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秀妍表演的時候足跡遍及全國或者和國外的舞團合作地點在國外。允兒看得更多的是秀妍排練的樣子。舞台上的秀妍高雅、完美,像不食人間煙火的女神一般,而在練習中的秀妍多了許多的親近和真實感,平常的秀妍對允兒來說並不是遙不可及的藝術家而只是秀妍。

允兒接到秀妍電話以後拎起包包就往後台跑。稍等了一會秀妍就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從休息室走了出來。秀妍卸了妝,頭髮仍然整齊地盤起,換了一身黑色的雪紡裙,露出白皙的頸項。她看起來清爽又高雅。

她低頭瀏覽著手中的一份文件,身邊的幾個人似乎在和她商量著什麼。任旁邊的人語氣懇切地試圖說服她,秀妍仍是表情淡然,合上文件微微點頭,語氣矜淡有禮地回答:“計劃我看到了,這個事情你們去找我的助手。我不會私下決定和你們哪方合作。你們都辛苦了。”

“秀妍!”允兒從秀妍一出來就已經目不轉睛了,待到秀妍走近,笑著開口喚她。

秀妍抬起頭,淺淺地笑了一下,把手中的東西交給身邊的助手,不再管那些一長串找她商量各種事務的尾巴,緩步走到允兒面前。不再有剛才那種疏離維持距離感的氣息,不過語氣還是一如平常的平淡:“等久了嗎?司機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回去。”

被丟下的幾位各大劇團的人搖頭嘆息,關秀妍果然如外界傳的大牌又冷淡,給人碰軟釘子難搞得很,偏偏優雅有禮得讓人又挑不得她半點不是之處。只有允兒不以為意,她對秀妍的性格習慣已經很適應了,細心地伸手接下秀妍肩上的袋子,笑著說:“好,我們回去,我來之前已經給你煮好了很好吃的東西哦!”

來看舞蹈的樂迷不會像對追逐流行歌曲的藝人一樣瘋狂,但是對舞台上美麗充滿靈氣的舞蹈家的喜愛一點也不會少。特別是秀妍的盛名備受年輕人的喜歡,兩人乘車出來的時候外面圍了一大圈舞蹈迷,司機似乎很有經驗,很快地就繞開了人群將兩人送回家。

回到秀妍的住處她洗漱完以後和允兒一起將允兒精心準備的愛心宵夜給吃完。秀妍確實是天生的舞蹈家,擁有最得天獨厚的身體條件,在別人需要嚴格控制飲食的時候她卻怎麼吃也不會胖,加上她平日練習時巨大的運動量,因此她從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收拾好以後,允兒不捨得那麼早離開,東拉西扯地和秀妍聊天,她喜歡這種和秀妍在一起的感覺,哪怕什麼特別的事都不做,也好。允兒盤腿坐在沙發上抱著抱枕語氣興奮:“剛才回來的時候好多人圍住我們的車,哇~就像在電視上看見的那些明星一樣,秀妍你好受歡迎!”

高興得比是自己受歡迎還開心。

秀妍被逗得笑起來:“你喜歡這樣嗎?那以後有機會,讓司機給你下車,讓你被大家包圍一下。”

“他們喜歡的又不是我,別,別。”葉公好龍的某人趕緊把頭搖得和撥浪鼓似的。

“呵呵,如果他們知道那些小說是你寫的,允兒也會很受歡迎。和哪個舞團合作,都看見大家在後台看你的書。”秀妍淡笑。然後又想起了那天當允兒受委屈的事情,秀妍問:“允兒你現在……”

“呵呵,那個沒事的。艾晴停掉了我以前的作書,我不再找她就是了,我正在找其他文化公司的機會。”看似那麼沒頭沒尾的一句話,但是允兒懂得秀妍的意思。

“但是艾晴不會讓事情那麼順利吧。你找的那些公司現在有回复嗎?”秀妍輕嘆口氣。她對艾晴的為人很清楚。

“嘻~沒事的嘛。寫得好能賺錢的東西總會有人要……噯秀妍我和你說哦,我最近又在寫新的故事了……”

秀妍看著允兒的眼睛突然熠熠生輝的樣子,露出會心的淺笑。允兒總是能這樣開朗樂觀,事情多麼難,她都能保持快樂的心,然後從中發掘出快樂來。故事書中尋找自己影子的小飛俠,或許也並不是從來沒有煩惱,可是他永遠那麼快樂,因為他總能從所有的事情中很快地找到快樂的地方,然後再同樣分享給他周圍的人,讓他的永無島永遠充滿了歡樂。允兒就是這樣的人。

“吶吶,你要不要聽我寫的故事,很嚇人的哦~”允兒來勁了。

“好好~你說~”秀妍這樣的性格恰好是最佳聽眾。

“是說中世紀的羅馬有個私家偵探,他是一個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說不能聞的人,他喪失了所有對外聯繫的感覺,唯一的感覺就是張開嘴巴,用自己的舌頭感覺各種各樣的味道來辨識所有的東西。”允兒確實是一個很有講故事天分的人,秀妍靠在沙發上仔細聽起來。

“一天有個人身上帶著一種沒有任何人聞到過的曼陀羅花的味道來找這個偵探,為什麼說沒有任何人聞到過呢,因為這種味道是不能聞的,而只能用舌頭書嘗才能知道,但是偵探並不能聞到味道,他不知道這種味道的特別。那個人叫偵探為他尋找另外一個身上帶有這種味道的人。偵探接下任務以後,許多許多年都沒有找到這個人,於是偵探決定找到這種花,然後再通過花來找人。他終於在一次任務中一個神秘的地堡裡找到了一株這樣的花,他用舌尖感覺到味道以後,決定讓正常人聞一聞並告訴他花聞到的味道是否和他用舌頭感覺到的一樣。”

“他出了地堡後正趕上傾盆大雨,他去到一家私人小餐館避雨,並和廚師交流起來。最後偵探決定讓廚師為他聞花的味道。廚師也知道了花的味道,因為他從此再也聞不到味道了,他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說不能聞,他用舌頭知道了這種花的味道。偵探發現自己闖了大禍,匆匆而逃。廚師認為偵探在害他,於是決定將他找出來。他找了許多年,憑藉自己特別的對味覺敏感的能力,他變成了一名偵探。後來他發現了另外一個偵探也可以理解到那種沒有任何人能聞到的味道,於是他聘請那個偵探為他尋找另外一個身上帶有這種氣味的人……”

允兒說完故事,秀妍久久不說話。惊栗的故事就是這般,並沒有特別嚇人的畫面,但是卻讓人從心底感覺奇異。秀妍突然有些覺得背脊發涼起來,稍微坐過允兒的身邊,輕輕靠在她身上:“允兒~”

“嘻嘻,有趣吧有趣吧!”見了“聽眾”的反應,某呆螃蟹渾然不知自己嚇壞了佳人,好不得意,笑得樂不可支。

看允兒笑得那麼開心,知道她是有意在嚇人,秀妍又怕又羞,眉頭一擰嬌嗔著拍允兒的手臂,“什麼有趣!以後不許再給我講這些故事,你還笑! ”

“呃~”允兒開始笑得想打滾,可是卻突然見到了秀妍這樣的表情。又羞又嬌地嗔怒著,不復平日的淡定無波,更沒有了那種向來優雅識大體的成熟,顯得嬌柔可愛,手打在她身上,不像是在生氣,反倒像是在撒嬌了。允兒頓時覺得氣血上腦,痴痴地看著,臉刷地紅了一層又一層,覺得頭頂都要因為太熱而冒煙了。

又愣在一旁了。秀妍見允兒又是紅透了耳根的樣子終於忍俊不禁地笑起來:“呵呵~你這人,真是人不符其文。實際上怎麼和你寫得故事差那麼遠。”

“呵呵,秀妍……”允兒簡直被迷得七葷八素。

“話說,一個人如果沒有了視覺聽覺,不能說話,甚至不能聞到味道,他還能生存嗎?單靠舌頭的味覺怎麼能應對所有的事情?”秀妍拍拍允兒紅撲撲的臉,繼續語氣輕快地和她聊天。

“當然可以啊~人的五感是很奇妙的。”一談到感興趣的,允兒又變得侃侃而談,“就像有些人不能看到東西,但是他們的聽覺異常靈敏一般。如果失去了一種感覺,那麼其他的感覺往往會變得更強。你試想下如果所有的感覺都喪失,那麼剩下的感覺就會變得非常微妙。”

“唔~你說得好玄。”秀妍偏頭淺笑。

允兒想了想,滴溜溜地轉了轉眼睛,笑起來:“你不信?那我們來做一些小遊戲,讓你嘗試一下!”

允兒說完話,越想越覺得開心,七手八腳地馬上爬起來,一溜煙就跑到廚房裡去了。

“噯~”秀妍伸手拉人都來不及,坐回沙發上笑起來,這小螃蟹從最開始見到就是這樣,真是跑得快,每次都這樣~酒瓶雕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