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各自忙碌、各奔前程,好好的一堂課,有一半的學生出現就不錯了。連允兒這種乖了四年的全勤寶寶,最近越發忙碌於她帶領的從藝聯會分出來的小公司,也開始頻頻逃課。藝聯會的會員本身就大多來自商業家族,他們有能力且有興趣,於是允兒帶著這個團隊,把這個剛起步的小公司當事業在做。

再加上,就算沒在忙她還要陪秀妍的嘛!允兒笑得甜蜜。有時候身體的親密,是感情的一種昇華。當世界上只有唯一的一個人,會和你這樣分享最天然無遮掩的狀態,會在你面前展現最失控最脆弱的那一刻,會與你互相分享體溫,分享愉悅,用一種最零距離的狀態相擁在一起,那麼這個人,是世界上與你最貼近的人。

這樣的兩個人彼此熟悉,分享最親暱的**,消除了距離感,消除了疏離,消除了“自己”和“別人”的界限,合為一體,感情因此昇華。隨著演出的臨近,秀妍變得越來越忙碌,任何天才的成功,都離不開持之以恆的反复練習。允兒則是變成了二十四孝好情人,跟前跟後地照顧秀妍。碰到了秀妍偶爾不那麼忙碌,更是整日膩在一起,熱戀的人就是如此,即便是在一起也是各自忙碌,可是仍不願意對方離開自己的視線。

直到今天這堂號稱“滅絕師太”的教授上的課,允兒才乖乖的出現在課堂裡。

“耶呃~每次見到你都是掛著這種白痴笑容,捏死你!”黃美英一坐到允兒身邊就伸手捏她的臉。

“嘿,你怎麼才來,滅絕師太的課你也敢逃。”允兒拍掉臉上的手。

這個滅絕師太之所以得名,來源於這位教授每堂課必點名,並且嚴格執行學校的政策,點名三次不到者,一律不給考試機會,直接讓你重修。後來她不用點名了,一進教室就說:“今天你們班少來兩個人。”

同學們暗自大驚:“這樣你都知道?”

教授繼續說:“因為這間教室,你們班來齊的話是空4個座位,今天空了六個……”

全班同學絕倒! “滅絕師太”美名從此遠播。

黃美英逃遍大學所有課,唯獨數次死在師太手中,飲恨不已。今天允兒見黃美英又被師太逮個正著,趕緊幫她遞了個請假條,再打電話讓黃美英火速來上課——連乖寶寶允兒都逃課,於是黃美英更不消說這段時間更兇了,簡直是完全不見人影。

允兒狐疑地問:“你最近都忙什麼去了啦?”

黃美英故作風騷地撩撩頭髮,嗲聲嗲氣地說:“姑娘我最近心情不佳貴體違和,休養去了。”

“嘖~”允兒打個寒戰。不過她看得出來,黃美英表面嬉笑做作但是她的心裡有心事,但是允兒並不刨根問底,只淡淡說一句:“需要幫忙就告訴我。”

真誠地關心,卻又不咄咄逼人地讓好友感覺有人情的壓力,這個是允兒為人處世相當高明的地方。

黃美英和允兒默契十足,自然也知道允兒的意思。故作矯揉造作的表情收斂下來,難得地有幾分沉鬱:“允兒……你說,當你第一次發現你愛上關老師,喜歡上一個女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喜歡一個女人?美英你——”

“哦哦,不是啦~”黃美英像是突然醒悟過來,趕緊轉個說法:“我是說,如果和一個女人做那種事是什麼樣的感覺。”

“呃~做那種事……”允兒無語,這黃美英還真是什麼都口無遮攔,她還沒有單純到不知道黃美英說的“那種事”是指什麼。

“唉,我不該問你,”黃美英撫著額頭,拍拍允兒的頭哄小孩似的:“是姐姐的錯,乖孩子~我不該問你這種問題,我真是沒常識,又沒文化,問誰也不能問你呀,你又沒做過——”

“我做過!”小螃蟹揮著鉗子異常雞血。

“你做過!”跌碎眼鏡。

“我我……”某雞血螃蟹這下發現自己“言多必失”了,“蹭”的一下臉像翻牌似的一下子從白色變成紅色。低下頭嘟著嘴嘟囔道:“這,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你才是真的沒做過……”

“你怎麼知道我沒做過!”黃美英脫口就說。笑話,她黃美英幹什麼事情輸給人過,還會輸給你這個吻心上人都要糾結半天的季允兒!

“你你,你做過!”允兒的眼睛瞪得圓圓的。

“我……”

奇蹟發生了。黃美英居然臉紅了!

於是兩人互相瞪了一眼,然後各自低下頭,繼續臉紅。

“美英,你開玩笑的吧……你什麼時候,你怎麼會……”允兒遲疑著問。黃美英從來是男朋友不斷的人,難怪她看來有心事,如果真的和一個女人發生什麼,她……很難接受吧。

“哎喲,這有什麼奇怪的嘛!”黃美英又擺出大姐頭的樣子,把允兒的背拍得劈啪做響,“環境好氣氛佳啊,發生點什麼有什麼奇怪的!”

“可,可是你又不喜歡……”

“是女人也沒什麼嘛~”黃美英撇撇嘴,“是女人更沒什麼!我權當是自己用手指zi慰了一晚上,切~”

“噗——”

“嘩嘩”

“哇~允兒你的奶茶倒在人家身上了啦!”

“後排的兩位同學!不想上課了嗎,你們從上課起就一直在說話!”

任黃美英在一旁哇哇大叫,允兒滿臉無語的表情,美英同學,你還真是什麼話都能說……

※※※※※※※※※※※※※※※※※※※※※※※※※※※※※※※※※※※※※※※※

書房裡亮著柔和的燈光,允兒和秀妍兩人各自坐在書桌上前專注地忙碌,房裡只偶爾響起“沙沙”的紙張翻動的聲音。

見秀妍練舞房的燈熄滅,確定秀妍已經忙碌完開始休息了允兒才敲響秀妍的門,這次的花式是:她的畢業論文要翻譯成全英文版,她將翻譯好的稿子拿來請教秀妍。

秀妍仔細地看完,拿起稿件走到允兒桌前柔聲說:“允兒,你來看看。”

“哦哦~”允兒推推眼鏡,盯著稿件看。

稿子被秀妍仔細地修改過了,許多地方畫上了橫線,還細心地標上了註解,秀妍寫的英文非常漂亮。秀妍不愧是從事美學藝術的人,從她手中出來的東西,哪怕是一份修改的稿件,也顯得充滿美感。秀妍將稿子反過來,自己俯身以手肘抵在允兒的桌子對面,語氣柔和地說:“你看這一句,翻譯得不太正確,稍微改一下就會地道很多。”

“好的,我記下來了。”允兒表情認真,拿筆在本子上記下,是個虛心求教的好學生。

秀妍溫柔地淺笑,繼續耐心地道:“還有這幾個地方,翻譯古漢語,我覺得還可以翻譯得更好,你覺得呢?還有這個詞,改成這個會比較好,感覺更嚴謹,其他的地方大致都很好……”

這樣輕柔舒緩的聲音,就像是最好聽的天籟一般讓人沉溺其中。允兒滿是愛意地看著自己心愛的人,秀妍挺俏的鼻樑上架著一副細框的眼鏡,頭髮輕輕挽起,露出曲線優美的頸子,柔順的長發調皮地滑出幾縷輕輕落在她的臉頰邊。

這樣的秀妍和在舞台上的秀妍是不一樣的,舞台上的她完美、高雅,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而此刻的她,是一個循循善誘的師長,專注而知性,充滿智慧的美感,她那和煦的言語,耐心知性的態度,卻又讓她顯得溫柔可親。

允兒看得愣住了,然後就控制不住地神游太虛、胡思亂想起來。一胡思亂想,某螃蟹腦子裡諸多五顏六色的想法就冒出來了,視線不自覺地往下移,從秀妍水嫩潤澤的唇瓣,移到她尖尖的下巴,移到她的耳際,移到白皙的頸子,移到誘人的鎖骨,再移到——

噗~鼻血!鼻血!

允兒覺得自己不只鼻血要噴出來了,全身的血液都要上腦了!秀妍正對著她,傾下身子俯在她的面前,從她這個角度看去,正好至上而下,將秀妍絲質襯衣內的春色看了個遍!秀妍高聳的胸房被包裹在黑色蕾絲內衣裡,中間擠出一條幽深的溝,豐滿而挺翹,隨著秀妍的呼吸一起一伏。

這樣的景象充滿了誘惑,並不能讓人一看究竟,可是恰是這樣若隱若現、只露三分的誘惑,會讓見者血脈賁張,無限遐思。若古之柳下惠,見到了這樣的情景恐怕也難以再無動於衷。於是呢,沒什麼自製力的小螃蟹比坐懷不亂的古人如何?酒瓶雕刻

允兒看得滿面紅霞,痴愣愣地盯著美女的襟口動也不動一下。

秀妍正奇怪剛才互動良好的允兒怎麼突然沒了聲音。稍稍抬頭一看,就羞得抬起纖指按住領口,輕聲叫出來:“呀~”

“唔唔~”眼前美景突然消失了,某螃蟹趕緊撐在桌面上脖子伸得老長老長。

“你在看哪裡!”秀妍直起身體,嬌聲嗔罵道,芊芊玉指還捂在領口上。雖然明知道看不到什麼,可是此刻允兒的存在就是讓她莫名地感覺戰栗,全身有種火辣辣的熱感。

“你好美……”允兒索性爬起來繞過桌子,將秀妍半摟進懷裡,一雙眼睛探照燈似的繼續盯著秀妍發楞,恨不得有透視眼才好。

“都火燒眉毛了還這麼不專心,你還要不要改論文了!”秀妍被允兒這副樣子逗得又好氣又好笑,伸手搥搥她的肩膀,在捏住她的臉半真半假地教訓她。

允兒回過神來,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情人間天生就知道對方是在真的生氣或者是嬌嗲佯怒,和心愛的人**,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允兒抓住秀妍的手放在唇邊又親又咬,笑瞇瞇地嗲秀妍:“都是我的錯,關老師不要生氣嘛~我們繼續,我保證會很認真聽關老師的話!”

“我都標好註解了,自己看,不給你講了!”秀妍不買賬,語氣淡淡的。酒瓶雕刻

這麼有愛的“輔導”怎麼可以不講了!秀妍真的生氣了嗎?佳人眉頭一皺,語氣一變,就已經足以讓允兒緊張了。她趕緊端起嚴肅的態度,認真地說:“那不行,自己看來的絕不能和老師教授的相比。秀妍也是我的老師,我會很認真聽。”

信誓旦旦地宣示完,再小心翼翼地探問:“關老師~”

“你呀~”秀妍終於被逗得笑起來。

“呵呵,呵呵~”那樣的淺笑,就像是雨後天邊淡淡的彩虹,看得允兒終於再禁不住自己的情動,手臂收緊,緩緩靠近秀妍,低下頭就想親吻她。

可是就剛要吻上那誘人的紅唇的時候,門鈴的響聲傳來驚擾了兩人。秀妍稍稍推開允兒,帶著些疑惑地望望門口:“這麼晚了,是誰呢?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