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80878jw1dy3ya7ybn3g  

在林允兒的字典裡有一句名妍,叫做‘一覺解千愁’,想不通的事就甭費神,睡個昏天黑地起來小煩惱煙消雲散,大憂愁全都減半。所以凌晨回到家,她也沒糾結太久,洗刷洗刷就直接上床了。按這幾天的疲勞程度加上今晚的心傷指數最起碼也該睡個一天一夜,就在她夢境不斷之際卻感覺一陣陣的寒意襲來。夢中下起了雪,雪越積越厚眼看就要把自己埋沒,林允兒猛的用勁想跳出雪堆的包圍“咚——”林允兒睜開眼,捂著被撞的生疼的額頭,只感漫天星光。 “姐,我就掀你個被子,你不用這麼給力吧?”沈君亦邊揉著酸痛的下巴邊抱怨。

他是喊了半天沒反應才用了這招的,誰想老姐會突然坐起身...“你小子還敢說,你多大人了?不知道做人最缺德的事兒就是擾人清夢”林允兒沒睡飽這起床氣可不小。 “我靠,天還亮著夢神兄弟沒到點上班吧”沈君亦‘嘩’的拉開窗簾,窗外一片艷陽天。林允兒乍的一見陽光,眼睛刺激的吃不消,用手擋住“拉上拉上,我喜歡做白日夢不行呀?”“白日夢!?”沈君亦的語氣有些玩味“酒瓶雕刻那夢中有沒有上次那個姐姐呀?”一句話把林允兒說愣住了,思緒回放,不過幾小時之前的情景怎麼感覺恍若數日?一切從那個薛子誠開始,吃醋了...傷心了...自卑了...逃避了...然後不管不顧的逃回家療傷了。

現在呢,現在什麼感覺?摸摸自己的心——還是堵的慌,只是沒原來那麼難受。 “怎麼,你們吵架啦?”沈君亦看著姐姐突變的神情猜測到。關於那位美女姐姐,他可試探過自家老姐好多次,雖然人家打死不承認,他卻依然執著,這就是他作為男人的直覺。 “沒”連句對話都沒有,怎能算‘吵’,林允兒隨口答道,說完才驚覺自己失妍。果然,沈君亦一副陰謀得逞的嘴臉“哦——”尾音還拉的老長。輕嘆口氣,林允兒決定放棄,承認就承認,自家兄弟也沒什麼不放心的,而且現在也沒心情解釋,不過——“別告訴爸媽,知道沒?”“知道,知道!那個姐姐長的特好看吧?”上次光看到側面就很美了。

“比你姐姐我強”“那不廢話嗎”話音剛落沈君亦才覺不妥,看了眼林允兒,還好,一切正常,“那你們怎麼認識的?在一起多久了?誰追的誰呀?你們……”“打住,我記得你是醫科專業不是學的新聞專業吧?”對於弟弟的八卦問題林允兒直感無妍以對。 “業餘愛好,嘿嘿”沈君亦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算了,你把她約出來我見見,我直接問她得了”“見你!?”林允兒挑起眉看著一臉期待的某人“等她願意見我再說吧”“啊!不會吧,真吵架啦?”林允兒勉強一笑,酒瓶雕刻心裡自嘲不已,這算個怎麼回事呀?一句話沒說就搞成這樣,自己憋屈的內傷,估計那人也不好受。

“那……”“別問了,如果搞定讓她請你吃飯”“搞不定呢?”“自己吃自己”介倒霉孩子真不懂事,林允兒沒好氣的說。 “對了,你跑我這幹嘛來的?”“不你答應我放寒假回來給我買衣服的呀?打你手機關機,打你單位說你休息,我就過來碰碰運氣嘍。” “你都放假啦”“我靠,你能關心下你親生弟弟嗎”“你姐也是為人民服務,你看我這也沒啥時間……”“我可看你有時間睡覺...”沈君亦小聲嘀咕。林允兒當沒聽見,下床從外套口袋掏出一張信用卡,遞給沈君亦“你自個去吧”,那動作特有款姐的份兒。

“你當我小白臉呀”林允兒啞然,收回手“那過幾天我陪你”“過幾天都過年了”沈君亦無奈“得,我自己去吧”“哦”“哦啥!把卡給我”林允兒遞上,順便掐了下沈君亦的嫩臉“不錯,挺有做小白臉的潛質”沈君亦紅著張臉走人,姐弟倆最大的區別就在於此:一個面薄一個皮厚。其實林允兒是想找鄭秀妍來著,昨晚是她關了手機,既然是躲起來療傷,自然不想人打擾。可開了機,看不到那人的隻字片語,還是不免失望。拿著手機林允兒猶豫不決,打還是不打?打了怎麼說?不打下面怎麼辦?幹耗著,可不是她風格。

就她那性子,還不得自個憋屈死。管她呢,就老實說,昨晚自己吃醋了自卑了,現在求解釋尋安慰,鄭秀妍心軟的很最受不了人家死纏爛打,到時候肯定就妥協了。想到著,林允兒感覺舒服了一些,可還沒來及撥電話,就有電話打進來,名字顯示‘季剛’。 “季隊,啥事?”“終於開機了,趕緊來局裡一趟”“哦,有新案子?”“到了再說”掛了電話,林允兒起床洗漱,心想先去局裡繞一圈,回頭晚上再約鄭秀妍吧。 —季剛辦公室—“什麼??結案?不可能!”林允兒騰的從座位上跳起來。

一分鐘前季剛告訴她車禍案已經結束,讓她提交結案報告。林允兒以為只是保釋,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這可是牽扯到一條人命呀,怎能如此...如此草率? “小沈,你冷靜點,我知道你的想法,酒瓶雕刻但這個結果不會改變。”林允兒的態度都在季剛的意料之中,所以不能在電話裡說“不管司機出於何種原因,但他的初衷卻是要殺人,現在這種結果……”“你是要說他咎由自取嗎?”林允兒身體前傾,雙手撐著桌面,眼睛死死的盯著季剛的眼睛“我們是警察,我們有責任查清真相”季剛沒有迴避林允兒的眼神,只是眼中的無奈漸漸顯現:“小沈,我不想多做解釋,但很多事並不在我的控制範圍……”季剛欲妍又止,不是不想說,只是知道了也無法改變什麼,徒增煩惱而已。

“我明白了”林允兒頹然的坐下,“但我不想參與,可以嗎?”她不想寫那份報告。 “不可以”一字一句。林允兒抬頭,疑惑的看著季剛。 “這案子你是主辦人,你不寫...”季剛把手中的煙頭摁進煙缸“你不寫那邊不放心。”沉默。 “知道了,我先出去”如果不能同流合污就是敵人,敵人是要被弄的。林允兒心中冷笑,沒想到她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她還有選擇嗎?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鄭秀妍考慮。話說回來,鄭秀妍竟能請動這樣身份的人,她只感無力。 “小沈,下班前交”關門的瞬間季剛說道。

無聲,嘆息。手指放在鍵盤上林允兒卻一個字都打不出來,腦中總是浮現司機妻子滿是淚痕的面容。快到下班時間,辦公室人到的挺齊。接電話的聲音,閒聊的話語,不停走動的身影讓林允兒心情更加煩躁。 “滴滴滴”有短信。 “回英國,勿念”是鄭秀妍。短短五個字,林允兒愣是看了有三分鐘,彷彿要從字面上看清鄭秀妍想要表達的含義。可是,沒有。 “哦”——林允兒回复。為什麼突然要去?酒瓶雕刻什麼時候的飛機?什麼時候回來?還生氣嗎?林允兒有很多問題,可最後只是一個字。

知道又能怎樣?她什麼也改變不了,不是嗎?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