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秀妍的媽媽纖細嬌小,看著這樣的一個人搖搖欲墜的樣子,允兒驚得三步並作兩步跨到門邊,正好接住了身體一軟依靠著牆眼看就要滑下的廉水蓉。

“阿姨你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了?”阿姨的臉色蒼白,蹙眉緊閉著眼。允兒趕忙緊張兮兮地抱扶住廉水蓉,語氣裡盡是焦急。

廉水蓉待那抵抗不住的眩暈稍稍過去,半睜開眼看看允兒,虛弱地低聲說:“沒事,老毛病了,過一會就……”

“秀妍不在嗎?”秀妍在的話肯定不會讓阿姨幾乎昏倒在門口的。

允兒焦急地按按門鈴,當機立斷,“阿姨,得馬上給你請醫生過來,我打電話給秀妍。唔~你在這里站著不行,”再看看秀妍緊閉的大門,“我扶你到我家去,躺下來會讓你舒服點。”

“季小姐謝謝你,不用了我有——”

允兒卻認為這個和秀妍長得神似的長輩和秀妍一樣客氣又不愛和人親近,這是緊急情況耶~不管三七二十一,半抱著廉水蓉就往家裡走:“阿姨你不要客氣,身體是最要緊的,秀妍來之前我要好好照顧你!”

“可是——”

可是廉水蓉暈眩得厲害,怎麼抵得上活蹦亂跳的小螃蟹。允兒攙著她很快走到門口,扭身將身側的大包包往感應器上一送,“滴”的一聲就打開門扶著廉水蓉進去。

允兒將廉水蓉安置在客房的床上。讓她躺好以後就馬上打了電話給秀妍,接著就像小蜜蜂似的忙進忙出,一會給廉水蓉倒水,一會給她拿毛巾,不斷地關切,生怕她仍是太難受。

“阿姨,你的手怎麼還是冰冰的,我再去給你倒杯熱水。”

允兒剛要站起來,廉水蓉就輕輕扯住她,“不用了,我好多了,我就這樣休息一會就好。”廉水蓉開始是不願麻煩,不過實在是身體難受著,抵不過這熱心的小姑娘。躺下來以後允兒忙進忙出了一陣,她躺了好一會,雖然仍是不舒服,可是感覺卻好多了。

“呃,那我……”允兒重新坐下來,摸摸頭抓抓手臂,對著長輩難免局促。

廉水蓉淡笑了一下,輕聲說:“季小姐真是有心,謝謝你了。”

“那是我應該的嘛~”允兒想也沒想地說完,臉上又覺得熱氣蒸騰起來,“呃呵~我是說,關老師平時很照顧我,而且阿姨又是長輩,照顧你是我應該做的。”

廉水蓉似乎對允兒的回答頗為讚賞,回以一個淡笑以後才繼續問:“你和萱萱很要好嗎?她平時一個人住在這,多謝你的照料了。”

她和秀妍是很“要好”,不過阿姨這句看似很平常的話卻貌似不簡單吶。允兒是個非常敏銳的人,她能隱隱知道秀妍的媽媽隱約察覺到了什麼。但是允兒聰明地並不多說,“我知道你知道”,“你知道我知道”,處於這樣的狀態就好。

“關老師做事最緊緊有條,平時在學校都是多虧了她在照顧我。”允兒乖巧地笑著,將話題帶到學校裡去。

兩人又聊了幾句,允兒擔心廉水蓉仍是太過難受便退出房間讓她好好休息。不過剛出到客廳,秀妍卻恰好匆匆忙忙地趕到了,隨之而來的還有關家的私人醫生和管家。

“媽咪,你怎麼樣?一定是太累了,你擔心死我了。”秀妍坐在床邊,眉頭皺得緊緊的。

“好一些了,多虧了季小姐。”廉水蓉看看允兒。

“阿姨叫我允兒吧。我就是把阿姨帶回來這裡,你不舒服我也沒幫上忙。”允兒睜著圓眼睛瞧瞧秀妍美麗的眼睛,被這美麗的母女倆同時看著,臉都紅了。

“媽咪你沒帶鑰匙嗎?”秀妍略覺奇怪,母親是個最細心的人。

嚇!有鑰匙!允兒差點當場左腳絆右腳跌倒下去。

原來剛才阿姨是想說她有鑰匙,可是自己居然緊張兮兮的沒留意,就這麼硬是要把人家帶回家來。嗚,好失禮哦~真是太難為情了,小螃蟹如果剛才是臉紅,現在是全身都紅透了,低著頭,嗚,虧得這個是自己家裡,逃也逃不了,要不要藉口跑出房間去?

廉水蓉見允兒變臉似的變得紅撲撲的樣子,忍不住彎彎嘴角,聲音裡帶著笑意:“嗯,我忘記帶了。”

秀妍自然也看到了這隻小螃蟹又羞得想鑽石頭縫的樣子,聯繫起來想一想很容易就想到了為什麼允兒會將媽咪帶回家裡來。如果不是心裡太擔心母親的身體,秀妍也要忍不住笑出來。

醫生稍微診視以後,秀妍便扶著媽媽,帶著一大群忙前忙後的人回自己的房子裡去了。

到了晚上,秀妍都一直在忙,允兒只知道隔壁秀妍家一直有人進進出出,關家的夫人病倒了,這陣仗不小。允兒只在傍晚的時候打了電話給秀妍問候關媽媽的情況,秀妍匆匆說了幾句是因為這段時間勞累過度了。隨後允兒一直無心做別的,索性早早跑進房裡等秀妍房間的燈亮起。

允兒想秀妍。就這麼趴在陽台上面手托著下巴望著對面芳齡的窗台發呆。當你心中牽掛著一個人的時候就是如此,明明知道在這個鐘點,她並不會出現,可是你還是願意痴痴地守在她會出現的地方,心裡期待著她有可能會出現,不願意放過一絲絲的可能。

也不知道發呆發了多久,門鈴響了。允兒越過客廳去開門的時候,幾乎心跳得不受控制了,欣喜而甜蜜的感覺——因為她知道,回來按門鈴的人,是秀妍!

“我就知道你還沒睡。”門外的人兒嫣然一笑,接著揚揚手裡的保溫壺,“今天保姆來煲了湯,你剛才說沒胃口,我帶點過來給你。”

“嗯,沒睡。我睡不著,我在想你。”允兒接過秀妍手裡的東西隨手放在玄關的櫃子上,握住秀妍的手將她青蔥修長的玉指放在嘴邊親吻。

秀妍的心因這樣的親暱和疼愛感到暖暖的,勾起淡笑柔聲說:“今天的事情謝謝你,我媽說多虧了你,讓她後來好多了。”

“阿姨現在還要緊嗎?你從下午一直忙碌到現在,她的狀況有沒有好些?”允兒吃了好半會嫩豆腐,終於稍微滿足,轉而關切地問廉水蓉的狀況。

“嗯,躺下來休息又吃了醫生開的藥,現在好多了。”

“你家裡開始好多人,他們還在嗎?”允兒伸長脖子往秀妍的門口直瞧。

“不在了。忙完了以後就讓他們都回去了。”秀妍和母親都是喜歡安靜的人,那麼些人進進出出地打擾,待母親情況穩定下來秀妍便吩咐他們都先行離開。

允兒巴眨兩下眼睛,“那……阿姨現在……”

“她睡著了。”優雅的美女不疑有他。

“那~”允兒咬咬下唇,支支吾吾的。

“嗯?”秀妍稍稍偏頭,柳眉輕輕挑起,做出一個詢問的表情。

這個表情極為俏麗可愛,美麗的同時還帶著兩分嬌俏,允兒看得心裡一陣情動,一把伸手摟緊秀妍的腰際將她整個人往自己懷裡帶。

“呀~允兒……”

“秀妍我很想你……”允兒不等秀妍反應過來,摟緊秀妍的身體稍稍一旋身,將她整個人壓在門上。話音落下的同時貪婪地含住了秀妍潤澤的櫻唇。酒瓶雕刻

“唔~允兒,”秀妍一開口未能將話說完,反而讓允兒的舌尖調皮地一下子就鑽進來,熱情地探入秀妍的檀口中佔據了這方甜蜜。秀妍被熱烈的親吻逗得輕喘,只在允兒稍微停頓的時候在她背後輕輕扯她的衣服:“允兒你,這裡是走廊。”

“沒人會來。”允兒流連在秀妍嫣紅的唇間不願稍停。

“可是……”

“可是我愛你。秀妍,我想你。”允兒再也不給秀妍開口的機會,熱情地擁吻她,像一個久旱的人攫取著甘霖,貪婪的、渴求的、也是珍惜而小心翼翼的。

這段時間的親近不得,雖然仍能用輕鬆和幽默的心態應對,但是那累積的想念卻像山一樣每天堆積。一旦找到了宣洩的出口便要如荒原的天火一般大火燎燒。

秀妍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霸道強勢的允兒,緊緊地擁抱她,唇齒熱烈地纏綿。背後靠著的是略帶冰涼的木門身前是那個人高熱的體溫,一冷一熱的交織,幾乎讓秀妍眩暈得不能自持,只得放空了親吻以外的所有感覺虛軟著身子偎依在允兒懷中。

愛情讓人沉溺。沉溺在甜蜜親吻中的兩個小情人,心中只有彼此。誰也沒有留意到,她們身後秀妍家的大門被輕輕地開啟,廉水蓉安靜地看了看親密擁吻的一對小情人,表情平淡無波看不出喜樂。然後大門又緩緩地合上。酒瓶雕刻

※※※※※※※※※※※※※※※※※※※※※※※※※※※※※※※※※※※※※※※※

經過那天的事情以後愛妻心切的關家大家長關國豪第二天就親自上門來把廉水蓉接回家去,並且不許廉水蓉再管畫展的事情。廉水蓉開始不願意,關國豪眉毛一豎,高大的身材加上那滿臉的大鬍子往秀妍兩母女面前一擺,廉水蓉也拗不過他。

秀妍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會變成唯父母命是從的乖巧女兒,貼心地將廉水蓉送上車。因為關國豪一心急起來,連秀妍也要一起帶回家,最心愛的兩個女人統統都要保護在自己的視線之下。

秀妍家的母親大人回去了,允兒最是落得輕快了。恰巧黃美英說要約兩人吃飯,還要正式介紹朋友給她們認識。允兒是沒頭沒腦的就答應了,倒是秀妍一听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於是主動邀請黃美英帶著要“介紹”的“特殊朋友”到家裡來吃餐便飯。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