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哇,這個高難度。允兒看了看,也模仿起來,在書房裡一陣亂蹦,然後在地上團團轉圈,一邊嘻嘻笑著玩得不亦樂乎。

“嘻好玩~呼呼,好暈~”允兒暈乎乎的一抬頭,睜眼一看卻就馬上從頭紅到了腳。

原本在鏡牆前面練舞的秀妍已經走到了落地窗的前面,正環抱手臂在笑著看她。

允兒低頭紅著臉,挪兩下“咻”的一下就鑽到窗邊的窗簾裡去。秀妍掩嘴輕笑起來,因為窗外是漆黑一片,她開始還沒太留意練舞室的鏡牆裡能看到允兒的書房。直到不經意從鏡子裡發現背後對面房間窗簾被拉開透出明亮的光,定睛一看,才發現有隻猴子在對面比手畫腳地模仿她。

這時允兒又探頭探腦地從窗簾後面鑽出來看秀妍。秀妍媚眼輕挑露出一個極其嬌媚的笑容來,對允兒勾勾手指。允兒只覺得一陣臉紅心跳,就這麼被人勾勾,就乖乖地從窗簾後面被勾出來站在窗前看著秀妍笑。

對面舞蹈室裡的美人擺起姿勢,站成古代仕女舞蹈的樣子,素手輕揚做出一串雲手的舞姿,然後停下來示意允兒照樣做。允兒扭扭腰撅起屁股,手胡亂揮兩下。情人節禮物

秀妍笑得彎腰。接著站穩,一腳腳尖點地,另一腳沿著支撐退往上拔起達到支撐腿的膝蓋處,再向外伸直。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最能體現一個舞者的天賦。秀妍帶著笑,僅憑一隻腿的足尖作為支撐,卻絲毫不覺得勉強,反而動作顯得無比輕盈優雅。允兒照著做,腿還沒抬起就因為失去平衡而東倒西歪。

簡單的都不行,秀妍這下來了個複雜的,手部的動作,配上全身韻律的舞動,小跳,旋身,再接一串滑步。停下來以後秀妍笑得好開心,被剛才允兒的動作逗得很樂。允兒見心愛的人笑了,她也會心笑起來。就這樣,一個教,一個模仿,兩個人隔著窗,看著對面房間裡的戀人,各自哈哈大笑玩得好不開心。

“哈哈~哎喲,不行了,累死我了不玩不玩了~”允兒跳得滿身是汗,終於受不了投降了,推開窗,對秀妍一邊揮手一邊叫。

“呵呵~看你以後亂學人家。”秀妍也推開窗,被允兒逗的咯咯笑,捂著嘴仍是捂不住笑意。

“哈哈,那不學了。”允兒笑嘻嘻,“這個是我獨創的,關秀妍,我愛你!”允兒雙手圈成喇叭狀,對對面的秀妍喊話。

這人真是不驚人死不休,秀妍臉紅了,“你,不要亂喊啦~吵到別人了。”

“就要喊。關秀妍,我愛你!”

“噓~”秀妍伸出指比在嘴上,不好意思地看看周圍,“給人聽到了啦!”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呵呵,真是的~”

“嘻嘻~”

允兒勾在窗子上,望著對面的人直笑。非常奇妙的感覺,當你的心中和某個人心意相通,並不需要接觸到,甚至就像這樣隔著一段距離身在不同的空間裡,即便是這樣,你也能感覺和對方很親近很親近,很貼近很貼近。

※※※※※※※※※※※※※※※※※※※※※※※※※※※※※※※※※※※※※※※※

關國豪翻看手裡的報告,越看眉頭皺得越緊。深深吸了一口煙斗,伸手拿下,再吐出一口長長的煙,“妍妍,你回國以後這一年過於低調了,那麼多大舞團請你去,你一年就去了一次。倒是國內那些名利全無的場合你去得太多,不是慈善性質的就是學生活動性質的。這對你的發展很不好。”

“爸爸~這件事我另外有安排,而且我既然決定回國那麼重心就要移到國內,你和媽咪不也不想我總是離開。”秀妍對這件事倒是看得很平淡。

“我知道你在籌備自己的專場舞蹈。”關國豪說,“但是你也不能別的劇團的邀請就一概不理啊!最近你媽咪的畫要在英國辦一個展覽要住上一陣子,我不放心她,你陪她去。而且英國皇家舞團要排一場大型古典芭蕾,我已經跟踪聯繫了一年了,依你的條件和名氣很適合其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你陪你媽咪的期間正好把那個演出給完成。”

“爸~”秀妍無奈地嘆嘆氣,但是對自家爸爸又不能冷臉拒絕,秀妍只好好聲好氣地勸道:“我沒那麼多時間,那一去就得好長時間,我這邊的工作實在是丟不開嘛~”

“什麼事情這麼丟不開!”關國豪眉毛鬍子一豎,“你是丟不開工作,還是丟不開那個女人!”

原本讓秀妍陪妻子出國一段時間,除了他說的那些原因,也確實是想讓寶貝女兒藉著換環境而轉移一下注意力。可是現在眼見著女兒推三阻四就是不肯離開本地,不禁讓人馬上反應過來或許女兒不想出國的原因是——

想了想,關國豪更是沒好氣,“難道你這年總是不肯往外跑都是為了那個季允兒?不像話!不許你再住在外面,你給我馬上搬回來,我找保鏢,今晚就幫你搬東西——”

“爸!”秀妍按住關國豪按電話的手,偏著頭直視他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好好~我去還不行嗎。到媽咪要動身的時候我陪去英國照顧。”

“真的?”

“騙誰也不敢騙爸爸嘛~”秀妍順勢摟住關國豪的手臂,踮腳輕輕在爸爸的臉上親吻一下,“那現在,我可以回公寓沒有?人家累死了~”

陪媽咪去英國一段時間不是問題,反正她沒答應要接下工作。

關國豪怎麼會不知道秀妍在敷衍,但是被嬌滴滴的女兒嗲了兩下,關國豪有再多的不滿也被澆熄了,反正目的不在於她肯不肯和別的舞團合作。

“累了也不早說。”一邊說話一邊按下內線叫保鏢:“送小姐回去休息。”

秀妍走出海石公司,卻意外的在大門處見到了方旭岩。他的身邊跟著大群人,一個高級主管模樣的人在他身邊匯報工作。方旭岩表情沉靜,身穿筆挺的西裝,略長的頭髮梳得服帖整齊。他本就是身材高大,相貌非常出眾的人,現在的這個樣子,讓他更顯得成熟穩重。一走進大廳裡來,幾乎所有女人的視線都要往他身上移一移。情人節禮物

可是方旭岩的視線卻只定在了一個人身上,“小妍,你怎麼有空過來了?”

秀妍站定等方旭岩迎上來,才徐徐地開口:“過來和爸爸聊一聊。你在忙碌吧,我先告辭了。”

“等等,”方旭岩伸手:“小妍,既然來了,那麼我們坐一會吧,到附近的咖啡廳,我們一起下午茶。”

秀妍聲音仍然矜雅:“改天吧,就不打擾你忙了。”她沒漏看方旭岩身後的那些下屬可都是個個神情著急。

見秀妍起步就要走,方旭岩邁步攔在秀妍身前:“小妍,陪我喝茶也不願意了?”

為了這句話兩人坐到了海石大廈斜對面的咖啡店裡。兩人的氣氛並不熱絡,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可是方旭岩卻似乎並不在意這樣的相處,仍是幽默風趣。

“今天談判的時候對方根本沒有還擊之力,上次還笑我們海石是專門為他們培養人才的。事實證明瘸腳蝦也能讓他們輸得心服口服。”方旭岩笑,指指自己尚未完全康復的腿。

“呵~”秀妍聽得輕笑起來。

“終於肯笑一笑了?”方旭岩擠眉弄眼,“你啊,見到我總是不笑。我都幾乎以為我摔的不是腿,而是這張風靡師奶的俊臉了。”

秀妍淺笑,淡聲說:“你想太多了。最近事情太多,有時候見面也只得匆匆打招呼,並沒有別的意思。”

方旭岩為人風趣、能說會道又有自信,這是他吸引人的原因,現在的他才像他原本的樣子。

方旭岩不無調侃地道:“總不能因為我和關老在公事上和季允兒有競爭,小妍也就同仇敵愾的也不理我們了吧!情人節禮物

秀妍但笑不語,方旭岩則話鋒一轉坦白說:“小妍,我一點都不想隱瞞我的意圖,我想重新追求你。但是我不是會強迫你做什麼事情的人,你還是你,我會憑我的努力讓你看到誠意。所以你就平常看待吧,我又不會吃人。”

秀妍向來待人行事淡然處之,讓她因為什麼尷尬去刻意迴避某個人她反而覺得彆扭。方旭岩和她認識那麼多年,知道了她的性格,首先將話挑開,避免了秀妍的尷尬。這點倒是和秀妍頗有默契,因此秀妍聽了他的話,啞然失笑。

於是兩人間尷尬了半年多的氣氛一下子輕鬆起來。這是出於方旭岩的刻意為之,也是因為秀妍現在明白了,她對方旭岩之間的感情並不看重。她懂得了那並不是不能被捨棄的愛情,因此方旭岩當時背叛的事情,無非給她留下了些許臉面上的難堪,而在感情上則早已雲淡風輕。正因為這樣,再面對時候反而能輕鬆自如得就是對待一個舊友。

方旭岩為人很聰明,知道什麼話題能提起人的興趣,知道什麼做法才能讓秀妍感覺喜歡。漸漸聊起其他的事情來,讓秀妍原本想二十分鐘打發的下午茶變得漫長起來。最後,秀妍認為時間太晚了禮貌地道別,這次方旭岩終於沒有再找藉口和轉移話題來留她。

然而保鏢接秀妍離開,方旭岩卻沒有殷勤地要送秀妍,反而在秀妍走後仍坐在椅子上,半瞇著眼看著對街——他看到季允兒,在對街已經站了很久了。而她,顯然也沒有漏看秀妍和他在一起聊了一個下午。

方旭岩拿起手機撥通允兒的電話,直直地看著對面,說:“我要和你聊一聊。”

允兒手拿電話,指節都有些泛白了。她盯著對街,玻璃櫥窗後面的方旭岩看,也沉聲說:“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談。情人節禮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