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允兒趴在秀妍背上,被眼前的狀況弄得有些發怔,睜著一雙大眼直勾勾地盯著關國豪看。

關國豪為了秀妍的消息本來就是又驚又怒,這下見到了允兒和秀妍這幅親暱樣子更是暴跳如雷。他的寶貝女兒怎麼能容別人隨便佔便宜。

關國豪還不等在門口愣住的倆孩子反應過來就從沙發上站起來大喝:!“像什麼樣子都給我嚴肅點妍妍你給我馬上進來,還有你,季允兒,你給我出去!“

允兒第一次見秀妍的爸爸,第一次見到家長的無措加上關國豪那駭人的大鬍子,唬得某螃蟹不僅沒爬“出去”,反而在秀妍的身側雙手像大鉗子似的將大美女抱得死緊,沒想到秀妍這麼精緻優雅的人,居然有個這麼粗獷又兇巴巴的爸爸。

秀妍馬上就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拉著允兒走到關國豪面前低聲道:“爸。”

“難道是真的如果不是我親眼見到 - 太荒唐!”關國豪見允兒緊粘著女兒不放的樣子,兩個孩子之間的親密,讓他不信都不行了。

這下允兒很快就反應過來,雖然剛見到家長讓她有些愣,但是她敏銳的觀察力還是沒有改變她放開秀妍站好,明亮的眼睛直視關國豪。“關先生,我們需要談一談“。

“我和你談個屁你給我出去 - !不,妍妍你跟我回去,我就不該聽你媽媽的答應你搬出來住太荒唐,再怎麼玩也不能玩這麼荒唐的東西!“關國豪很難接受優秀乖巧的女兒竟然也會做出這樣讓他驚愕的事情。

允兒卻眼明手快,在關國豪伸手要拉住秀妍前將她反抱在身後,語氣冷靜而不卑不亢:“我和秀妍是認真的,不是貪好玩,我愛秀妍,我會愛她一輩子! “

“住口!”關國豪豎眉大喝,“你有什麼資格,你還是個沒畢業的學生,乳臭未乾,你對誰說愛一輩子都沒資格。何況你以為她是誰?她是你能愛的嗎,你們兩個都是女人!“

“爸。”秀妍皺眉,“這不是允兒一個人的事情。我和允兒都確定這樣的感情,我希望爸爸尊重我的選擇。”

“你!”關國豪大鬍子一動眼見著又要罵人,酒瓶雕刻但是對象是自己寶貝的女兒頓時氣勢又軟了下來,“妍妍,不是我不尊重你的選擇,這件事實在是太荒謬了。和女人在一起怎麼可以 - 且不論關家,就你自己也是個受多方關注的人,這件事要傳了出去,別人會怎麼看你,到時你還怎麼立足“。

“秀妍......”允兒低聲喚秀妍,不能否認關國豪話裡的顧慮是現實存在的,她擔心他說的話會讓秀妍的心產生波動。

“妍妍,你是我的女兒,你想要什麼樣的男人,我都會找給你你是不是因為方旭岩那小子 - 沒關係,比他強一萬倍的男人我都可以找到,那樣的人才能照顧你,她不行。你和我回去,我今天一定要帶走你。“他的女兒,應該有個很強很優秀的男人來愛她,呵護她一輩子。

要帶走她的秀妍?那怎麼行!允兒再將秀妍摟個死緊,一臉戒備。

“關先生怎麼能斷定男人才能對秀妍好。我,我也不差啊!”小螃蟹挺挺腰,虛張聲勢地想唬人,“我會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好!”

因為她會比任何人都更愛秀妍,永遠愛......

“爸,不是別的人優秀我就要和那些人在一起。你不會明白......我改天會回家裡去,很晚了你快點回去吧。”說秀妍的心裡沒有半點反應是假的,她同樣也覺得慌亂,可是她心中的憂心更多的是來自於父母的不能接受。或許,這件事太突然,她讓爸媽失望了吧。

這時門被敲響,打斷了關國豪想說的話關國豪的保鏢敲門進來,走到他身邊低語:“關先生,府上打電話來,關夫人偏頭痛犯了請你馬上回去。”

關國豪開始一陣急怒,不多想就到秀妍這來興師問罪。一旦確定了情況,親眼見到女兒和這個女孩在一起的樣子,他就冷靜下來,掌上明珠從小獨立,自己這一下子恐怕是不可能馬上讓她們分開。他還得再想其他的辦法。一聽到妻子不舒服,關國豪索性冷著臉不再理會,匆匆忙忙的就帶著保鏢離開。

關國豪走了以後,秀妍和允兒卻沉默了好一會,分別坐在客廳的一隅,能感知到彼此的存在,卻又各自沉浸在自己雜亂的思緒中。

允兒還是現在,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做得不夠,就像秀妍爸爸說的不能很好地照顧秀妍。秀妍對她而言,是天賜的寶貝,她一直沉浸在擁有秀妍的狂喜中,她憂慮過秀妍不愛她,她憂慮過秀妍知道她僭越性別的感情以後討厭她疏遠她。但是一旦秀妍接受了,她竟然就沒有考慮過,別人是不是能接受這樣同性間的愛。沒有考慮過別人會怎麼看秀妍,沒有考慮過秀妍的家人是不是會為難她。

“秀妍。”允兒跪坐在秀妍面前抱住她。

“嗯?”

“你不要離開我。”

看允兒的樣子,乖乖的,只是掏心地表達自己的不安,卻不像平常人一樣因為自己的不安而用感情脅迫自己的愛人。這樣的晞梵,給她的感情總是這樣溫柔綿軟的,貼身的卻又不帶有侵略性的此刻乖乖地埋首在自己身上叫她不要離開的允兒,乖巧得讓人心疼秀妍愛憐地笑,撫摸允兒的頭:“我不會的“。

“我知道。”

“那你還這麼說。”

“我想听你親口說。”允兒閉上眼深深地呼吸,什麼才是幸福,這樣被秀妍氣息包圍的感覺,對於她來說就是最不能捨棄的甜蜜。

“允兒沒有要對我說的嗎?”秀妍知道允兒的心中肯定有想法。

“秀妍,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很害怕讓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酒瓶雕刻”允兒枕在秀妍的腿上想著從前。

“嗯,我知道。”秀妍可沒忘記允兒動不動就害羞的樣子。

“我好害怕,讓你發現,怕你覺得我是個怪人,怕你覺得不自在,怕你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更怕你再也不理我。”

“那你為什麼要說出來。”

“因為我想說愛你。”允兒淺笑,“如果我選擇一直隱瞞感情,如果我選擇這輩子都不告訴我愛你,那麼我這輩子也不會再對什麼人說,我最愛的人是你。如果一個人,對出現在他身邊的所有人,都是這麼不太愛也不是不愛,永遠也沒有一個值得他最愛的人,那就太可悲了。“

“因此相比之下,我不怕阻礙,也不怕別的人對我的批評和異樣的目光。我最怕的,是當我回顧我的過去,當我環視我的四周,我竟然找不到這樣的一個人,讓我從心底裡深深地眷戀和愛慕,讓我敢把自己的心掏出來並且對她說,永遠最愛你“。

允兒的眼睛澄清得就像一潭泉水,流轉著盈盈的眼波,和秀妍同時在對方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影像。秀妍溫柔地笑了笑,不多說話,抬頭輕輕地吻允兒的唇。雖是淺淺的吻,卻勝過了一切的話語。

“我會加油的哦〜秀妍要相信我,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比得上我,我會最愛你,最疼你,最保護你,最呵護你,最關心你,最照顧你,最 - 咦“她感覺秀妍的肩膀在抖耶?

秀妍被逗得不住地笑,勾住允兒的脖子將她拉下,低柔呢喃的聲音就像是某種誘惑:“你太多話了......”

香軟的櫻唇主動奉上,用深深的親吻堵住了允兒未出口的話。

※※※※※※※※※※※※※※※※※※※※※※※※※※※※※※※※※※※※※※※※

關家大家長那天乍然出現,又旋風似的離去以後似乎就沒多大的動靜。允兒知道他幾乎每天都要親自打電話來關心秀妍的情況,家裡附近一直都有保鏢在暗中保護秀妍,但是最近頻頻出現在樓下,她和秀妍進進出出時常常能和他們打照面。但是除此之外,倒也沒見秀妍的父母有什麼更劇烈的反應。

有黃美英這三寸不爛的舌頭還有艾愛的人脈,加上原本藝聯會那些能過海的八仙們的幫助,允兒成立的小公司發展得很快。原本依托藝聯會,辦公的地方也是設在藝聯,現在人員漸漸多起來,允兒在學校的附近找了個地方做辦公室,公司的名字就直接借用了社團的名字:藝聯。

到辦公室的時候,整個辦公室都在雞飛狗跳十幾號人每個愁眉苦臉不說,竟然連艾愛都在黃美英在辦公室中間焦躁地走來走去,允兒拉住她:“發生什麼事嗎?艾愛怎麼也來了?“

黃美英一見到允兒,劈裡啪啦的想倒水似的訴苦,“允兒你終於來了!有人在整我們!肯定是!最近就陸續的有一些展會,我們原來已經談好了的,對方又突然說不辦了。今天一大早居然一下子接到三個項目,包括展覽和我們策劃的演出,全部都說不干了。任憑我們怎麼溝通,怎麼降低條件,人家一口咬定,說不要我們就不要我們。有兩個展覽我們已經租好場館基本佈置完畢了,現在他們要取消,我們麻煩大了!“

允兒大驚,“怎麼可能!那些都是艾愛談回來的項目啊!”黃美英是不知道艾愛是什麼人,但是她知道艾愛的通天本事啊,不然她也不會放膽先把資金投進去。

艾愛皺著眉頭,“是。我已經和那些負責人通過電話。他們連我的面子都不賣,不是不肯,而是不敢。所以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插手這件事,而且明擺是針對我們。“

“你認識那麼多人,趕緊打探是誰啊!我們幾乎所有可調動的錢都壓在裡面了,如果辦不成,那些人賠的那點押金根本堵不住那個洞,是誰要玩死我們!“黃美英氣得把桌子拍得啪啪響。酒瓶雕刻她跟允兒在一起多了,變得老實了,她有一段時間沒去佔人家的便宜,結果人家把便宜占到她頭上來了!

允兒沉思著想一想,難道是......

這時,藝聯會的兩個成員匆匆忙忙走進來,手裡拿了一份雜誌進來,見到允兒就急急地說:“季會長,太可恨了,有人在中傷關老師! “

“什麼?”允兒驚愕地瞇起眼,伸手接過雜誌,封面醒目處寫著大大的字:舞蹈天才背後有大富豪金主,沽名釣譽屢獲大獎疑似金錢鑄就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