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推開書房的門,關國豪已經將書房的東西砸得亂七八糟,此刻正神情頹喪地坐在書桌前面。

    

     “爸~”秀妍走到關國豪身邊柔聲喚他。

    

     關國聖誕節禮物豪抬起頭看看秀妍拎在手中的行李,“你也要走了?”

    

     秀妍放下東西,蹲下身體將手放在關國豪膝頭:“如果爸想要人陪,我就先陪你。”

    

     關國豪沉聲“嗯”了一聲,隨即擺擺手:“反正你就是要去的。我早該知道,你的性格和你媽咪一樣,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就會很堅持。”

    

     秀妍斂下眼,沉默了一會才幽幽地開口:“可是我沒有媽咪那麼幸運。她沒有做錯過決定,我卻太任性……如果不是我,允兒也不會……”

    

     關國豪沒想到女兒有這樣的想法,他知道她為季允兒的死傷心,卻沒想到她竟然把她的死歸咎在自己身上。關國豪皺著眉,語氣忿忿,對季家人故意說季允兒已經死了的做法沒好氣:“季允兒又沒有死。哼,一家人都古古怪怪。”

    

     “允兒沒死!”秀妍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又驚喜又激動又傷心,一時間捂著嘴搖頭,竟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好。

    

     “嗯哼,”關國豪哼哼,“我一開始就覺得奇怪了,找了人查,季允兒的媽媽倒是很有幾分本事,手腳做得天衣無縫怎麼也查不出來。我也是到了兩個月前,你走了以後我接到一次季允兒的電話才能確定。”

     某人大鬍子隨著說話一動一動看起來很是威儀,說到後面自覺心虛,含含糊糊地對他在電話裡欺負人家小螃蟹的事情輕描淡寫帶過,這種事情,怎麼能讓女儿知道,這太沒面子了!

    

     “爸,我……”秀妍咬咬唇,欲言又止。

    

     秀妍的臉上帶著淚,神色略顯憔悴但是因為剛才得知允兒的消息而顯出了喜色和靈氣,此刻晶瑩白皙的臉頰上浮著淡淡的緋紅,那欲言又止的樣子,顯得無比的嬌怯。

    

     聖誕節禮物國豪看看長得亭亭玉立的女兒,心裡真是又自豪又鬱悶,女大不中留,戀愛了就要向著別家人,無論那人是男人還是女人,哼。

     “去吧去吧,我不用你陪,我要去找你媽咪沒空給你陪。”大鬍子賭氣似的粗聲粗氣地嚷嚷。

    

     “爸……你為什麼突然答應了。”秀妍認真地直視父親,她知道他的態度改變了。

    

     關國豪點起煙斗,默默地抽了很久,才說:“也難怪你媽咪生我的氣……我很愛你媽咪,還有你。你們是我最寶貝的人。你出生的時候,才那麼小。”關國豪捧起雙手比了一下,大鬍子底下露出一個懷念的微笑。

    

     “我當時發誓一定要讓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幸福最開心的孩子。我要把我的東西全部給你,給你媽咪,讓你們一輩子都開開心心。可是漸漸的,我竟然忘記了什麼才是我最該在乎的。”

    

     “爸,這些話你多久沒對媽咪說過了?”秀妍俏皮地對關國豪眨眨眼。

    

     “呵呵~”兩父女相視輕輕笑起來。然而笑完,關國豪卻又擰起眉頭:“妍妍,但是我擔心你的心是始終一樣的。這……本來就是不同於尋常的事情。而且季允兒是那麼小一個小女孩,我不放心。而且她的家人似乎態度也很強硬,我更不放心。”

    

     卓燕那兇巴巴的女人手段極高,他也是領教過的。而且卓燕也極其堅決反對女兒們的事情,想他以前對別人的女兒這麼不客氣,萬一卓燕那番婆也欺負他女兒——關先生終於開始擔憂自己欺負了人家螃蟹,別人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而且,而且……”

 

爸! ”秀妍打住關國豪的話,無奈地保證:“我不會有事,好嗎,我能自己處理。

     關國豪深深吸一口煙,緩緩吐出的同時對秀妍擺擺手:“去吧。”

     安靜的墓園裡,從車上下來一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說是中年男子,可是他看起來卻只有三十歲上下的樣子,因為他長了一張娃娃臉。他高大結實的身材、穿著合身筆挺的西裝,面容白淨斯文,俊逸非常卻又顯得十分成熟內斂。

     他手拿一束白菊緩步走到一座墓碑前將花放下。

     廉水蓉沒抬頭,淡淡地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因為我知道你在想我。所以會來這裡想從前。”那人朗聲開口,說的話有著霸道的自信。

     廉水蓉抬頭看了看他,像是見到一個很陌生的故人一樣,久久才說:“你已經很久沒有這個樣子了。”

     那人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臉和下巴,咂咂嘴,“刮了,老婆不喜歡,就刮掉。”

     見廉水蓉不說話,關國豪收起輕浮的態度,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而癡情。他執起廉水蓉的手:“蓉蓉,我發誓要一輩子和你在一起的。”

     “兩個人,要一輩子生活在一起,並不是什麼難事。”廉水蓉輕聲說。

     “可是我愛你啊!我們相愛!”關國豪低聲喊。

     見她仍是無動於衷,關國豪有些著急了,“我不會答應和你離婚……不,也不是說離婚。蓉蓉,我要你愛我!雖然,雖然你的心裡不只我一個人,但是我只愛你,愛了好多好多年,只有你!這幾年都是我的錯,我,是我忽略了這些。我絕對沒有像你說的只在乎面子,我在乎的只有你和我們的妍妍。” 廉水蓉默默地流下淚來,可是還是不說話,也不掙開關國豪的懷抱。

     關國豪被妻子的淚水和現在的態度搞得是完全不知所措了。開始想好的邏輯縝密的說服妻子的那些說辭全部變成了不經大腦的話語:“唉唉!蓉蓉,你真的誤會了我,就像,就像這鬍子的事情。當年你答應嫁給我,可是我知道你心裡卻仍是擔心我太年輕心性不定,都是我十幾歲的時候不懂事的錯。我於是想蓄鬍子,我只是想這樣看起來顯得比較老成,這樣才感覺在你身邊配得起你。”

      關國豪說起這件事不禁有些靦腆,二十出頭的時候男人總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他這張娃娃臉為了在成熟的妻子麵前顯得老成有擔當,這鬍子竟然一留就是二十幾年。當年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愛面子的關國豪當然不肯對妻子說明,只是沒想到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誤會。

    

     廉水蓉怎麼想,也沒想到這男人竟然是為了這種原因。想起自己兜兜轉轉,從這個人從一個男孩長成一個男人,糾纏了三十年,一時感慨萬千,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所以,蓉蓉你千萬不要離開我。我很愛你,是真的!唉,都怪我越老越糊塗,越老越死板愛面子,我以前天天都說,天天說怎麼會讓你懷疑。我以前不是這樣的,都怪我越老越糊塗了——”關國豪臉皮變白淨了,那粗聲粗聖誕節禮物氣的大嗓門還是沒改,懊惱地責備自己,越吼越大聲。

    

     聽到這樣的一番話,廉水蓉望著丈夫那張和年輕是相差無幾的臉,忍俊不禁“扑哧”一聲笑了,“你呀,就頂著這麼一張皮相,說自己老。”

    

     關國豪好歹也是閱歷豐富的人精了,見妻子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便知道無需再多問些什麼。他嘆著氣,視線拂過那座精緻的墓碑,高大的身體將廉水蓉緊緊擁抱:“蓉蓉我愛你……我比任何人……”

 

 

 珀斯是西澳大利亞州的首府,這裡是全澳洲日照最長的一個城市,是澳大利亞最燦爛的城市。這裡擁有蔚藍的海岸和廣闊豐饒的牧場。 9月份的天氣,在中國的南方顯得炎熱,在英國顯得過於淒清,在這裡卻覺得氣候正好適宜。

    

     季家的牧場在城中心往北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地方,秀妍請了當地的嚮導將她帶進季家的牧場的時候,才發現真的很大。車飛馳了許久只見到散佈的農作物加工廠、剪毛廠或擠奶廠,看到大片大片的農田,牧草地和牛羊群,卻始終沒有看到季家規劃的居住帶。

    

     開到一大片一望無際的牧草地的時候,一個頭戴牛仔帽、高大黝黑的男人穿著牧場工人穿的帆布工裝的人衝出來,攔秀妍的車。

    

     “啊?你們是外面進來的車?唉,不管了,車能不能藉給我用一下!我要去追個人,等下保證送回來。”那個男人趴在吉普車的窗邊神色焦急。

    

     “先生你怎麼了?”秀妍禮貌地問。

    

     “哎,有人偷我的施肥飛機,我要去追!”

    

     開車的嚮導和秀妍都額角冒黑線了,偷飛機你不報警,你拿車追?

    

     “我建議你報警,我的這位小姐趕著去季家莊園。”嚮導聳聳肩。

    

     “不能報警,偷飛機的是我妻子。”農民大叔一臉正經。

    

     秀妍被這個看起來很老實的華裔農民逗笑了:“你妻子將飛機開去施肥,怎麼算偷呢?”

    

     “哎呀!”農民大叔急得在原地打轉,“就是我妻子開才不行!你們看天上!”

    

     一看天上,一架小型的施肥飛機在天上直接俯衝,然後在筆直拉伸,然後在天上連續翻滾,然後以一種極快的速度低空掠過一處高坡。尾巴還拖著一條白霧狀的液體肥料煙霧。這,這是在施肥嗎?這施肥飛機開得和戰鬥機似的。

    

     這一看,三個人都默了。嚮導十分有同情心,聳聳肩對秀妍說:“關小姐,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

    

     聖誕節禮物秀妍不多說,馬上打開車門下了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