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一夜飄雪,讓窗外的城市平添了幾分寒意,與之相反的是這滿屋的春/色撩人。空氣中曖昧旖旎的誘人氣息,絨被下相交沉睡的赤/裸身體,無不述說著昨夜的無限纏綿。這樣相擁而眠的畫面並不陌生,卻因某種原因變得意義非凡……
  
林允兒是被不斷重複的鬧鈴聲吵醒的,當意識一點一點清晰,才記起今天是蔡榮添回台灣的日子,她要負責送機。下意識的伸手,卻沒有觸摸到熟悉的溫度,林允兒瞬間清醒。睜開眼,鄭秀妍果然不在身邊,昨晚被她折騰得夠嗆,直到坐起身林允兒才感到身體的不適,但必須承認,她是痛并快樂著。
  
只是,這大清早的那女人去哪邊了?裹著被子,林允兒走出臥室,就見鄭秀妍套著她的棉衣縮在沙發上講電話。從裸/露在外的肌膚看,這姑娘裡面也是未著寸屢。這人定是怕吵醒她才匆匆跑到屋外接電話的,林允兒心頭一甜。
  
鄭秀妍見林允兒走過來,情人節禮物並未停止說話,只是揚起頭沖她盈盈一笑。林允兒樂呵呵在她身邊坐下,拉開被子把鄭秀妍包進懷中,下巴輕輕的搭在她的肩頭。撩人的體香讓林允兒不禁心頭一動,手一下從衣領探了進去……軟玉在握,那手感,嘖嘖! !
  
對於突然的侵襲鄭秀妍顯然沒有準備,說話的語調頓時上揚了幾分,回過頭嬌嗔的瞪了某人一眼,很快又恢復了語速。那眼神太有“殺氣”了,林允兒只覺小心肝猛顫,她還是安分點的好,別偷雞不著再把米給蝕了。經過昨晚,她只想說,這姑娘一直以來隱藏的很深。
  
收回手,林允兒老老實實的靠在沙發上,鄭秀妍清淡略帶嚴肅的語調在她聽來卻很是輕盈悅耳,貌似還有催眠的效果,否則怎會感覺眼皮越來越重呢?
  
“困就進去睡”鄭秀妍接完電話,伏在林允兒耳邊輕語。
  
“我沒睡,就打了個盹”林允兒揉揉眼“你這電話也忒長了點吧!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多話”
  
“我喜歡當面跟你說嘛”鄭秀妍柔聲道。
  
“哼,甜妍蜜語”林允兒一臉嚴肅,“不過,我喜歡”忽的又是滿面春風。
  
“不想睡就起來吧,一會不是要送機嗎?”話雖如此,鄭秀妍卻沒有挪動的意思,這懷抱很溫暖呢。
  
“你也去嗎?”這再好不過了,林允兒笑容更深。

“不去,我中午約了遠宏的陳總”
  
“哦,談生意啊”林允兒有些小失望,隨口問道。見對方還是搖頭,“那去蹭飯?”
  
鄭秀妍有些好笑“當我是你啊?我去拜年的”

“啊?你把人家公司收購了,還跑過去給人拜年,這不是典型的那什麼給什麼拜年嗎?這也太那啥了吧!”林允兒笑嘻嘻的說道,在她看來這只是玩笑,沒想到會說到某人的痛處。
  
“你是說虛偽,對嗎?”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鄭秀妍臉上的笑容漸漸隱去。
  
“我就隨便說說,商人不都這樣嗎”林允兒是想表達她能夠理解這些,可說出來的話怎麼聽起來這麼彆扭呢?
  
鄭秀妍心頭一冷,臉上浮現一絲黯然,冷聲道“你說的沒錯,我並不比張昇、段波高尚多少”林允兒一聽急了,想解釋情人節禮物卻被鄭秀妍伸手擋住,

“聽我說完,我去保釋張昇,只因為他還有些價值。今天去拜訪陳總,也是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利益。我是個商人,利字當先,所做所為並不都能上的了檯面,甚至會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妍妍,你幹嘛這樣說自己”眼看鄭秀妍的臉色越來越冷,林允兒再也忍不住了,連忙打斷。
  
鄭秀妍輕嘆道“那天,看到你失望的表情,我很難過。與其到最後再後悔,不如現在就想清楚的好”
  
“你什麼意思?你讓我想什麼?”林允兒心裡有一些清明,更多的是不解。
  
“我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好”鄭秀妍話語透著一絲決然“你還要跟這樣的鄭秀妍在一起嗎?”

林允兒愣了幾秒,忽然推開鄭秀妍,一下從暖被中跳了出來,就那樣一絲/不掛的站在沙發上俯視著對方“商場上的事兒我管不了也不想參合,我只知道你對我很好,我也只想對你一個人好。那天,我生氣,是氣自己沒本事保護你,還有那個姓薛的,他算哪根蔥?他……反正我跟你說,你以後少TM跟他勾勾搭搭的,知道沒?”
  
方若方被林允兒忽然的舉動嚇到,對方雖是答非所問,語氣還不怎麼好,可就是這樣無賴到家的話語卻令她心中一暖,臉色也隨之轉晴。
  
“你別不說話,我可是認真的”抒發完了感情,林允兒這才發現自己現在的造型有多尷尬,剛才一激動,忘記自己還裸著呢!
  
“嗯”鄭秀妍應道,頓了下又問“你不冷嗎?”
  
“廢話,要不你試試”林允兒沒好氣的說。鄭秀妍趕忙拉開被角,情人節禮物林允兒嗖的鑽了進去,打著哆嗦小聲嘀咕著“你個小P孩,就為這點破事懷疑姐的真心,平日都白疼你了,你個沒良心的小P孩……”
  
鄭秀妍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緊緊地抱著林允兒。多日來的鬱結早在昨夜的抵死纏綿中消失殆盡,林允兒還是原來的林允兒,簡單率直又略帶孩子氣的霸道,否則怎會說出那樣的話來?心裡明白,可還是希望從對方的口中得到答案。這樣才能安心?鄭秀妍輕笑,沒想到她也會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餵,你笑啥”沈朋然不開心了,這人不會是在笑她剛才的舉動吧?
  
鄭秀妍搖搖頭,看對方還是一副不肯罷休的模樣,立即反應“允,蔡先生的班機是幾點?”果然,林允兒臉色忽變,她把這茬給忘了……
  
送蔡榮添夫婦的隊伍比來時還要壯觀,商政兩界都來了不少人,亞東的何副總也在其中。蔡榮添夫婦修養極佳,耐心的與眾人握手告別,順便再寒暄幾句。林允兒站在最後,昨晚放縱的後遺症此時正一一體現,哪怕只是站著不動也是一種煎熬,心裡想著早點結束她好回家休息。還有,臨走前鄭秀妍交待,讓她今晚回斯亞花園,神神秘秘的樣子,不會有什麼驚喜吧?還真是心嚮往之呢!
  
完成使命,林允兒與“霸道”告別,讓同事把車開回警局,自己打車往回趕。滿心期待的打開家門,便被眼前的景像震住,一百來平的客廳被各式紙袋佔的滿滿噹噹,大略掃了一眼至少得有一百多個,什麼情況?林允兒隨手打開幾個袋子,都是些衣服,鞋包之類,雖然她認識的大牌不多,但好歹也能認出幾個曝光率極高的品牌。一整屋啊!這敗家娘們,林允兒無奈+無語。
  
走進臥室,就見到床上躺著一人,不是鄭秀妍是誰。脫掉外衣外褲,林允兒拱進薄被中,動作很輕但還是驚醒了對方。

“回來了”鄭秀妍閉著眼含糊的開口,身體自然的往林允兒懷中靠了靠。
  
“嗯,沒想到你比我還快”林允兒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好,忽然想到“外面那些東西是怎麼回事?”
  
“下午送過來的,明天有人過來整理”鄭秀妍輕聲回道。衣物是她的造型顧問為她精心挑選的,多是些下季的職業裝或是出席商業活動的禮服、配飾。
  
“這一件衣服能管多少頓飯啊?我怎麼養的起你喲”林允兒無限感慨中。
  
對方半天沒有回音,忽然腰間的肉肉被人擰了一下。又來這招! !林允兒倒吸一口冷氣“還越來越有暴力傾向,再這樣我可要退貨啦!”
  
話音剛落立即引來更重的報復,人家直接咬上了她的鎖骨……兩人又嬉鬧了一會,才相擁睡去。
  
林允兒被鄭秀妍叫醒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等待她的是一頓美味的牛排大餐。
  
“怎樣?”當林允兒切下一塊牛排放入口中時,鄭秀妍忽然問道。依然平淡的口吻,卻被眼中期待的光芒出賣。這眼神與她第一次請她品嚐自己手藝時一模一樣。可是,那人貌似連糖鹽都分不清的,不會是她猜錯了吧?
  
林允兒不動聲色,在鄭秀妍的注視下細細咀嚼然後下嚥,抬起頭微微皺了下眉。
  
“不好嗎?”鄭秀妍難掩失望,這可是她苦學一周的成果。
  
“那到不是,只是——”林允兒故意停頓。
  
“只是什麼?”
  
“只是我怎麼會從牛排裡面吃出愛情的味道呢?”沈允假裝情人節禮物深沉的說道,可最終還是沒忍住,笑了出來。
  
“你——”鄭秀妍一時無語,真不知道拿什麼詞來形容林允兒……的這張嘴。
  
見對方不高興了,林允兒這才認真道“說真的,味道很好,比我吃過的任何一次都要好”
  
這是真心話,其實最重要的是鄭秀妍的那份心意:一個從來不下廚的人願意為你烹飪美食,還有比這更好的驚喜嗎?
  
最終,林允兒不僅把自己那份吃的干乾淨淨,還幫鄭秀妍消滅了一半,這女人的食量向來很少,這讓林允兒心中有些奇怪,食量不長為啥體力見長呢?
  
飯後,兩人窩在視聽間看碟,林允兒終於問出了這一天縈繞在心頭的疑問。人家很淡定的回答,在那次出院後請了私人健身教練,至於昨晚為什麼會不知疲憊的折騰,原因也很簡單,人家剛從國外回來,時差還沒導過來,那會正是精力旺盛的時候……
  
知道林允兒聽後的感受嗎?自作孽不可活啊! 24度恆溫的房間,為啥她的心頭還是拔涼拔涼的呢?吃虧的買賣林允兒從來不做,今天她是沒力氣“吃”她了,總有別的辦法討回來的——
  
“妍妍,我倆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可我好像都沒聽你說過愛我呢”碟片放到某個曖昧情節時,林允兒假裝無意的說道
  
“你不也沒說過”鄭秀妍目不斜視,淡淡地回道。
  
“我是中國人唉,含蓄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你是了解我的,我喜歡用行動表示!”林允兒明擺著拿鄭秀妍的國籍說事兒。
  
“我也一樣”鄭秀妍迎上林允兒疑惑的目光“中國不有一句俗話嗎——”
  
“啥?”
  
“嫁雞隨雞”
  
“我靠,你罵我情人節禮物是雞啊!”林允兒怒道。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頓時心裡那個甜喲,都快膩死個人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