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4dqypvwug  

林允兒依然記得自己第一次穿上製服時的熱血沸騰,曾經的豪情萬丈已被現實漸漸磨滅。做了快5年的警察,經歷過生死,遭遇過挫折,見識過太多的官腔官調,甚至有時候不得不為之妥協。只是不管如何,林允兒從未忘記自己的承諾,她要對的起身上的這套制服。到頭來還是自己太單純,原來有周亞峰,後來有趙廣強,天塌下來都是這兩個“高個”擋著,當他們遠離自己,留她一人獨自面對的時候林允兒才明白,什麼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沒有選擇的砝碼,如果是拿這份職業做賭注——她,輸不起!如果為此讓她與鄭秀妍對立——她,捨不得!所以放棄,所以妥協,可內心的愧疚與不安卻讓她的情緒跌入低谷,鄭秀妍此時的短信無疑是雪上加霜。

她為何現在離開?她是否知道自己此時的煎熬?可,知與不知又有什麼區別,在自己與方家人之間,她永遠只會選擇後者。從未有過的悲觀情緒在林允兒的心中蔓延,緊握著手機,林允兒無力的趴在桌上。她知道自己又犯混了,明知道賭氣的結果只能把事情搞的更糟,卻還是忍不住挑戰對方的極限。她想用鄭秀妍的回复喚回自己的信心,哪怕只是一個標點符號她都會毫不猶豫的打過去。很幼稚的想法,卻是林允兒唯一想到能夠說服自己的理由。良久之後,手機再無動靜,林允兒的心隨之冷去。

戴上耳機,耳邊響起SecretGarden空靈飄渺的音樂,手上快速的敲擊著鍵盤。酒瓶雕刻上面不過是要一份說的過去的報告,只要狠下心來,其實很簡單!一隻熱氣騰騰的杯子伸到林允兒的面前,霧氣讓電腦屏幕模糊起來。林允兒側過頭,就見趙小松捧著杯子站在一旁,摘下耳機:“幹嘛?”“喝杯奶茶,才泡的”“不用了”林允兒有些不耐煩。 “沈姐,不舒服就就早點回去休息”小趙端著杯子沒有放下的意思。林允兒皺眉,她哪有不舒服?環顧四周發現大家都已經下班了“你怎麼還沒走?”“我怕你這還有事兒”小趙回到。

“沒事了,你回去吧!”“哦,那這奶茶……”林允兒接過杯子,雙手覆在上面,凍的有些麻木的手指恢復了點知覺“謝謝——”“沒事”小趙靦腆的笑笑。小趙回公位拿包離開,挺拔的背影充滿青春的活力。雖然內部都在傳他是靠走後門進來的,但林允兒相信自己的眼睛,小趙是個單純的孩子,他那較真的性子跟當年的自己一樣,這行不比其他,如果吃不了苦是熬不下來的。 “沈姐,這個給你”小趙明明走了卻又回來,放下東西未等林允兒反應轉身就跑出門。

林允兒莫名其妙的拿起桌上的小盒,湊近一看只感哭笑不得——XX痛經寧! !酒瓶雕刻剛才是誰說小趙單純的? !快9點,林允兒拿著打印好的報告推開季剛辦公室的門,屋內煙霧繚繞,林允兒沒有準備被嗆的咳嗽不止“季…季隊!?”她原以為季剛已經走了,沒想到他獨自一人在這吐雲駕霧,搞的不大的房間烏煙瘴氣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著火了呢! “好啦”季剛看也沒看桌上的報告便站起身“走,吃飯去”“我…咳咳…我”林允兒並不想去,只是被嗆的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走吧,我回去也沒飯吃了”季剛沒給林允兒回絕的機會,穿上外套,率先出門。

林允兒無奈的跟在後面,拿包、上車。汽車啟動,兩人都很沉默。季剛帶林允兒去的是一家室內燒烤館,知道林允兒是個無肉不歡的主兒,所以先點了五十串羊肉,二十串脆骨,雞翅生蠔各四份。其實林允兒沒什麼味口,但又懶的開口,反正又不用她付錢。就著啤酒吃著肉,挺愜意的事兒,林允兒卻沒有往日的神采,只是悶著頭把肉串往嘴里送。季剛看在眼裡也挺不是滋味,他知道林允兒的糾結,畢竟關乎到人命,如果有辦法他定然不會讓她趟這攤混水,勸慰的話卡在喉間,幾欲開口也不知從何說起,季剛習慣的點了根煙放在手間。

“季隊,你熏蚊子啊?”林允兒看季剛手中的煙都快燒到頭了,卻沒有吸一口。 “還會說笑,不錯”季剛丟掉手中的煙頭,微微鬆了口氣。 “這也叫說笑?您笑點真低”林允兒說著又拿起串肉,不經意間桌上的肉下去大半。 “說真的,看你天天樂呵慣了,哪天黑著張臉還真挺嚇人的”季剛有感而發。 “啊,是嗎?”怪不得小趙會買那玩意兒給她,原來也是不習慣。 “丫頭”季剛端起酒杯“我就隨老趙叫你聲‘丫頭’,把你推到現在這個位子是經過我和老趙研究的。

老趙臨走前交待過有案子交給你就行了,剩下亂七八糟的事讓我擋著,沒想到他剛走就出了這事。是我失信了,先自罰一杯,你帶老趙收著”說完仰頭喝下。“季隊,這事不怪你,是我自找的”林允兒想到查案的初衷覺得很是諷刺,“還連累你,是我不對才是”林允兒也是一杯下肚。“咱倆也別矯情了,總之酒瓶雕刻以後你好好辦案,剩下的交給我了。我向你保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季剛說的真誠,讓林允兒有些愧疚。她並不是完全因為案件本身才如此難受的,只是這些並不好跟外人道來……這世上如果還有誰能傾訴,那也就阿嬌莫數了!酒足肉飽,林允兒蹭車來到阿嬌家,不請自到的結果是按了半天門鈴都沒動靜,在林允兒快要放棄的時候門終於開了,劉浩黑著張臉立在門邊,看來是擾人清夢了。

林允兒進門,阿嬌從房間出來拉她坐下,“小然,喝酒了?”虐待沙啞的聲音,再加上臉暇上沒有退去的紅暈讓林允兒頓悟,她來的真還真是巧呀……汗! “去,給小然熱杯牛奶”阿嬌指使起劉浩還是相當順手的。 “不用,不用,我就路過,順便過來看看”林允兒有些不好意思,此時不走等待何時“我這就走了”“坐下”阿嬌知道林允兒肯定有事,不然不會這麼晚過來。林允兒衝劉浩尷尬的一笑,這小子真小氣,還跟他擺臉呢。 “那個,阿嬌,我還是走吧!”“你敢”“不是,我怕浩子欲求不滿,跟我生氣”林允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敢”阿嬌說完自己臉上一紅。這邊劉浩趕緊衝進廚房,咱惹不起躲的起。要不說阿嬌善解人意呢,最終劉浩獨守空房,她跟林允兒去了客房。看著劉浩快要噴火的雙眼,林允兒表示沒有壓力。酒瓶雕刻回頭請他吃頓飯保管沒事,這小子很容易知足。她其實也是一樣!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