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942  

腦子裡不純潔的想法一旦發芽,就像是春雨過後的野草一般瘋長。秀妍輕柔嬌怯的吻雖然讓人著迷,但是允兒不能滿足,很快就奪回主動權,貪婪地吮吸著那花瓣似的櫻唇。這樣的親吻,是嗅覺、觸覺、感覺和心融為一體的滿足,秀妍身上香馥的氣息還有她抱起來纖細舒服的身體,是一種享受,讓人興奮得難以自持。

允兒的手貪心地在秀妍身上游移,從腰際滑到大腿,光滑細膩的肌膚讓人控制不住想要探索更多。調皮的指尖變得大膽,一下子由秀妍上衣的下擺探進,撫摸而上挑開她前扣的內衣——

“秀妍~”允兒滿足得嘆息,手掌包裹住柔軟的椒乳,“你好軟……”

“允兒~”秀妍嬌聲輕吟,羞得雙頰緋紅。

“嗯。”允兒漫應一聲,心思只像是海盜發現了寶藏全心都係在了四處探索上。她低下頭大膽地將秀妍殷實的胸房吻住,將那顆因激情而硬碩的果實含入嘴裡。

“允兒~這樣……感覺不習慣。”這樣的親暱,對於秀妍來說仍顯得陌生,那刺激得讓人戰栗的快感讓她有些無措,不知道該拿自己的身體怎麼辦。酒瓶雕刻

“難受嗎?”

“嗯~我不知道……”秀妍的聲音聽起來嬌得快要掐出水來了。

允兒輕輕探入秀妍的裙擺,隔著輕軟的真絲布料依然能觸碰到熱熱的濕意。輕輕地笑了:“我們去浴室,我會讓秀妍舒服一點。”

秀妍不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的是怎麼被帶進浴室,明明是溫度適宜的熱水均勻地灑在身上,可是全身被那人的體溫緊緊包圍,高熱得令她覺得燙。允兒愛憐地親吻著秀妍的臉,心愛的人在她面前的純粹和嬌弱讓她的心裡充滿了溫柔。殷勤地將沐浴乳液塗抹在兩人身上,不一會,兩人的身上都沾滿了綿軟的白色泡泡。

“秀妍好可愛,就像小綿羊一樣~”允兒笑瞇瞇的,一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秀妍的身體瞧。秀妍白皙軟滑的肌膚就像泡泡一樣輕軟可愛,一堆一堆的泡泡沾在秀妍身上,沾在那挺翹的山峰上,蓋住小巧可愛的肚臍,甚至佔據了那神秘而誘人的三角地帶……

“你~亂說什麼~”秀妍紅著臉輕聲嬌嗔,“你自己還不是……”

低下頭看看,同樣的曲線和同樣的誘惑,原來秀妍眼中看到的,與自己看到的竟是如此相似的情景,允兒臉紅起來,羞得索性一把抱住秀妍耍賴:“我不管!你的比較可愛,秀妍就是小綿羊!”

允兒說話的同時,不安分的手老實不客氣地到處滑動,撫摸過每一個她認為可愛的地方。纖細的肩頭,迷人的鎖骨,山頂鮮紅欲滴的紅莓,一直往下,直到允兒的指尖消失在幽密的三角地。

“嗯呃~”突來的愉悅讓秀妍毫無準備,呻吟逸出紅唇,攀在允兒肩上的手指收緊,指結都泛白了。

“秀妍,秀妍。”允兒吻住秀妍的唇,手中的動作並沒有稍停下來,反而大膽地越發貼近,就著綿軟的泡沫讓指尖鑽入隱秘的幽谷,尋到那羞怯地藏匿在花瓣中的小核,微微使勁,壓按住——

“別——那裡,好酸……”秀妍的臉更紅了,在允兒懷裡不依地扭動著,想要逃開這種羞人的酸軟感覺。

不料這樣的扭動反而變成了一種助力,反而讓允兒的指尖更直接地旋按在最脆弱敏感的所在。這樣不容人逃離的摩挲,還有那一下一下或重或輕的壓按,讓仍然生澀於□的秀妍還沒來得及準備就徹底地潰散了——

“啊呃……”秀妍咬著唇嚶嚀著整個身子都繃緊了,身體裡的熱流就像這紛紛灑下的水花一樣,綿綿地滑出體內。已經分不清,是溫暖的清水,是泡泡,還是那讓人害羞的滑膩……

“秀妍我愛你……”允兒愛憐地擁抱住秀妍無力地軟向她的身子。

兩人同樣細膩的肌膚毫無阻礙地相貼在一起,相擁著躺在絲被下面。秀妍身上的紅潮仍沒有退去,粉嫩嫩地挑引著見者的眼睛,允兒忍不住湊上前親吻。

“允兒~壞蛋!”秀妍趕緊抱住允兒的頭,這人好不老實,越親越下,再不阻止她就要親到那裡去了。

“嗚……”鎩羽而歸。

“你做什麼!”秀妍嬌瞪一眼,“還沒親夠呀~”

“沒親夠。”老實孩子有問必答,抬起頭盯著秀妍一本正經地說:“還沒親夠,秀妍再讓我親親吧!”

人家不是真的在問你答案好嗎,秀妍無語了。

但是在某人看來,這卻是默許。允兒伸手將秀妍抱住,轉個身將她壓在身下,紅著臉小聲說:“芷,秀妍,好一下了,你,你休息好了沒有……”

“嗯?”難得關美人也有搞不清狀況的時候。酒瓶雕刻

可就是這麼一下。允兒咬唇靦腆地笑笑,修長的指游移著像一隻橫行又霸道的小螃蟹,一下子順著兩人之間滑了下去,再次輕輕觸撫到那處濕軟。

“允兒你——呃嗯~”秀妍勾住她的脖子,弓起身,蹙眉的表情似是難耐又似是歡愉:“我們剛才不是才……”

允兒笑得好無害,“剛才只是稍微讓秀妍……”允兒的眼神變得幽深起來,低喃著:“秀妍,我想要你……你不知道我想了多久……讓我愛你……”

說話的同時指尖未有稍停地探入那片嬌軟的花地,秀妍的身體情潮未退仍十分敏感,哪裡經得起這樣蓄意的撩撥,只稍稍挑逗,允兒就感覺到了秀妍的動情。

“秀妍,你準備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像瘋了一樣,渴望你。我想碰你也想要你的碰觸,秀妍……”

“允兒,可是那天……”那夜允兒的溫柔雖然並沒有讓她太疼,可是那種刺痛的難受,還有被侵占的羞怯讓秀妍有些怯意。

“乖~放輕鬆,不會疼……”允兒懂得秀妍的意思,傾身溫柔地吻她安撫著她,修長的指就著豐沛的濕潤緩緩地探入秀妍“不會再疼……”

“嗯~”秀妍輕輕皺眉,直到她感受到身體被佔進,酸軟的、漲漲的,不覺得疼痛,反而是一種突然變得火熱的感覺。性並不是戀人之間去做這件事情唯一的追求,想要的,是這樣的一份親暱,這樣無阻礙的看到彼此最真實不與任何其他人分享的樣子,侵入對方的身體最深刻地接觸到她,只屬於自己的唯一。

看見秀妍蹙起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允兒甜甜地對她揚起一個笑臉。秀妍端著溫柔的笑意,和她相視一笑。這樣的溫柔貫穿始終,直至貫穿彼此的身體,彼此的心,一整夜,久久地纏綿……

※※※※※※※※※※※※※※※※※※※※※※※※※※※※※※※※※※※※※※※※

過了不長的一段時間,在方旭岩的要求下秀妍還是再一次到這間位於山頂的私人醫院探望他,原因是因為他堅持要求出院了。秀妍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和允兒外出就餐,允兒聳聳肩倒是並不反對秀妍去探望。情人間吃醋可以、撒嬌可以,但那些只應該是情趣,而不應該是用來控制戀人的理由,允兒深知這一點。

秀妍到了醫院,意外的發現艾晴也在。方旭岩身上的外傷基本沒大礙了,可是腿傷未癒加上有腦震盪,醫生不建議出院,艾晴是特地趕過來勸他的。可惜方旭岩這麼個大男子主義怎麼聽得進艾晴的勸,秀妍來了以後艾晴叫秀妍勸,偏偏秀妍更是尊重個人決定從不輕易左右別人思想的人。

這兩個人氣得艾晴沒好氣地推著方旭岩就走,為他安排做各種檢查。直到檢查快要結束,秀妍看看時間準備告辭離開,方旭岩卻像是能看穿她的想法一般,剛被推出病房就對秀妍說:“小萱,很快就結束了,等下司機會接我回公寓去,我今晚請了一位名廚過來,你陪我吃餐飯好嗎?就當慶賀我大難不死,康復出院,行嗎?”

秀妍還沒來得及婉拒,艾晴卻是聽得不是滋味,“走啦,醫生說安排你做cT掃描!”話還沒說完就推著方旭岩往走廊另外一側走。

良好的家教不容許她就這樣離開,只好等方旭岩出來以後再告辭了,秀妍無奈,走到窗邊透氣。剛站定沒多久,卻突然被人從後面抱了個滿懷。

“呀~”

一轉頭正好對上允兒探過來的大笑臉。 “嘻嘻~是我。”

“你怎麼過來了?”秀妍淡笑。

“有些晚了,來接你回去。”主要是趕緊把你從“情敵”身邊帶走,允兒暗自想,不過可沒膽子直說。

秀妍低下頭暗自笑笑,允兒那點心思,她怎麼會不知道。

“咦?秀妍你在幹嗎?”允兒低頭湊近秀妍瞧,滿臉的奇怪,秀妍這個樣子,像是在……偷笑?

但是事實上,允兒看到的是“錯覺”。秀妍抬起頭,一如往常的矜雅恬淡,輕描淡寫地敘述:“噢,那我等會要和方旭岩打聲招呼。他邀我今晚共進晚餐,為他康復出院慶祝。”

什麼啊!是個病人就應該好好休息咩,學什麼人家搞慶祝,擺明的就是藉機要和秀妍約會好吧!允兒不淡定了:“不要去!”

“唔~可是這個理由不好推辭。”秀妍稍稍沉吟。

“不許去!”允兒收緊手臂,語氣乾脆。

秀妍偏偏頭,抿嘴淺笑,沒想到這人還有這麼霸道的時候。 “那……等他出來我們商量一下——”

“沒得商量!”

“允兒,唔……”

哇啊~和女人講不通!允兒乾脆抱緊秀妍,一把壓在窗邊低頭就親,講不通,不給講了!

下午的陽光略帶些橘黃,斜斜地從走廊上的窗口照進來,照在相擁的身影上,在她們的身後拉出長長的、漂亮的剪影。

方旭岩不耐煩漫長的檢查過程,艾晴和醫生的那些討論他更沒興趣。索性去找秀妍。方旭岩轉動輪椅的輪子,推開門到走廊上去——酒瓶雕刻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