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黃美英也不是什麼不經世事的清純小女生,艾愛熱烈大膽的吻很快地就挑起了她的熱情。 兩人激情地擁吻在一起,周圍的溫度都似乎高了起來,變得火星四濺。同樣擁有嫻熟的技巧,知道如何能藉由吻傳達自己的情意,挑動對方的神經。何況這並不是單純的唇齒交纏,艾愛和黃美英之間一直流轉著的似有若無的、曖昧的感情在這一刻似乎找到了一個迸發的出口,一星點的火苗大有燎原成火海的趨勢。

黃美英覺得自己的心臟狂跳,全身熱燙。想她黃美英摘遍滿園校草,什麼時候這麼激動不能自控過,似乎是因為來自一個女人的親吻,這樣非同一般的、帶有某種禁忌的感覺讓她激動得不能自持。又或者是愛愛妖嬈的氣息,柔軟如水蛇又豐滿如羊脂的身體著實會極大地挑起一個人對性的渴望,即便是她這樣的女人也不例外。

她覺得全身的氣息亂竄,最後化成一股激流化成一種暖暖的感覺滑下下腹……

“唔~不……”這樣的感覺讓黃美英勉強地稍微拉回理智。兩人的唇一分開,都在急促地嬌聲喘息著,都能在對方的眼睛裡,看見自己被吻得紅腫的唇,還有被激情的火焰映得晶亮的眼眸。

“我們,我們不該……”黃美英一邊喘一邊說。她是對愛愛有種特別的說不清的感覺,但是她們兩人畢竟都是女人,為什麼愛愛總是能沒有一點心裡障礙或者像平常人該有的疑慮,就這樣和她深吻呢?難道愛愛這妖精,果然如她所說的,極具敬業精神,就因為她出錢包養下了她,所以她就能做到忽略金主的身份,感情,外貌甚至……性別。而只像是一場銀貨兩訖的交易,她給錢,所以她給身體。

一想到這裡,黃美英覺得心裡一陣翻攪,為這樣的可能感到極度的心悸和郁悶。

艾愛常年看慣於歡場的嬉笑離合,薄情負心的男人女人她看得何止千萬,她以前向來能以嬉笑無所謂的態度對待一切的眼光。可是黃美英此刻的態度卻讓她誤會了,難道黃美英是那種一邊想求歡,一邊又在鄙夷著她的人。

就連艾愛這樣老於世故的人,在此刻想要刻意嬉笑也掩不住落寞。帶著五分故意的矯揉造作,五分真情實意,艾愛故意裝可憐說:“你嫌棄我?因為我做的工作,因為我不會做其他的你就嫌棄我……和其他人一樣嗎… …”

和其他人一樣,從不看到她的努力,只固執地偏見,認為她的成就來源於桃色的交易,或者認為她只是一個受家族庇蔭的隨便的女人……

黃美英這不是第一次看見這個看似沒心沒肺又拜金的女人臉上出現這樣落寞沉鬱的眼神,還包括了許久以前才酒吧第一次見到她。或許,正是她身上不常被人察覺的這種氣息,讓她如此不能置之不理。她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掙扎,掩不住心中莫名的那些情緒,黃美英倏然靠近,第一次主動吻上艾愛的唇:“不。絕不是這樣……你不會明白……”

“唔~黃美英……”艾愛的話沒出口,話音就被淹沒在熱吻中再也沒有聲音了。

剛才稍微的停頓,就像一場山火,當火苗被樹葉遮蓋得沉寂下去,但並不代表它已經熄滅。相反的,這樣的火焰只需要被風輕輕一吹,就更蓬勃迸發,變成一場將漫山遍野燎燒殆盡的火焰。

黃美英甚至不知道她們是如何沒有離開對方的唇相擁著進了臥房,沒有印像她們是怎麼倒在大床上,也不記得她們何時在熱吻中撫摸過彼此的全身。衣物一件一件地從床沿滑落,艾愛挑去黃美英身上最後一件衣物,噙著笑意用整個掌心包裹、握住她隆起的胸房,媚眼流轉著,曲起中指,以指尖按揉在頂端的鮮紅上——

“礙…”黃美英覺得小腹處一陣戰栗。欣快的感覺未褪去,黃美英卻也不甘示弱,撩開艾愛細卷的長發,吮吻住她的脖子,然後將唇舌貼住艾愛光滑的皮膚一路下移,迅速精準地含住艾愛飽滿山峰上的頂端。

“呃呵~”艾愛被這陣激靈刺激得向後弓起身體。

人在親熱中,弓身是一種本能的反應。這樣的動作,會讓人的身體更貼近對方,從而獲得更多更強烈的快樂。這就是為什麼人在感覺痛楚的時候本能地縮起身體,而受到愉悅的刺激的時候卻抑制不住地弓身靠近對方。

兩人雖處在激情中,可是卻仍和平日的性格一樣同樣外向,同樣互不相讓。享受著身體被取悅的快樂,更熱情纏綿地盡全力挑逗著對方。

這對黃美英來說是陌生的,雖然並非不經人事,可是這樣的碰觸和這樣的親熱卻是第一次。如此熟悉,卻又從來沒想像過的和任何其他人都不同的身體。光滑柔軟的皮膚,豐滿的觸感,水蛇般柔軟的身材,她親吻著,撫摸著,這種動作是全然的陌生,可是她做起來卻又像是本該如此般自然而然。

愛愛這女人真是個迷人的妖精……剛一恍神,下一秒黃美英卻忍不住叫起來:“矮你——”

身體被侵入的感覺。不疼痛,卻有絲不知是舒服還是折磨的緊繃感,然後隨著還沒給她仔細想清楚的機會,卻隨著艾愛的動作傳來強烈的刺激,讓她——

“矮別……別這樣……”黃美英的聲音和著嬌聲的喘息,支離破碎。

“應該這樣……你會喜歡的……”艾愛的聲音不自覺地比平時嬌嗲了不知幾百倍,而且完全不用裝。她索性抓住黃美英的手,同樣地移到兩人緊貼的下腹間,引導她碰觸到自己,“啊唔~呵~你不是不肯吃虧嗎……同樣對我……”

黃美英覺得自己肯定是著魔了,她就是著魔了……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可是,身上強烈而清晰的感覺卻不容她不承認——她的身體一點也不抗拒。相反,是極其的渴望。手中觸碰到滑膩的濕軟,溫溫熱熱的,感覺嬌弱,卻又像被施了某種魔法一般吸引著她,撫摸,探索,鉤纏,揉捻。

“就是這樣……繼續……礙…”突然一連串的鶯啼嬌喘不絕地從艾愛口中逸出。她的指尖也彷彿應和著這樣浪潮般襲來的感覺,一唱一和地撫摩著黃美英,探入,又退出。

“矮”黃美英終於被逼到了臨界點。修長的腿緊緊地纏繞住艾愛,身體一僵,再也無法感覺到除了那種將人席捲上天的感覺之外的感覺……

“你……你……真是個妖精……”

※※※※※※※※※※※※※※※※※※※※※※※※※※※※※※※※※※※※※※※※

小螃蟹一邊現在卻是巴在床上輾轉反側。允兒沐浴過後本該是輕輕爽爽開開心心的,此刻卻趴在床上拿著手機,橫著爬也不是,豎著爬也不是。

她想秀妍。今天忙了一整天,秀妍下午出現了一會,她不僅沒來得及找機會好好親近,甚至連看都沒來得及多看久一點,秀妍就交代了一聲臨時有事就急急忙忙地讓助手將她接走了。她強忍著好不容易忙完卻竟然是晚上**點了,匆匆趕回家將自己洗得白白嫩嫩——秀妍喜歡別人清爽整潔的樣子。

從浴室出來後急急忙忙給秀妍發短信,說要過去看她。秀妍卻簡短地回復了一條:你忙了一天,沒急事就先休息吧。

這把允兒鬱悶壞了,秀妍累了嗎,還是在體貼她累了,還是說……秀妍覺得她太黏人太煩了?

“哇哇~”思前想後,允兒哇哇叫著爬坐起來。不管了!她不要休息!一天都沒能親近秀妍,她快要瘋掉了,管它三七二十一。

想好以後,允兒跳下床踩了拖鞋就往外跑。允兒難得急切地忘記每次要去找秀妍之前都在她的門口演練要說的話,手放在門鈴上一陣亂按,她的動作就和她的心情一樣急切,她想秀妍。

門鈴響過了好一會,門內的人兒才姍姍前來開門。

秀妍顯然已經睡下了。因為她沒有穿睡袍的外套,而只穿了裡面那條淡紫色細吊帶的短睡裙。長長的頭髮披散在她的肩頭上,頑皮地落在她的鎖骨處和挺俏的隆起前,讓秀妍白皙的皮膚顯得水靈而誘人。

允兒有些臉紅,嚅嚅地小聲說:“秀妍……我吵醒你了嗎……你睡下啦?”

秀妍漂亮的眸子看了看允兒,再微微偏開頭,垂下眼,淡淡地應聲:“嗯。”

然而就在秀妍垂下視線的同時,允兒卻快手快腳地背貼著牆壁,橫著挪啊挪,一下子就從秀妍半打開的門中間挪進了房間。秀妍抬起頭來時,允兒已經站在了她的身邊,忙不失迭地彎彎眼角露出一個乖巧無害的笑容:“秀妍,我們今晚像那天一樣聊天好不好~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