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懷中和自己緊緊相貼的是舞蹈家特有的纖細而柔韌的身體,暖暖的香味伴隨著溫軟的體溫傳來彷彿包圍了她的所有感覺。古人說溫香軟玉莫過於此,可是怕是沒有人能夠體會到允兒此刻的心旌搖動和全身血液沸騰一般的悸動。允兒控制不住自己身體不住的顫抖,是緊張,是激動,更是如在夢境中一般的興奮。

這仍是一個非常溫柔輕淺的吻,玫瑰花瓣般嬌軟的唇瓣輕輕地相貼著,允兒小心翼翼地親吻著秀妍,害怕侵擾了這樣的完美,更是沉迷於這樣唇齒交纏的親熱中。

然而突然爆發的霸道強勢在不久後回過神來,允兒倏地離開秀妍的唇,雙手還維持著擁抱的姿勢——這這,秀妍剛才說……喜歡她!而她一激動,又,又忍不住輕薄秀妍!酒瓶雕刻允兒睜著圓眼愣愣地看著秀妍被吻得潤澤成玫紅色的唇,刷地一下,身上被大油漆刷子刷過似的一下子從脖子上紅到耳根子。

嗚,一點都不像她,她明明不是這麼蓄意吃人豆腐的人,在秀妍面前,好丟臉。某螃蟹越想臉越紅,越紅頭越低得下,無奈這螃蟹壓根沒發現自己一雙貪心的手還老實不客氣地摟住秀妍的肩背,頭低著低著快要埋到秀妍的領口裡去了——這叫什麼?這個才叫做蓄意吃豆腐!

秀妍的臉頰也染著緋紅,輕聲地喚道:“允兒……”

“哇哇!”允兒緊張兮兮地開口,搶白道:“我,我不管……好朋友不會像剛才那樣,我們又那樣……我們不能再做好朋友。”

再軟綿綿的螃蟹也會有強勢的一面,害怕秀妍反悔,一句話說得又霸道又不容辯駁。

秀妍沒有“反悔”,而是酡紅著臉,低下頭溫順地應道:“嗯。”

“嚇~”允兒有些呆愣,嘴角的幅度卻越來越大,她終於有些消化了這樣從地獄到天堂的喜悅,大笑著抱緊秀妍,一邊轉圈圈,一邊不住地嚷嚷道: “秀妍你喜歡我,是真的!居然是真的!就像做夢一樣,秀妍我愛你,我愛你!”

“允兒,你小心點,噯~小心櫃子~”秀妍被允兒這樣的激動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細細的提醒聲根本就是淹沒在允兒又笑又叫的嬉鬧中,一下子就把秀妍給“綁架”她的螃蟹窩裡去了。

兩人面對面側身躺在床上,眼睛含著笑意看著對方帶著戀愛的表情的臉,兩隻白細的手十指交握著疊放在中間。秀妍淺笑著低聲說:“很晚了,你該睡覺了。”她也該回去了。

“我現在還像做夢一樣,秀妍這是真的嗎?”允兒唯一的動作就是眼睛骨碌碌地在秀妍的臉上不斷地巡視,害怕稍一眨眼,佳人就消失了——和她無數次的夢境一樣。

秀妍從小就是在眾人的目光焦距中長大的,可是現在允兒熱烈的視線卻讓她這樣淡定於他人視線的人也有些害羞起來酒瓶雕刻,嬌聲嗔道:“你認為是在做夢,就是在做夢。等明天白天你清醒了就知道了。”

小螃蟹這下變精了,眼睛瞇瞇的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不要!我要這麼一直看著秀妍,一直看著你不讓你消失,這樣到了明天太陽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不是做夢了。”

秀妍嫣然失笑:“你也不覺得煩,會審美疲勞哦。”

“才不。你好美”允兒痴痴地盯著秀妍看,“秀妍真是漂亮……所以每次看到都忍不住一直看。”

難怪這人總是一副盯著人就開始發楞的樣子。秀妍淺笑,以前她還以為允兒對誰都是這麼迷糊又愣愣的樣子,原來……

“允兒,我希望我做的決定對你來說是最好的……”秀妍淺嘆。她知道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萬般的抗拒,卻終究抵不過自己的心。然而她畢竟長允兒幾歲,而且名義上算是允兒的老師,她總是不能捨得允兒因此受到影響的。

允兒握住秀妍的手放在唇邊小心地親吻:“秀妍,你對於我來說,就是最好的。世上若是還有什麼好的東西,也比不上你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秀妍,相信我,我會好好愛你。”

這是一種宣誓。當你愛上一個人,認為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立意要愛她,這並不是一時的衝動,或是被激情沖昏了頭腦而做出的臆想。愛一個人,需要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地去堅持,用無數個很短的時間,去構成一個長久,這就是愛。

※※※※※※※※※※※※※※※※※※※※※※※※※※※※※※※※※※※※※※※※※※

燦爛得刺眼的陽光照進臥室裡來,允兒睜開眼,看了看熟悉的環境,有一瞬間還真的是以為是在做夢。她記得昨晚怎麼也不捨得秀妍離開,就這麼躺在床上凝視著秀妍漂亮的眼睛,不知不覺的就到現在了。允兒側過頭,輕輕嗅著枕被間似有若無的香味,明明是她熟悉的味道,現在卻又多了另外的氣息,怡人得,讓她覺得有些醉了。

抱緊被子滾了兩圈,看見了床頭櫃上的便箋。是秀妍留下的字跡:“我先去準備上課,睡醒了要抓緊時間,不要遲到哦~”

遲到!允兒骨碌一下爬起來,哇哇,早上第一節就是秀妍的課,她遲到了啦!

手忙腳亂了一輪,趕到學校還是遲到。允兒從後門正要偷偷摸摸地溜進教室的時候,怎料那黃美英見到允兒像是見到失散多年的親人似的一陣喊:“晞~梵~這裡這裡!我幫你霸好位置了!”

教室里頓時哄笑起來。允兒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吐血,同學,我這是遲到耶,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興高采烈啊?她低下頭越過一排“起立行注目禮”的學生,坐在黃美英旁邊。一抬頭,那個心上人仍是態度溫雅,著裝得體,舉止優雅,允兒看秀妍的時候,她正在看著她。對上允兒的眼睛,秀妍故意眨眨眼對她嫣然一笑。

教室里頓時一陣騷動,而允兒就像只被丟進沸水鍋裡的螃蟹一樣一瞬間就變成了紅色。黃美英當然沒漏看兩人之間的眉來眼去,想允兒平時是個多不好親近多對人疏離的人,怎麼一碰到“美色”就這麼沒出息呢?她伸手捏住允兒的臉:“你這傢伙真的很沒用耶!而且怕醜你還遲到,關老師的課你也不給面子。”

允兒再偷偷瞅秀妍一眼,一邊拍掉臉上的安祿山之爪:“又不是故意的啦!鬧鐘被秀妍關掉了,她早上沒叫我……”

“嚇!”黃美英也會有被驚得瞪大眼的時候。 “你你,這麼快!你把關老師吃了唔唔……”

允兒趕緊摀住黃美英的嘴,這人真是人形廣播電台。 “胡說什麼啦!”

“你,你和關老師的關係……”難怪剛才關老師和允兒間的互動充滿了以前所沒有的——曖昧。

允兒稍稍低下頭。巨蟹座的感情向來不張揚,何況允兒對秀妍的愛慕一直是秘而不宣的。依她的性格絕對不會主動宣揚和秀妍之間的事情,可是黃美英是一直以來支持她關心她的好友,允兒知道黃美英能猜測得到她和秀妍的關係必定有了大的轉變。秀妍心中喜歡她……秀妍接受了她……這對她來說是最幸運最讓她感恩的事情,她沒辦法故意說謊話。

“秀妍說喜歡我……只是昨晚才發生的事情而已……”允兒小小聲說出來,酒瓶雕刻害羞得臉紅成一片。

黃美英這次沒開允兒的玩笑,這一年多來,允兒對關老師是怎麼樣的感情,允兒的那些掙扎和委屈,她是看得最深切的人。然而為允兒高興的同時,她突然想起了那個愛愛那妖精。雖然當時衝動地說出要以金錢包養她,但是黃美英的心裡還是有些懊惱的。她這樣一來,不就是和那些出錢玩弄愛愛的男人一樣嗎,雖然她不會像那些花錢買女人的男人般猥瑣但是還不是一樣的嗎!

她黃美英人緣好遍天下無敵手,即便是偶爾有不喜歡她的人,黃美英更是不在意,你不喜歡老娘,老娘還更不待見你!可是這回,對著愛愛,或許是某種要“做榜樣”的心理吧,她莫名的就是特別在意愛愛對她的看法。

黃美英想到這裡嘆口氣,還得快點找個機會和她談談要早點把那個妖精女人□成良家婦女才行!

兩個人各自胡思亂想,終於,待到下課了。一下課,秀妍這樣的大美女又被一群血氣方剛的年輕學生團團包圍,允兒想親近秀妍又苦於佳人身邊全是亂石雜草,爬也爬不進去。一步三回首的,嘖嘖,那個表情!黃美英看得直搥胸口,索性挽住允兒就擠進人堆。

“關老師!呵呵,你今天的課講得真好!”看,搭訕麼,何其簡單,黃美英瞥一眼允兒。

“謝謝。”大美女語氣親和。

“你,你累不累……”允兒略帶靦腆。

“不會累。”秀妍輕聲答。

“那,那你餓不餓。”允兒說完,自己都在暗罵自己,真是個冷場大王。然而面對著喜歡的人,再多的花巧,再老練事故的人,都變得羞怯如稚子。非不能如對待別人一般談笑自如,而是心中實在太在乎那個人,於是變得小心翼翼,心中預演了幾百遍的非常淡定又非常帥的話語,碰到了那個人,就只剩下了笨拙的關心。

秀妍再答,“不會,時間還早。你餓了嗎?你早上——”允兒遲到了,酒瓶雕刻難道連早點也沒來得及吃嗎。

俗話說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黃美英聽了這兩人令人抓狂的對話,卻突然靈機一動,眼睛滴溜溜地轉兩下,摟緊允兒的手臂,笑著說:“餓啊餓啊~允兒餓,我也餓!關老師,不如我們改日小聚一下,我們允兒很會煮飯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