當漫無目的地晃悠了幾圈準備回去的時候,吧台邊傳來的一陣喧鬧吸引了她的注意。一群人鮮明地分成兩邊,正中間一個黑衣少女微微抬頭盯著對面的男子,眼神中是滿溢出來的不屑和冷漠。  金泰妍皺起眉頭注視著黑衣少女,邁開步子走了過去想看得更加清楚一點。    男子罵罵咧咧地說個不停,而黑衣少女只是不耐煩地抿著唇。面對著男子幾乎要戳到臉上來的手指,少女眼中閃過一絲暴怒,毫不猶豫地抄起一邊的酒瓶照著男子的頭狠狠掄了過去。  男子應聲倒下痛苦地捂住滿是鮮血的腦袋,頓時大廳裡像炸開了鍋一般沸騰起來,男子的同伴連忙扶起他,對著少女怒目而視。男子揮開了同伴的手,怪叫著想要衝上來。少女微微側開身子,一個橫踢再次把男子踹倒在地,引起旁人的一陣驚呼。    眼看對面的一群人就要圍上來,金泰妍連忙上前攔住為首的男子:“等一下等一下。”男子轉頭一看是個柔弱的女孩也不便動手,卻也沒好氣地瞪著她。  “我妹妹年紀小不懂事,”金泰妍趁機把少女護在身後,“剛才真是對不起了。”   “你以為講一句年紀小對不起就算了?老子今天一定要。。。。。。”   金泰妍遞出的一卷厚厚鈔票準確地切斷了男子的怒吼,“真的是不好意思了,這點就當做賠禮吧。”   男子對比了一下彼此的人數,最終還是冷哼一聲結果鈔票轉身離去。      隨著人群逐漸散開,金泰妍收斂了臉上的笑容,轉過頭盯著剛剛發怒過的小豹子:“鄭秀晶,你就不想說點什麼?”   Krystal自知理虧,叫了一聲“泰妍姐姐”就低下頭去看著吧台邊的凳子腳不發一言。  金泰妍無奈地歎了口氣說道:“算了,我送你回去,說地址吧。”   Krystal依舊是抿著唇,半天勉強磨蹭出一句:“我自己會回去。”   “少來這套!我不把你送進門誰知道你會跑到哪裡去?!”     “那個,我知道她家地址。”一個一直默默站在一邊的女生好不容易在這一觸即發的氣氛下怯生生地開口,迎上金泰妍疑惑的目光她急忙補上一句:“我是Krystal的同學崔雪麗。”   “既然你也知道秀晶住哪,要不就麻煩你送她回去?”金泰妍突然想起自己應該回去看看某個一喝就嗨嗨了再喝的不靠譜人士。  崔雪麗的臉上明顯露出了為難的表情:“我。。。不大方便送她到家門口的。。。姐姐你陪我們回去好麼?”     也許是因為崔雪麗也擁有一雙天然的笑眼,金泰妍直視著這樣一雙透出求助資訊的眼睛,拒絕的話語到了嘴邊只能說出一個“好”字。    在不那麼寬敞的的士上金泰妍明顯嗅到了Krystal身上濃重的酒氣,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後腦罵道:“你這才幾歲啊就這副德性?”   “你是我表姐又不是親姐管這麼多幹嘛,”Krystal不爽地回道:“再說我也沒有怎麼樣啊。”   “是啊我不是你親姐管不著,”金泰妍幾乎是在低吼,“就該讓你被人揍一頓以後自然就聽話了。”   坐在前排的崔雪麗一直對兩人路上濃重火藥味的對話採取假裝聽不見的態度,直到該下車的時候才不得不出聲提醒:“我們到了。”     金泰妍推著Krystal下了車,想要責備這個令人不安生的妹妹卻還是忍不住幫她整理著有些淩亂的衣服。  “Krystal她家在501,”跟著下來的崔雪麗說:“姐姐你們上去吧,我也先回家了。”   Krystal向她投去別有深意的一瞥,而金泰妍則沒有多想,拉著Krystal徑直上了樓。    “誰啊?”按響了門鈴後裡面傳來一個帶著不耐煩的慵懶聲音。隨後門開了一條縫,Jessica頂著一頭淩亂的金毛探出頭來,看見了門外兩人的瞬間被驚得清醒了不少,連忙拉開門讓兩人進來。  “秀晶你怎麼弄成這樣?”Jessica心疼地撫摸著Krystal臉上似乎是剛剛被飛濺的啤酒瓶玻璃碎末擦傷的小口子,“還有泰妍你怎麼在這裡?”   “我剛好在這裡有點事情,然後就在夜店裡碰見你家小豹子了,她那點傷你心疼什麼啊,你真該看看她把人家腦袋砸得血花四濺的樣子。”     金泰妍在鄭家無聊地轉了兩圈準備告辭,於是和Jessica打了個招呼開門離去,身後卻傳來幾乎若不可聞的聲音:“泰妍姐姐對不起”   金泰妍握著門把手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然後開門走了出去。    Krystal那孩子,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傲嬌呢。  不管看起來如何冷,總歸還是個需要依靠的孩子啊。這樣想著的金泰妍感到心情愉快了不少。                

 

第七章    

 

一路回來慢慢的悠閒好心情在金泰妍看見喝得爛醉伏在一旁男生的肩上湊在對方耳邊說話的Tiffany的時候消失殆盡。  毫不猶豫地走了過去一把拉過還意猶未盡的Tiffany架在肩上,金泰妍轉過頭對一旁正帶著一臉腹黑笑容和人玩著骰子賭酒的林允兒說道:“我先帶她回去了,等下你和孝淵說下讓她去我那房睡。”  林允兒借著昏暗燈光瞄了一眼金泰妍黑得不能再黑的臉色,連忙比了個OK表示同意。    照料一個喝醉的人無疑是世界上最累的事情之一。  連拖帶拽總算把醉貓塞進了計程車,費力地關上車門對司機說了地址後金泰妍輕拍著Tiffany的臉希望讓她清醒一些。沒想到對方連眼睛也懶得掙開,反而順著她的手貼了上來。  Tiffany模糊的意識中感覺到一股微涼撫在臉上,本能地順著方向一撲,撞上一個比因為酒精而上升的體表溫度低得多的物體,立刻伸出雙臂箍緊了這個不明物體。  金泰妍不知道自己一下子變得急促的呼吸是因為被勒得喘不過氣來還是因為Tiffany那帶著酒氣的溫熱氣息。本想做幾個深呼吸來平靜一下,卻不知怎麼地覆上了面前那柔軟的唇。Tiffany順從地張開嘴,甚至主動伸出小舌來回應。這動作激得金泰妍的大腦一片空白。  有些粗暴地按下身上人開始深吻,把對方因為迷蒙而發出的細碎呻吟吞沒在了喉間。    窗外開過的車一閃而過的燈光使金泰妍反應過來兩人現在身處何地。她慌忙結束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熾熱交纏,正好司機頭也不回地說了句【到了】,帶著臉上殘存的紅暈狼狽地下了車。    艱難地撫著依舊不知道在嘟囔著什麼的醉貓回到了房間裡,金泰妍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沒想到一走神沒扶好Tiffany一個踉蹌直直地摔在了地上,馬上心疼地蹲下去查看並暗暗埋怨自己的不小心。    饒是地毯比較柔軟Tiffany也還是疼得哼了一聲,不過再抬起頭來整個人似乎清醒了不少。  “泰妍?”  金泰妍一邊慶倖人沒摔壞還清醒了不少,一邊假裝不是自己的錯般開口:“看你醉得認我都這麼困難,一不小心還摔了我說叫你別喝那麼多嘛。”  Tiffany迷茫地看著她,沒等反應過來就被對方以[沖個涼清醒一下]的理由推進了浴室,試圖想起怎麼一下就回來了卻因為記憶好像斷層了好大一截而放棄了回想,認命地打開蓮蓬頭開始洗澡。    金泰妍有些心虛地打開電視藉以轉移注意力,腦中掠過的卻都是剛剛發生的一幕。不免對那瞬間仿佛快於大腦操控的身體感到後怕,只差一點就要深陷其中的炙熱。雖然這麼說不怎麼恰當,但是好像對於犯下某種罪行的人有了一點理解之情。    漫不經心地擺弄著手中的遙控器,無意間瞥到了一邊的浴室,卻仿佛被定住了身般不能移開視線。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這些大大小小賓館的浴室就統統變成全透明的了啊。      帶著點涼意的水無疑是醒酒的一大良方。  Tiffany抹去臉上順著發梢滑落的水珠,扯過一條浴巾擦乾身子,下一個動作就非常自然地湊到鏡子前開始習慣性地自戀。滿意地從上到下端詳著自己那張永遠也看不厭小臉的小美人突然發現一個問題:剛剛好像沒有把換洗衣服拿進來啊。  正要轉頭讓外面閑著的人幫個忙時對方唰地出現在了門邊,Tiffany被驚得退了一步,下意識地拿起浴巾遮掩了一下未著寸縷的身體,嗔怪道:“幹嘛突然過來?快過去幫我拿下衣服。”      金泰妍的劉海微微蓋住了雙眼,使得Tiffany有些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隱約覺得似乎在背光的角度甚至顯得有點陰沉。  “你怎麼了,泰妍?”Tiffany小心地開口,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一聲驚呼取代,“啊!”Tiffany被突然撲上來的金泰妍重新按回浴缸,背部狠狠地撞上不平坦的浴缸壁,吃痛地喊了一聲。  看著突然期身壓上來的金泰妍,Tiffany幾乎不能相信發生了什麼,只是以震驚到靜止了一般的眼神望著她,直至一個溫熱的東西覆上自己的唇,稍顯粗暴地滑進口腔。  回過神來的Tiffany第一個念頭就是馬上推開她,一動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手腕已經被毛巾束縛在了水龍頭上。    “你在幹什麼?!!!”Tiffany側過臉發出怒斥,聲音中卻帶著顯而易見的顫抖,“滾開,不然我喊人了!!!”  “我不知道這房間的隔音效果怎麼樣,”金泰妍的嘴角掛上一絲冷笑,伴隨著吐字她漸漸湊近,“不過你要是想讓人看見我們這副樣子的話可以試試啊。。。”最後的幾個字完全是貼著Tiffany的櫻唇說出來,話音未落再次吻了上去。  因為金泰妍肆無忌憚的囂張Tiffany意識到了自己的兩難處境,只好咬緊牙關盡其所能抵擋著入侵。  在緊閉的貝齒上稍稍停留了一會兒,金泰妍俯身拉開身下人纖長的雙腿。這一動作激得Tiffany一陣戰慄,很清楚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她瘋了一般拼命掙扎,想要把這個危險的不速之客趕開。  女生和女生之間的力量相距並不是很大,但殘留的酒精帶來的疲軟令Tiffany的掙扎顯得十分徒勞。完全置身於她雙腿之內的金泰妍順著膝蓋往上撫摸,另一隻手則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軟。  異樣的感覺在Tiffany仍然濕潤的身體內隱隱浮動,她不得不努力平息一陣陣抑制不住的顫抖。即便被刺激的感官已經讓她不敢去看自己被玩弄的身體,在金泰妍第三次的深吻之下卻依然緊閉雙唇表示著無言的抗議。  “唔。。。”身下傳來沒有預警的火熱疼痛感,Tiffany下意識地叫了出來,卻被金泰妍抓著機會乘虛而入,輕易捕獲了她口中的嫩滑小舌。  難以啟齒的地方因直接的進入傳來一陣陣不適的疼痛,嘴巴卻被堵得結結實實,Tiffany只能從喉間發出幾聲嗚咽。好不容易找到了親吻的間隙,她不再憤怒而是哀求地開口:“求你了,別這樣。。。很疼。。。”  往日的明眸此時蒙上了一層水氣,引得金泰妍的心驀地軟了一下,停住了剛剛探入幽口的指尖,儘量溫和的輕吻落下,試圖安撫現在心中滿是惶恐和懼怕的Tiffany。  漸漸止住啜泣的Tiffany很快感覺到剛剛的輕吻往耳後移去然後開始舔弄敏感的耳垂,酥麻的感覺直入大腦,讓人舒服得忘記了反抗。  感到幽徑中終於有了些濕滑的液體,少了阻力的食指輕易地深入進去。但在金泰妍的最後一個指節被吞沒之後Tiffany還是痛得一顫,舒服的感覺瞬間被疼痛驅散,再一次意識到對方的行為是在施暴,勉強發出的聲音卻是連自己也不願相信的弱氣。  “不要。。。。。。”  金泰妍看到難受得皺起眉頭的Tiffany只好低聲哄著:“乖,馬上就不疼了。”  緩緩開始抽插的手指引起通道內的一片濕滑,最開始的疼痛也轉變成了難耐的快感,甚至到了Tiffany需要咬著嘴唇才能不讓呻吟逸出口的地步。而肇事者不依不饒的語句一下下掃過她的耳膜:“別忍著,讓我聽聽你的聲音。”    在指尖遇到了一層薄薄阻礙的時候,金泰妍的動作隨之一滯。  我想要你一輩子都屬於我。這樣的想法同時在腦中張牙舞爪的產生了。    比任何一次都劇烈的疼痛讓Tiffany疼得弓起了身子,甚至讓她產生了整個身體都被撕裂的錯覺。或許是小臉煞白得實在太可憐,金泰妍放低了身子輕蹭著身下人示意著討好,Tiffany卻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後狠狠地一口咬在對方的肩膀上。  金泰妍卻好像感不到疼痛似的任由她咬著,只是專心於手上的律動,終於在一聲儘量壓抑的悶哼後感到一陣洶湧的暖流。    所有的理智在釋放之後不約而同的回來。金泰妍解開捆著Tiffany雙手的毛巾,下一秒就被抽了一巴掌,雖然因為胳膊的麻木而導致力道很小,Tiffany卻是似乎是以全身的力氣盯著她。  打開蓮蓬頭想要幫Tiffany清理一下下身的血污,意料之中地被推開,Tiffany那雙月牙般的眼睛第一次沒有了一絲笑意,她的聲音破碎而顫抖,一字一句卻帶上濃重的恨意:“你、你怎麼能。。。”  “我愛你。”  “你現在出去好嗎?”Tiffany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說道,疑問句帶著毋庸置疑的語氣說出來,格外的冷漠。    金泰妍動了動嘴唇最終還是無言地走了出去,默默地把衣服放在門口後一個人轉回到落地窗前看著有如一塊濃墨的夜色。皮膚上的觸感還沒有褪去,眼前看到的還是剛才她,就連周圍的空氣都沾染了她的香甜氣息。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  我知道你很疼。  對不起。  雜亂無章的句子在腦中穿來穿去,不知過了多久,窗外突然綻放的煙花把金泰妍拉回了現實。  多麼漂亮的火樹銀花,就好像你一樣絢爛。但我不想我們之間像它一樣稍縱即逝。我想要你一輩子都只在躺在我的懷裡。    終究是要面對,金泰妍握了握拳給自己打氣,再次走過去告訴和那個人自己有多喜歡她。卻在回頭之後一下子青了臉。  一覽無餘的房間裡顯然空無一人。     



2012-0109-049  

紅酒人像雕刻 360度   2650+100(運)= 2750 文字40個字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討債 

桃園徵信社

台中徵信社 

新竹徵信社 

離婚

 

 

尼, taeny, 生日快樂,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