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CwS  

話說鄭秀妍離開後便沒了音訊,簡單到只有五個字的短信是她臨行前的試探,林允兒的回复讓她揪心。是誰說過,世上最傷人的回复就是這個“哦”字,沒有感情,不知可否,這個字直接打消了鄭秀妍想讓林允兒送機的打算。  

那晚跟阿嬌秉夜長談之後,林允兒就琢磨著要如何開口才能讓鄭秀妍明白她的心意又不會讓自己太過卑微。人啊,越是在乎越是患得患失。等她醞釀好情緒再去撥打那11位數字的時候,好傢伙竟然關機! ?這算什麼?拍拍屁股走人也就罷了,還剝奪她主動求和的權利,既然如此那就耗著唄,誰怕誰?  

只是這樣的抱怨隨著時間流失慢慢變淡,取而代之的只剩滿滿的思念。就像現在,只是看到“亞東國際”的名字就讓自己努力壓抑的情緒蔓延開來。林允兒不僅苦笑,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那人主動的時候你就裝酷,沒本事跟人家飆什麼定力?
  
林允兒起了個大早,直奔蔡榮添下榻的酒店,當班的警員看到提前到達的林允兒並未感到意外,這幾天林允兒除了睡覺基本都會跟他們在一起。林允兒帶了早飯,幾人在車中邊吃邊聊,此時蔡榮添夫婦正在酒店的餐廳享受著自助早餐,負責貼身保護的警員坐在不遠處通過耳麥向林允兒匯報,開始是認真匯報,酒瓶雕刻到後面就變成閒扯了“頭兒,他們在那咖啡麵包的,我倆就只能幹坐著,你說這差距咋這麼大呢?”  

“別酸了,我這有豆漿肉包,一會下樓來拿”對於“頭兒”的稱呼林允兒似乎很受用。
  
蔡榮添九點半出發,目的地就是亞東國際大廈,他與對方約定的會面時間是十點整。通過耳麥林允兒知道一行人已經進到36樓的會議室,會談涉及商業機密,警員們不能入內,只是坐在外面等侯。林允兒很想詢問亞東負責接待的是什麼人?可是想想還是忍住,她有什麼理由問呢?
  
這次任務局裡給配了輛‘霸道’,對林允兒來說算是唯一的福利。汽車停在大廈的路邊,林允兒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把座椅靠背調低,這樣可以仰視眼前的這座大樓,從上往下第二層就是36樓,他們會在哪扇窗戶的後面呢?  

“沈姐,如果累了就睡會吧”小趙看著緊鎖眉頭的林允兒輕聲說道。他跟林允兒一組,過來交班時就看林允兒坐在車裡了,不知她是何時來的,估計又沒怎麼休息。  

林允兒動也沒動,只是吐出兩字“不累”
“如果有事我叫你就是了,你睡會吧!”小趙繼續堅持。   

“不累就是不累,你怎麼這麼羅嗦?”林允兒轉過臉不耐煩的回道。小趙臉上顯出尷尬的表情,讓林允兒頓覺內疚,自己心煩為什麼要牽怒他人呢? “那個,我態度不好,你見諒哈。”
  
“沒事,呵呵”小趙反到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車中的氣氛有些怪異,林允兒打開車窗,想讓窗外的冷風吹散空氣中尷尬的氣息。不經意的一瞥,竟看到後視鏡中一輛銀色的轎車緩緩駛來,轎車越來越近,沒錯,就是那晚看到的賓利,她在裡面嗎?林允兒的心跳突然加速,思緒開始混亂。只是一個猶豫,轎車從她旁邊駛過,林允兒不敢多想趕忙開門下車,朝轎車的方向奔去……
  
很傻的行為,她的速度怎麼能敵過汽車呢,只是林允兒不想放棄,全力奔跑著。汽車在駛出不到五百米的地方慢慢停了下來,讓林允兒看到了希望,她看到她了,她真的在裡面。離賓利還有十米的距離,林允兒停止奔跑,調整自己的呼吸,一步一步靠近目標。當林允兒在車邊站定,酒瓶雕刻她從亮面的車窗中看到自己此時的樣子,因奔跑而凌亂的頭髮,因期待而閃光的眼眸,因欣喜而微揚的唇角,這一切在車窗緩緩落下後凝固、結冰。  

“爺爺——好”林允兒的聲音有些顫抖,洩了氣一般低下了頭。車中不是鄭秀妍,而是方敬勉。
  
方敬勉看出林允兒的失望,沒有在意“沈警官,有時間嗎?上來談談”。
  
“我在執行任務,那個——”。  

“關於小妍的,沈警官沒興趣嗎?”方敬勉淡淡的開口。
  
林允兒乍一聽到鄭秀妍的名字連忙抬起頭“妍,鄭小姐回來了嗎?”。
  
“如果沒時間,那就改天吧”方敬勉沒有回答,轉頭示意司機開車。 。  

“等等”林允兒用手擋住即將關閉的車窗“請等一下”,說完便轉身往回跑去。 ‘霸道’已經停在不遠的地方,小趙站在車門邊向林允兒的方向張望 ,林允兒跑過去叮囑了一番,她在附近,如果有事電話聯繫。小趙沒有多問,點頭稱是。

不能離開太久,方敬勉帶林允兒去到附近一家極具古韻的茶社。看樣子方敬勉是這裡的常客,老闆娘親自迎接把他們領進了包間,沒一會端上一套功夫茶的茶具便退了出去。林允兒喜歡喝茶,卻很少接觸功夫茶。一是怕麻煩,二也沒那份耐心。方敬勉倒是其中好手,泡茶的動作一氣呵成,讓林允兒佩服不已。可茶已下去兩杯,方敬勉依然沒有開口的意思,只是偶爾抬頭看眼林允兒,又低頭擺弄茶具。一杯又空,林允兒趕緊拿起一旁的茶壺幫方敬勉斟上。
  
“小妍到底看上你哪一點?”方敬勉突然開口,嘆息的說出心中的疑惑。
要么不開口,開口就來這麼勁爆的一句。他知道她們的關係了?他是怎麼知道的?她有什麼地方露出馬腳了?林允兒壓根就沒想到是鄭秀妍方動承認的。
  
林允兒心中百轉千迴手中不禁一抖,茶水溢了出來。她連忙起身想去擦拭卻碰翻了自己的杯子,真是越忙越出錯。好不容易收拾好,抬眼想跟方敬勉說聲抱歉,就見方敬勉眼神直直落在她的身上“那個…那個...”林允兒一時無語。
  
“家世一般,外表也不出眾,做事又這麼毛躁”方敬勉搖著頭自妍自語一般的說道。
  
林允兒有些窘迫,這人說話不用這麼直接吧“您不用看了,我就是一凡人。”
  
“說話還這麼痞”方敬勉皺起了眉頭。  

你孫女就喜歡我這樣子,林允兒暗想可沒膽說出來,只能乾笑兩聲。
  
方敬勉端起茶杯放在嘴邊輕抿一口又放下,“離開小妍,你有什麼條件儘管說”依然平淡的語調,看著林允兒的眼神卻深不見底。  

林允兒略微頓了一下,唇邊顯出笑意“什麼條件都行?”。
  
方敬勉抓住對方眼中一閃而過的光芒,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方敬勉說話一妍九鼎——”
  
“簡單的很,讓妍妍親口對我說讓我離開,那我就離開她嘍。”林允兒很快回道。
  
這下輪到方敬勉驚訝了,林允兒否定的答案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沒想到這丫頭連自己也敢戲弄。殊不知咱沈警官就是這個德行,有恩必謝,有仇必報,還童叟無欺,誰叫你剛才戲弄她在先呢!
  
既然知道,也就不用再掩飾了,林允兒一掃之前的怯色,悠閒的嗑起了瓜子。方敬勉眉頭越鎖越緊,習慣於上流社會中溫和委婉的處事方式,遇到林允兒這樣的小民,實在是…很難纏。
“小妍提前回英國,就是為了趕在我回去之前跟她外婆攤牌”方敬勉很快調整好情緒,緩緩說道“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她外婆竟然同意了。我不得不妥協,但我依然堅持我的觀點,恕我直妍沈警官,酒瓶雕刻就算除去性別,你們的身份也並不相配……”
  
“我會努力——”林允兒感覺自己的心跳隨著方敬勉的話語起伏,原來那人回英國是為了。 。 。欣喜讓她忽略了後面那句話的含義。  

“你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改變,小妍終有一天會發現她的堅持是多麼的幼稚。她需要的是一個能站在她旁邊幫她遮風擋雨的男人。”  

“不需要男人,我也能做到,我會給她我能給的一切?”林允兒說出自己的承諾。
  
方敬勉冷笑“你能幫她分擔工作的壓力?你能幫她阻擋外界的流妍?還是說你能給方家一個孩子嗎?”一句話讓林允兒陷入沉默。  

“小妍是方家唯一的繼承人,在我妥協的同時她也答應會為方家延續香火,在她30歲以前,到時候——”。  

“爺爺,我說過,如果她讓我離開我就會離開,這不是玩笑”林允兒的表情異常的認真。她知道鄭秀妍終有一天會結婚生子,只是從來不敢細想具體的時間,如今方敬勉給了她一個期限。離妍妍30歲還有4年,1460個日夜,她該知足了。  

剩下的時間兩人又恢復到開始時的沉默,方敬勉在接完一個電話後很快離開,酒瓶雕刻早上結束亞東“迎財神”的儀式,中午還有一場午宴等著他。林允兒跟小趙匯合,接待蔡榮添的是亞東的何副總,林允兒見過一次。而鄭秀妍的歸期依然未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