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CwS  

允兒看向秀妍的方向。秀妍是天生的為舞台而生的人,走在哪裡都是令所有人不能忽視的聚光體,即便她性格冷清低調,即使她根本不需要做什麼,只是站在那裡,那樣渾然天成的氣質和優雅之感就絕不能讓人忽視。所有的人都會被這樣美好的風景有意無意地吸引祝

秀妍正被幾個舞者包圍著聊天,氣氛似乎非常愉悅,秀妍臉上掛著淺笑,周圍的人都笑得開心。這樣的秀妍,和她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這也是允兒今天一直沒能靠近秀妍的原因。雖然她非常的想,但是此刻秀妍和她的朋友此刻的話題和接觸的事物,都是和她以前所接觸的生活相去甚遠的。

在家裡,她們是鄰居,是戀人,但是在外面她卻要用什麼樣的身份站在秀妍身邊呢?允兒默默地想著。

黃美英原本唧唧呱呱地說話,講了一大段才發現允兒根本心不在焉。毫不客氣地伸手搭在允兒身上把她當做人肉支撐物,黃美英往她視線的方向望瞭望,花痴毛病又冒頭:“嘖嘖,關老師真是少見的美女……沒想到她笑起來真是甜~”

某螃蟹被迷得一愣一愣,想也沒想就接茬:“她是很甜……”

“耶?”黃美英先是詫異了下,然後美目一挑,端起調侃又帶著“顏色”的笑:“哈~你這麼快就知道關老師很'甜'啦~你說,你們都乾了啥?你居然這麼快把關老師給——”

“咳,”允兒自知失言,收回視線,紅著臉啐黃美英:“不要亂說啦,什麼也沒幹過。”

“嗯~?”擺明不信。

“笑,笑成這樣幹嗎啦~真的什麼都沒幹,就……就普通的親吻而已……”普通嗎?允兒連自己也不相信,一想起那天的吻,全身都在冒熱氣,滿臉通紅。

不能怪黃美英平時愛逗允兒,這個人稍微逗一下,那個反應真是太可愛了~~黃美英笑得歡快,抓起允兒的手:“普通的親吻就感覺這麼甜?我怎麼不知道。那,讓我親親,你讓我親親看,我看看是什麼感覺1

和所有的人親吻,都是同樣的感覺嗎?抑或是,親吻一個女人,所以感覺是不同的?還是說,親吻任何一個女人都是一樣的感覺,那個人並不特別……

黃美英有一瞬間的閃神,彷彿眼前的東西都不能入她的眼睛,而只佔據了那張總是帶著慵懶的戲謔淺笑的臉。不過只是瞬間的事情,黃美英甩甩頭,笑著雙手勾住允兒的手臂,嘟起嘴就要去親她。

“你你,別玩啦1允兒嚇得趕緊向後仰。

“別害羞嘛~給我親親,我們可是好姊妹耶~你不會不肯給我親吧~”黃美英乾脆勾住允兒的脖子,整個人小鳥依人地賴在允兒身上,抬起頭要親她。

“當然不肯啊,神經1允兒也笑起來,和黃美英同學那麼多年了,知道黃美英就愛逗她玩,平日兩人嬉鬧慣了從來不會在意。

就是在嬉鬧,所以允兒笑著戳開黃美英,她又湊前來非要親允兒不可。於是兩人在一角一來一回的笑鬧,靠得近的人自然是知道她們在開玩笑,可是其他人看來,這樣摟在一起打情罵俏的兩個人——

“允兒,美英——你們兩個過來一下,老師們有些想法。”藝聯會的工作秘書揚聲在舞台側面大聲叫兩人過去。

“別鬧了啦!你看就是你,大家都在看了~快過去。”允兒紅了紅臉,趕緊拉黃美英向秀妍的方向走去。秘書一喊,允兒才發現大家都在看她和黃美英的方向,兩人打鬧沒規矩的樣子都被人看到了啦!

兩人走到圍著秀妍的一堆人身邊。都是“老師長輩”級別的人物,藝聯會牽頭髮起的活動,神通廣大的會員們總是能找到眾多不一般的人物來參與這件事。秘書語氣中是難掩的興奮,笑著對兩人說:“各位老師們在聊天的時候提起一些很好的想法,我覺得很不錯,關老師於是讓我叫你們過來一起聽一下。”

秀妍……允兒馬上抬頭盯著秀妍瞧。秀妍臉上表情平靜,並不像周圍人的氣氛熱烈。見允兒在看她,淡然清亮的美眸和允兒對視了一眼。倒是黃美英饒有興致:“什麼想法?現在我們一切都處在草創階段,各位老師們有想法,我們最是歡迎最高興了1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舞蹈家開口道:“現在大型的文化公司越來越功利,眼界也高,大藝術家們不夠他們搶。但是卻有很多沒名氣的新手得不到很規劃的發展。我手下就有許多學生,底子很好,很有天分,就是沒有機會多展現。我聽你們關老師說,你們屬於學生自發的創業,那麼你們的力量也很薄弱,這樣是不是能一起合作,互相關照,我想這是對年輕的藝術家和對你們都有意義的事情。就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

酒香也怕巷子深。一個事物,除了自身的天賦和潛力以外,也需要相當的平台,這對允兒她們創建的小公司和對那些剛從學校畢業要從事藝術方面的工作沒有名氣卻要求發展的準藝術家們,都是必要的。

允兒沉吟著,開口的語氣顯得持重老成:“這是雙贏的事情。我們的力量很小,很多事情都不完善,老師們能信任我們,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我們的優點在於效率高,而且沒有那些冗雜的機構和規矩。我會回去召集成員們商量,如果要開展,首先就應該擴大我們的人員編制,找專業專職的人,光靠學生和我們藝聯會裡的會員是不夠的。”

“關老師是怎麼想的?”黃美英問秀妍。嘖,關老師的神色不對耶~趕緊拉拉允兒過來一起敲邊鼓。

可惜躊躇滿志的允兒並不好當著所有人的面表現得太過親暱,看了看秀妍,再看看眾人,公事公辦地說:“我會做一份詳細的調研,寫出可行性報告,到時候會交給關老師過目,這樣可以嗎?”

“好的。”秀妍語氣平淡,略有些心不在焉,輕輕應了一聲以後就沉思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連一向話不停的黃美英也安靜了下來。她的腦筋也在飛快地轉,她和允兒也快要畢業了,這個原本為了方便組織活動而註冊的“空殼”小公司現在慢慢的竟然也做出點起色來,最重要的是,現在看來允兒有對外找人的想法。這讓她想起了愛愛那個妖精,她一直在想要讓她怎麼辦,或許她能給愛愛找點事做,有一份正當的職業,那個女人也就能慢慢的自力更生了吧……

※※※※※※※※※※※※※※※※※※※※※※※※※※※※※※※※※※※※※※※※

黃美英是行動派,這麼想了以後,當晚忙完手中的事情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她讓愛愛住下來的房子裡去了。沒想到到了地方,卻壓根沒見到愛愛的人。以往黃美英對艾愛相當尊重,雖然是自己的地方,但是給艾愛住下了她從沒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每次出現之前都會非常禮貌地先打電話告訴她。

黃美英齜牙咧嘴地在心中暗罵,要不是她今天興沖衝的跑過來一看,還不知道愛愛那妖精根本就沒有如她想的一般,天天在家里當被人“包養”的“良家婦女”。回來以後看老娘怎麼收拾你,黃美英索性坐下來耐著性子等。

可是這一等,居然給它等到三更半夜艾愛也沒回來。連黃美英這種老油條也要等得不耐煩了,等她親自去抓那個女人回來去!剛打開門,卻正好碰到艾愛舉著一串鑰匙正要開門。

“喲~你這麼晚了怎麼會在這?”艾愛稍微愣了一下,隨即嬌笑起來問。

黃美英看了這張笑得狐媚得臉就沒好氣:“你也知道晚了!竟然這麼晚才知道回來。”

“哎喲~人家有正經事要忙嘛~”兩人都沒有留意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更經常找機會和對方在一起。艾愛這段時間忙著逗這個小女生,已經好久沒親自去過店裡看場子了,今天會所裡臨時出了點事情她急急忙忙趕過去忙到現在。

“你又跑去夜店裡玩了?”黃美英沒忽略她身上淡淡的酒味,“你在那裡還能有什麼正經事要忙?你你,難道你又去——”

這女人該不會又去發展什麼“潛力金主”留做以後“備用”了吧!黃美英真覺得自己會吐血。

艾愛暗自笑,這個小姑娘經常搞得她很無語,可是當她每次以為她出入歡場的時候那種緊張兮兮的樣子看著真讓人歡樂,難怪她越來越喜歡她了!艾愛笑著,伸手勾住黃美英:“沒去沒去~我可是很有職業道德的,有你包下了我,我怎麼會勾三搭四嘛~”

不會才怪!黃美英暗自吐槽,伸手拉下這八爪魚似的女人,越想越覺得,應該給她找一份工作,省得這女人整天“得閒沒事做”。黃美英嘆口氣,語氣認真:“愛愛,你知道,你現在做的事情,終究不能長久,而且這也不是一個正常人應該有的生活方式。你總不能一直讓我包養……呃~我是說你應該試著自力更生,我現在為你找了一份工作,你以後就去上班吧1

噗~這小女孩還給她找工作?艾愛差點從沙發上滑下去。

“嘖,你這什麼表情嘛,雖然不能像以前一樣有很多的錢,但是好歹是一份正當的職業耶1她黃美英說服人是最有一套了,死的都能給它說成活的。

“哼哼,我可是只會勾搭人其他什麼都不懂,就你說的那個,做了我還不得餓死。”艾愛哼哼唧唧,故意逗黃美英。

“哎呀,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慢慢來嘛。愛愛,你知道,我是真的想看到你好,就像你這段時間,你有一點點小的改變,我都替你開心的。”

黃美英說完,艾愛沉默了一會,不說話,卻伸手擁抱住了她,一個深深的吻佔據了黃美英的唇。

“唔~你做什——”

艾愛卻並沒有理會,執意深吻著她。這個吻,無關乎玩笑,也不帶任何戲弄的意味。只為了心中怦然的感動,讓她想去吻一個人。

這個黃美英,是這麼一個以奇妙的方式進入她的生活的人,是這麼一個以荒唐的身份和她相處的人,可是,竟然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帶著任何目的,不帶著惡意的鄙夷,或者求功利的態度,真心的對待她。這是這麼多年來,她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人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