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1d124cgw1dy4iunysraj  

方旭岩恢復得很快,出院後沒多久能拄著拐杖自由活動以後,就第一時間到了關家位於山邊的別墅拜訪關國豪。

“小方啊,我看你也不要急,你總監職位的工作堆了很多,我已經吩咐策劃部的兩個副理一直跟進了。倒是你腿上的傷還沒好,可以多休養一陣,恢復的也快一點。“關國豪和方旭岩坐在院子裡,他點起一支煙不緊不慢地和方旭岩聊天。

“我已經休息得夠久了。關老,我這次回來以後,短時間內都不打算再外出,我要專注在事業上,不能再辜負你的期望。”方旭岩皺眉,關國豪現在的態度和以前一見到他就催他回公司的樣子真是......

“哈哈!”關國豪伸手摸摸滿臉的大鬍子朗聲笑,“當然不是叫你純休息。我知道你這次去肯亞,基本完成了你這兩年的攝影計劃,正好趁這個機會你把作書整理好,做好策劃以後就開個人攝影展。這也是你的事業,也是為我們海石提供一次高水平的展覽計劃。你不用顧慮,我不是公私不分的人,而且海石是上市公司不是我關國豪一個人的,你有能力自然能得到合適的回報,不會受你的私事影響“。

關國豪知道方旭岩心裡有顧慮,雖然他心裡是因為方旭岩辜負他的寶貝女兒而一度十分不待見方旭岩,這也是方旭岩負氣遠走肯亞的原因之一。但是事情過了那麼久,關國豪也稍微想通了,自家寶貝女兒似乎對這件事並不在意,或許兩個年輕人就是正常的感情平淡了於是分開。

方旭岩卻苦笑了一下,關老說是這麼說,可是他並不是沒有察覺到他的想法有變。以前他不願意靠著裙帶關係,但是關老卻因為他和小妍的關係而三番五次地提出要將他帶進董事會,要他執行副總裁的職位。酒瓶雕刻一旦關老認為他不會成為他的女婿了,便對他公事公辦地討論能力和回報的事情,這期間的反差真是讓人無奈。

不過也罷了,依靠著戀人的關係得到提拔本身也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小妍不同,她是他想要的,而他絕不會坐視她竟然和那個季允兒 -

“可是我執意留下來卻和私事有關。”

“哦?”關國豪挑眉。

“關老,我和小妍......我們以前確實出了很大的問題,都是我的錯。可是我愛她,我這次差點在山崖下喪命的時候我更確定,再沒有人會像小妍一樣讓我摯愛。我要重新追求小妍!“

關國豪沉吟一陣,皺眉:“妍妍的意見是最重要的你和艾家的大女兒正在交往,我怎麼可能贊成這件事。”

“關老,我沒有!”方旭岩站起來。

“不要再說了。妍妍對你們的事情並不特別在意,既然你當時決定放棄就不要再打擾她。”關國豪也站起來不想和方旭岩多說。公事和藝術上他欣賞方旭岩,無論他和女兒是什麼關係關國豪都能公事公辦,但是事情扯到寶貝女兒,哪個做爹的人肯答應欺負過自家女兒的男人再靠近她!關國豪滿臉絡腮鬍子的臉看起來很威儀,連眉毛都豎起來了。

“不在意小妍怎麼能不在意?!”方旭岩神請頗為激動,“關老你知道小妍她竟然 - ”

“嗯?竟然什麼?”

“關,我們該準備出去了。”廉水蓉從房子裡出來站在兩人後面。

“水蓉,”關國豪牽過妻子的手,可是卻沒有忘記剛才的話茬:“小方,你剛才說妍妍怎麼了”

“小妍她 - ”方旭岩咬牙說:“她竟然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你胡說什麼。”關國豪沉下臉。

方旭岩開了頭索性將話說明,“沒胡說!關老,都怪我,小妍和我分開以後,那個女人趁她傷心有意攀上小妍,而小妍當時肯定是太傷心了,竟然糊裡糊塗的覺得自己喜歡女人,她們現在同居在一起了!廉夫人,酒瓶雕刻你肯定知道對不對,小妍說你前段時間在她那裡小住,你肯定見過季允兒,你肯定能察覺到她們的異狀是不是“。

“水蓉?”關國豪轉頭問妻子。

廉水蓉輕輕嘆一口氣,並不說話。關國豪確大怒,啪地用力拍在茶几上,“荒唐!這怎麼可能!荒唐到極點!”

關國豪因為秀妍的事情在家裡大發脾氣,吼著趕方旭岩出門。方旭岩出了秀妍家以後打電話叫司機過來接他,沒想到另外一個人卻更快出現了,來接他的人是艾晴。

“你找人跟我?”方旭岩坐進車內,語氣悻悻。

“怕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而已。”艾晴笑笑,也不否認。

方旭岩不再搭話,艾晴看了他一眼挑眉道:“怎麼,關老給你臉色看了呵,早在你和關秀妍分開你就應該有這樣的自覺應該離開海石你又何必到了。今天還來這裡看關國豪的臉色你到靈悅來幫我吧 - “

“我不會去。”方旭岩打斷艾晴的話,“海石是我的事業,我不能捨棄。”

“你是不捨棄海石,還是你的目的根本就是關秀妍!”艾晴針鋒相對。

方旭岩又是一陣沉默,最後緩緩說:“艾晴,我知道你為我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我們彼此都有共識,這只是一場遊戲我的目的確實是秀妍,我要讓她重新回到我身邊,我也已經告訴關老了。我和你,我們兩個都不要再將錯誤犯下去。“

艾晴卻是聽得火冒三丈,冷笑道:“錯誤你不想要了就說是錯誤,你以前不是也認為,你和關秀妍之間是個錯誤嗎,更何況你不是看見了,關秀妍根本喜歡的是女人!會有這樣莫名其妙感情的女人難道就不是個錯誤,更可笑的是你喜歡這麼個喜歡女人的女人難道不更是錯誤。可笑!“

“你,”面對著艾晴一連串尖酸刻薄的話,方旭岩半天沒說出話來。果不其然是商場上有名的刻薄女強人,艾晴的強勢有時候真是令人難以招架。方旭岩索性不和她爭辯:“隨你怎麼說吧總之我愛的是秀妍,一直如此,別說我不信她真的喜歡季允兒,即便是真的,我也會重新贏得她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你不要攪進來。“

和她無關嗎。艾晴難得有首先沉默的時候,板住臉將車在大路上開得飛快。沒那麼容易稱了你們的心,事情總會和她有關的!

※※※※※※※※※※※※※※※※※※※※※※※※※※※※※※※※※※※※※※※※

從電梯打開的那瞬間,走廊裡就充滿了清脆好聽的笑聲。電梯裡兩個水靈靈的女子走出來,其中一個頭髮及肩穿著套裝和短裙,看起來頗有幹練的架勢,不過她臉上正揚著毫無顧忌的大笑容讓人看得出她的年輕和俏皮。另外一個端著含蓄的淺笑,偶爾被逗得笑出聲來,她的長發及腰隨著她的步伐在她身後像雲瀑一半飄動,長發,裙角和她的舉手投足,勾出了一個動感而鮮活的畫面。她們手牽著受走在走廊上,這樣的兩個人看起來十分賞心悅目。

“吶,秀妍我給你算哦〜”允兒指手畫腳地給秀妍演示,“酒瓶雕刻教會現在答應將門票收入的一半作為我們的報酬,實在是太好啦!你想想劇場裡兩千多個座位,就算票按200賣出去,一共要演三場,哇哇,這裡是好多錢吶,賺啦賺啦!“

某螃蟹得意忘形,手舞足蹈做范進中舉狀,在佳人身前身後跑來跑去好不開心。

“呵呵〜”秀妍被逗得直笑,每次和這個人在一起,總是能開懷大笑,不需要刻意笑或維持冷靜,但總能忍不住笑意。秀妍拉住允兒:“賺錢真讓你這麼開心啊〜你看你,跟個小財迷似的。”

“當然開心啊!”她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對一份足以自力更生的事業那麼有興趣,允兒明白獨立的事業和良好的條件是她和秀妍平順地在一起的很好的支持“財迷又怎麼了,我賺錢啦賺錢啦,我以後還要賺很多的錢!財迷財迷〜“

秀妍擰允兒的耳朵,“你那麼得意做什麼,什麼都沒有實現,只是剛剛開始你就做美夢。誰教你這麼不切實際的?”這番話半是玩笑,半是告誡芷。妍不願意讓允兒為還沒有做的事情驕傲自滿,不願意她變成自大而不切實際的人。

允兒心裡嘀咕,她明白秀妍的意思,確實是得意過早了她抓下秀妍的手,放在唇邊親親,趕緊摟住秀妍笑著討饒:“人家就是做做春秋大夢嘛,人家說想得美想得美,不想怎麼美。我真的很努力去做這件事的。“

秀妍裝作瞪她一眼,然後溫柔地笑了:“我知道你最近忙得人都瘦了,過了以後要好好休息。”

“那〜”允兒咬了咬唇,臉紅起來了,可是還是羞答答地說:“那你給我親一下。”

“作怪!”秀妍拍拍允兒的臉,笑著找門卡開門。

“那就是行不行嘛〜”秀妍背過去開門,酒瓶雕刻允兒就將下巴搭在她肩膀上,還不忘用下巴抵在她肩膀上揉兩下呵她的癢。

“呵〜別鬧了,先進來 - ?爸你怎麼在這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