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得到允許,林允兒推門而入。空氣中瀰漫著的淡淡火藥味道,地上散落著的煙花碎屑,一旁花車上殘留的塔型蛋糕,無不預示著之前的狂歡。

 

竟然在室內燃放煙火,真是膽大,林允兒皺皺眉,更讓她生氣的還在後面。

 

正前方U型沙發中坐著四人,小趙被兩個女人圍在中間。桌上放了四支酒瓶,三支已空,另一支也被喝了大半。此時坐在小趙左邊的女人正拿著酒杯一個勁的向他勸酒,說是勸還不如說灌,小趙拒絕的扭過頭,又被右邊的女人推過去……

三人的對面一名短髮美女撐著頭靠在沙發上,酒瓶雕刻手中夾著細長的香煙,眉眼如絲卻是看戲一樣的神態。

 

最難消受美人恩,看這情形桌上的紅酒大半進到了小趙肚中。小趙滿臉通紅,眼神有些混沌,扭捏的動作活像被人欺負的小媳婦,哪還有半點**形象。

 

林允兒心中氣極,表面卻沒動聲色,走過去把紅酒放到短髮女人面前,女人優雅的吐著煙圈,沒有表示。林允兒也不著急,就像電線桿一樣杵在那邊,可能是林允兒的身影擋住了光線,四人終於發現她的存在,短髮女人側過頭淡淡開口:“這

沒事了,你先出去吧!”

 

另兩個女人稍稍頓了下又開始勸酒,只有小趙被嚇出一身冷汗。小趙一時無法思考,抑起頭木然的注視著林允兒,就听後者突然大喝一聲“趙小松——”

 

“到——小趙一驚“騰”的站起身”,起身之後一陣眩暈襲來又讓他跌坐到沙發上。

 

林允兒不理會小趙的窘態,冷著張臉問道“酒瓶雕刻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我……”小趙語結。他不小心撞到短髮的女人,被她拉進來,說什麼要賠禮道歉就陪她們玩骰子,他說了自己是當班時間不能喝酒,可人家根本不當回事。他不想節外生枝才同意的,本以為會很快脫身,沒想到最後連骰子也不玩了,直接被人灌酒……

 

“酒是我讓他喝的,你不用為難他”短髮女人瞇著眼上下打量著林允兒,悠然一笑“怎麼,你是他領導?還是,情人?”

 

“我跟他說話,你少TM給我插嘴”林允兒冷冷的回道,女人話中的譏諷她怎能聽不出來。

 

女人不怒,笑容反又深了幾分“我能插嘴的事兒多著呢。把你們經理叫來——”

經理?林允兒反應過來,她現在可穿著人家的工服呢,好像還答應過不會惹麻煩。做人要講信用,不能亂來。要忍,忍過一時就能海闊天空!

 

“那個,經理就算了吧”林允兒壓住心頭的火氣,小嘴一咧露出笑容,抬手指了指小趙“他是我小弟,他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我帶他向諸位道歉,請三位美女多多包涵”。

 

輕佻的語氣,討好的神態,忽然的變化讓短髮女人收起了笑顏。先前還以為是個有意思的人,沒想到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

 

林允兒看對方沒有表示,又道“現在是當班時間不能喝酒,下次再向各位正式賠禮”,說完彎腰拉起小趙,此時不閃等待何時?

 

“等等”短髮女人顯然沒有放過兩人的意思,端起酒杯輕抿一口放在桌上,抬頭看著林允兒的眼睛,輕蔑的說道“喝下去,今天的事一筆勾銷”

 

小趙這會頭暈的厲害,被林允兒扶著才能站穩,聽到對方的話語卻是掩不住怒意,這事是自己惹出來的,不能讓沈姐受委屈。小趙掙開林允兒的手,摸索的拿起桌上的酒杯就要喝。

 

“如果是你,喝下這瓶”短髮女人依然淡淡的口吻,指著林允兒剛剛拿進來的一瓶紅酒。

 

林允兒感覺火氣已經快到嗓子眼了,忍無可忍,那就無需再忍。挑釁的眼神落在女人的身上,正欲開口,卻從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Vivien,不要胡鬧”竟然是,薛子誠。

 

“哥,是他們先欺負人的”Vivien惡人先告狀,聲音中帶著撒嬌的味道,哪還有剛才的囂張氣焰。又一個演技派,林允兒心中冷笑。不過這與她無關,她不想讓薛子誠認出來,扶過小趙,林允兒準備離開,只是一轉身卻愣在當場。

 

讓自己魂牽夢繞的人兒赫然出現在她的眼前,許是酒瓶雕刻太過突然,林允兒竟沒有感受到本應出現的悸動。心跳正常,思維異常的清晰,腦中有個該死的聲音在叫囂:她回來沒有告訴她,卻跟薛子誠在一起,這代表什麼?林允兒不敢多想。她曾暗暗發誓,如果再見到鄭秀妍,必會緊緊相擁,然後再打她一頓屁股。前者是解自己的相思之情,後者是懲罰她的不告而別(直接忽略短信),現在看來是沒有機會了。

 

林允兒深深的看著鄭秀妍,對方抱著胳膊站在薛子誠身後,目光落在遠處沒有焦點,緊鎖著眉頭似乎若有所思。她是在生氣嗎?氣她在她的朋友面前丟臉了吧?

 

丟就丟吧,丟臉的事兒她又沒少做。林允兒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嘆口氣便又邁開了步子,在關門的一瞬,林允兒聽到Vivien的聲音“我們無聊才拉那小子打發時間的,誰知道你們會談這麼久”

 

林允兒停頓了一下,有錢人的世界,就沒有“尊重”二字嗎?

 

小趙已經徹底醉了,林允兒好不容易把他拖到電梯口,感覺他的身體越來越沉,忽然重量減輕有人幫她扶住了小趙。 “謝謝”林允兒轉過臉向來人道謝,一個西裝男。還沒等笑容隱去,就見鄭秀妍悠然現身,身旁沒有“閒雜人等”。

 

林允兒來不及細想,就被鄭秀妍的打扮吸引,剛才沒注意,現在才發現這姑娘穿的可真“清涼”——過膝的長靴,單肩的低胸短裙,真的很低,從她的角度能清楚的看見**,她這是要勾引誰呢?要不是手臂上搭著件紅色大衣,林允兒都有當場翻臉的衝動。說說而已,瞧瞧人家,氣定神閒,目不斜視,根本當她不存在。

 

電梯門打開,鄭秀妍率先進入,林允兒在西裝男的幫忙下把小趙扶進了電梯。電梯的按鍵在左手,林允兒夠不到,只能開口求助“幫忙按下3樓,謝謝!”

 

西裝男一進電梯就按了“5”,對林允兒的話就像沒聽到一般。林允兒急了,她要去3樓好不好,她想自己按,好不容易抽出一隻手伸過去,‘叮’電梯門再次打開,5樓到了。

 

男人側開身,讓鄭秀妍先出電梯,自己扶著小趙跟在後面,林允兒一時迷惑,這什麼情況?跟還是不跟?

 

眼看三人越走越遠,林允兒趕緊追了上去。跟著他們進到房間,鄭秀妍在這裡竟然有自己的私人空間,林允兒撇撇嘴沒有吱聲。西裝男把小趙放在沙發上,回頭看著鄭秀妍等待她的指示,“告訴爺爺,我一會下來”鄭秀妍輕聲說道,西裝男原來是方家的保鏢。保鏢離開,鄭秀妍把大衣放在沙發扶手上,轉而面對著林允兒。

 

兩目終於相匯,只不過一月的光景,林允兒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恍惚間,鄭秀妍漸漸靠近,眼眸中酒瓶雕刻有絲看不懂的光彩讓林允兒心生膽怯,她要幹嘛?下意識的,林允兒往後退去,直到退無可退,鄭秀妍已近在眼前。熟悉的香水味夾雜著醉人的酒氣襲面而來,林允兒看清對方眼中的炙熱。

 

“妍妍……”千妍萬語,林允兒不知從何說起。

 

鄭秀妍沒有應答,只是抓起林允兒的手,十指相扣的瞬間鄭秀妍忽然墊起腳尖,狠狠吻上林允兒的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