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942  

恋爱的人呢,为了讨心上人开心的时候,会想出无数的方法,爆发出无限的潜能,变得无所不能。亏得某螃蟹的钳子休养了将近三个月已经基本痊愈了,才让她能就这么举着取了绷带但仍捆着夹板的螃蟹钳子当着众家长的面,将芷萱拐上电瓶车一路沿小路绝尘而去。
季家的牧场不算特别平坦,最北的地方是一片湖泊和丘陵夹杂的山地。这种土地不太适合放牧,卓燕却坚持买下来,这里独特的自然风光吸引了许多人前来显示了她眼光的独到。晞梵每次来澳洲,整天在牧场里看牛看绵羊,无聊之下哪个犄角旮旯都让她“巡视”过一遍。
“哇~到啦到啦!就是前面那个山坡!”晞梵绕过一小片灌木丛,前面山坡上一片姹紫嫣红的草地出现在眼前。
“呀~这里的花好多!”芷萱惊声叹。
“哈哈,那是。在珀斯每年的9月份是野花节,一到9月,珀斯所有的草地、郊外,只要是看得到绿色的地方全部开满了野花。全世界到珀斯来的游客都只国王公园的花漂亮,但是他们不知道真正最漂亮的地方在这里!嘻嘻~我牵你~”晞梵牵芷萱走下车踏在软绵绵的草地上,扮演起尽职的“好”导游,酒瓶雕刻柔声细语之余顺便偷两个吻作为酬劳。
芷萱往四野望去,密密层层的野花像是一层烟雾笼罩在绿色上面,或是大片粉红,间或一带颜色稍重的绯红,再远点是鲜亮的鲜红,当你为这样富于层次和跃动感的红迷醉时,一转眼却又发现颜色变得浅黄,再望去,又变得粉紫。身处花海中颜色变化无穷,即便是纯粹的颜色,走近一看却又发现红的、白的、黄的、紫的,花朵菊瓣的形状开得层层叠叠,各种颜色像星星一般点缀在一起,让你远望一个景,近看却又变化无穷。 所有的颜色像雾气一样似是密密层层,又轻薄似会随风飘散一般浮在半空中,高度没及小腿,让人有走在霞光四溢的仙境中的感觉。晞梵和芷萱手牵手,脚步越走越快,越快越轻快,然后在野花地里跑起来。
“哈哈~”
“呵呵~好累,晞梵,停~”
晞梵笑嘻嘻地回头站定,芷萱偎进晞梵的怀里喘息,娇声叹:“这里真是漂亮~”
芷萱在对自己撒娇……晞梵承受住靠在身体上的重量,高兴得冒泡泡。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为什么?”
“芷萱还记得一年前,”晞梵拉芷萱在草地上坐下,紧紧搂住她,“也是这个时候,那个时候的山茶花开得和这里的花一样美。”
芷萱温柔地笑笑。是呀,一年的时间,当时她尚不懂得爱情,被伤害了的骄傲在半空中无依。这样一个快乐的小飞侠坚持牵起她的手,带温迪从从不逾矩的房间的窗口飞出来,将她带进花丛中。
“晞梵真是乐观的小飞侠,”拥有稚子般的羞怯和懦弱,也拥有孩童般的坚持和无畏。世界上或许只有晞梵这样柔软体贴的长久靠近,和她敢于追求,敢于想象两人未来的无畏才能这样令她着迷,酒瓶雕刻命中注定般不能舍弃。
“晞梵,我爱你。或许远比我知道的要早,也比你想象的多。以前是我太骄傲认为你理所当然应该知道,或许正是我无意中的傲慢让你对我那么小心翼翼。可是你要知道,我是你的人,我没有那么遥不可及。”芷萱靠在晞梵怀里那低柔的声音就像是山涧里的泉水一样美丽。
晞梵听得眨眨眼睛,那是一种因为喜悦而泛起的泪水,笑着嗲声说:“不~芷萱还要是我的女神~”晞梵对这点很固执,“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真心爱慕,要小心翼翼呵护的人!只是我现在明白了,芷萱是活在我心尖的女神,也是陪伴在我身边的爱人。我要很爱你,把你放在很高的位置上,也要和你很亲昵,把你放在我怀里。”
两个人相视而笑,话说明白了,彼此都能了解对方的想法。在爱情中,把对方当作是什么也罢,只要是恋人之间觉得舒适的关系,那么形式又有何妨。两个女人之间的爱情,本身就是突破了爱情固有的方式,那么,再有任何的特别,又有何妨。
“芷萱你看看这些花,一年前我带你去看山茶花,你在花中跳舞,好美好美!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
“是什么?”
“亲你……”晞梵扭扭捏捏地说出来,脸蹭地红了。
“你,那你现在……”芷萱也有些不好意思,绯红着脸轻咬下唇。
“亲你……”
“你带我来居心不良唔~”
居心不良的某人好惭愧,全身热气蒸腾的早红透了。索性唇舌并用,灭了美女的口,省得被骂。晞梵不等美女话说完,抱紧了就亲,仗着先下手为强的优势将人扑倒在草地上,晞梵热情起来总是像变了个人似的。芷萱很快就放松身体,勾住晞梵的脖子,张开怀抱接纳她和她的亲吻。
已经太久,没有能好好亲近芷萱,心中全无芥蒂全然相融的状态。晞梵激动得颤抖,热情地吮吸着芷萱的甜蜜,探进舌尖碰触过芷萱口中的每一处,不遗余力地巡视,霸道地占据不容芷萱稍有退缩。吻越热情,动作也越发大胆,修长的指尖爬上饱实的山峰,解开芷萱上衣的扣子,一颗、两颗,再热切地探进。
前扣的内衣在晞梵的指尖上轻轻被挑开,晞梵将受伤的右手以手肘撑在草地上,另一只则像小蛇似的钻进芷萱的衣襟里,钻进芷萱的胸前。舒服得叹息,为了掌心中绵软却饱满的触感,更为了这样亲热的接触所代表的意义,两人属于彼此。
“晞梵……”芷萱娇喘吁吁,稍稍推开晞梵喘息着,这人快要把她的呼吸都吸走了似的。
“唔。”晞梵漫应一声,放开芷萱的唇,却更霸道地攻城略地,轻轻地咬啮芷萱果冻般的肌肤,像和人嬉闹的小动物一般,轻轻咬啮,然后吮吻舔舐。咬咬耳朵,舔舔,咬咬脖子,再舔舔,芷萱身上香暖的味道让她贪婪地吻上每一寸肌肤。

晞梵将头埋在芷萱的胸口,亲亲,终于,爬上山峰的顶点,张嘴含住那颗玫红色的果实。
“呜呜~”晞梵喜悦地呜咽,趴在芷萱身上,恨不得整个人都钻到芷萱怀里去。

“啊呃~”芷萱被刺激得嘤咛出声,因着贪心的晞梵突然热烈的吮吻。

晞梵回过神来,赶紧将脸埋在芷萱身上,唔,好羞人……本来没想着,没想着……竟然一发不可收拾变得这么大胆。稍微抬头,见到芷萱双颊酡红,星眸流转,衣襟因她的放肆被挑开,高挺的胸房随着她的喘息起伏着……这,这太轻薄了。

晞梵脸红透了,轻轻拢起芷萱的衣襟,小小声:“芷萱~”

“没关系~”芷萱红着脸,可是仍是温柔地顺顺晞梵的头发。

“嘻~我好幸福,有芷萱在天天都那么幸福~”晞梵傻兮兮地笑,躺下来抱紧芷萱。

“晞梵,那晞梵以后有什么想法呢?”芷萱亲亲晞梵的脸。

“芷萱要在哪里?”她知道芷萱是在问她以后的打算,芷萱的脾气哟,真是别扭得可爱,她担心她要留在这里不肯回去了吧。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芷萱轻轻叹,只要在一起。

“呵呵~”晞梵翻身再趴在芷萱身上,酒瓶雕刻眼睛变得亮晶晶,“那芷萱和我回国去!我和桂花准备了好玩的东西,再不回去她就要不等我了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的頭像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