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到了警局,兩人停好車往辦公室走去,一路上引來眾人的側目和善意的笑容。 “恭喜”一個男同事出門辦事,擦肩而過的瞬間撂下這麼一句。林允兒表面雲淡風清,心裡還是挺疑惑的。不就抓個毒犯嗎,至於這麼大反應?進了辦公室,林允兒才知道原因所在:她的辦公桌上赫然放著一束巨大的玫瑰花束——999朵啊!可以想像,早上被人抬進警局的時候是怎樣一種氣勢。而這花的主人不是某個科室的文職人員,卻是重案三組的活寶級人物,立即轟動全局。林允兒這會被同事團團圍住,這麼大的手筆,就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警員們也都是一副好奇之色。

林允兒也很驚喜,相當驚喜,都快喜極而泣了。這女人是不是有點太囂張了,不知道她喜歡低調嗎?話說回來,如果她看到她送的那支玫瑰,會不會也會驚喜呢?這差距! !自己想想都有些汗顏。敲開季剛的門,林允兒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重點,季剛哪見過這樣靦腆的林允兒,心裡明白大手一揮,說道“你走吧,報告我來寫”。林允兒聽罷又指指外面,外面很“凶險”啊! “你幫我通知大家進來開會”季剛了然的笑笑。林允兒心中偷樂,第一次覺得季剛說的話也會如此中聽。

出了警局,林允兒立即撥通鄭秀妍的電話,電話響了幾聲就被接通——“報告領導,我回來了”上揚的語調顯出林允兒此時的好心情。 “我知道”電話中傳來鄭秀妍愉悅的聲音。 “呵,不會吧!難不成你給我裝了GPS定位?”“你抬頭——”林允兒聽聞立即抬起頭,街對面停著那輛熟悉的Q7,車窗慢慢搖下,露出鄭秀妍絕色的笑顏。林允兒快步上前,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飛快的在鄭秀妍的唇角輕輕一吻“你怎麼知道我回來的?”鄭秀妍回過身從後排座位上拿起那隻嬌豔的玫瑰,林允兒一見,小臉頓時紅起來,不好意思的開口“寒磣了點,你可別嫌棄啊!”“你賣笑得來的,很珍貴呢!”鄭秀妍輕笑。

話說鄭秀妍的身邊從來不缺追求者,這樣特殊的日子正是他們極力表現的時候,從早上開始送到36樓的鮮花禮物數不勝數,以鄭秀妍以往的做事風格,會讓秘書挑選一些有價值的人物,打電話過去寒暄幾句。只是今日她卻沒有這份興致,甚至還有些莫名的煩躁。於是才會主動拜訪一家原本不需要她親自出面的客戶,全當散心了。花店的小姑娘過來送花的時候,鄭秀妍正好從外面回來。聽到小姑娘報出自己的名字,鄭秀妍也只是無意的一瞥,就瞧見她手中的那一支玫瑰。

花本身並沒有什麼新意,只是這數量卻著實有點意思。誰會有如此的魄力,是標新立異還是有什麼別的目的?不管如何,這獨獨的一支玫瑰勾起了鄭秀妍濃厚的興趣。 “EVA,給我看一下”鄭秀妍走向前台,不理會大廳內眾人或驚訝或好奇的目光,指著玫瑰上的卡片說道。 “方總”前台MM立即起身,敬畏的遞上卡片。然後更為驚奇的發現,一向冷艷逼人的方總裁竟然對著卡片笑了起來,那笑容…好迷人!一直站在身後的肖博也微微鬆了口氣,今天的方總表面上與平日並無不同,仍舊一副清淡平和的模樣,只是身上的寒氣卻勝過平日幾倍。

現在這一笑,讓人如沐春風,也讓他懸在心頭的擔憂消去,隨即而來的是淡淡的苦澀……鄭秀妍手中的卡片上寫著情人節快樂,重點是下面的一段小字——真的只剩一支了,還是賣笑得來的\^O^/能寫出這樣話來的,除了那人還會有誰?她回來了!鄭秀妍心裡不由得掠過一絲欣喜,沒有絲毫猶豫,便驅車去了警局。車剛停下,電話隨即響了起來……“不過,你送的那花也太誇張了”林允兒對著專心開車的鄭秀妍小聲嘀咕道,一想到明天還要回警局面對“八卦”三組的成員,她就感到壓力無限。

鄭秀妍輕笑不語,花是早就訂好的,如果林允兒今天回來便會送到家裡,如果她不回就送警局,算是對她的“懲罰”。誰讓她回來不事先告訴自己,鄭秀妍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對。不想湊熱鬧,林允兒回家拿了點東西,順道點了兩份披薩的外賣,兩人便回了斯亞花園。對鄭秀妍來說,形式什麼的都不重要,林允兒能平安的回來跟她過這個節日,就是最好的情人節禮物了。進了家門,鄭秀妍轉身給了林允兒一個大大的擁抱,只是幾天而已,卻很想念她的溫度,想念抱著她的感覺……可,這人的身體為什麼會越來越僵硬?拉開兩人的距離,鄭秀妍抓住了林允兒臉上閃過的痛苦表情,雖是稍縱即逝,但額角處的汗珠卻騙不了人。

“允,你怎麼了?”“沒,沒啥”林允兒低著頭心虛的回道,剛才鄭秀妍的擁抱正好壓到她受傷的部位,還是很用勁的那種……鄭秀妍心生疑惑,雙手撫上林允兒的臉頰,對上她閃爍不定的眼睛,“跟我說我實話”,明明是很輕很淡的語氣,卻讓林允兒心下一驚,“真沒啥,就受了點傷”。當林允兒艱難的脫下外套,掀開內衣露出腰間被繃帶纏繞的傷處時,鄭秀妍的眼眶立即變的濕潤起來,傷口處還有血跡滲透出來的痕跡——“這就是你說的小傷?”“我就覺得給我包紮的醫生肯定是個實習的,要不這點小傷怎麼給包成這麼個造型”林允兒打著哈哈,看對方依然紅著雙眼一副心疼的表情,趕忙又說“不信我解下來給你看看,真是很淺的一道口子”“你這個女人,不知道要愛惜自己的身體嗎?你讓我以後怎麼放心……”鄭秀妍的聲音有些哽咽,心底除了心疼還漸漸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

警察的職業始終是危險的,今天沒事,那以後呢? “好啦,別苦著臉”林允兒嘴角微揚,“來,給姐笑一個——”鄭秀妍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理會的意思。林允兒哪會樂意,把臉湊到鄭秀妍的面前,揚起一抹自認顛倒眾生的笑容“那,姐給你笑一個——”看著一臉獻媚笑容的林允兒,鄭秀妍只覺哭笑不得,都這樣了還是一副痞痞的樣子,不過被她一逗剛剛悲傷的情緒似乎沖淡了一些。 “你再這樣弄的滿身是傷的,小心我不要你了”鄭秀妍半真半假的說道。

“別啊!我向你保證,不管怎樣,我會保護好最關鍵的部位”林允兒趕緊求饒。鄭秀妍聽罷,只覺臉頰浮上一層紅暈,這人說話越來越露骨了,嬌嗔道“你說什麼呢?”“我說我的臉唄,你以為我說什麼?”看著一絲嬌羞的神采在鄭秀妍的臉上漾開,林允兒心頭一動,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放心,這雙手我也會為你保護好的!”鄭秀妍無妍以對,轉身去拿林允兒的外套和包,準備去衣帽間換衣服。拿起的瞬間一個絨質的小盒從衣袋中滑落下來。林允兒驚呼,想去撿卻礙於傷口動作緩慢,眼看著鄭秀妍撿起小盒,然後打開——盒中是一對卡地亞的鉑金戒指,簡單的設計是兩人喜歡的風格。酒瓶雕刻

“那個——”對上鄭秀妍詢問的眼睛,林允兒有些語結。戒指是準備在鄭秀妍生日時送出的,可那會她還在英國。今天也是想找個浪漫的時刻拿出來,可似乎不應該是現在。 “不要告訴我,這不是給我的”鄭秀妍眼睛帶著笑意。 “不給你給誰?”林允兒拿起一枚戒指,舉起鄭秀妍的左手,抬頭看著對方的眼睛,柔聲問道“你願意嗎?”願意接受這份相守的承諾嗎?鄭秀妍輕點了下頭,林允兒把戒指戴在了她的中指。為什麼?鄭秀妍不解。 “戴上它,就是告訴世人你已經不是單身了,如果還有誰敢招惹你,你也不用多費口舌,揚揚手就行了”林允兒並未察覺對方的異樣,樂呵呵的說道。

隨後鄭秀妍拿起另一枚戒指,托起林允兒的左手,同樣的詢問,卻把戒指戴在她的無名指上。林允兒自然知道兩者的區別,心中閃過一似情緒,轉念一想這也沒什麼不妥。以後會有人把戒指戴在鄭秀妍的無名指上,而自己這輩子定是不會嫁人了。身心都被這個女人深深的佔據,何況是無名指的位置呢?相視而笑的溫情,相擁而眠的滿足,只有相愛的人才能體會。這是她們的情人節,因為愛情,所以滿滿的都是幸福的模樣! 。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