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CwS  

那個農民大叔一邊望著天上越飛越花樣多飛機顯得非常急切,見秀妍下車示意他可以將車借走,馬上就爬上了車啟動起來。然而開不到幾米遠,吉普車又倒了回來,農民大叔露出一個憨厚的笑:“那個,小姐,季家莊園沒什麼好玩的,你別急著去,這片小牧場是最最好玩了。你一定要多玩一下隨便走走,我一會就回來!”

“好的,謝謝大叔。”秀妍回以一個和煦的笑容。

車子揚起一陣塵土一下子就開遠了。秀妍舉目四望,滿眼是豐饒的草場,天非常寬廣蔚藍,地下大片的草地上間或散落著一些放農具的小屋,分片圍著一些漆成白色的木柵欄,遠處像雪似的堆積著一群綿羊。

嚮導見秀妍非常欣賞這樣的景色,建議她四處走走,只由他在原地等車子送回來,秀妍欣然接受。漸漸的走離大路邊,往牧場中間走去,秀妍走了二十來分鐘,對不遠處一座佔地頗廣,建築風格非常現代的建築吸引。走前以後,秀妍想這里大概是一處特別的地方吧,看得出來這裡的設施包括腳下的牧草都經過精心的修剪和打理。

這棟建築幾乎是全玻璃的結構,裡面有許多架子,種滿了各式的小苗,另一邊則在籠子裡養了許多動物。最特別的是這裡還有數不清的試驗器具、儀器。秀妍暗嘆,沒想到私人的牧場竟然還建有這麼大規模的科研基地。

室外還有個很大的苗圃,秀妍站在旁邊,在這樣地廣、綠意、藍天的地方,嗅著綠色特有的清香。這讓她感覺沉醉,彷彿這幾個月來鬱結在心中的沉重和痛苦一下子全部被滌蕩得香甜乾淨,就如這飄著朵朵白雲的藍天,和這陽光下的青翠農場。

然而是因為她太過開心了嗎?她聽見了根本不可能聽見的聲音——鉑金鈴鐺那種悅耳的響聲,小小的卻又清脆。 “鈴、鈴~”一下一下,越來越近。秀妍美麗的眸子一下子漾滿了淚水,生怕嚇跑那小小的鈴鐺聲,緩緩轉身——

允兒身上穿著輕便的寬領毛衣和一條麻織褲裙,赤腳站在秀妍身後,腳踝上那條秀妍親自戴上去的腳鍊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左胳膊下夾著一隻胖乎乎的小綿羊,右手用白色的繃帶掛在胸前,手裡抓著一把草。小羊被挾持得四腳凌空,但這初生的羊羔似乎不清楚自己的處境也渾然不覺一對生離死別的小情人之間的愛怨,徑自嚼著允兒手中的草。

三個月了,即使是時間再煎熬,也在這一刻得到了救贖。允兒沒有死,而秀妍不遠萬里主動來尋找。

秀妍流著淚,臉上卻帶著溫柔的笑意,走上前來摸摸小羊還沒長角的頭頂,聲音溫柔:“可愛的小東西。終於見到了。”

秀妍的含蓄,秀妍的一語雙關,某粗神經的螃蟹卻沒有聽明白。唯一幸好的是,這螃蟹非常癡纏深情,見心愛的人在哭,蟹蟹一手鉗著小綿羊,一手鉗著草,毫無生疏感地,低下頭輕輕親吻秀妍的雙眼,吻掉她的眼淚:“秀妍不哭。它長得就像秀妍一樣可愛~你喜歡,我送給你。”

“嗯~”秀妍仍然流著淚,唇邊卻勾起迷人的笑花,搖搖頭:“我不要它。”

“那你要什麼?”允兒恨不能將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拿來,只求佳人收下。酒瓶雕刻

秀妍撩開允兒散在頰邊的長發,幾個月不見她的頭髮都長到背了,輕聲說:“我已經要到了……有你就好。”

秀妍這是在……說甜言蜜語嗎?允兒覺得熱氣騰騰地往臉上冒,手心都出汗了,她的臉肯定又紅了。她這是在做夢嗎,剛開始的時候天天夢見秀妍出現在她面前,現在的夢境竟得寸進尺,夢見秀妍這麼溫柔地對她。

“秀妍你……不會再喜歡別人了對不對。也不會再回去英國和方旭岩培養什麼感情了對不對。”允兒終於開口要秀妍給一個確切的答案。以前理智上相信秀妍愛的人只有她,可是心中有疑惑的時候卻不敢開口要答案。將軍或許看出了什麼,讓她答應她傷好之前都不能離開澳洲。她原本打算傷好了以後就趕去找秀妍,可是她現在竟然找到這裡來,是不是就說明她的心裡確定愛的是她而不會再喜歡方旭岩之類的人了呢?

“傻允兒~我本來就沒喜歡別的人。我喜歡你,只愛你。”秀妍淺笑了一下,說得坦然。這下她終於聽出別的興味來了,以前她怎麼不覺得允兒每次一提到方旭岩的時候,這酸醋味竟然這麼大!

如果是以往,允兒問這樣的問題,她一定會驕傲得不願回答。就是她不自覺的傲慢,才會讓允兒越來越感到不安。現在她明白,允兒的這些疑問,並不是心中在懷疑,而只是想听她,給一個愛她的答案。

“咦~你沒有去英國嗎?關先生說你和方旭岩兩人去英國了難道是騙我……不對呀,他拿你的手機,而且桂花也說你去英國了來著。”允兒巴眨著眼。

“我是去了英國那是因為——爸爸說我去英國是和旭岩一起?”秀妍只要稍微一想,就什麼都明白了。一連串的陰錯陽差加上兩個居心不良的父母,就這樣將兩人阻隔在大洋兩端,……可嘆這小螃蟹還傻愣愣的一點狀況沒搞清楚。

秀妍沉默了一會,這還是第一次,在她的臉上露出緊張和不知所措的神情,她艱澀地開口:“允兒你會不會怪我?你走了那麼久,你受傷了,我卻到現在才來。”
說完話,秀妍別開頭甚至不敢去看允兒臉上的表情,那倉皇又緊繃的樣子,竟像是在等審判的人,允兒的態度讓她生,或者死。

允兒從沒見過這樣的秀妍,竟然被此刻心上人彆扭又局促的神情給萌到了。痴痴地說:“沒有怪你……剛開始只是傷心,都是我小氣又不成熟讓你太傷心……所以你討厭我不想要我了。後來躺在床上,我想了很多。等我的傷好了就算完成約定,我就去找你,無論你再討厭我我也會努力愛你的。秀妍,雖然我不成熟還傷你的心,但是我會越變越好的你能不能——呃。”

秀妍破涕為笑,燦爛的笑容就像沾了露水的鮮花一樣迷得人要說什麼都忘記了。秀妍見允兒胳膊下的小羊將草吃完,“咩咩~”地直叫喚,而那個愣螃蟹還紅著臉盯著她看,秀妍嬌聲嗔:“你還要抱它多久?”

“哦哦~”允兒這下回過神來了,狡黠地笑笑,彎腰放下小羊馬上順勢將秀妍抱得緊緊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小羊我就是抱抱。”允兒輕輕地嘆息。
“嗯?”
“可是我想吻你。”
“允兒~唔……”秀妍羞紅了雙頰。

允兒將頭埋在秀妍的頸項邊,有多想這樣的味道;感覺到懷裡纖細柔軟的身體,有多想這樣的擁抱。輕輕地吻上了嬌豔的唇瓣,有多想這樣的甜蜜……允兒輕輕的吻,唇軟軟地相貼在一起,探出舌尖小心翼翼地探索秀妍的甜蜜,然後含住秀妍的唇,大膽地探進,纏綿地糾纏。兩人都為了這樣久違的親密而激動,允兒能感覺到秀妍的身體在懷裡嬌怯地顫抖,而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靈。

一個傾注了思念和渴望的吻,越吻越熱烈,越吻越霸道。允兒吮吻著秀妍的唇瓣,舌尖席捲過每一寸專屬於她的甜蜜,熱烈的吻如燎燒的大火,秀妍緊緊依在允兒的懷裡,對對方的愛意和噬骨的思念,盡情地傾訴。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