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黃美英“帶著”艾愛準時到秀妍家裡赴約。今天的允兒顯得很興奮,及肩的長髮束成馬尾狀,穿著一套輕便的家居休閒裝像隻小蜜蜂似的忙進忙出,一下子跑出客廳招呼客人,一下子跑進廚房拿東西兼偷偷抱著秀妍偷香,高興得團團轉。

因為上次的小插曲,黃美英也知道愛愛並不是不認識允兒和秀妍。艾愛來了以後非常惡趣味地照例給允兒一陣調戲,逗得她臉紅紅的才心滿意足地鑽進廚房找秀妍聊天去了。黃美英也不干預她,反而拉了允兒坐在陽台的小茶几旁討論她訂的方案。

“大體的方案就是這樣。我們的經驗不足,暫時只能接到一些比較小型的展覽。不過和教會合作的這次慈善義演很搶眼,我們按照你說的方法去宣傳,果然是好方法,到時候上演會更有幫助。宣傳的事情按照你的方案總體來說沒什麼,現在主要是錢的問題,還有公關的問題。”黃美英翻動手裡的報告指給允兒看。

允兒低頭沉思著,緩慢地說:“如果我們有餘力,找到的資源還是有限的話,不妨不要將目光全部盯在藝術類的展覽上。其他的會展項目,如果合適的,我們也可以做,這樣一來解決錢的問題,二來也是一種難得的經驗”

黃美英略帶驚訝地抬頭,她們辦的是文化傳播公司,成員們多少還是信守了教條,非藝術文藝類的工作不接,沒想到反而是允兒這個牽頭的人主動放開束縛。允兒果然是個心思縝密的人,黃美英以為她往往是作風比較保守的人,但是允兒每次的表現都令人大出意外,並且給出的意見都是非常打破常規而又行之有效的。

“哈!允兒,沒想到你這種看起來乖乖牌的人居然這麼能屈能伸,很好,我就知道我的畢業論文沒找錯人!”黃美英把允兒的背拍得劈啪作響。

允兒翻翻白眼無語地拿下她的手,就知道,黃美英式的稱讚最後肯定離不了考試、作業和各種論文。還能屈能伸咧,真是啥都能掰!允兒繼續說:“不過你說的外聯和公關方面……我們確實是太欠缺,還要再物色一些人。”

其實這個小公司從藝聯會獨立出來,但是和藝聯會還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允兒樂於用藝聯會的會員,但是他們畢竟不是全職的工作人員,無法面面俱到。一個能對外公關,尋找到合作機會的公關團隊確實是很重要。

允兒的話一說出,黃美英遲疑了一下,“其實……這也是我今天來的目的之一。我們既然要對外招人,我想……能不能安排愛愛去做這個。噯~我是說,愛愛她因為,呃,一些原因,她有交際方面的特長,也有一些人脈基礎。你看看,我想能不能讓她試試看。酒瓶雕刻

黃美英有些不好意思,走後門這事她可真沒做過,想她黃美英以前哪裡需要做這些?心底暗暗齜牙咧嘴,看你這女妖精以後要怎麼感激我!

“嚇?艾愛?”允兒瞪大眼,“你為什麼會突然提到艾愛去了?咦~你說今天要介紹一個特別的人,怎麼和艾愛一起來的?”

“噢~我不該對你這傢伙有太多幻想,”黃美英拍腦袋,對允兒的遲鈍很是鬱悶。暗示不成,索性來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笨蛋!這都沒看明白嗎!這樣你都猜不到她就是那晚成為我的人力zi慰器的人,還問!”

“咳!”允兒趕緊嚥下口水,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了。黃美英那事居然還是真的,而且對像還是艾愛,這,這演的是哪出啊?默默消化了一頓,允兒還是沒搞清狀況,睜著豆豆眼問:“可是為什麼要讓艾愛來我們的小公司做這個?她——”

秀妍說艾愛自己開了好多店,忙都忙不過來,而且她怎麼敢叫艾家的二小姐跑來她這個小廟嘛。

“她需要好好找一份工作!”黃美英生怕允兒不答應,趕緊截斷她的話。難得地,黃美英也會有憂心的時候,輕輕嘆口氣說:“愛愛這人,是很好的。就是誤入了歧途,我既然決定幫她,就再也不能讓她做回以前那種為了錢出賣身體給男人的事情。”

不過黃美英這人藏不住話,而且對像是允兒,既然話匣子打開了,她話鋒一轉,三八兮兮地對允兒說:“哇,允兒,你都不知道啦,原來做'皮肉'生意這麼好賺錢。就像愛愛那個妖精,她當時差點20萬一個月被一個噁心的男人包養,所以你猜怎樣,我就花了20萬包養她啦……”

如果剛才的事情只是讓允兒瞪眼發楞,那麼現在,允兒是雙眼圓瞪,脖子前傾,嘴巴大張,愣在當場。出賣身體?皮肉生意? 20萬包養?這說的是什麼?允兒甩甩腦袋,伸手拉住還在blablabla個不停的黃美英:“等,等等。你從哪裡聽來的?誰說艾愛是做這些的?”

黃美英略帶無奈,可是笑容裡卻帶著些無可奈何的寵溺:“很意外是吧,我知道了也很意外。但是我也不能丟下她的事不管,所以我將她介紹給你和關老師,也算是讓她開始新生活的第一步。”

“但是,但是艾愛她不是——”

“我是~”一聲略帶低啞磁性的聲音響起,接著允兒就感覺豐滿的身體貼在自己身上,耳際傳來溫熱的吐息:“我是很喜歡你這個小朋友。來~我們應該談談,好好交流感情。”艾愛整個人搭在允兒身上,笑著說完,把她拉到陽台的角落裡去。

秀妍淡淡地對黃美英說:“桂花,你不是說要做排骨嗎,材料都準備好了。”

艾愛見黃美英和秀妍進房去,這才轉過頭來。允兒被美女壓上身,嘟嘴低著頭一聲不響。艾愛笑起來,“我說秀妍家的小朋友~你就當剛認識我好了,反正我們也不是太熟。有什麼該說的不該說的,統統不要說,知道嗎~”

難怪黃美英要罵艾愛妖精,說個話也不好好說,魅聲低語著,豐唇在允兒臉上游移氣息吐納在允兒耳邊。說完話還伸手輕輕拍拍允兒的臉頰,活像在哄小情人。

允兒被逗得巴在牆壁上,紅著臉低頭小小聲說:“你故意的?是你故意讓桂花誤會你是——我怎麼能幫著你騙她。”

“nOnO,”艾愛鳳眼一挑,“你只是觀棋不語,不多費唇舌破壞好緣分~你答不答應嘛~”

“我我,”這個艾愛還發起嗲來了,允兒真覺得自己消受不了,縮了縮肩膀,臉更紅了。 “你,你喜歡桂花所以才這樣的嗎……”

“你說呢~總之你答應不答應呢~”艾愛一轉眼睛,突然壞心眼地笑,“還是……你想要我賄賂你?”

說完左右開弓在允兒的臉頰上印上兩枚大大的唇印,接著就要親到允兒的嘴唇上去。

“哇哇~我答應我答應了!”允兒被逗得哇哇大叫。

“哈哈!笑死我了!”艾愛笑得樂不可支,“你怎麼那麼可愛!來來,再給姐姐親一下。”

允兒簡直是欲哭無淚了,正要不管三七二十一推開艾愛抱頭鼠竄的時候,艾愛卻被人拉開了。

“艾愛~你好了啦!你不要每次都這樣逗她。”秀妍去而復返,正好把陽台上的兩人看了個透徹。

“秀妍!”小螃蟹兩眼放光,趕緊一溜煙爬到秀妍身邊抱住。

“喲~你現在倒是開始爭她了。見色忘友的沒良心妮子!”艾愛唾棄。

“我就是在爭她怎麼了。”秀妍抬起手拿紙巾將允兒臉上的兩個大大的口紅印給擦掉。酒瓶雕刻

“嗬,”艾愛笑,“爭就爭吧,反正你家隔壁這個害羞的小朋友是很可愛,哎,味道也很甜。”

允兒聞言,看了看秀妍。唔,怎麼每次吃癟的時候都會被秀妍撞個正著,好丟臉,而且秀妍的手在她臉上,秀妍好溫柔……允兒胡思亂想一通,臉紅透了。

可是秀妍卻看得不是滋味了。但是秀妍是什麼人,仍是神色淡定,沒在臉上表現出半分。只是偎依進允兒的懷裡,伸手拉下她的頭,淡聲輕語:“允兒覺得呢?感覺甜不甜?”

允兒低頭想親秀妍,卻被她輕巧地躲開。戀人間的躲閃,是一種技巧,輕輕地迴避,卻又不讓對方感覺到被拒絕,反而像是一種吸引飛蛾的火光,誘惑得對方亦步亦趨地跟隨,孜孜不倦地索求。允兒再湊近秀妍的唇,似有若無地碰觸到,卻又被秀妍不著痕跡地避開。

“允兒有沒有比較別人的吻,你喜歡嗎~”秀妍余光看一眼艾愛,眸子裡閃著隱隱的笑意,對著允兒的表情卻更勝以往的矜嬌冷清。

允兒終於逮到機會在秀妍臉上淺吻幾下,被秀妍迷得找不到東南西北,哪裡還記得艾愛在旁邊,脫口就給它講實話:“我才不要別人的吻,一點也不喜歡,只喜歡秀妍的!酒瓶雕刻

艾愛的大笑臉僵在臉上,難怪黃美英說允兒見到秀妍就是個少根筋的笨蛋,開什麼玩笑,想她殺遍情場無敵手,給你這麼個一看就對女人沒啥見識的青蘋果嫌棄。艾愛伸手捏允兒的手臂:“喂喂!你怎麼說話的,你當我死了是不是!”

“嚇?”允兒回過頭來——艾愛居然還在!那她剛才和秀妍……允兒不好意思起來,悄悄拔回手臂,乾笑道:“呵,呵呵,我去幫桂花炒菜,我去炒菜!”說完話放開秀妍,一溜煙的往廚房跑,生怕後面兩人在背後追她似的。

“呵~”秀妍終於忍不住低頭輕笑一聲。

“行嘛,教導有方嘛~”艾愛倚在陽台的欄杆上,語氣慵懶地調侃秀妍。

“怎麼也不及你。”秀妍淡笑,接著意有所指地說:“你是愛作弄人把自己也給作弄進去了,還是你只在冷眼旁觀?”

“你要插手?我以為你既然會喜歡上允兒,不會介意和我在一起的是女人才對。”

“我不插手。”秀妍斂下眼,“黃美英是個真誠的好人,值得被很好地對待。”

艾愛笑。她和秀妍一起長大,自然知道秀妍的意思。

“好啦!別說我了。有件事情我想應該告訴你。方旭岩回來了,這次不是走回來的,是昏迷中被送回來的。他在肯亞出事了,受了重傷。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