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艾愛從大廈頂樓的會員式健身房的貴賓套房裡出來。

揉了揉因鍛煉而有些酸軟的肩膀,艾愛撇撇嘴,她真是走火入魔了才會來這裡!這都怪黃美英那個女人,兩人上了床就怎麼了,過後整天的找不到人影就算了,還敢在那天晚上說她胖!氣得那晚艾愛卯足了勁的挑逗黃美英,黃美英較勁似的也還以顏色。陰錯陽差,誰也沒有刻意想去發生的一夜,卻極盡火辣纏綿。

哇啊!她想這些做什麼,她明明是要批判黃美英那個女人的來著,切,功夫沒她厲害,於是沒刺挑刺。敢說她胖? !笑話,她艾愛可不是那些沒什麼看頭的排骨女人,哪個人見到她不是讚她豐臀翹胸、身材火辣,有她這麼豐滿又火辣的女人還想怎麼樣啊,這個黃美英還敢嫌!

不料冤家路窄,艾愛繞過過道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眼尖地發現,對面的健身車上面笑得巧笑倩兮的女人。只見黃美英騎在健身車上,她旁邊站著一個看起來十分陽關健康的年輕男人,正在指導著她的動作。嘖嘖,笑得那麼嬌嗲,嘖嘖,還有你看看那個扭扭捏捏的動作,這個是在健身嗎?這個是在健身嗎!這個簡直在招蜂引蝶,出賣色相好吧!

艾愛在心底使勁地一番吐槽,很幼稚地要把黃美英說她胖的一箭之仇給“報”回來。可是吐槽完,艾愛卻又放慢了腳步,一雙眼睛像是粘了膠水似的定在黃美英身上。她正對那個男人笑得燦爛,兩人持續談著話,應該是非常熟悉的朋友,他們中間流轉的曖昧氣氛……

不知怎麼的,艾愛突然覺得十分不是滋味,心底也隱隱生出些怒氣來。這樣的感覺來的突然,連艾愛自己也有些驚訝。她對黃美英,不是一向都抱著好玩的態度,加上黃美英幾次胡亂誤會氣得她半死,她才會壞心眼地故意和她玩這個遊戲。如果只是遊戲,那麼,她根本不該將黃美英的任何事放在心上才對……

可是說是這麼說。艾愛咬咬牙,好吧,她承認,她是有點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要不然她怎麼可能任由那天晚上的事情發生。她承認她是有點喜歡黃美英,不是玩笑,不是惡作劇,這麼多年來鮮有人讓她心動,可是現在她的心卻悄悄地放不下那個女人。

所以!艾愛是什麼人?她可是黑白兩道通吃的夜場大姐頭,她動了心,還能允許你黃美英白白佔她的便宜,置身事外?還敢給她勾搭男人!她是個生意人,給人賺一塊錢,她必定得要賺兩塊錢,即便是不佔人便宜,最起碼也要平等相對。既然她確定自己動了心,那黃美英也必須得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艾愛突然笑了起來,揚起一個矯揉造作看得人會激動得起雞皮疙瘩的嬌媚笑容,大方地展現著前拱後翹的身材,扭動起水蛇腰,向黃美英的方向走去。

“美英~”隔空嗲聲嗲氣地大喊一聲“美英”叫得整個健身房的人都要打寒戰了。

噗~黃美英聞聲差點一腳踏空從健身車上翻倒下來。她有不詳的預感,這招呼打所有人起雞皮疙瘩,這明明就是故意的嘛!會這樣的人只有——

“嗯~美英~”艾愛伸手搭在黃美英身上,沒骨頭似的黏在黃美英身上,嘟起豐滿的唇,“美英~你已經好久沒和人家在一起了呢~”

“美英?你,你認識這位小姐嗎?”那位小男生顯然沒見識過艾愛這樣的女人,一雙眼睛直直定在往下15度角的地方——艾愛那豐滿的胸上。

這女人真是個禍害,給艾愛那麼來一下,不僅這個最近勾搭上的曖昧對像一副沒出息的樣子,黃美英簡直覺得大半個健身房的人都在盯著她們兩個所在的方向看。黃美英當機立斷從健身車上下來,拉住艾愛就往更衣室走。

一路箭步走到更衣室,“砰”的一聲關上房門,黃美英才轉身說:“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你不來找我,我只好來找你羅~畢竟,你可是我的主人嘛,你看你來這裡也不告訴我,我可以提前來好好伺候你嘛~”艾愛故作嬌嗲地捶捏黃美英的肩膀,整個人沒骨頭似的把重力靠在黃美英身上,把她壓在門板上不得動彈。

“呃~呵呵~你有心了,我有空自然會去找你。”黃美英訕笑著,不著痕跡地挪開身體。要死了,這大庭廣眾之下的讓你像剛才一樣“伺候”,她以後還要不要混了。

“噯~你為什麼好像很怕我。”艾愛嫵媚的笑容裡盡是調侃。

“啊哈,哈哈~怎,怎麼會怕你,我幹嗎要怕你。”她才是出現的老闆耶……黃美英一句話說得真是心虛。

“不怕我,那——”艾愛拖長聲調,“那天早上你為什麼偷偷摸摸的走掉?”以為她沒發現咩,她只不過是想睡覺懶得理她就是了。

“咳咳,那個,我一大早要趕回去上課嘛……”黃美英撩著頭髮扮“好學生”從來不臉紅。

裝,你就裝!艾愛暗自翻翻白眼。你在大學裡的資料我早看過了好不好,那在同學們中間著名的輝煌的逃課經歷真是大學生涯的一大亮點,還給我在那裝積極。

艾愛笑,勾起黃美英的下巴輕輕印上親吻,略帶沙啞的慵懶嗓音有著別樣的挑逗意味:“真的不是在怕我嗎?”

“不怕。”

“真的不是在躲我嗎?”

“呃,當然。”死賴賬。

“難道你不是在想,那天晚上就當是在zi慰?”

“噗——你怎麼知道的!”黃美英嚇得跳起來。

切,就你這種小狐狸,在我這種嶗山道士面前,道行太淺。艾愛心底笑得要命。臉上還是嫵媚笑著,轉而似有若無地吻在黃美英唇上:“嘖嘖,這樣想是不對的哦~你難道沒有比較過那種感覺嗎,你自己來~怎麼可能比我伺候的更舒服呢,你說呢,嗯?”

黃美英簡直是熱血上腦,這女人就是有這種本事,無需做什麼特別露骨的動作,卻總是能逗得人熱血沸騰。講出去她不要混了啦,被一個女人挑逗得不淡定。

熱度升溫,四唇很自然又火熱地貼在了一起,讓兩人同樣地沉溺在其中。是什麼身份,是什麼性別,甚至是什麼狀況,統統不重要。藉由一吻,傾吐了不能用言語對對方說明,甚至不能用言語對自己說明的情意,久久地纏綿。

一吻結束,黃美英緊緊擁抱著艾愛的身體,心裡嘆息,沒辦法了,投降了,她還是做不到對這個女人的事情置之不理的。還是應該去帶她找份工作,還有,介紹她的好朋友也認識有這樣的一個人存在。黃美英稍稍止住喘息,說:“你最近把時間空出來一下。改天我帶你去約允兒和關老師吃個飯。酒瓶雕刻

※※※※※※※※※※※※※※※※※※※※※※※※※※※※※※※※※※※※※※※※

那天晚上允兒把東西收拾好剛回到家裡,秀妍的媽媽廉水蓉隨後就到了。接下來的幾天,允兒和家長玩起了間諜攻防戰,秀妍的家裡,家長進則允兒退,家長剛退允兒知覺簡直和野生動物死的靈敏,立刻察覺到,然後後腳就跟著跑去膩著秀妍去了。

速度之快,讓秀妍每次在媽媽走了以後沒幾分鐘就又聽到門鈴響,還以為是母親去而復返,一打開門卻每次都見到允兒站在外面。看著她笑嘻嘻的臉,秀妍這樣性格恬淡的人也被逗得笑起來,拿她沒辦法。

允兒是個很開朗樂觀的人,這個秀妍知道。但是每次允兒鬼鬼祟祟地和媽媽捉迷藏的樣子還是讓秀妍忍俊不禁。毗鄰而居給了允兒許多便利,這樣能讓她見縫插針地親近自己心愛的人,而且還能在眼皮下躲開家長的視線。

就算偶爾不能跑過去打擾,允兒也會在秀妍臥室的燈亮起以後,趴在陽台上打電話給秀妍,然後就在陽台上隔著遠遠的距離,和站在窗邊的秀妍對視著,聊天,或者手舞足蹈地逗秀妍開心。直到那對面的美人被逗得在電話裡輕輕笑一笑,允兒才會帶著笑容回房睡覺。

秀妍開始還在擔心自己的忙碌冷落了允兒,怎麼知道這孩子調適能力一流,滿腦子的綺思妙想,這你躲我藏的遊戲玩得不亦樂乎。酒瓶雕刻

今天允兒在學校查完論文要用到的資料,天氣一熱坐在圖書館裡就頻頻打瞌睡,允兒釣了一陣魚以后索性決定回家睡個飽。回到家時正好是正午昏昏欲睡的時間。剛走出電梯,卻意外地發現秀妍的門口站著個人——一位身材窈窕,氣質雍容的女士,是秀妍的母親。

雖然這段時間秀妍的媽媽時常會來,但是在允兒沒有刻意接觸的情況下,倒也沒有再見過面。不過在走廊上見到了,作為一個乖巧可愛兼在暗中勾搭人家寶貝女兒的好孩子,允兒非常乖巧地轉身往秀妍門口走,準備和這位高貴的女士打招呼。

可是剛走兩步,允兒就立刻發現了不對勁,秀妍的媽媽站在門口好幾秒鐘都沒有任何動作,突然的卻身形搖晃起來,一手撫著額,一手撐在了身旁的牆壁上。

允兒大驚,箭步衝上去——

“阿姨你怎麼了!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