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網路流傳文章,若侵犯到作者的權利本人會「馬上『撤下』並『道歉』」網路轉載 

假日不在~~ 所以一次更四章~~

 

IMG_6942  

 

第【21】章表白


三人加上一個小娃娃從餐廳出來後,妍跟司嘉怡並排走在前方,某人垂頭走在後方,而那小娃娃就趴在司嘉怡的肩上,對著允喊:“小媽媽,抱。”
然而,某人還是有些氣惱剛才的事,也就沒有搭理那小娃娃,只快速往前走去。那小娃娃倒也沒有哭,只是回過頭來,望著一旁的妍,癟著嘴巴,顯得好是委屈一樣。妍連忙就把那小人兒接過來,抱在懷裡,輕拍了幾下,那小娃娃倒是乖乖地趴到她懷中了。四人都來到了路邊,司嘉怡的手機響了,接了電話後說是有朋友呼她,就先閃一步了,而妍則就點點頭,微微笑了一下,於是,司嘉怡再親了一口那小娃娃後,也就攔了一輛計程車走了。
允還站在那兒,抬望著天空。妍來到她旁邊,柔聲問道:“豬頭,你還真跟她鬧心了啊?”
“跟誰?”允回過頭來問,她可沒有跟剛才那個女人鬧心,她只不過是被那小娃娃弄得鬧心了而已。
妍眨眼一笑,連忙就把懷中的小人兒塞到允手上,之後挽上她的另一隻胳膊,邊走邊說:“還能有誰,不就是我們的寶貝女兒麼?”
允沒出聲,這女人怎麼就這麼火眼金睛呢,就像什麼都逃不過她的法眼一樣。允看了一眼懷中的小人兒,努努嘴巴,而那小娃娃就怔怔地望著她,依然還是癟著嘴巴。“你怎麼了?你要是不喜歡我了,我還不想抱你呢。”允沒好氣地喊了一句,不知為何,這心裡就是有火啊,雖然跟一個小毛孩生氣,確實有傷大雅,可是心裡面就是不好受呢。
那小娃娃連忙就“哇”的一聲哭出來了,張開雙手就往妍懷中撲去,就連妍如何哄她,也是鬧個不停,直到自個兒哭累了,緊緊地抱著她的脖子,也就那樣靠在肩膀上睡了。一路上,兩人也是無話,車裡的氣氛有些沉悶,最後允不得不打開了音樂,好放鬆一下心情,本來她今天心情還挺好,可是不知為何,只要一想到剛才妍跟那個女人很是親密時,這小心窩裡就覺得著實不爽,何況她這幾日一心掛念的那個小寶貝,居然還跟她不親了,不親自己也沒關係,可是為何偏偏要親近那個女人呢,她都不確定這女人到底跟妍的關係是怎樣,到底會有多親近呢?
回到別墅,妍先把那小人兒送到房間去睡了,而允則是一直站在二陽臺上,依然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妍也來到了這邊,笑望了那人一眼,問道:“你在想什麼呢?今天專程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其實,妍何嘗沒猜到,這人專程來找她,定是有話要跟她說的。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麼。”允別過頭來,帶些黯然地盯著妍。
“我很希望你來找我啊,這幾天,我很想你。”
“哼,鬼才信。”某人則又是轉過頭去,繼續望著遠處的風景,做發呆狀。
“你在嘟囔什麼呢?豬頭。”妍走到那人身後,雙手捂住那人的眼睛,咯咯地笑著。
允被這親密的主動鬧得心裡咯噔了一下,不過下一秒就猛地轉過身來,沉下臉,顯得有些氣憤地盯著妍,憋了好半天,才問:“那人真的是你閨蜜?還有,你們之前在一起很久麼?她是照顧寶寶最多的人,是麼?她對你很好,對麼?她對寶寶也很好,是?要不然為何今天寶寶都不親我了。”當允喊完這麼多話後,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為何會一口氣問出這麼多,難道就因為心頭憋著的一股無名火麼?
妍發怔了好一會兒,她都有些不敢相信,面前這人是現在的她,還是曾經的那個人,這明顯像是在質問自己一樣。妍淡然一笑,答道:“是,嘉怡跟我關係很好,在我最最脆弱的時候,是她的懷抱溫暖了我,還有,如果沒有她,我們的寶寶也不會這麼健康可愛的長大。”回想起當年,那時候她一人生下孩子,雖然有父母幫助照顧,但是若沒有司嘉怡這個心理醫師的開導,沒有她至情至真的幫助,或許她今天也許就見不到面前這個人了。
“你告訴我這些,是想讓我知道你們曾經是戀人麼?還是說你想讓我去感謝她呢。”當某人聽到“是她的懷抱溫暖了我”那幾個字時,就開始不淡定了,這個女人明明不是說喜歡自己麼,可是為何卻要如此在乎別的人。

 “都不是,我只是想跟你坦白,我們就是簡單的朋友關係,有很深的友情,但不是愛。”妍顯得淡淡的說,她當然看出這人是吃醋了,可是為何她不能多關愛自已一些,反而問出這樣的話呢。那人把一切忘了都沒關係,她願意從頭開始,可是她也不容許她所在意的人去懷疑她,她自己一向坦然,就是因為懷中對那人的期待和一份對孩子的責任,她才能撐到現在的。
允沒再接話,只靜靜地看著面前這人,這個女人確實很美,外形夠性感,性格也大方,特別是那雙眼睛,深邃而又動人,那微薄卻又不失性感的雙唇,還有那微微上翹的嘴角,真得是讓人覺得迷人得緊。允看著看著,不禁就發癡了,腦子裡有一個身影閃過,似乎還隱約聽到那人在嬉笑著喊她“豬頭”。允下意識地笑了,伸手探上那人的臉,輕輕地沿著額角,滑到下巴,撫過臉頰,就那樣癡望著那人,而那人的眼神霎時也變得很柔軟,幽幽的眼潭裡倒影著自己的臉,又有瀲瀲的波光浮現在眼前,這張臉好熟悉啊,這便是允腦中閃過的一瞬間感覺。身體有些飄乎乎起來,一股異樣的甜蜜感蕩漾在心湖,就那樣傾過身去,在那額頭上落下輕輕一吻,之後就捧著那張臉,輕柔細碎的吻點過眼睫毛,滑上鼻翼,最後才停落在那雙唇上。綿綿的親吻很溫馨,雖然只是觸碰,可是照樣在心上掀起陣陣波浪,離開唇的那瞬間,喃喃之語從口而出,“妍,我親愛的妍……”
妍的身子猛地一顫,即刻就推開了正環抱著自己的人,她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望向允,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從眼睛裡湧出來,她無法明白她是被驚嚇了還是說是激動了。她望著那人好一會兒,輕聲問道:“寶貝,你剛喊我什麼?”
“啊??”允被那人突然推開她而回過神來,當她看到妍滿臉的淚水時,方才明白過來自己剛剛好像是非禮人家了,於是趕忙道:“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情不自禁”這幾個字實在是無法說出來,畢竟她這樣做實在是有些突兀了,就連她自己也尚未明白,她怎麼會主動去親吻一個女人,難道說自己一旦遇到這個女人,就會撞到鬼麼,就如身體裡好像有另一個人牽引著自己想去親那個一樣人,何況剛才的那種感覺真的好充實,好溫馨,好甜蜜。
“允,你看著我的眼睛,你告訴我,你剛才喊我什麼了?”妍則是顯得有些激動,就當她聽到“妍”二字時,她整顆心都怦怦跳了,這人真的是突然回想起來了麼?可是當她發現這人顯得很是茫然時,那一份失落感又隨之而來。
“我剛才就是很想親你,所以我就做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不是要非禮你,而且我會對你負責的。”允見那人那麼激動的,不會是因為自己突然親了她而心裡不舒服,可是上次那人可是親口跟她說“她喜歡自己親她啊”。
“那你要如何負責呢?”妍本來還有些失落的心情卻是被這一句話給逗樂了,這人又是在犯迷糊了呢。
“總之,我今天來,就是想跟你說,我會對你跟我們的寶寶負責的,因為我確信了,寶寶是我的女兒。”某人迅速而又大聲地喊完,之後則是別過臉去,因為很沒品地又鬧紅了臉。
“你只是為了寶寶麼?因為你喜歡她,捨不得她,是嗎?”
“不是!是,我是喜歡寶寶,但是我對你,也……”允回過頭來,恰好妍也看向她,兩人同時對視,於是,某人的話就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了。
“你對我,怎麼了?”妍內心一陣發笑,這人怎麼還真變得如此羞赧呢。
“我有些喜歡你了,是那種喜歡,不是朋友的喜歡,就這樣。”某人說完,趕緊就跑進屋裡了,不過卻又回過頭來,喊道:“我去看看寶寶去,你考慮考慮。”
“不用考慮了,我答應跟你交往,而且你今晚就留在這裡過夜。”妍還是想再看看那人害羞臉紅的模樣,於是便就忍不住想逗她一下。
某人當場石化,直接定住了腳步,發怔般地望著妍,眼睛眨了又眨,問道:“你是認真的麼?這也太快了些,我有些接受不了。”
“你接受不了什麼呢?我們不是已經同床共枕過了麼?”妍強忍著肚子裡的笑意,很是平靜地答道。
“可是我並沒有對你做什麼,況且兩女人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麼。”
“那可不一定的事!”妍走過來,手指繞過某人纖細的脖子,然後湊到某人的耳旁,輕咬一下那柔嫩的小耳垂,笑嘻嘻地小聲道:“寶貝,我會讓你明白的……”

 

第【22】章憶起



霎時,一股別樣的感覺漫進全身,允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兩小步,只是這臉蛋卻是紅得更厲害了。而妍看著那人堵然變得紅雲滿面的,實在是憋不住笑出來了,笑道:“豬頭,這麼沒定力啊!還真是長大了,就不可愛了呢。”
允喵喵嘴巴,再望了一眼妍,繼而轉身就跑去嬰兒房了,不過心裡面倒是有一股別樣的甜蜜充斥在心懷,總覺得這個女人越來越親切了,而且對於自己則是有一股更大的吸引力了。
整個下午都是呆在嬰兒房中,先是看著那小娃娃睡覺,在親了好幾口那小娃娃的臉蛋後,也就趴在那邊糊裡糊塗地睡著了。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小床上卻是沒有那小娃娃的身影了,而自己趴著的地方則多了一個抱枕,也難怪睡那麼久也不覺得難受呢。允伸了一個懶腰,也就下了來,就發現妍正陪著那小娃娃坐在地毯上玩積木,旁邊還擺了好多小人書,遠遠望去,還真是一幅和諧而又溫馨的場景。允也跑過去,坐到那小娃娃的身後,把她抱到自己腿上,然而那小娃娃卻是要掙脫她的懷抱,還很是不悅地喊著,“我不要你抱我,我要媽咪抱。”
“怎麼了,念念?不許耍小脾氣,要做乖寶寶。”妍看那小娃娃剛剛還喜笑顏開的,這說變臉就變臉了,以前可沒有變臉如此之快的。然而,那小娃娃嘴巴卻是癟得更很了,睜著圓圓的眼睛望著妍,竟然還顯得好是委屈。妍並沒有在意,只當小孩子鬧小脾氣了,便就起身去飲水機旁喝水了,於是,這邊只剩下允抱著那小娃娃,正準備拿拿小人書給她看呢。然而,下一秒,那小娃娃猛地掙脫出她的懷抱,之後回過身來,瞪著允,尖聲叫道:“我不喜歡小媽媽,我討壓允。”
允直接怔住了,這是什麼情況?她可是自始至終都沒得罪這個小祖宗呢。妍捧著水杯走過來,滿臉的笑意,看著那一大一小,這兩人脾性還真有些像,這要發起火來,可都是有些小暴躁呢。妍也坐下來,把那小娃娃抱到懷中,笑問:“念念怎麼了啊?這樣子可不乖哦。”
那小娃娃繼續癟著嘴巴,再望了一眼允後,接著就窩進妍的懷裡,頓時就大哭出聲了。允看著那小娃娃突然間說哭就哭,還真是覺得莫名奇妙,只好尷尬般地笑笑,道:“我可沒欺負她呢,我都不曉得我哪裡得罪她了。”
“你呀,笨!誰讓你在她要你抱時,你不抱她,看,鬧小脾氣了。”妍望著那張有些黯然的臉,微笑著回道。
允沒再說什麼,便就從妍懷中接過那小娃娃,幫她那小娃娃擦擦臉,哄慰著道:“我錯了,好不好?我那時就想抱你呢,而你卻偏偏要賴在那個阿姨懷裡不出來,哼……”
“那不是阿姨,那是怡媽咪。”那小娃娃則是撲過來,又是在某人臉上咬了一口,然後嘟著嘴巴,瞪著圓圓的眼睛,望著允。
妍在一旁捂著肚皮笑個不停,而某人卻是滿臉黑線,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本來就不想提起下午那個女人了,可沒想這小娃娃卻如此親近那個人,這心裡面哪裡會舒坦,於是二話沒說就直接把那小娃娃塞到妍手中,自己跑到沙發上躺著看電視了。
然而,妍還想接著笑呢,那小娃娃卻是哇哇大哭了,邊哭邊喊:“我討厭小媽媽,我要怡媽咪。”妍抱著她也來到沙發邊上,再對某人笑了一眼,喊道:“我家的大寶貝,你還真跟一個三歲不到的小孩鬧脾氣啊,趕快哄她。”說完,妍就把那小娃娃丟進某人懷中,只是那小娃娃依然是哭個不停,不停地喊著“我要怡媽咪,我要怡媽咪”。
允實在是討厭小孩子哭鬧,於是直接沖妍喊道:“你撥電話,讓你的閨蜜好友把她接走,我哄不好她。”
妍無語地笑笑,不過她也瞭解,她家這個小寶貝若是鬧起脾氣來,也是倔強得很,看來也只有讓司嘉怡來接她了。妍撥了電話,跟司嘉怡隨意聊了幾句,然後便把揚聲器打開,對那小娃娃講,“怡媽咪要跟寶寶說話哦。”
那小娃娃連忙就停止了哭,抽泣著喊:“怡媽咪,我要你陪我玩,我要去你家。”
“念念乖哦,我晚上來接念念,好不好?”司嘉怡在另一頭柔聲哄著。

 “好。”那小娃娃甜甜地答了一聲,之後則就撲進妍懷裡,沒有再繼續哭,也沒有再鬧什麼,就很乖順地趴在妍懷中不露出頭來。
允很是失落地躺在沙發上,也無心看電視了,本來她是懷著一顆驚喜的心情來看這小娃娃的,可沒想卻是鬧上這麼一曲,這心情還真是第一次如此低落呢。躺在沙發上仰望著天花板,不知不覺間又覺得困了,而那個絢爛的夢則又開始上演了。
當覺得鼻子上傳來一陣癢癢時,允不得不睜開眼睛,就看到妍正蹲在她跟前,笑意盈盈地望著她,而且還正用手刮她的鼻子。“寶貝,該起來吃晚飯了。”
“呃……”允坐起來,這才發現已經是晚上了,然而屋中就她跟妍兩人,並未見到那個小娃娃的身影,於是便問道:“寶寶呢?”
“嘉怡過來把她接走了,今晚就嘉怡帶她,放心,寶寶之前經常單獨跟她一起的。”
“哦。”聽那人這樣一說,這心情指數接著再跌了大半,允輕歎了一口氣,低聲道:“寶寶跟她很親呢,唉……”
“豬頭,你歎什麼氣,你還真吃味啊,以後我們的日子長遠著呢,況且寶寶很親你啊。”妍笑,這人明顯就是在吃味呢,只不過不是對她們的寶寶,而是對那個女人而已。
某人努努嘴,沒再接話,而是跑去餐桌那邊了,反正可以享受美食,這麼好的機會幹嘛要失去呢。用過晚餐後,允依然還是沉浸在那股無名的失落中,一直到可以就寢的時間了,依然還在那兒鬧心糾結,為何這確定是自己的女兒後,那小娃娃卻不親她了呢,直到妍過來拽著她的手,告訴她該睡覺了,某人才發現時鐘已經指向了十一點。
兩人回到房中,妍就把某人推進了浴室,在等了數分鐘後,那人終於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走出來,然後直接倒到床上,就如要呼呼大睡一般。妍很是無語,不過也是去沖澡了。等她出來的時候,卻是看到那人正靠在床頭,顯得有些呆滯地望著電視,似乎在沉思著什麼。妍披著睡袍直接跑到床上,趴到那人跟前,伸手去捏捏那人的鼻子,笑問:“怎麼了呢?豬頭……”
允盯向妍,眨眨眼,雖然是第一次這麼親近,可是為何她的腦中總覺得這樣的畫面出現過很多次,都讓她覺得是否是產生幻覺了。她傾過身來,握住妍的手,呢喃著問:“妍,我們真的曾經認識麼?我的腦中總會浮現一個身影,我也經常夢到那個身影,可是我總是看不到她的臉,然而卻又老聽到她喊我“豬頭”,就如你那般喊我一樣。”
“豬頭,你知道麼?你曾經跟我說,你會一輩子愛著你老婆,如果不愛了,那便是你不在這個世界了。如今,你還在這個世界,那麼你還要一如既往地愛我,就算你把什麼都忘了,也要重新愛上我,可以麼?”妍深情卻又嚴肅地望著那人,她已經等了太久了,她不會再輕易失去面前這個人,無論將來會發生什麼,她都必須抓住。
“我……,我現在還不是很清楚,可是對你,我總有一股莫名的親切感,雖然當初總覺得你很莫名其妙,很囂張,但是我卻會莫名的想起你,而且想到你的那瞬間,心臟會跳的很快,然後腦中就有一點點疼痛傳來,所以後來我才討厭見到你。”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是對我再次一見鍾情了。”妍心頭劃過一陣溫暖,也許這人把之前的一切都忘了,可是她依舊還是那個人,仍然直白,熱情,不喜歡掩飾,有時候還是會那樣的犯迷糊。
允沒再接話,只定定地看著眼前這張喜笑顏開的臉,總是會覺得那上揚的嘴角很吸引人,會引誘她,讓她很想去親吻這個人。房間裡很安靜,因為電視被允關了,亮亮的大燈也滅了,獨剩下床頭的兩盞檯燈,微暗的光線映照在房間裡,卻是鋪上了一層溫馨的氣氛。允躺了下來,而妍則是躺到她的旁邊,兩人皆是仰望著天花板,彼此聽著對方的呼吸聲,沒有言語,沒有動作,亦沒有任何的聲響。好一會後,妍翻了一□,背對著那人,懷抱著一個枕頭,睜著眼睛,望著潔白的床單沉思。不期然間,一隻手探上了她的腰間,然後一股很大的拉力將她拉進了一個暖暖軟軟的懷抱中,那股力量很強大,把她抱得死緊,有一瞬間她都有些不能呼吸的感覺。
妍小心翼翼地掙脫出一點點空間,然後抬起頭來,就當她看到那人的臉時,她的心靈一陣悸動,那人的臉上全是淚水。妍嚇了一大跳,連忙從那人懷中掙脫出來,伸手探上那人的額頭,輕撫她的臉頰,焦急而又關切地問:“寶貝,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寶貝,你說句話?”

 

  第【23】章鬱卒

 

 

允仍是雙眼顯得呆滯地望著妍,那眼淚就如奔騰的洪水湧個不剛才躺下的那一刻,才剛剛閉上眼睛,那個絢麗的夢就回現在腦中,夢中的那個身影在不停地追她,不停地喊她“寶貝”,然而自己的心中就有一個聲音不停地催促她趕快跑,不要回頭,可是她自己每走一步,心上就傳來一陣疼痛,她忍不住了,她猛地一個轉身,終於是看清那個身影了,終於是看到那張臉了,那人就是身邊這個女人呢,眼淚頓時洶湧而出,好不容易才睜開眼,唯一想做的就是把那個女人抱到懷中,再也不要讓她追著自己跑了,那樣子心真的會痛,很痛,很痛的那種。“妍,妍,那個夢中的人就是你,你一直都在喊我,一直都在追我,而我卻不能回頭……”允伸手把那人拉進懷中,依然還是緊緊地抱著,只是卻哭得很大聲,不再是嗚咽,也不再是小聲抽泣。
妍完全懵了,她不知道面前這人是如何了,可是心裡面既激動又害怕,攪得她整個人都亂了。她慢慢地從那人懷中出來,拿了紙巾幫那人擦擦臉上的水跡,柔聲問:“允,允豬頭,你是不是做噩夢了?還是哪裡不舒服?”
“妍,頭很痛,真的很痛,可是我真的看到你了,真的看到了,我不會再丟下你了,更不會丟下我們的寶寶。”允只覺得雙眼彌蒙起來,那張臉忽閃忽現在眼前,腦子裡亂哄哄的,看來她老媽說的沒錯,不能夠去回憶以前的事情,否則就會頭疼,就會出現飄乎乎的感覺,就如現在,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的還是仍然逗留在夢中。
妍立即就明白了,這人一定是在努力回憶什麼,她甚至懷疑那次大手術中一定發生了不為人知的事情,只是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她不在乎追究那些過往了,她只要把握好現在和將來就好了。妍擁住那人,讓那人躺到自己的臂彎裡,輕聲說:“我知道了,我都懂,不要再想了,寶貝,我們把握和珍惜現在就好了,我們再共同攜手去爭取未來的幸福,好麼?”
“嗯,好。”允只輕應了一聲,繼而就感到很大的睡意襲來,一直快速跳動的心臟也平靜下來,那種心痛和失落感慢慢消失了,那個人的懷抱很溫暖,很安逸,她可以安安心心地睡一覺了。
妍一直等到那人平穩的呼吸聲在耳邊迴響方才真正睡下,她的心情有些亂,可是卻也變得充實,雖然那人忘了從前,可是她仍然會記住那些話,仍然會告訴自己她不會丟下她和寶寶,這樣對於她便是足夠了。她在那人唇上輕點了一下,輕聲呢喃:“寶貝,我們會很幸福的,有我在,有寶寶在,以後我們什麼都不要怕了。”
第二日一早,允起床的時候,床上就只剩她自己了,雖然感覺到腦袋有些沉重,可是還算睡得很飽了。她來到下,就望到妍在廚房弄早餐,套著一件簡單的家居服,長長的秀髮隨意散著,可是就是覺得一種不可言說的美,跟她老姐的美一點都不一樣,現在的這個女人絕對是一個賢妻良母,遠遠地看著,給人的感覺就是她好想擁有這個女人,好好去珍惜她,好好去疼愛她。
妍一個回頭,就望到那人靠在門框邊癡癡地望著自己,連忙就問:“豬頭,起來了啊?睡得好麼?”
允什麼都沒說,只走上前去,將妍輕輕地挽進懷中,就那樣抱著她好一會,卻是一句話都沒說。妍也就任她抱著,一直到那人主動推開自己,然後抿嘴一笑,問道:“餓了麼?我煮了紅豆粥呢,你最愛吃的。”
“你真得好美!也好吸引人,還那麼賢慧,我很喜歡你,真的。”
“噗……”妍忍不住一笑,上前去捏捏那人的臉頰,笑問:“寶貝豬頭,你是沒睡醒呢?還是說你在跟我背臺詞呢?”
“妍,我喜歡你,無論你是男的女的,我都喜歡你。”允認真地喊道。
“噗……”妍再次笑了,只是臉上卻是泛上了紅潤,之後嬌羞地擠擠眼,迅速湊上去在那人唇上親了一口,笑道:“我不僅喜歡你,還愛你,我家的大寶貝。”
某人就直直地站在那兒,雖然臉上瞬間就爬滿紅雲,可是卻也傾身過來,回親了一下妍,之後立即就轉身風一般地沖進洗漱間了。

早餐後,允終於是想到她家的寶貝女兒了,便就跟妍要司嘉怡家的住址,她要去接她的寶貝女兒回來,昨天的失落感雖然減輕了,可是仍然覺得那小娃娃突然不親她了,心裡有些不太舒服。妍當然太瞭解這人了,若是心裡不愉快了,一定會去找到癥結,然後設法讓不開心的心情好起來,所以她也就把司嘉怡暫時入住的酒店公寓地址告訴她,不過她自己就不親自前往了,因為她還有一些工作需要處理。
允來到司嘉怡的住處,就看到那小娃娃正一個人吃著麥片,嘴角糊得到處都是,乍看上去可愛得很。允走過去,溫柔地喊了一聲,“寶寶,小媽媽喂你吃好不好?”
那小娃娃在瞟了她一眼後,迅速別過頭,直接扔掉了勺子,然後就往司嘉怡那邊跑去。司嘉怡抱起她,繼續喂她吃東西,只是這可讓允鬱卒死了,這小娃娃還真是不給她面子呢。司嘉怡當然也發現了那人的不快,於是笑問:“你是來找我的麼?”
某人喵喵嘴,心想:這人明顯是明知故問,她來這裡當然是為了接她的寶貝女兒回家啊。“我跟你又不熟,找你做什麼呢?我是來接寶寶的。”允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不知怎的,只要想到妍曾經跟這人很親密,她就莫名地對這個女人充滿敵意。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看上我了,才一天不見就想來找我了呢。”司嘉怡故作正經地說,反正她就是想逗逗這人,看到她發火的模樣,就會覺得很可愛,很討人歡心。
“去!你以為你鑽石王老五啊!就算你是漂亮又多金的年輕富婆,本人也沒任何興趣。”允聽那人如此一說,本來就有些不爽,現在則是變得更加不爽了。
“真的?那你對妍呢?妍可是漂亮又多金的年輕富商,你有興趣麼?”司嘉怡淡淡一笑,幫那小娃娃擦擦嘴角,然後便笑意盈盈、帶些深意地望著允。
允實在是不想面對這個女人了,生得是很漂亮,眼睛也是很深的寶藍色,一看便知道是混血兒,如果是這個女人帶著那小娃娃走在大街上,別人一定以為這就是母女倆,因為兩人的眼睛都很大,眼珠的顏色也差不多,而這些也是允之所以會糾結那小娃娃親近這個女人的主要原因,那可是她的寶貝女兒呢,卻要喊別的女人“媽咪”的,況且這個女人她還是不太待見的人。允瞥了那人一眼,並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看著那小娃娃,喊道:“寶寶,我們回家咯,不能耽誤阿姨很多時間的,阿姨會很忙的哦。”
“不是阿姨,是怡媽咪!”那小娃娃大叫一聲,驚得允愕然了好幾秒,而司嘉怡卻是笑得不行了,笑哈哈地望著某人,而且還故意眨眨眼,那模樣有些得意,同樣也帶些欠扁的意味。
允真得想直接暴走了,只是她是專程來接她的寶貝女兒的,那麼總不能無功而返。允蹲到那小娃娃跟前,摸摸那小娃娃的臉蛋,笑道:“寶寶,媽咪在家等我們,然後我們去遊樂園玩,好不好?”
“我要怡媽咪陪我玩。”那小孩直接轉過身,爬到司嘉怡的腿上,就往她懷中鑽去。允當場滿臉黑線,可是還只能尷尬地笑笑,也就站了起來,輕歎了一口氣,道:“嘉怡小姐,既然她一心要你帶她玩,那就辛苦你了哦,我回去了。”說完,允直接就往門邊走去。
司嘉怡抱著那小娃娃追上來,沒有再笑,而是稍顯嚴肅地拽住允的胳膊,喊道:“允,我念你是妍一直記掛的人,所以我不得不要跟你說一句,你要是再一次辜負了她,我絕不饒你。”
允一下子愣住了,連忙就回過頭來,望著司嘉怡好一會兒,才問道:“你跟我說這些有何意圖?我跟她之間的事,應該不需要第三人來摻和。”本來心情就有些不爽快了,可沒想這個女人竟然這樣說她,她生平最討厭別人來訓誡她,何況還是她不太喜歡的人。
“我沒有想摻和你們之間的任何事,我只是擔心和捨不得妍,她因為你吃了好多苦,受了好多委屈,而你卻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你把所有的一切過往都忘得一乾二淨,而你又這麼年輕,處世為人都還是個未長大的孩子,我實在是無法確信,若是你再次愛上她,你會不會再次傷害她,辜負她呢?”
“你,是不是管得太多呢,我跟你還算不上朋友,你說這些話是不是有些逾越了你的身份。”這次,允是真的火了,這些話就如細細的針尖一樣,戳在她的心上,一陣陣尖銳的疼痛走過心頭。她雖然還尚未確定如今的自己對妍是何種情感,可是她就是不願意聽到這些話是從面前這個女人口中說出來,這個女人跟妍一樣,也很強勢,而且氣場照樣很大,很壓人。
“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說,只要是有關到妍的幸福,我都會放在心上,我最懂她,也最瞭解她要什麼。或許,如果她沒有先遇見你,那現在我們會是很幸福的一對。”司嘉怡挑挑眉,淡淡一笑,一副若無其事地模樣。
“可惜的是,我跟她早已結下了緣分,那你,只能做祝福我們的人。”允也是咧嘴一笑,她才不要在氣勢上輸給這個女人,她是還沒有在社會的洪流中磨練過,可是她卻懂得,該如何去維護屬於自己的所有東西。


第【24】章醋娃

 

( )司嘉怡內心咯噔了一下,面前這人並非她想的那麼衝動或者不成熟,至少說這人的定力與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可以的。司嘉怡故意嫵媚一笑,在那小娃娃臉上親了一口,笑問:“寶寶,喜歡怡媽咪嗎?”
那小娃娃連忙就甜甜地回答“喜歡”。司嘉怡便就對一旁的某人擠擠眼,接著再問:“寶寶,那你喜歡小媽媽麼?”
那小娃娃立即就嘟起嘴巴,瞪向允,好大半天也不答話,還別過頭,直往司嘉怡懷裡鑽。司嘉怡這次倒忍住了笑,只平淡地看向某人,笑道:“你先回去,寶寶我會親自送她回家的。”
允其實都沒在意這句話,她的心思卻在那小娃娃身上,真的是好失落呢。“辛苦你了,謝謝。”允快速說了一句,繼而也就出了司嘉怡的公寓。
允剛走出門,司嘉怡就給妍去了電話,終於是憋不住笑了,喊道:“妍,我把你家大寶貝氣跑了,你可不要怪我啊。”
“你又逗她什麼啦?就知道你鬼心眼,你就不能看我面子,不要欺負她啊。”妍在另一邊呵呵地笑著回道。
“我哪有欺負她,何況你家寶貝嘴巴厲害著呢,我都沒說她欺負我呢。”
這時,那小娃娃卻是抓到司嘉怡的手機,拿到手上就大喊:“媽咪,怡媽咪會送我回家,你不要罵小媽媽。”
“啊??”妍自己都有些懵了,直到手機回到司嘉怡的手中,方才問道:“念念剛才說什麼?”
“她讓你不要罵她的小媽媽,因為,你家的鬼精靈,都快把你家的大寶貝氣哭了。”司嘉怡抱著那小娃娃,開心得不得了,這小孩簡直太鬼了,竟然還真是在故意氣某人呢。
“怎麼回事?”妍驚訝不已,那小娃娃明明就很喜歡那人的,怎麼還真鬧起小脾氣來了呢。
“你想知道怎麼回事,就去問你家寶貝哦,我先掛了,帶念念去趟超市,晚上見。”司嘉怡咯咯地笑著,也不等妍的回話,就收了線。反正兩人認識了三年多了,各自都很知曉對方的性格,這便也是一種默契。
允沒有直接回妍的別墅,而是回自己家了。家裡面沒幾個人,她老爸老媽又去串親戚了,老姐也不在,就剩下幾個傭人阿姨帶她家可愛乖巧的侄女玩耍。她什麼都沒問,直接就回自己的房間睡覺了。腦中總在回想著那小娃娃突然不那麼親自己的畫面,還有司嘉怡說的那些話,雖然當時那一刻她不在意,可是依然還是在心湖中蕩起了漣漪,四年前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呢,她跟妍之間到底又要怎樣的情感糾葛,難道自己曾經真的傷害過、辜負過那個女子,可是為何那個女子依然還是對自己那麼溫柔和包容呢,對待自己那麼的賢慧,真的很打動自己,況且自己越來越覺得她親切了,那種感覺就如多年未見的故人一樣,吸引著自己,讓自己在無形中淪陷。她甚至都忘了去考慮她們是有著相同的性別,她也不是很清楚她為何在遇到那個女子後,卻是突然對一個女人動心了,不是朋友的喜歡,而是那種愛情的喜歡。
允在床上輾轉反折了許久,最終實在是忍受不住了,急匆匆地從家裡出來,直接趕往妍的家。當她到達時,妍已經是靠在花園房中的躺椅上閉目養神,面上還帶著恬然的笑意。那個琴姨見到允來了,便也識相地去別的地方收拾打掃衛生了,於是這邊就只剩下她跟妍兩人。允望著那張恬靜的睡臉一眼,然後也就坐到一旁的小凳上,撿起那本掉在地上的服裝雜誌,隨意地翻看,只是她就是忍不住回頭看一眼那人,只是她每回頭一次,那揚起的嘴角弧度就變大一些。允終於明白那人根本就沒有睡著,那麼自己老是別過頭看她,豈不是都全被這人知道了。允窘得一陣臉紅,就準備離開這邊,正當她起身時,妍連忙拉住了她的手腕,笑問:“你怎麼啦?還真的跟一個小娃娃賭氣鬧心啊。”
“呃……,沒有啦。”允回過身來,輕聲回了一句,儘管那小娃娃不親近她了,是讓她覺得有些不舒服,可是聽這個女人這麼關切地一問,那股失落的心情堵然好了不少。
“你來跟我們住,好不好?這樣子,你跟寶寶相處的時間更多。”

 “我……,我還沒想好。”允垂下了頭,她是真的有些亂了,司嘉怡的那些話還是擾亂了她的心思,這個女人太好了,太過善解人意,都讓她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沒關係,我會等你的。”妍從躺椅裡起來,輕輕地抱了一下某人,在那人臉頰上親了一口,道:“寶貝,我很想你了,想了你整整四年,所以,你說過要好好對待我們,就一定要作數,不能再哄我了,好嗎?”
允抬起頭來,望著那張陌生卻又熟悉的臉好一會,卻是突然有一種想流淚的衝動,腦袋中又閃過一絲疼痛,心臟也開始跳動地好厲害,就如她好像都不能夠對這個女人動情,只要是稍稍動了一點點心思,身體就會莫名地抗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壓制出那份難受,只上前來擁住妍,輕聲答了兩個字“我會”。
當天晚上,司嘉怡親自將那小娃娃送回了別墅,因為第二天要上幼稚園的。那小娃娃回到家時已經是睡著了,所以允仍然沒有機會跟那小人兒親近一會,直到第二天早上,她主動要求去送這小娃娃上學,只是她這個路癡,走岔了一條道,於是當她到達幼稚園時,都是已經過了指定時間了。那小娃娃一句話都沒說,就任她抱著沖進幼稚園中,然後交到老師手中,之後她自己也就趕往學校了,因為都有好幾天沒去上課了。
中午的時候,妍還在忙碌著鄭一的各項事宜,幼稚園的電話不期而至,那邊傳來非常熟悉的一位老師的聲音,“鄭小姐,念念今天不知怎麼了,一上午也不愛說話,現在也不吃飯,就一個人呆在那兒。”
“啊?怎麼回事?”妍也是一驚,她家小寶貝一向都很乖的,為何今天這麼反常呢。
“我讓念念跟你說話啊。”那老師連忙來到那小娃娃旁邊,柔聲哄道:“念念,媽咪來電話了哦。”
那小娃娃抬起頭來,癟著嘴巴,好大半天才小聲喊道:“媽咪,我今天遲到了,我不要小媽媽送我上學,我要媽咪送。”喊完,那小娃娃立即就哭了,不過不是放聲大哭,而是小聲抽泣。
“好,明天媽咪送寶寶哦,寶寶要乖哦,好不好?”妍終於明白了,估摸著是這一大一小相互糾結了,別看她家的小寶貝才那麼大,可是鬼得很,比一般同齡的孩子不知要精多少倍。
“嗯,媽咪你好好工作。”那小娃娃哭了一陣後,也就邊點頭邊抽泣,那模樣好不惹人憐愛,逗得一旁的老師都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娃娃簡直太招人喜愛了。
第二天,妍當然是親自送那小娃娃上學,只不過好巧不巧地跟允遇上了,因為昨晚林靚靚鬧著要見姑姑,於是允只好回家陪了她一晚上,只好今早上也恰好送她來幼稚園。妍抱著那小娃娃,而允則是抱著林靚靚,兩人都是同時往這邊走。妍微微一笑,道:“你呀,偏要這麼巧的,看你怎麼收拾。”
“啊?”允有些驚訝,還真沒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便傻傻地問了一句:“收拾什麼?”
妍沒再接話,而是對允使了個眼色,瞟了一眼那小娃娃,而那小娃娃一直都是瞪著允,那小嘴巴嘟得可厲害了,不過允也沒太在意,反正也到了入園的時間了,兩人也就把那倆小娃娃送了進去,之後就各自分道了。
晚上的時候,允還是回了家裡,只在於這兩天她老姐又不在家,她家侄女老是鬧騰著要她陪著睡覺,然而,就在剛剛吃過晚飯後,妍的電話來了。剛剛接通,就聽到那邊傳來很大的哭聲,明顯是那小娃娃在哭鬧了。“妍,寶寶怎麼了?怎麼哭了?”允焦急地問。
“我也不知道,她從幼稚園回來就一直哭鬧,我怎麼也哄不好,她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我問她可是哪裡不舒服了,她就一個勁地搖頭,然後就接著哭。允,我搞不定了……”妍的聲音也很急迫,仔細一聽,都好似要哭了一樣。
“我馬上過來,你別急。”允聽到那人焦急得都快帶著哭腔的嗓音,心裡也跟著急了,她急忙收了線,然後抱著林靚靚就往門外奔去。
當她趕到那裡後,才進門就看到那小娃娃站在那兒,仰著頭,對著天花板“哇哇”大哭,可能是哭得太久了,抽泣得很厲害。允放下林靚靚後,就奔到那小娃娃跟前,一把抱起她,好聲哄著,“念念怎麼了啊?誰欺負我家念念了麼?念念乖,念念不哭哦。”
然而,那小娃娃卻是硬要掙脫出允的懷抱,腳上也是亂蹬,鬧得允不得不把她放下來。那小娃娃先是奔到林靚靚跟前,猛地推了一下,大聲叫道:“我討厭你。”幸好妍就在旁邊,否則這個小娃娃一定會一屁股坐到地上了。妍沉下臉,輕聲喊道:“念念,不許沒禮貌。”
那小娃娃直接無視妍,重新回到允跟前,自己抹了一把眼淚,咬著嘴巴,狠狠地瞪著允,叫道:“我最討厭你了,小媽媽壞人,小媽媽不喜歡我,小媽媽喜歡她……”那小娃娃又接著哭了,而且那小手還指向林靚靚這邊,哭得好不傷心的。
允很是莫名,只是當前最重要的還是要哄好這小娃娃,於是便道:“小媽媽很喜歡念念的,最喜歡念念了。”
“可是你送我遲到了,送她就沒有,你喜歡她,不喜歡念念,你都不抱我……”那小娃娃一邊抽泣一邊喊,那眼淚可是嘩嘩地流,大大的眼睛都哭得通紅了。

 


香檳(含酒精) 180度 人像雕刻 q版情侶對瓶-2.gif  

 

此為含酒精180度人像(文字可在放10個字左右) 一支做到好  1600+100(運)= 1700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喲~~~

訂購方式:

請上 酒瓶雕刻官網填寫訂購單  並打上您所需要的祝賀的文字
另把照片寄至 loving-style@hotmail.com  註名訂購人姓名及電話
就會有客服人員與您連絡囉!!

 

如有疑問 歡迎來信或來電詢問
E-MAIL:loving-style@hotmail.com  
(02)-2627-2772

 

酒瓶雕刻  Lovingstyle官網

 

情人節禮物
生日禮物
結婚禮物

 

 新竹徵信社

 離婚

 

 

生日快樂, 結婚禮物, 彌月禮物, 長篇小說, 新婚禮物, 情人節禮物, 聖誕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 母親節禮物, 七夕情人節, 酒瓶雕刻, 禮物禮品, 客製化商品, 節慶禮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姿姿
  • 允要好好管你家念念啊~ 否則到時候會被吃得死死的 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