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面對允兒刻意賣乖的笑意,秀妍卻沒有如平常一般寵愛地回以淺淺的微笑。她垂下眼輕手關上房門,並不趕允兒走,可是卻也一言不發。允兒臉上笑瞇瞇的神色收斂下來,她從來沒見過秀妍這樣冷淡的臉色,還有這樣不說話身上的氣息卻透著冰冷的樣子。

允兒緊張兮兮,語氣裡帶著小心翼翼的探問:“秀妍……你,你怎麼了?”

秀妍淡淡地看允兒一眼,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低下頭,優雅的語調聽起來卻是平淡不帶溫度的:“允兒喜歡一個人,卻不會留心去注意她的感情和她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嗎?”

“我,我沒有……不是的……秀妍你怎麼了?”允兒慌了神,面對心上人這樣的詰問,她慌亂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首席舞者關秀妍,女神一般耀眼的美女老師關秀妍,她的性格冷淡,待人永遠優雅而疏離。這些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因此面對著秀妍,雖然她脾氣好且非常有耐心,但是平常人都是不敢隨意靠近的,因為這樣的人就像心目中的偶像一般,衷心愛戴可是又不敢隨意褻瀆。但是允兒卻是不同的那個人,她面對秀妍雖然會局促害羞,但是她卻是敞開心扉,用自己的心來貼近秀妍的心。因為秀妍一貫以來冷淡矜傲的外表下卻有一顆待她很溫柔的心。

可是秀妍現在在生氣,她能感覺得到。允兒為此慌得找不著東南西北了,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或者說,允兒……”秀妍抿了抿嘴,輕柔好聽的聲音帶著些顫抖:“你,你確定你是真的愛著我嗎,還是你只是視我是一個心中理想的形象,而你心中真正喜歡的是其他人你卻沒發現。”

在感情中,無論多麼優秀的人都會變得患得患失而不能自信,秀妍試圖笑笑,可是卻忍不住為了這樣的可能而心口悸痛。她以前順遂而精彩的生活中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無論是她對誰,無論是她興奮還是悲傷,她都是第一次體會到這樣心疼、無助卻又一直渴望一個人的感覺。難道這就是允兒所說的心裡裝滿了別人的感覺嗎。

“不是的!我懂得我的感覺!秀妍你為什麼這麼想,我愛的人是——”

“允兒,你對我說過,愛一個人是和她在一起會有無盡的快樂的。你說愛一個人是千萬人之中只能留意到她的。你說愛一個人是不顧周圍的任何人也要和她在一起的。”

“我是這麼說的,所以我——”

“那麼允兒會更願意和別人在一起嗎?比如黃美英……我看見你們今天在舞台邊……”秀妍纖細的指輕輕貼在胸口上,她感覺心跳就像是在絞痛。

“黃美英?”允兒瞪大眼,愣愣地道:“怎麼會說到——”

可是允兒再搞不清狀況,她天生的敏銳和對秀妍的專注也足以在此刻讓她馬上反應過來,秀妍看到了今天她和黃美英在一旁打鬧的樣子。天,那是這麼不起眼,連她都已經忘記的事情——秀妍這個樣子是……

“呵呵~”允兒呆呆地笑了笑,心裡卻忍不住咕嚕咕嚕冒出一些歡快的小泡泡。坐在秀妍身邊,愛憐地將她半摟進懷裡,輕輕拍哄:“呵呵~秀妍誤會了。你以為我和黃美英有什麼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只是在開玩笑,桂花她那個傢伙就是這樣的人,那麼多年我們都是這樣開玩笑,我——”

可惜某自我陶醉過頭的螃蟹根本沒有留意到秀妍的心思,不解釋還好,這話一出,大美女的眼眶中掉下兩顆熱燙的淚滴來,滴在允兒的手臂上。

“允兒,你有沒有發現。你提到黃美英,總是那麼親暱,總是那麼相熟那麼自然。你和她在一起……總是顯得很自在,你總是很開心。你和她在一起能從容而且沒有任何束縛感,你自己都沒發現嗎,你下意識裡更願意和她靠近。可是你和我在一起,你是不是沒那麼自在開心呢,而且我看得出來,你,你在躲著我……”

秀妍能察覺到允兒面對自己時的小心翼翼,剛開始的時候,她以為是因為允兒的害羞,因此這個女孩和她在一起以後仍像以前一樣的局促和羞怯。秀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她耐心地允兒能夠和她心靈相貼,可是她卻發現,允兒對她有點太小心翼翼了,就連親吻擁抱,就連說話親呢這樣的事情允兒也顯得過於謹慎。

其實黃美英的事情只是一個觸發點,她相信允兒,知道允兒決不會做讓她傷心的事情。可是允兒會不會真的弄錯了她對自己的感情,那麼不是對黃美英,也會是對別的人……

“秀妍,我,我……”允兒下意識的就想反駁秀妍的話,可是秀妍的話卻讓她羞愧得無言以對。想起了今天在排練場見到秀妍時的情景,想起了秀妍在那種時候自己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她真的是在躲秀妍嗎……

可是允兒欲言又止的表態,卻讓秀妍誤會以為自己說對了。

“允兒,你是不是不想要我……”秀妍摀住嘴,不讓哽噎的哭聲逸出唇角。一句話說完,撫著睡裙的裙擺站起來,起身就往臥房裡走。

允兒的心疼得都要碎了,見秀妍進了臥房,才反應過來,急急忙忙地尾隨著跑進去。衝進秀妍的臥房,正好抓住秀妍的手,允兒顧不得這是第一次踏進這個曾經讓她無限遐想的地方,一抓到秀妍的手就半摟著她不讓她逃走,然後將秀妍安置在臥房的小沙發上。

允兒顧不上平時做事考慮周全的想法,讓秀妍坐下後便單膝跪在秀妍身邊,握住秀妍的手急急地說:“秀妍你誤會了,你是我的寶貝矮我怎麼可能不想要你……天知道,我想要你的心,快要瘋狂了。”

允兒急切地將秀妍的手放在唇邊親吻:“秀妍,你對我來說,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那麼完美,那麼高貴得不容褻瀆。我一直渴望著靠近你,天天在奢望著能和你更接近哪怕一點點。我愛你,恨不得把一切最好的捧到你面前。所以,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我是真的能擁有你了,我每天都開心得像生活在夢裡在雲端一樣,因為我居然能和你最親近。”

“你能了解嗎,如果我會局促,我會不安,不是因為我不懂得對你的感情是不是愛,而恰恰相反,是因為我太愛你,所以才不能尋常對待,像對待其他人一樣隨性。因為我做不到,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

允兒說完,深情的眼睛直視這秀妍,她心疼秀妍居然不能感覺到她的愛意,心疼秀妍受了委屈,想要藉此傳達自己的情意。秀妍止住了淚,可是她與允兒靜靜對視了一回,然後斂下眼神,稍稍轉開頭去。

這下允兒徹底的沒轍了,又慌又傷心,放開秀妍的手轉而一把抱緊她的腰際,將頭埋進秀妍小腹間,聲音哇哇地喊著帶著哭腔:“秀妍我才不是躲著你……你,你那麼好,你和那些人在一起顯得那麼優秀,我卻只是你的學生。秀妍我會很努力的,我會很努力變成最好的人,你,你不可以後悔,不可以不要我——”

我不能沒有你的。

這個人……這算是在耍賴嗎?見允兒這副掏心挖肺的樣子,秀妍就算心裡再有刺,卻也只能投降了。輕輕嘆口氣,秀妍拉起賴在身上的允兒,抿抿唇,冷聲道:“看你以後還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和人摟摟抱抱,看你以後還敢這樣對我。”

“芷,秀妍……”允兒看著秀妍的臉,被唬得一愣一愣。

秀妍卻換了一個表情,像是山茶花綻開的微笑裡帶著寵愛的表情,嗓音輕柔,溫柔地撫摩著允兒的臉:“傻允兒,怎麼會不要你……我放不下你了……經過這樣的感覺,我才知道……或許我懂得了,你說的,愛~”

“秀妍~”允兒稍微頓了一下,之後便在唇邊漾起了一個和煦的笑容。無需再多說,只要這一句,這個含蓄而美麗的女人啊,她懂得了她的意思。

再也抑制不了心中掀起的愛情的狂潮,允兒站直身體將秀妍輕輕一拉,將她整個人帶進了自己懷裡。緊緊,深深地擁住著美麗的身體,允兒動情地低下頭熱吻住秀妍的唇:“秀妍,我愛你。”

兩人閉上眼身心都被席捲在彼此熱烈的情意中,唇齒相依,呼吸相纏,書味著彼此唇瓣間的甜蜜和柔軟,感受著對方香暖的體溫。

允兒難以克制自己的激動,若是以往還能出於疼愛和尊重秀妍的原因,對兩人之間的親熱點到為止,那麼此刻的她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對秀妍身體的渴望。因著此刻內心的激動,允兒擁吻著秀妍,一雙白細修長的手卻開始不安分起來。從秀妍的腰際,緩緩滑過她小巧的臀,再從背脊一路溫柔地撫摩,最終隔著一層輕軟的綢質布料整個掌覆住了秀妍胸前的柔軟。

“秀妍……”允兒滿足地嘆息。右手在秀妍腰際更收緊了幾分,讓秀妍香香的氣息更貼緊她。另一手絲毫不捨得離開,感受著那挺翹而又飽實的柔軟。秀妍的身體很美,每一處都恰到好處,完美而誘人。讓人忍不住就像個貪婪的強盜,一再再地探索,不肯鬆開。

“允兒……你……”秀妍被挑逗得嬌聲輕喘。為了她在自己胸房上輕輕揉捏的手,也為了她灼熱的吻竟一路往下,幾乎快要吻到胸口那處——

生澀的秀妍不知這樣的感覺是難耐還是歡愉,被允兒逗得縮了縮背脊。她身上的那件質料輕軟的細肩帶睡衣,隨著她的動作,一邊的肩帶隨著襟口整個往下滑,一下子露出了半邊香肩和大半個隆起的、白皙如凝脂般的胸房。

“呀~”秀妍羞紅了臉,無奈她整個人被禁錮在允兒的懷著,遮也遮不住,躲也躲不得。

這樣的美景,允兒自然沒有錯過,她紅著雙頰呆愣愣地看著眼前乍瀉的春色,愣頭愣腦地輕嘆息道:“我喜歡你這件睡衣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