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4dtwqwi2g  

“季小姐,受季夫人的委託,她將你移民的手續授權給我,所有的手續我都幫你辦好了,你只須在這裡籤上名字。一個小時後親自面試,然後就可以了。這裡,這裡簽名。

“好,謝謝。”允兒一邊對律師道謝,一邊蹦出一句看似莫名其妙的話:“將軍,這下你放心了吧,我能掛電話了嗎?

“小允允吶〜老娘我特地百忙之中打電話陪你聊天你還嫌三嫌四的,是不是因為媽媽太久沒'關心'你所以......”

“人家只是聽見農民大叔叫你吃飯了嘛,嘿,嘿嘿〜”允兒乾笑。

她親娘卓燕要對付她,辦法多得去了。卓燕一聽律師說允兒推三阻四的不肯去辦移民手續,索性親自打電話叫允兒起床。可憐小螃蟹一大早被挖起來,然後不能掛電話,將藍牙耳機戴在耳朵上就這麼被卓將軍遠在澳大利亞的電話吩咐起床,出門,然後乖乖地跟著律師辦手續。允兒對此件事情各種無語,這世界上也就只有卓將軍能幹出這種事,打個越洋電話過來親自監督幾個小時,遠在千里之外都能把人治得服服帖帖。

好不容易把將軍給哄走了,允兒剛坐下來想兩下氣,電話又響了。
“美英,我的事情還沒辦完啦,晚點再 - ”

“晚不了了!你快點回來,出事了!

“什麼事?”允兒有些狐疑,她從來沒聽過老油條黃美英語氣這麼急促。

“出事了!MK的稿子洩露了,海石公司在他面前拿出了完整的稿子,MK和他的經紀公司大發雷霆,馬上依合約終止合作,而且要我們賠償訂金。如果後續他的稿子搶先流市場了我們還要負全責!“黃美英又急又懊惱。

“什麼......”允兒短暫地懵了一下,隨即趕緊安撫黃美英:“先叫大家都不要急,我馬上過去。

悶熱的天氣即便是到了深夜也沒有稍微緩慢,在電梯裡的三人,狹小的空間,鬱悶的氣氛則讓人的心情更加沉重。電梯門打開,秀妍已經等在門口。見到拉著她的手蹙眉擔憂地問:“怎麼了?一整天找不到人,問公司的人就一直說你在忙。

允兒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牽住秀妍的手,卻低頭一言不發。艾愛一左一右將兩人拉進房裡:“先回去。我再詳詳報訴你。

允兒家風格現代而簡潔的客廳裡,艾愛將大概的情況告訴秀妍,手揪額頭,即便是她這樣的商場老手也為現在的狀況感覺頭疼;“總之稿子洩露不管是誰的問題,但是最終的責任肯定要我們來負.MK態度很強硬,這個合約算是完蛋了。我們損失慘重,還要面對他們後續有可能的巨額索賠。明天這件事就會傳遍所有的媒體,這算是嚴重的失職和醜聞,藝聯公司的前途......唉。

“怎麼會這樣......允兒......”秀妍如何能不心疼,見這整天神采飛揚的小螃蟹心情沉重的樣子,她有多少不捨。秀妍倚在允兒的身邊,伸手輕輕撫摸她的臉頰。

“真是沒想到海石這樣的大集體也會用這種手段!稿子就只有一份,看過的人也不會是美英和允兒,真不知道方旭岩是怎麼得到的,可恨!”艾愛一激動壓根忘了自己在裝風塵女,揚起氣勢拿出平日訓導下屬的架子,氣勢洶洶地把桌子拍得劈啪作響。

黃美英今天一直很沉默,安靜的樣子和她平時大相徑庭。這個時候她終於開口了,語氣森冷:“我卻知道他是怎麼得到稿子的。關老師,稿子是你洩露的!

“美英你胡說什麼!”允兒反手摟住秀妍,下意識的就做出一副防衛的樣子。螃蟹的領地不容許任何人有半點覬覦。

“美英你不要亂說,怎麼可能是秀妍。”艾愛更是力挺。

“我沒亂說!關老師,就是你!那天允兒不在家,是你將稿子給她的,你完全有機會。你和那個方旭岩是那種關係,而且海石還是你家的公司,我不信任你!“黃美英站起來居高臨下,氣呼呼的直指秀妍。

“你放屁!”英文“愛放屁”英文“愛放屁”英文“愛放屁”英文“放屁”英文“放屁”英文“放屁”英文“放屁”英文“放屁”英文“放屁”英文“放屁”英文允許任何人這樣說秀妍。“她根本不是這種人,不許你有這種想法。

“允兒,你自己說,難道我的懷疑沒道理嗎?

允兒臉色非常難看,秀妍不是那種會為自己辯解的人她的臉色仍如以往一般平靜,允兒抱緊秀妍,低聲說:“不會是秀妍。而且沒有證據你不要胡亂猜測“。

“我沒證據亂猜測?!那你怎麼解釋稿子洩露的事情?”黃美英氣允兒幫親不幫理。

“夠了!關的性格我最了解,關的品性和她的人一樣純潔美好。不要說她愛著允兒,就是對普通的人,她也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我們中任何一個人去做這件事,都不可能是她!“艾愛和秀妍的交情那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可以描述的。

這個人,胳膊肘往外拐!允兒爭著秀妍就算了,艾愛的態度比允兒還親暱,黃美英怎麼聽怎麼不是滋味,氣得語氣泛酸,冷嘲熱諷道:“哼,你倒是裝得這麼熟悉了。我難道還不比你更了解她是什麼人嗎,你才認識她幾天啊!

要吵架是吧,她黃美英難道在看不起她嗎?艾愛也怒了,“我認識她幾天,我艾家和她關家是世交,我們認識了二十幾年,我艾愛認識關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咧!你這個女人甚麼時候才能改掉這個壞毛病,就愛看到表面就胡亂臆想,思維這麼固執,總有天要吃虧 -

艾愛多年商場磨練,這下可完全展示出女強人的氣質了,氣勢磅,發言引經典,可以是黃美英也馬上察覺到了:“艾家......二十幾年......你不是風塵 - 愛愛,你到底是什麼人?

呃......一時激憤,完全忘記了自己小心掩飾的事實。

“艾......”英文“艾多”英文“艾多”英文相鄰詞彙熱門詞彙“艾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次呼之欲出的感覺,她卻總是選擇忘省。
“你......”英文“你們”英文“你們”英文“你們”英文“一個人”英文“一個人”英文“一個人”英文“酒瓶雕刻

“我不是。那些酒吧和餐廳,是我的生意。艾晴。是家姐。”美英,你聽我說,這件事是一個誤會 -

“誤會?!”黃美英的眼淚大滴大滴地順著臉流下來,臉上帶著笑,可是那表情卻是讓人不忍心直視的哀傷:“艾愛,艾家二小姐。很好玩嗎,小姐日子過膩了,裝成妓。女把一個自以為是的笨蛋耍得團團轉,很好玩嗎!可笑我自以為是'拯救'你,可笑我還妄圖要把你的生活帶回正軌,可笑我還敢幫你找工作,你開心了,你心里天天都在笑,都很開心吧!

“喂,吴美英。”艾爱有些不确定地伸出手,这个女人性子最大大咧咧,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吴美英,看见她的泪,让她前所未有的心痛。

“你別碰我!”黃美英大喊,拍開艾愛的手哭著頭也不回的衝出允兒家的門。

“哎!”艾愛柳腰一擰,氣得跺腳,也跟著追出去。

那鬧得如火如荼的兩人是允兒和秀妍的好友,但是室內靜下來,允兒和秀妍卻誰也沒有心思再去關心別的人的事情。酒瓶雕刻沉默了許久,秀妍稍動了一下。允兒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發呆,稍有動靜,驚得像個受驚的小螃蟹似的趕緊鬆開秀妍舉起鉗子爬開,“秀妍......”

或許是因為沒有了外人在,秀妍矜淡的表情已經不復存在,她微微低著頭,柔和的燈光在她的臉上投下影子,讓她美麗的臉和纖細的身體顯得嬌柔低聲說:“你是怎麼認為的,你相信黃美英的判斷嗎?

“我不信!”允兒很快地回答,圓圓的眼睛直視秀妍,“這不可能。我相信秀妍。

秀妍仍低著頭,幽幽地開口:“可是你的心裡對我卻有疑慮,我知道。

“不不,不是疑慮,我 - ”允兒頭搖得像撥浪鼓,可是卻不知道怎麼表達,好一會,才扁著嘴語調委屈:“我只是,只是......秀妍為什麼一定要這個時候出國......是不是我的愛,給你你太多的壓力,我愛你是不是破壞了你原有的安逸生活。秀妍是不是因為壓力太大了,所以才......“

她的愛。允兒只提她的愛,那麼她呢,允兒把她的愛放在了什麼地方。是她感覺不到,還是她根本不放在心上,難道就是這樣看待她的感情,她不相信她......

“所以你要把我作為賭注,來證明我是你的東西。所以你對我總是小心翼翼總是做好隨時要放棄的準備。允兒你......”秀妍緊閉著眼,將眼眶的淚水眨去,再也不能維持淡定嫻雅的聲音,哽咽得聲音支離破碎。為什麼明明不是不愛,卻仍然會讓人難過疼痛。

允兒惊讶地睁大眼。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