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送走蔡榮添,林允兒並未盼來期待已久的長假,反而因為一起涉毒案件陷入水深火熱之中。電話是在深夜中忽然響起的,刺耳的鈴聲立即驚動了被窩下兩個如靈蛇般癡纏的身體,只是情正到濃時怎麼可能停的下來?鈴聲響了一便又一便,似乎有不接不休的意思……林允兒終於妥協,從薄被中伸出腦袋,一邊平息著劇烈的喘息一邊努力的夠向床頭櫃上的手機,卻總是差之毫釐。林允兒無奈的側過頭,“你先出來,我動不了了”聲音透著絲絲沙啞。鄭秀妍此時正壓在她的身上,右手的手指沒在她的體內,聽聞並沒有撤離的意思,只是微微抬起身體方便林允兒挪動。

閃爍的屏幕上顯示著來電者的名字,怎麼又是季剛?林允兒心中一沉,按下接通鍵——“季隊?”“……”“沒關係,你講”“……”“嗯...好...”“……”“什麼,今晚就走?”林允兒驚呼。隨即身體中的手指突然猛烈的抽動了一下,激起林允兒的一聲尖叫。 “……”“沒事,沒事,不小心撞到頭了”林允兒滿臉緋紅,跪坐起身體按住那隻還在蠢蠢欲動的手。可那人似乎不肯罷休,唇舌順著她後背上的傷痕軌跡漸漸下移,極致的挑動讓林允兒不禁屏住了呼吸。

“……”“好,我…在車站等”林允兒努力控制好語調,掛了電話,才深深吐出聚集在心間的空氣,這口氣憋的她肺疼。感覺到林允兒身體的僵硬,鄭秀妍立即停止動作,在毫無預示的情況下抽出手指,不理會對方異樣的表情,裹起被子把整個人包在裡面。 “鄭秀妍,有本事你別出來——”林允兒沒好氣的吼到。剛才差點玩出火來,這女人就是赤/裸裸的報復,可她也不想想她的那點定力哪能跟她方大小姐相比?被中半天沒有動靜,林允兒嘆了口氣,上前想把被子拽開,可里面的人就是抵死不放。

林允兒心疼了——“乖,放開,別悶到自己”溫柔的語氣,哪還有半點怒意。鄭秀妍這才慢慢拉下被子的一角,露出一雙亮眸,眼中閃動著的光芒,帶著一點委屈一點倔強。林允兒的心底頓時柔軟之極,覆身上去,輕聲說“我沒怪你…”。誰知對方聽罷眉頭微皺,盡然撇過頭表示抗議。 “是我錯了還不行嗎?”林允兒無奈啊,她發現鄭秀妍與她獨處時越來越像個孩子,難道是她整天小P孩,小P孩的把她喊迷糊了? “要走嗎?”鄭秀妍幽幽的開口,總算正眼看她了。

“是啊,去外省跑個案子”林允兒嘆息道。小別重逢,現在正是如漆似膠的時候,她心裡縱是一百個不願意,但案子也是一刻不能耽擱。鄭秀妍的眼眸暗淡下來,“什麼時候回來?”“人抓到就回來”說了等於沒說。鄭秀妍執意要送林允兒去火車站,一路上卻是無妍。到了要下車的時候,氣氛顯得更為沈悶。這哪是林允兒的風格,解下安全帶,林允兒看向身旁臉色沉鬱的鄭秀妍,清了清嗓子開口說到:“我不在家,你要按時吃飯,不許熬夜工作;雖然有保鏢,在外面自己還是要多加小心;還有,你現在也算半個警察家屬,一定要恪守婦道,不許招蜂引蝶,就算人家盯上你,你也要像打蚊子一樣堅決的拍掉……”林允兒越說越順溜,直到淡淡的笑容浮上鄭秀妍的臉龐。

這才對嗎!林允兒如釋重負,自己也呵呵笑了出來。 “允…”鄭秀妍頓了一下,她哪能不知林允兒是在逗她開心。 “嗯?”“一切小心”還有幾天就是情人節,她想問在這之前她能回來嗎?對上林允兒滿是笑意的眼睛,話到嘴邊卻轉為一句叮嚀。市緝毒大隊在前天的例行檢查中抓捕了一名毒販,並在其身上搜出500克高純毒品,經審訊該嫌疑人還有另外三名同夥,警方隨機布控只抓獲一人,其餘兩名攜剩餘12公斤毒品逃逸,最重要的兩人身上還藏有武器彈藥,重案三組接上級指示全力協辦此案。酒瓶雕刻

跟林允兒同去的除了季剛還有兩名緝毒大隊的同事,顧忌到嫌犯攜帶有槍支,在密集的人群中容易誤傷群眾,警方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一路追踪到嫌犯的落角點— —兩省交界處的一所旅店。經過兩天的監控觀察,警方決定在當晚實施抓捕。由於部署周密,抓捕行動非常成功,只是林允兒在擒獲其中一名倉皇逃跑的嫌犯時受了點小傷。匆匆處理之後,一行四人帶著嫌犯連夜驅車回城,把人送到警局由緝毒大隊的同事審訊,季剛帶著林允兒去醫院處理傷口,說是小傷,那是相對林允兒以往的“戰績”而妍的,普通人要是被砍刀來上一下那也不是啥小事了,還好冬天衣服厚重,傷口並不是很深。

從醫院出來,馬上還得回局裡寫報告。林允兒看著車窗外的景緻,心中無限感慨,還是家鄉好啊!連空氣都那麼新鮮!車經過市中心,沿街的商場一派繁華,沒想到年都過了還這麼熱鬧。看到熟悉的大樓,那人應該在忙吧。有幾天沒見了?話說這些天日夜顛倒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今天幾號?”林允兒問一旁的季剛。 “14號”季剛隨口答到。 “啊?怪不得”林允兒自妍自語一般“怪不得街上人這麼多”。今天是情人節,她們的第一個情人節,她什麼也沒準備連日子也忘了。

林允兒心中苦笑,誰攤上她這麼個情人真是倒霉。抬眼正好瞧見路邊的花店,林允兒趕緊讓季剛停車——“我去買個東西,等我五分鐘”不待回复,林允兒跳下車。現在已經是下午3點,花店就一個小姑娘在,林允兒開口要買玫瑰,人家直接說沒有。 “那些不是嗎?”林允兒指著窗台邊一溜排的花束。 “是別人訂好的,晚上來取”“小美女,隨便多少都可以。你給我想想辦法吧!”林允兒小嘴一咧,露出招牌笑容。這一笑跟傾城相差甚遠,卻極具親和力,連咱們的方總裁都淪陷其中,更別提這個小姑娘了。

“花都訂完了,只剩下一支,你要嗎?”客人訂時多留的一支,本想自己帶回家的,小姑娘決定忍痛割愛。看著眼前這支嬌豔玉滴的紅色花朵,林允兒感覺自己的嘴角在抽動……不過,有總比沒的好。 “好,就這支了!謝謝小美女了。那個,多少錢?”小姑娘搖搖頭。白送?那哪成啊!最終林允兒付了錢,讓小姑娘仔細包好再附上卡片,千叮萬囑讓小姑娘一定要送到鄭秀妍的手上。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