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3yb7iemkg  

允兒每天忙得昏天暗地,秀妍又何尝不是忙碌。因为两人之前的龃龉闹得不欢而散,允兒即便是空闲下来,也不敢随意打扰秀妍。允兒觉得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当时暗恋着秀妍却不能表达的时候,找各种借口说服自己去敲敲秀妍的门和她搭上两句话。

为了哄心上人开心,买来鲜花和小礼物,却也不敢当面送给人家。悄悄地放在门口,再鬼鬼祟祟地隔一段时间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偷看外面的情况。

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喜欢像现在一样望着那个有秀妍的房间,默默感受她靠近身边的感觉。只是今天她多了一些挣扎,妈妈要求她回澳洲一趟,允兒心里明白她有许多不得拒绝的原因。她知道她做下不回到父母身边决定一辈子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决定确实非常任性,将军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做父母的必定会感到不安。酒瓶雕刻

允兒知道将军说的那些什么爸爸最近身体不好要她回去探望,什么帮了她的忙需要她还之类的话,不过都是哄她回去的手段。她一旦去澳洲,想要从将军的眼皮底下离开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感情上她不想去,她不愿意离开秀妍,担心哪怕离开半步都要徒生变故,那是她不能接受的事情。爱一个人,恨不能吞掉她,吃下肚子里去,这样就能时时刻刻地在一起。

然而她也有她的矛盾。矛盾在于最近她和秀妍间的气氛确实不那么融洽,来自家人的压力和影响是很大的原因。她要化解掉此刻的僵局,则必须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取得父母的谅解,用自己的力量来告诉秀妍和自己的家人,她们能好好地在一起。允兒迫切地希望好好呵护她们之间的爱,和她深爱的秀妍,爱一个人,总是希望给她最好的条件和最无忧无虑的环境。

允兒的心里就这样胶着,去或不去,一整夜在她心里轮流决定了无数遍。她突然有些理解,秀妍要到英国去或许也有和她一样的矛盾和不得已。就这样浑浑噩噩,允兒竟然在阳台上呆了一整夜。

天刚蒙蒙亮,允兒轻轻推开秀妍卧室的门。厚重的窗帘将刚刚有些泛白的天空挡在外面,室内光线黑暗显得静悄悄的,秀妍躺在大床中间,手放在脸颊旁边,眉头蹙紧睡得很不安稳。允兒小心翼翼地趴在床边,一边伸手轻轻抹去秀妍额上的薄汗,爱怜地亲吻她的脸颊。

“允兒?”秀妍从浅眠中醒来,长长的睫毛眨了眨。

“我吵醒你了。”允兒索性趴在床上,仔细地将秀妍亲吻个够。

“你怎么那么早?”刚刚醒来的嗓音显得娇嗲。

“我想你。过来看看你。”允兒的眼睛里渐渐凝集起了墨黑的颜色。

“哦,好~”秀妍仍处于半梦半醒间,顺着允兒温柔的亲吻和抚摸,下意识地将身体靠向温暖的地方。

“秀妍……”允兒被秀妍此刻娇懒的模样迷住了,掀开薄被在秀妍身边躺下,指尖缓缓勾过睡裙的吊带,允兒伏在秀妍身上朝圣一般吮吻着。

果冻一般晶莹剔透的肌肤,散发着香暖的、软绵绵的香味。挑动着人的神经,让人迷醉。

“允兒……”秀妍搂住伏在身上的纤瘦身体,敞开胸怀接纳心里爱着的人。女人对亲热的感受往往享受的不是感官上带来的愉悦,而是这样的亲昵带来的温情和彼此融入的亲密感觉。秀妍闭上眼感觉这个女子温柔不具侵略性的碰触,允兒总是这样能让她在她身上得到软软的、纯净的感觉。酒瓶雕刻

正是因为这样的亲昵,让秀妍觉得自己仿佛能感受到允兒所感——允兒现在陷在一种很深的不安和矛盾中。秀妍稍稍控制住自己的喘息,摸摸允兒的头,轻声问她:“允兒,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允兒定住动作,静静地停顿了几十秒,才翻身坐起来,拉住秀妍的手表情低落而认真:“秀妍,我近期要去澳洲一趟。”

“你要离开?”

允兒不答秀妍的话,而是继续说:“我妈她……用我做过的承诺要求我回澳洲。我会回去一趟,我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决心,我要他们认同我对秀妍的爱。秀妍,是我执意要你爱上我的,我要很爱很爱你,给最好的生活给你,无论是哪一方面。”
这是她心中一直对自己保证的事情。

秀妍鼻子发酸,“你不是说,无论做什么都不要分开的吗?”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想允兒的委屈,想允兒的一切。秀妍只要一想到自己如果真的离开,允兒那落寞流泪的样子她的心就像针刺一样疼痛。舍不得,舍不得啊……爱上了一个人,怎么舍得在她感到不安的时候与她分开两地。秀妍在允兒忙碌的这几天,不惜违逆父母,改变了陪母亲出国的决定。工作上,也收回了原本和英国皇家舞团合作的计划,她所属的舞蹈工作室为了她的决定乱成了一团。

可是现在允兒却和她当初一样的想法。想要分开单独行动,突破自己父母的障碍,希望保护另外一个人。

允兒却感到惭愧,以为秀妍在责怪她当时任性地不许她陪阿姨出国,因为她的任性,才让两人原本融洽的关系变得尴尬。允兒黯然地低下头,“我原来的想法太任性,都是我害得秀妍左右为难。我太担心了……秀妍是这么完美的人……你值得最完美的东西,而我却不够好……所以我自私的想困住你,我知道秀妍的爸妈不能接受,我就要千方百计让他们答应;我知道秀妍和方旭岩在一起很开心……你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找回感觉也很容易吧……我于是千方百计想将你们阻隔……我这段时间忘记了我对秀妍说的话,我要做任何秀妍想要的事情。”

“所以呢?你现在就要大方了?允兒,爱情是这样的吗,你觉得是我要的,你就大方的不在乎了?”那你自己呢,那你自己的立场呢,难道爱情不是非她不可,难道爱情不是为了她怎么也不能妥协的吗。

允兒紧抿着唇,喉头像是被塞了一团东西一样,哽咽得疼痛。她痴痴地望着秀妍说:“秀妍……你或许不能理解吧……你对我,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我远远地望着你,眼里只有你,好长时间。却从不敢希冀你有天能真正到我的身边来。可是这竟然成为现实了,我每天都快乐得像在做梦一样,真不敢相信我真的能够拥有你。我几乎不知道要怎么爱你才能让自己觉得满意,只要是秀妍要的,无论多难我都要做到。如果……”

允兒激动得几乎做不出吞咽的动作,“如果秀妍你发现心里喜欢他……如果现实的压力让你不再想要这样的关系——”

“够了!”秀妍推开允兒,泪水一颗颗掉在手背上,“你在说什么!你不信任我,还是根本是你自己心里有了别的想法。”秀妍又伤心又气恼之下也脱口而出心里介意的事情。

可是刚说完,秀妍却更难受。这就是爱情吗,允兒小心翼翼,不信任她,而两人争执起来,就要互相指责。爱情让她体察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和眷恋,可是爱情为什么还会让人这么难堪,嫉妒、发怒、伤心、指责,种种负面的情绪,让她感觉到了以前从没有过的慌乱。

“你走,你走!”秀妍挣开允兒的手臂,推她走。

“秀妍我不是——我没有——唉!”允兒说完话就后悔,总觉得词不达意,或许她心中是又妒忌又委屈,故意说着明明不认为是事实的话。允兒知道自己说的那些话口不对心,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对秀妍的任何事情大方。

或许在她心里仍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她想激秀妍大声地否认,大声告诉她,她的那些担心她的那些莫名其妙的飞醋全部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她想激秀妍大声地说爱她,大声告诉她,她们要在一起,哪怕以后不能得到至亲的谅解也矢志不渝。

越是淡然不热情的人,越是难开启心房的人,她的心就越容易被那个占据了她全部的人伤害。秀妍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冷清起来,泪珠还挂在眼角却止住了哭泣,表情变得平静,冷冷地说:“你走。”

“不要,我——”

“你走!”秀妍冷声呵斥。

“我……”允兒的眼睛模糊起来,退后两步,慢慢地走出了秀妍的房间。

秀妍不要她……秀妍要她走……允兒的眼睛一直模模糊糊的,脑子里不断回想的都是秀妍推开她,要她走的样子。如果说开始她在考虑近期去澳洲找父母是为了想办法解决公司的困境并且当年说服他们,那么现在的允兒则是哀伤到了极点,无所依、无所藏、无所安慰,如果没有了秀妍,那什么地方才是她的归依……

允兒在泪眼朦胧中胡乱收拾了证件,然后拿钥匙进了秀妍家。秀妍正坐在沙发上,腿上摊着一本书,但是视线却没有落在书上。见允兒隔了几个小时就又莽撞撞地跑了进来,秀妍冷着连,合起腿上的书往房间走。

“秀妍,秀妍我是想来说一声……”允兒低着头沿着墙衡到秀妍的房门口却正好被关在门外,允兒只好在门外轻轻拍着门对秀妍说:“我,我今天去澳洲。秀妍?秀妍!”

允兒说完话,却始终没有等到秀妍的门打开。她黯然地默默转身,早上的太阳在这时耀眼地照射进窗明几净的客厅,允兒走在光影里,阳光将她的身影照得很长很长……

当一个人特地来和你告别,无论她是不是会留下,可是她这么做都为了,听一句你的挽留。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