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有些人生來勞苦命,一旦清閒下來這時間一長便渾身不舒坦,比如咱們的沈警官。林允兒實在搞不大懂,這一杯茶一份報如何能熬掉8小時,還得是日久天常的熬,這得多大耐力啊!果真是一入機關深四海,她這點覺悟只能靠邊稍息了。這點是沈警官落伍了,現如今這年代誰還看報啊?都是鬥著地主,開著餐廳,偶爾偷偷菜。 '嘭'的推門聲,吵醒半夢半醒中的林允兒,抬眼就見'眼鏡鄭'風風火火的沖她而來,“小沈,怎麼就你一人?季隊在裡面嗎?”眼鏡鄭手上拿著文件袋,邊說邊往季剛辦公室的方向看。

 

“剛接一活兒,全員出台”林允兒瞇著眼,語氣懨懨。出台?敢情重案三組變風允場所了。好在眼鏡鄭也已習慣林允兒這種調調,順著她的話接道“喲,那真是不巧,就留您一人在這坐檯呢!”“你這怎麼說話呢?”林允兒坐直了身子,拿起茶杯喝了口已經被泡的淡而無味的龍井,自認很嫵媚的沖他一笑“沒瞧見我這正接客了嗎?”這笑容好…好滲人!眼鏡鄭不禁打了個寒噤,只能自嘆不如“說不過你,這是季隊要的資料,回頭你交給他。我得先走,還有個活兒要趕。

 

”林允兒接過文件袋,眼瞅著‘眼鏡鄭’轉身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客官,剛來就走啊!有空常來哈! ”林允兒臉上還是那副欠扁的表情,心中卻是羨慕不已。憑什麼大家都忙的跟爺一樣,就她閒的跟孫子似的?請理解一個勞動人民的價值觀人生觀以及世界觀……這天等到季剛回來,林允兒與之做了深層次的溝通,表明自己的不滿,說明自己的立場,就差沒脫衣服證明自己已經好利落了。其實季剛也是一片好意,他一個電話就把林允兒過年的假期全搭進去了,想藉著受傷的理由讓她多休息休息,他這可是冒著假公濟私的風險,誰想人家還不領情。

 

既然如此,他也落得輕鬆,直接把‘眼鏡鄭’送來的文件丟給林允兒。於是乎林允兒第二天就要轉戰外地。晚上回家跟鄭秀妍講時,鄭秀妍只是頓了一下,便繼續用調羹舀著甜湯往嘴里送,只是這動作卻越來越慢,最后索性拿著調羹在碗中來回攪動起來。鄭秀妍低著頭,林允兒即使看不清她的表情,也能想像出此時對方眼眸中的黯然。 “別找了,要吃燕窩我這碗裡還有”林允兒想緩解氣氛,說完還真挑了幾根送過去。 “不吃了,你先睡吧。我把這點看完”鄭秀妍語氣平淡,似乎不為所動。

 

林允兒起身站在鄭秀妍的身後,後者毫無反應,只是專注的看著屏幕上的PPT。 ‘啪’,林允兒忽然伸手合上了筆記本,她到想看看鄭秀妍究竟能忍多久。果然,鄭秀妍站起身,卻瞧也沒瞧她一眼便徑直往門口走去。 “你幹嘛?”林允兒急了,鄭秀妍這樣的反應在她看來就是最為嚴厲的抗議。 “不看了,睡覺”“站住!你怎麼答應我來著?有話就說,不許憋在心裡”鄭秀妍停下腳步慢慢轉過身,就見林允兒站在原地雙手抱臂,嘟著張嘴一臉委屈的看著她。她,竟然還敢委屈! ?鄭秀妍只能嘆息,“你這才消停多久?就又往外跑?”“我都歇了大半個允了,再這樣下去腦袋就生鏽了”“生鏽我養你”鄭秀妍說的認真。

 

剛才聽林允兒說要出差辦案,鄭秀妍從情人節那天起便壓抑在心中的擔憂頓時像黃河決堤,蜂擁而出。可她又能說什麼呢?如果這只是一份工作,她定會阻止。可對林允兒而妍,警察是她從小追求的理想。而她既然承諾與她相守,那自然也要接受她的一切,包括這份理想。她只是希望林允兒能留在本市,哪怕有什麼意外她也能第一時間守在她的身邊,如此而已。林允兒笑著走到鄭秀妍的身前“我知道你擔心我,放心啦!我現在又不是單身會注意輕重的”“你知道才怪”鄭秀妍不是不信林允兒的話,她是極度不信。

 

這女人一遇到歹徒有多勇猛,她早就听劉浩描述過。指望她能退縮不如求上帝保佑來的實在。林允兒嘿嘿一笑“這次就是取證,沒危險的”“不管如何,你記得家規第一條就行”鄭秀妍順勢靠進林允兒的懷中,汲取點點暖意。過了今晚,注定開始擔驚受怕的日子,無論林允兒如何保證,這點在短時間內不會改變。第二天鄭秀妍送林允兒去單位,臨下車前,林允兒不忘交待“晚上早點睡別總是工作”。鄭秀妍點點頭。 “我買了張碟片放在視聽間的桌上了,你無聊的話就看看碟”“什麼?”“國產警匪連續劇,就當給你普及知識了”“好。

 

什麼時候回來? ”“快的話三兩天,慢的話五六天”肯定得在阿嬌婚禮前回。林允兒沒有失信,在阿嬌婚禮的前三天趕了回來。下了火車便向鄭秀妍匯報行踪,人家一會要見客戶,晚上已經在餐廳訂了位置,讓她先回家休息。掛了電話,林允兒又給阿嬌去了電話,這女人之前聽說她要出差,一個勁的擔心她趕不回來,這會得讓人家放心不是。“阿嬌,你姐姐我安全著陸,你的伴娘不用換人了”電話接通,林允兒就是一句調侃。當時她說如果她不回來,就讓鄭秀妍代替來著。
可把阿嬌妹妹嚇壞了,讓鄭秀妍當伴娘她得包多大的紅包啊! “你回來啦!”

 

電話那頭傳來阿嬌淡淡的聲音。 “咋,姐回來你還不高興了?”“唉,伴娘安全,可伴郎掛枝了”“啥子情況?大雄同志咋了?”“昨天出任務被車撞了,問題不大,但得留院觀察”“妹妹節哀啊!”“我不哀你節哀吧!”“為啥?”

 

“浩子重新找了個伴郎,名曰林沐斌”“我靠,他狐朋狗友不挺多的嗎?”“救
場如救火,有空的沒幾個,有空又沒結婚的就更少了”“斌子不是在外地嗎?啥時回來的?”“聽浩子說是總部開會,分公司派他過來的”自從林沐斌被調外地,他們也好久未見了,就當朋敘敘舊。
回頭跟方若說下就行了,反正這會不是她讓開的。如此一想林允兒也就釋然了。阿嬌讓林允兒陪她去拿禮服,林允兒自然不願意,有浩子這準新郎在,還用的著她當苦力?說到這阿嬌鬱悶壞了,杜家有訓,新婚前三天男女雙方不得見面。 “暈,還新婚?都搭伙做飯N年了,證也領了,至於這麼矯情嗎?”“有本事你跟我爸媽說去”“算了,我去弄輛車一會過來接你”新娘禮服一共四套,也就二小時的儀式等於是半小時換一套,搞的跟時裝SHOW似的,真夠折騰的酒瓶雕刻

 

阿嬌看著林允兒一副受不了的表情,隨口說道“別糾結,你遲早得有這麼一天”說完才覺不妥。林允兒呵呵一笑到沒介意,開著車經過一家星級酒店,阿嬌立刻指給林允兒看,這就是舉辦婚禮的酒店。林允兒不經意的一瞥就瞧見酒店門口被眾人簇擁著的一抹嬌豔背影,眼睛立即彎成好看的允牙型。車速緩了下來,阿木和那個姓肖的助理都在,薛子誠怎麼也在?這迎門而出的老外到是挺帥的。為啥兩人要擁抱?大庭廣眾的,這是哪門子的禮節?靠邊停車,林允兒沉著臉給鄭秀妍發了條短信“注意家規第二條,我剛可看見了啊!”很快短信就回過來了“謹記家規第三條,回家等我”霎時,笑容重現。酒瓶雕刻

 

阿嬌被弄的雲裡霧裡,這林允兒臉上的表情可真豐富,一會晴一會陰,這會又彩虹滿天的“你這演的哪出啊?”林允兒笑而不語,重新發動汽車。阿嬌也不見外拿起林允兒的手機便看,卻更是迷茫,好奇道“什麼家規?”“秘密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