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發完短信,林允兒對著手機嘿嘿的傻笑起來。同樣是等待,感覺卻完全不一樣!原來吧沒著沒嘮的,現在卻是滿心的甜蜜。
  
話說回來,自從進了家門林允兒總覺得哪邊不對勁,可又想不出問題所在。這會不經意的一瞥,立即驚覺,這屋可真夠亂的!掐指一算已經一個多允沒有正經收拾過了,要么不回,回來也就睡個覺便匆匆離開,哪有閒工夫打掃。一想到鄭秀妍的小潔癖,林允兒有點頭疼,讓她瞧見准保會不高興,不高興就不愛搭理人,不搭理人她哪來的肉吃,沒肉吃她這一腔的熱血可往哪發啊?
  
還有什麼好想的,趕緊起來打掃衛生,反正從小到大臨時抱佛腳的事也酒瓶雕刻沒少干。算下時間,這窗明幾淨是不可能了,外表光鮮還是可以實現滴。桌上的雜物統統丟進抽屜,換下的幾件外套疊進整理箱,茶几上堆放的碟片雜誌全部歸回原位……總之,消滅鄭秀妍肉眼所能看到的一切“障礙物”。林允兒每收拾到一處便增添幾分似曾經歷的感覺,回頭想想她第一次請鄭秀妍過來,不也曾演過這麼一出嗎,貌似還演砸了!當天的情形可真有喜感,後來鄭秀妍提過,她就是在那時對她動了心的,至於為什麼這姑娘卻絕口不提。
  
等到一切搞定,林允兒又想起衛生間里松動的淋浴開關,其實問題早就有了,湊合著還能用也就懶的修。一會鄭秀妍肯定是要用的,乾脆一次性搞定吧。折騰了一會,就在林允兒感覺大功告成之即一個失手竟然擰錯了方向,水嘩的一下噴灑出來,林允兒瞬間就成了個“落湯雞”。要不說林允兒心態好呢,三下五除二脫掉睡衣,也不氣也不惱全當再洗一便澡唄。林允兒又哼上了小曲兒,沒一會洗完擦淨身子,這才發現睡衣安靜的躺在盆裡。她沒衣服可穿。看來只能裸著回房間了,外面冷是冷了點,動作快點就是了。

心數123,林允兒一個箭步推門衝了出去,可誰想大門與此同時也被打開,林允兒只覺一陣冷風逼來,抬酒瓶雕刻眼就見鄭秀妍木然的立在門邊……這未免也太巧了吧?林允兒小臉一紅,下意識的雙手抱臂,此時身無他物,這樣至少能遮住兩點。真是夠悲催的!

鄭秀妍顯然是被眼前的狀況嚇住了,直到手中的鑰匙滑落才回過神來,連她都能感覺嗖嗖寒意,那……不容多想快步上前,邊走邊脫下外套一把把林允兒包住,“快穿衣服,別感冒了”聲音平淡,世間也只有林允兒能聽出其中的柔情。

“哦”林允兒還沒從尷尬中恢復,連打了幾個噴嚏,任由鄭秀妍攬著她的腰走進臥室,任憑她幫自己套上睡衣,最後推進被窩。以林允兒的臉皮,這樣的小意外沒道理會糾結這麼久,可她這會確實鬱悶,且是感慨萬千:我剛都那樣了,為啥她連點表示也沒有?難道是對我審美疲勞了?不對,都這麼久了,她從沒要過我,最多也就點個火然後任我折騰來著。細想下來,只有一種可能,她壓根對我的身體不感興趣。
  
這,還了得?林允兒自己嚇自己一身冷汗,她要驗證,她要求解,她要試她一試。
  
耳邊響起水聲,鄭秀妍拿了自己的睡衣進衛生間洗澡,順便留點時間給林允兒釋懷,以她對那人的了解,糾結與釋懷也就分分鐘的事情。可等鄭秀妍沐浴出來,林允兒還保持著剛才的姿勢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著屋頂。
  
鄭秀妍不禁有些好笑,走過去坐在床邊,彎下腰傾身上去“怎麼了,還在害羞?”
  
“有啥好害羞的,我這身材哪能入的了你方大小姐的眼啊!”林允兒的語氣透著說不出的酸味。
  
“為什麼這麼說”鄭秀妍蹙眉。
  
林允兒不語,翻身到另一邊。良久,身後轉來鄭秀妍溫柔的聲音“我是喜歡的”
  
“喜歡什麼?”
  
“……”
  
“說啊!”林允兒不依不饒。

“喜歡……允的身體”也只有林允兒能逼她說出這樣露骨的話。

“切,我才不信”林允兒露在被子外的眼睛一亮,嘴中卻沒放棄的意思“如果是我看到你也那樣,肯定啥也不想,直接把你吃了。你到好—— ”話未說完便被掀被而入的人攬入懷中,那人竟然把手伸進她的衣內,覆上她的柔軟,唇也落在她的耳邊,低喃道“你想要?”
  
林允兒身體立即柔軟下來,她承認自己沒出息,一逗就上鉤,但說出的話依然強硬“想不想你不知道啊?”
  
鄭秀妍心中一動,另一手從林允兒身側穿過,一路向下直奔主題,手中的濕潤告訴她答案“你想——”

林允兒咬住唇,抑制住既將脫口而出的呻/吟,她哪會想到鄭秀妍會如此……大膽,這樣一來自己反而又羞又怯起來,“那個,妍啊,咱不玩了”林允兒轉過身避開對方羞人的觸碰,兩人臉對臉“我們好好談談吧!”
  
鄭秀妍沒有理會,雙手撫上對方的臉頰,被撩起的熱情哪能輕易消退? “我要你”對上林允兒的眼睛,鄭秀妍口中輕吐。原來不是沒想過,只是遷就林允兒的喜好而已。妍畢便以吻封唇,酒瓶雕刻不讓對方再說出什麼煞風景的話。

這次的吻與往日不同,溫柔中帶著霸道,溫潤的唇不斷的在沈允然的唇舌間輾轉探尋,然後漸漸下移隔著睡衣含住她已然堅硬的果實,齒貝輕咬慢舔,配合著手上的搓揉,挑逗著林允兒的每一寸神經。
  
“妍……妍……”林允兒無法思考,除了喘息好像只能吐出這個字。鄭秀妍的手就在她的腿間徘徊,冰涼的掌心若有若無的刺激著羞處的炙熱,伴隨著她的輕呼指尖瞬間進入——
  
“妍——”林允兒反射性的拱起身,驚忽聲讓鄭秀妍不敢再動。林允兒睜開緊閉的雙眼,那人也在看她,迷人的眼眸中滿是深情還有無盡的情/欲在波動,暫時的停頓給了她思考的機會:她被上了,還是她逼人家上的自己。這姑娘不厚道啊,竟然扮豬吃老虎。 “你不厚道”林允兒口隨心動,忽然冒出這句。

身上的人聽聞唇角上揚,林允兒的唇很快又被堵住,鄭秀妍不想再給對方機會,手指在緊緻潮熱的包裹中慢慢動作起來,她喜歡聽林允兒以那種膩人的聲音叫她的名字,非常喜歡……
  
良久之後,林允兒趴在床上平息著因激情而至的眩暈,感覺剛剛似乎天上人間走了一朝。鄭秀妍躺在她的身側,靜靜的看著她,眼中的溫柔比往夕更勝。
  
“小樣兒,技術不錯啊”林允兒忽然開口,瞧這語氣看來恢復過來了。
  
鄭秀妍輕笑,伸手撥開對方額前被汗水浸濕的碎發,心底柔軟至極。
  
“敢問姑娘師從何人?”林允兒被對方的笑容感染,調皮道“肯定是個高人吧?”
  
“姓林名允兒,自然是個中高手”鄭秀妍柔聲附和,語氣還正經的要死。
 
 林允兒‘扑哧’笑出聲來,這口氣跟她如出一轍,眼中的笑意更深“姑娘卻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啊”。回答她的是傾身上前的酒瓶雕刻擁抱和對方眼中重燃的炙熱。
  
林允兒心頭一動,怯聲道“你不累嗎?不困……”語妍很快消失在對方的深吻中,直到再次被進入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這姑娘不僅扮豬吃老虎,還準備“吃骨頭不吐渣”。年輕真的無極限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