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b7T  

“秀妍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允兒琶有些驚訝。這件事之所以沒有對秀妍特別提起,是因為她心裡其實並沒有和方旭岩打賭的想法,在後來和方旭岩明爭暗鬥是因為不能示弱也是為了讓秀妍的爸爸認同她的能力,但是秀妍被誰告知了這件事以後,明顯的誤會了。

“確有其事對吧......允兒,你將我看作是有某種價值能抵押的物品......”英文“確鑿的”英文“確鑿的詛咒”英文中。

允兒頭搖得像撥浪鼓,“不是不是!是方旭岩說要賭這個,我沒有和他賭,我 - ”允兒說著著,嘴都要扁起來了,她有種百口莫辯的,怎麼解釋也像是推卸責任把事情怪在方旭岩身上,但是事實真的 -

“嗚〜秀妍人家不會認輸的,我沒有把你看作物品......”允兒有些害怕秀妍此刻冷漠的氣息,就像是秀妍再也不要她的親近一樣。小心翼翼地拉住秀妍的衣角,無論怎麼解釋,覺得詞不達意。她真的不是秀妍想的那樣......秀妍是她的命啊...她怎麼可能因為什麼事情放棄她,就算有人要和她賭一百次,她也不可能答應把她的寶貝拿出來,無論她是能必勝或者必敗。酒瓶雕刻

“不認輸......如果你輸了呢......是不是就要把我讓給別人!”秀妍就是氣,氣這個人,這個人是不是她她太大方了!

“秀妍〜”允兒低著頭牽住秀妍的衣服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邊。秀妍說完話話了起身要走,允兒不敢留她,可是更不肯離開她半步,就這麼小心翼翼地扯住秀妍的衣角,跟著她出了家門。秀妍不理會她,但更慶幸的也是秀妍沒有掙開她。允兒像條大尾巴似的拖在秀妍後面跟到了門口,“秀妍人家沒有把你讓給別人。

“允兒,我想我們都該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我們的關係。這件事,不再提了......”秀妍這樣性格的人,最不會與人爭辯,也是傷心到了極點,實在是不願再多說。看見允兒委屈的哭,看見她承擔著那些壓力和打擊她的心裡更疼痛。

允兒只得嘆著氣回到自己家中,試著找一些事情來分散此刻亂成一團的思緒。事情一件件的來,要么坐它它發展,要么將事情逆轉。有了這次的事情,允兒也更要學著承擔常人不能承擔的壓力,在逆境中不期望得到任何人的庇護而倚靠自己的智慧;成熟起來面對紛雜的頭緒,不再像小孩子一樣只懂得躲避痛苦希望所有險惡會靜止,而是強悍起來去征服它。

既然她愛上秀妍,並且選擇了將愛情抓在手上,那麼她就要變得更無所畏懼。如果這世界上有什麼能讓她毫無保留,讓她願意攤開最柔軟的部分,那麼只有那個她在舞蹈教室外看了一眼就深深地迷戀的精靈,她的秀妍。

允兒眼裡閃著淚光,默默地看著秀妍臥室的燈亮起,暖暖的顏色,就和秀妍一樣溫柔。她低頭看了看手裡的大使館簽署的批准證明了笑,撕成兩半,再成成兩半,撕成細碎的紙片,往空中一撒 - 像花瓣一樣飛舞。

※※※※※※※※※※※※※※※※※※※※※※※※※※※※※※※※※※※※※※※※

对于允兒和黃美英来说,这都是最困难的时期。允兒第二天马上开始马不停蹄地和海石公司交涉,再和MK在法国的代理公司谈判,但是都无果。MK最终火速敲定海石,将原本给允兒的合同转而给了方旭岩。海石公司的股票应声大涨,关国豪大喜过望,马上宣布要提议方旭岩进董事会。

这件事情对允兒和艺联公司的打击不可谓不小,金钱的损失再加上所做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对士气和刚打响的名气也是个很大的打击。允兒急需要再开发一个亮眼的项目来让自己站稳脚跟。这个计划一找狗头军师黃美英商量黃美英就和打了鸡血似的激动,摩拳擦掌的要再大干一番,简直是生机勃勃活蹦乱跳。

连允兒都迷糊了,睁着圆眼睛问:“你,你怎么那么来劲。你不是正在……”

“正在什么!失恋咩!”

“呃,呵呵……”

“切!”黃美英一脸不屑地哼哼:“姑娘我6岁初恋,征战情场十几年,失点小恋算个屁。”

“美英~”允兒拉住她:“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会很内疚没有早告诉你……”

“安啦!”黃美英很大姐头地把允兒的背拍得劈啪作响,“这怎么能怪你,要都要怪那个什么劳子爱爱,敢骗我,难怪睡起觉来技术那么差,没半点专业素养!还好我也没把钱给她,等姑娘我拿那些钱去找几个真正专业的来,每天轮着来,爱怎么搞怎么搞——”

“噗……”

“你敢给我乱搞看看!你这女人这么笨真遇到那些人就不怕给骗财骗色!”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紧身短裙身材火辣的人,双手叉腰对黃美英吼。

“艾爱?美英……你们两个别——”允兒赶紧挡在好友身前,怕这两个冤家见面分外眼红要开起战来。

可是预想的场面却没出现。黃美英的神色非常黯然,艾爱那些挑衅的话她也不和平常一样斗嘴反驳,只是低沉着声音说:“即便不是那些人,还不是一样骗财骗色吗。我得罪她们,那些人至少拿钱办事不会计较我什么,但是你这样的却觉得自己可以随意的惩罚别人。”

艾爱听了这话,又心疼又生气,她心疼黃美英又生气她将两人之间的感情完全抹煞。艾爱一瞪眼小姐脾气也上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认定的那些事情,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

“你是没骗我,是我自以为是,是我笨。”黃美英含着泪,头也不回地走出允兒办公室。

“艾爱,你们,唉。”允兒叹气,美英的心里不像她表面表现出来的这样。

艾爱郁闷又烦躁,挥挥手:“哎,别理这个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一个人。”

允兒一点也不意外艾爱带她来找艾晴。但是她意外的是,艾爱一坐下来就毫不客气地诘问艾晴:“是你对吧!”

居然是她?允兒不是没怀疑过,可是艾晴她不是……

“是我。你们又能怎么样?”艾晴根本不否认,吃定了她们拿她没办法。

“出卖合作伙伴,毫无信誉,窃取商业机密,你还能做出更下流的事情来吗?”艾爱拧眉。

“为什么?”允兒平静地开口。酒瓶雕刻事情已不能挽回,她只想知道为什么艾晴要做这种事,她们合作拿下MK的合约,现在合约丢掉了一损俱损,再加上她这不是更加把方旭岩往秀妍的身边推吗。

艾晴不说话,拿起桌面上的烟点着,狠狠地吸了几口,才在烟雾缭绕中半眯着眼说:“你管我为什么。东西是我偷去交给他的,我就是看不顺眼关秀妍好,我就是看不顺眼你们怎么样。你难道以为我真的很想和你合作?我只是看上了你手中的那些项目,我知道你想要MK的合约,如果不答应帮你搞,你可能会把那些项目转给我吗?”

“多行不义必自毙,夜路走多了,艾总就不怕碰到鬼。”允兒冷冰冰地说。

“季允兒,”艾晴捶桌子,“没那么大个头不要戴那么大个帽子,MK的合作没有我你本来就拿不下来,因为我而失去也是应该。我愿意将我的项目给你参股,白白送钱给你赚,我自认为没有太对不起你!”

允兒不理她,干脆起身走人。剩下了艾晴艾爱两姐妹大眼瞪小眼。艾晴非常不满,允兒一走开她就对艾爱开炮:“就你清高,就你能明白事理大义灭亲。艾爱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懂一个人要靠自己的力量获得成功,要放弃多少东西,要被迫无奈做多少事情。”

艾爱长长叹了口气,“姐,既然创业不易,就请小心安分一点。你的野心带你走在灰色路线上,小心引火烧身,你的公司扩张得太快,对你并不是好事。”

“我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就像我探索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一样,一马平川像你那样赚小钱的生意,我不做。”

※※※※※※※※※※※※※※※※※※※※※※※※※※※※※※※※※※※※※※※※

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允兒终于下定决心打电话给她家将军。卓燕一接电话就语气风凉得很,“哼哼~你不肯移民,还故意撕掉证明惹怒大使馆的官员,你还敢打电话给我。”

“将军~你明明知道我开始答应了也是阳奉阴违的。”

卓燕怎么会不知道女儿不愿意移民,是被催得没办法所以答应了敷衍她。但是卓燕相信自己有办法最终让女儿乖乖就范敷衍成真。但是允兒也相信自己能够敷衍到底抵死不从。于是呢,一个老狐狸,和她生的精螃蟹,一大一小的在较劲。自己这个性子温和的女儿其实最认死理,认定的事情就一根脑筋,但是她还有治她的办法。 卓燕凉凉地说:“哟,敢阳奉阴违了。那你找我做什么?没钱了吧!”“唔~”允兒顿时低头、嘟嘴、红脸,嚅嚅地应道:“嗯。”她家将军当年率领的,就是搞情报工作的飞行队。
“被欺负了吧!”
“唔~嗯。”那只姜比较辣不要一分钟就比较出来了。某螃蟹顿时觉得自己刷的一下从人那么高大,变小变小,变成螃蟹那么渺小,将军真会戳人痛处。
“要我帮你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你就欠我两次了。这次你要还。”
“哦~还就还。将军你真是小气耶~”允兒不怕她,毕竟是自己老娘,吃了她不成?
“我要你马上回来一趟!马上。”卓燕把切好的水果喂进丈夫的嘴里,笑得无比灿烂,也不看看是谁生的你,怕你不从?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