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吻,熱吻,火辣辣的熱吻。對於突然的“侵襲”林允兒完全沒有準備,任由鄭秀妍掌握主動,彼此在舌與唇的激烈碰撞中瞬間融化。

這姑娘對她的思念一點不比她少,否則也不會這麼……熱情,林允兒閉著眼完全沉浸其中,直到無法呼吸,只剩下劇烈的喘息聲在安靜的空間中延續。停止與舌的糾纏,鄭秀妍溫潤的唇落在林允兒的唇角,稍做停留便一寸寸下移,在林允兒白皙的頸項間輕吸慢允起來……

據說每個女人心中都希望被自己所愛的人按在牆上強吻,這句話突然在林允兒的腦中閃過。說這話的人太有才了情人節禮物,想想現在的感受,那份滿足與刺激可是以前從未感受過的。難道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口味也變重了? !林允兒不禁心中一樂,眼睛彎成好看的弧度,呵呵笑出聲來。

只是這個舉動卻著實傷了某人的心,第一次主動索吻卻以對方的笑場收場,你讓我們方大小姐情何以堪?鄭秀妍的不滿立即表現在行動上,鬆開緊扣的雙手放到林允兒的腰間,掐住輕擰……

林允兒倒吸一口冷氣,好冰呀!對的,是冰不是痛,鄭秀妍哪會捨得下重手呢,是她冰冷的溫度刺激到林允兒的皮膚。

按說剛才那麼激烈,她都熱血沸騰了,妍妍咋還手腳冰涼呢?看來是她沒把某人伺候好,那哪成呀,重頭再來。

傾身上去,把人圈在懷中,低頭就要吻下去,突然一個東西從身上滑落,林允兒仔細一瞧當即傻眼,是她隨身的耳麥。話說她好像還在執行任務呢!

林允兒把耳機戴進耳中,就听裡面傳來王磊的聲音“小沈,聽到請回話;請回話,小沈”,聲音還不停的重複……

林允兒收起笑容,望了鄭秀妍一眼,後者立即明白,懂事的點點頭。林允兒清了清喉嚨,按下說話鍵“我在,剛剛出了一點小狀況,我馬上回來。”

“頭兒,小趙沒事吧?”剛才求救的警員問道。

“沒事了,你那沒問題吧?”

“一切正常”
林允兒在與同事交流的同時,鄭秀妍則站在一旁安靜的為她整理身上有情人節禮物些凌亂的衣服。

憑心而論,她很喜歡林允兒的這身打扮,更喜歡她穿著這身套裝跟人摸混耍賴的樣子,很痞很囂張,可那樣的笑容卻是如此的……迷人。只是這一切卻不是為她,被熱吻暫時阻擋的酸意一下襲來,鄭秀妍又冷下臉來。

“妍,你也要下去嗎?”林允兒收線之後問道。

“嗯”

“那一起吧”

“嗯”

“餵,你怎麼又一個字一個字冒呀?”林允兒發現鄭秀妍的不對勁。

“沒,走吧!”

林允兒看了一眼沙發上的小趙,這傢伙睡的跟豬一樣,還打起鼾來,估計這一覺得到天明了。 “在沙發上睡一晚會不舒服吧?有床嗎?”林允兒轉頭問鄭秀妍。

“裡面有,你能搬的動就去”鄭秀妍淡淡的回答。

“啊?”林允兒想了一下決定放棄“算了,我可搬不動他。那有毯子之類的嗎?”

久別重逢,一句貼心的話沒有,說出的全是對他人的關心,鄭秀妍再有好修養也經不起這樣的挑戰,轉身準備離開,被林允兒一把抓住,

“你幹嘛呀?”不知所以的問。

“下樓”聲音淡如水,掙扎的想逃脫束縛。

“有意見你就提,你不說我哪知道你想什麼?你說出來,如果錯了我就改,沒錯你就跟我道個歉,我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看你現在……”

“你怎麼變這麼囉嗦?”鄭秀妍停止掙扎,聲音有了溫度。

“還不是被你逼的”林允兒手上一用勁把鄭秀妍拉進懷中“你話這麼少,我再裝深沉,那咱還過不過了?”

“允……”鄭秀妍有絲動容。
“回家再說吧,再不下去估計都結束了”什麼抱怨什麼糾結,在她看到她眼中的炙熱,感受到熟悉的溫度後都不存在了,只是那些疑問還在,現在顯然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好”

“等等,讓我抱抱,看我家寶寶輕了沒”說著林允兒從身後抱起了鄭秀妍,皺眉,這輕的可不是一斤兩斤的。 “咋瘦這麼多?”林允兒心疼的說。

鄭秀妍搖搖頭沒有回答。怎麼說,說習慣了她的懷抱,還是說擔心她給的結果不是她所要的,所以夜不能寐,所以食不知味?

“你去拿毯子吧,我等你”鄭秀妍離開林允兒的懷抱。

看鄭秀妍沒有回答的意思,林允兒也不勉強。 “拿什麼拿,再拿我家寶寶又吃醋怎麼辦?”林情人節禮物允兒一本正經的說,再沒眼色,也看出方才的問題所在。這裡有中央空調,憑小趙那身板應該挺的住。

“誰吃醋?”鄭秀妍嬌嗔道。

“誰是我寶寶誰就吃醋了”林允兒痞態盡顯。

鄭秀妍無妍以對,跟林允兒比痞勁,還不如跟蔡榮添談生意,後者勝算大些。

“餵,你這就走啦?”

“又怎麼?”

林允兒雙手插腰,看看鄭秀妍的胸口,又看看沙發上的外套,意思很明顯。鄭秀妍聽話的過去拿起外套穿上。

“等等”

鄭秀妍頓住,疑惑的看向對方。

“讓我摸摸先,看有沒有小”林允兒的神態那叫一個色/情,其實也就想逗逗人家,說完自己先笑了起來。

“好”鄭秀妍脫下穿了一半的外套,靠近“要不要把裙子也脫了?”說著還真背過手去解後面的拉鍊。

“別,這還有人呢”不管“死活”好歹是個男人,林允兒可小氣的很。

“你確定?”

“確定,確定,反正大小我都喜歡”

跟這人還有什麼好說的?鄭秀妍轉身出門,林允兒輕輕關上門跟了上來,在並肩的一瞬牽起了冰冷的小手。兩人都沒有停下腳步,只是相視了幾秒,一個滿臉得意之色,一個滿眼嬌寵之意。

電梯門打開,兩人自然的分開雙手,肖博和剛才那個保鏢站在電梯邊等待,看到鄭秀妍出來趕緊迎了上來。

“小姐”,“方總”

鄭秀妍點點頭徑直往宴會廳走去,兩人一左一右跟在後面。

林允兒摸摸鼻子,這姑娘真能裝。抬眼就見肖博在回頭看她,顯然認出她來,林允兒嘴角微微上揚,就算打過招乎了。

等了兩分鐘,林允兒才走過去。幫她執班的警員貼在宴會廳的門邊從縫隙中看

著什麼,林允兒從身後拍了他一下“你幹嘛呢?”

“啊!”警員反應過來,木木的答道“頭兒,剛才有人進去”

“有什麼不妥?”林允兒立即警覺起來。

“是個美女唉,你沒看到,兩個男人在她身旁,那氣場,那架勢……”警員眉飛色舞起來。
“你就這麼給我執行任務的?”林允兒又好氣又好笑,打發那人回原來的位置。

自己又靠在牆邊發呆。沒一會林允兒忽然記起,剛才被鄭秀妍一嚇,忘記外套的事了,企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自作孽不可活,林允兒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

耳邊充斥著警員們的對話,都是有關鄭秀妍的,林允兒氣不打一處來,氣憤的吼道“都給我閉嘴,誰情人節禮物再說關於工作之外的事兒——”耳機內頓時安靜下來,特別是王磊,他早就想制止了,不過礙於林允兒的面子沒有開口而已。

“誰再說就跟我換位置”林允兒話音剛落,立即引來一片噓聲。王磊張大嘴巴深深深呼吸……不過這招很靈,果然沒有人再說。

晚宴快10點的時候結束,眾人陸續離開,大廳內只剩蔡榮添夫婦和亞東幾人還在交談。林允兒跟在服務生的身後進入了大廳,金碧輝煌——這是林允兒所能想到最為貼切的形容詞。再瞧瞧警員們,像門神一樣在門邊一字排開,還都目不斜視的看著蔡榮添的方向,這些傢伙之前可沒這麼盡心?林允兒皺眉。

林允兒剛進大廳,鄭秀妍就感覺到了,不經意的用眼角掃了一眼,怎麼了?這人為什麼皺眉。 “抱歉,我過去一下”鄭秀妍禮貌的說道,說完便往林允兒的方向走去。

林允兒正背著身跟一個警員說話,就見跟她說話的警員忽然沒了聲音,順著他的視線林允兒轉頭,鄭秀妍已近在眼前。

“沈警官,能耽誤一會嗎?”雖是詢問的語氣,卻沒有讓人拒絕的餘di

林允兒靦腆的應聲,跟著走到另一邊,臉色一變“你外套呢?”

“忘了”鄭秀妍不以為然。

“你——”

“一會去拿”看來林允兒很在意這個,“等會要帶蔡先生夜遊牡丹河”

“這麼冷的天外面還下雪呢,遊什麼河啊?”

“在船上,室內的”

“哼,這麼浪漫的地方你跟兩個中年人去,這不浪費時間嗎?”

鄭秀妍笑而不語。

“餵,你笑啥?”林允兒控制住想撫摸的衝動“反正我也要去”,她情人節禮物得保護蔡榮添不是嗎!

“不用去了,我有保鏢”鄭秀妍已經徵詢過蔡榮添的意見,由她的保鏢來保護

“回家等我”

本欲辯解的話語在得到這個答案後收回,還有比這更好的結果嗎? “那我等你”林允兒笑答。

之後,打發掉好奇詢問的眾人,林允兒哼著小曲回到家,再哼著小曲洗完澡,拿出手機樂呵呵的給鄭秀妍發了一條短信:

——洗乾淨了,躺在床上等你回來,^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