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說完話,兩人都沉默了。秀妍低著頭,走廊上柔和的燈光在她的臉上投下淡淡的影子,睫毛像羽毛一般輕輕搧著依稀閃爍著沾在上面的淚珠。

    彷彿是期待著最後的奇蹟但是終不可得,允兒驀然長長嘆了口氣,撫了撫秀妍的背:“抱歉,我好像說太多了。我送你回去吧。”說完輕輕擁住秀妍的肩頭將她帶到門口。

    秀妍沒有說話,她的心神還彷彿留在迷霧一團的深淵裡。只是開了門,她陡然覺得有些慌亂,想留住允兒。

    “允兒,你要不要進來坐坐?我泡杯花茶給你。”

    “很晚了,我就不進去打擾了。你早點休息。”允兒拒絕她的提議,溫柔地叮嚀過後對秀妍擺擺手。

    允兒很喜歡和她在一起,秀妍不是不知道的。基本上只要是她的要求,允兒從來沒有拒絕過,秀妍沒想到允兒會說太晚了,只好走進家關上門。回到家後,面對一室昏黃的燈光,秀妍有些悵然,酒瓶雕刻她喜歡安靜也適應於這樣安靜的空間,可是現在說不出的情緒卻像毛線一樣緊緊纏繞著她,將她團團纏住,變得不知所措。

    有什麼錯了!一定是這樣。

    可是是什麼呢。秀妍安靜地洗漱、沐浴,走進書房。留心地看,才發現到底是什麼錯了。允兒喜歡收集各種她在工作中的照片,允兒說她跳舞的時候美得不似人間的女子。隨手翻看允兒留在書房裡的影集,有張無意中拍下的照片,她指導的一個學生在舞台上彩排舞蹈,而她站在一角仔細地觀看。所有人的視線包括她自己都集中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的人,而允兒,站在台下,她的視線……在她身上!

    環視書房中,有許多允兒留下的記憶。她偷偷摸摸抬起頭看她,自己稍有動作,她又紅著臉低下頭繼續盯住書本的樣子。允兒幫她整理課堂上需要用到的資料那副安靜認真的樣子。允兒笑瞇瞇說著有趣的事情逗她開心的樣子。還有允兒平日對她照顧有加,為了她無心提起的一件事而全力以赴的樣子。

    其實她一直都在。不管是她休息或忙碌的時候,或者她身處戀愛中還是結束一段感情,無論她開心或是感到挫敗難堪,允兒給的陪伴和關心一直都在。她向來和任何人都不親近,即便是最好的朋友或親人也知道她的性格,而不會過於黏膩而不給她空間。但是允兒竟然成為了那個特殊,她接納了允兒闖進她的世界,進入到她隔絕所有人的那個範圍。不知不覺中,允兒竟然如此親暱地融入了她生活的每一個地方。

    只是她從來都沒看見,沒有留意到。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允兒給的呵護,卻無知地視作等閒。秀妍這才肯承認,允兒以前給她的,絕不是她以為的是一個好朋友對待她的方式。允兒給她的種種,都是一個人給她心愛的人最特殊的愛護和眷戀。

    她享受著這樣的眷戀,卻要求允兒緊守住朋友的位置。

    秀妍關上書房的等走進臥房,輕輕地拉開窗簾的一條縫隙——映入她眼簾的景象讓她戰栗。

    允兒在陽台上!允兒雙手托著下巴,趴在陽台上痴痴地望著她房間的方向,默默沉思著。清亮的月光十分皎潔,落在她身上在旁邊留下一個影子。天空中漫天閃爍的星星,更襯得她的身影孤零零的一片。

    秀妍不知覺地纖指捏緊了窗簾,滿心不知名的熱流在身體四處亂竄,心臟處悶悶的,卻又跳得飛快。

    允兒離開以後卻又在陽台上默默地看著。她是否還在期盼,還在渴望兩心的相屬,只是她不敢僭越,害怕再破壞了她們兩人之間的情意。允兒小心翼翼地壓抑著自己的感情,去做到她要求的好朋友的關係,允兒為人溫柔,總是這樣默默地去做到她想要的事情。

    她知道允兒現在正在做心理建設,過了今夜,她再也不會提起對自己的感情,酒瓶雕刻允兒會守住她們友誼的界限,不再越界。

    她不會再聽見她的表白,不會再看見她熱切的渴求她回應的眼神,不會再看見她羞紅著臉卻又小心翼翼地不肯離開她半步的樣子,不會再被她像那天一樣全身戰栗著卻溫柔熱情地親吻。她會得到一個普通的很好很親密的閨中密友,可是,她卻會永遠失去允兒的某個部分,

    秀妍放下手,輕輕地撇過頭。二十幾年來從來沒有為感情這樣糾結過,秀妍對這樣的感覺是陌生的,至從知道允兒對她異樣的感情以後,這樣的感覺就一直沒有消散過。她不懂得這樣為一個人傷心,為一個人心疼,不能失去一個人,不能忍受得不到那個人的全部的感覺,是什麼。

    這就是別人所說的,而她一直不曾懂得過的,愛嗎?

    秀妍拿起手機,按下允兒的號碼。

    黑夜中鈴聲響起顯得格外惹人注意。允兒手忙腳亂地接起,語氣略帶局促:“秀妍。”

    自己在這陽台上偷看,該不會是給秀妍發現了吧……現在要不要馬上跑回臥室裡去?嗚~好丟臉。

    “允兒……”秀妍鼻子酸酸的,逃不掉了,或許她認為不可理解的感情,卻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深植在她心中,被那個害羞的小螃蟹小心呵護著,發芽長大。

    “你之前的要求,現在還是這樣這麼想的嗎?”

    “什麼要求?”心狠狠跳了兩下。

    “你要求……要愛我的要求……”

    秀妍能看見允兒的不知所措,愣在原地半天沒有動作的樣子,表情愣愣的,兩隻眼睛瞪大了像兩隻黑色的豆豆。然而允兒卻吐出玩笑似的話語:“那個阿……已經不要求羅~”

    秀妍沉默。

    “呵~呵呵,我是說,秀妍,你別介意。”允兒急著解釋,“我並不非要求一個結果。這麼特殊的事情,我也是沒有好好考慮,我仔細想想,你說的是對的,我怎麼能這麼確定什麼是愛呢?你千萬別為了我說的話放在心上,我們是好朋友……”

    “允兒,你在哪裡。”秀妍再沉默了一會,柔和優雅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

    “我?”允兒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再度抬頭,望望秀妍的窗口,那裡窗簾緊閉著透出柔和的燈光,“我在臥室裡。”

    “你睡了嗎?”

    “嗯。我已經睡下了。”允兒定定地望著有秀妍在的地方。多少次,她就是這樣靜靜地在夜裡看著秀妍臥室的等亮起,再熄滅,然後默默地在心裡對她說“晚安”。她的淚水有些模糊了眼睛。

    “你也睡吧,不要想太多,我都快睡著了,你要好好休息哦~”允兒打個呵欠。

    秀妍心疼得忍不住用手輕輕摀住了心口。允兒這個傻瓜,她真的,真的很愛自己。秀妍含著淚,伸手輕輕一拉,窗簾刷地拉開,隔著玻璃,面對面的兩個人同時看見了對方飽含著情感的雙眼。

    秀妍看見允兒拿著手機愣在那邊,驚訝地張開嘴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方向。秀妍一手拿著電話,櫻唇輕輕地吐出一句話:“你撒謊。”

    ※※※※※※※※※※※※※※※※※※※※※※※※※※※※※※※※※※※※※※※※※※

    允兒站在門口,低著頭,手指絞啊絞的,臉上火辣辣地燙。還有什酒瓶雕刻麼比睜眼說瞎話還被別人當場拆穿更尷尬的事情,何況,那個人還是秀妍。看著秀妍美麗的臉,嗅到她身上傳來的幽香的氣息,相比於秀妍神色的淡定安靜,允兒窘迫得覺得自己變小變小,渺小得要讓所有人都看不見的地步。

    “秀妍……”

    “允兒,你真的可以做到當我只是好朋友嗎?”

    “我……”允兒嘟囔一陣,“嗯……”

    “可是我卻不開心。”秀妍淡淡的言語真的像是一個要降怒於人的,高高在上的公主般矜傲。

    小螃蟹像變色龍似的頓時又刷地變白了,“我……”

    “允兒所說的愛,可以這麼收放自如,只需稍作決定就能改變的嗎?”秀妍的語氣中不禁添了幾分哽咽。

    “不是的,秀妍你聽我說——”允兒急得團團轉,伸出兩隻手像是小螃蟹舉著兩隻小鉗子,無意識地在身邊亂晃著。想摸秀妍,想擁抱秀妍,卻不敢輕易唐突。

    “允兒你聽我說,”秀妍溫柔的語氣帶著強勢,柔聲打斷允兒的慌亂,“我或許並不懂得愛情,更或許不懂得怎麼樣才是喜歡上一個女孩子是怎麼樣的感覺。但是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我能確定——”

    “怎樣?”允兒屏住了呼吸,吞嚥著卻完全不能讓空氣呼吸到肺裡。

    “我對你,並不是只是對一個好朋友,我沒辦法做到。”秀妍幽幽地吐出真心。

    “那……那……”允兒又想笑又想哭。秀妍說的是什麼?是她以為的那個意思,還是她又在自作多情地將秀妍的好誤認為是秀妍有可能接受她。心裡告訴自己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心裡又忍不住萬般期待,如果又只是一廂情願,她會傷心到極點吧……

    看著允兒一會笑一會哭,愣愣地完全不知道做何反應的樣子。秀妍淺淺嘆了口氣,青蔥纖指溫柔地撫摸著允兒的臉,靠近身體摟住允兒的腰際輕輕將臉頰貼在她的肩膀上,柔聲地語:“允兒,我喜歡你,我以為那隻是對普通的朋友,可是不是的,我喜歡你。”

    允兒全身都僵硬了,被貼著的是柔軟的身體,鼻息見縈繞的是秀妍的氣息,讓她有些暈眩。即使是感覺到秀妍溫暖的體溫,也仍然讓她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感覺,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感覺到允兒的僵硬,想也知道允兒必定是被她突然的轉變驚嚇得呆愣了。酒瓶雕刻秀妍長那麼大也沒做過這樣主動的事情,最是臉皮薄。驀然臉一紅,微微揪住允兒的衣服就要鬆開對她的擁抱。不料剛才還在發楞的允兒突然行動力驚人,秀妍剛稍微鬆開手臂抬起頭,允兒就緊緊地擁抱住秀妍的身體,低頭親吻秀妍的唇,“秀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