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想念多日的人就在眼前,林允兒難掩心中的愉悅。她是來看我的,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不會是來保釋段波的吧?這個到有可能。兩人的目光只是短暫的交匯,林允兒差點陷在對方明亮美麗的目光之中,“收好你的眼神”林允兒用唇語表達。 “你是方小姐吧,我是三組的隊長季剛。”季剛也在打量眼前這位冷艷精緻的女子,並未察覺二人的眼神交流。 “你好,季隊長”鄭秀妍淡淡的開口,兩人禮貌的握手,一切心知肚明不必多妍。這下林允兒開始不淡定了,看到我不理就算了還跟人家握手?我也是警察好不好,別拿村長不當乾部! “方小姐你好,我是案件的負責人,三組的警員林允兒”林允兒也走上前伸出自己的右手。

就你會裝?姐演技也不差。這人又耍小孩脾氣,熟悉的感覺讓鄭秀妍莫名的放鬆下來,很自然的握住“沈警官很年輕,真是年輕有為呢”真摯的妍語,說到後一句看向一旁的季剛。 “是呀,酒瓶雕刻小沈能力強又能吃苦,的確是巾幗不讓鬚眉。”

說到自己一手挖掘的活寶季剛也不謙虛,笑著回答。殊不知這兩個看似八桿子打不著的女人正在他眼皮低下上演調情的戲碼。鄭秀妍藉著握手的瞬間輕輕撓了撓林允兒的手心,又藉季剛之口稱讚了她,轉眼之間林允兒就覺心情舒暢許多。

這邊,律師已經辦好了手續,遞上保釋單讓鄭秀妍簽字。方若接過紙筆簽下名字,林允兒站在一旁眉頭緊鎖,這女人瘋了嗎,如果保釋段波她還能理解,為什麼她會在張昇的保釋單上簽字?不解的何止是林允兒,季剛做了十幾年警察,也是第一次遇見受害者保釋嫌疑人的情況。只是,他不會多問。能做到這個位置不僅要靠實力,還要懂得遵守官場上的各項遊戲規則。林允兒的表情他看在眼中,這丫頭又‘憤青’了。 “小沈,一會我送你回去”季剛準備在路上再跟林允兒聊聊。

林允兒才不願意,她一肚子的疑問哪是季剛能化解的了的?就在她琢磨著一會是蹭個車,還是分開走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同事帶著段波和張昇進來,林允兒的目光跟隨著他們,兩人臉上都帶著濃濃的倦意,段波看到鄭秀妍只是愣了一下便又恢復平靜,到是張昇一直冷著張臉,看不清眼中的神色。律師上前跟兩人交待了幾句,簽完字就可以走了。段波在紙上簽下大名,張昇盯著保釋單,目光停留在擔保人那欄——‘鄭秀妍’三個字激起他心中深深的怒意。

被奪實權,債主催債,老婆氣的回了娘家,原來的風光不在,這一切都拜這個女人所賜。忽然,張昇抓起桌上的保釋單,嘩嘩的撕了個粉碎。室內的空氣一下變的凝重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張昇的身上,只見他一個轉身沖向鄭秀妍,幸好林允兒一直關注他的舉動,搶在他靠近之前擋在鄭秀妍的身前。小趙反應也快從身後拽住了張昇。 “你想幹什麼?在警局也敢亂來?”林允兒大聲喝道,一隻手背在身後摸索著尋找鄭秀妍的手,一熱一冷在衣袖的遮擋下緊緊相扣。

張昇還在一個勁的掙扎,天花板上的燈光正好打在他漲的緋紅的臉上,金絲眼鏡下一雙小眼顯出凶光“酒瓶雕刻你別跟我來這套,老子不是嚇大的” ,說完又指著鄭秀妍放出狠話“姓陳的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跑這一躺?成王敗寇,老子現在就是寇了,那又如何?等老子翻身讓你們一個個好看。”鄭秀妍靜靜看著對方'發瘋',沒有理會的意思。這樣的反應更加激怒了張昇“你贏了很得意吧?老子真是小看了你這女人的手段。那幫畜生收了老子錢還給你辦事,原來老子還不知道原因,今天算是想明白了,老子只有錢,你卻有錢有色……”張昇此時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話鋒越來越尖刻。

“你給我閉嘴!”林允兒邊說邊推了張昇一把,憤恨的說道“如果你想繼續喝免費的咖啡就直說,我奉陪。如果不想,就趕緊走人”張昇身體肥胖,林允兒那點小勁對他起不了作用,極其不屑的打量著林允兒“喝不喝咖啡不是你說的算,你問她願不願意”,張昇一聲冷笑“如果我出不去,那些好處就得不到了吧!”他認定了是陳宏兵拿了好處給亞東。鄭秀妍不置可否,只是這場鬧劇該收場了。抽出被林允兒緊握的手,鄭秀妍淡然開口“何律師你留下處理,張總想走想留悉聽尊便”。

律師點頭稱是。 “謝謝你,沈警官”鄭秀妍轉向一旁的林允兒,眼神溫柔,聲音有了溫度。林允兒回之一笑,只是笑容有些牽強。她現在心裡堵的慌,自己女朋友被人這樣欺負她都不能有太多表示,反而讓她來安慰自己,人生最大的杯具莫過於此。疑惑什麼的都是浮去,啥也不說了,回去好好補償她。 “Janet,好了嗎?這麼長時間沒出什麼事吧?”薛子誠一身黑色風衣推門而入,讓眼看就要落幕的“劇情”重新點燃。酒瓶雕刻鄭秀妍皺眉,第一反應就是看向林允兒,抓住了她眼中一閃而過的迷惑,只是很快她便低下了頭。

她生氣了嗎?鄭秀妍不免擔心。薛子誠一直就在外面等她,如果他不來方敬勉就要親自過來,鄭秀妍熬不過爺爺的堅持,又怕林允兒誤會。可是沒想到結果還是一樣。 “沒事”鄭秀妍心中輕嘆,現在要如何解釋? “這不是薛公子嗎”張昇掙脫小趙的束縛“這麼快就抱得美人歸了?”輕佻的語氣。 “張總,以後遠宏和亞東就是一家了,大家不用弄的這麼尷尬吧?”薛子誠淡笑“只是,不知道到時有沒有張總的份兒!”一擊即中,張晟被說到痛處。 “哼!薛公子我也奉勸你一句,這個女人的野心不小,到時候人財兩空,可別怪哥哥我沒提醒你。

”薛子誠看向鄭秀妍,發覺她目光空洞臉色有些發白,以為是被張晟氣到了,上前挽住她的胳膊“Janet,我們走吧”鄭秀妍一直盯著林允兒,想用眼神傳達自己的心意,只是林允兒低著頭動也不動。鄭秀妍只覺心臟隱隱作痛,“走吧”無奈的轉身。林允兒似乎才反應過來,猛然抬起頭目光落在鄭秀妍被人挽著的胳膊上。多麼般配的背影,雖然很狗血,但當時林允兒就是這麼想的。薛子誠在門前停下,“我的私事不勞張總操心,張總還是想想回去怎麼和你老丈人交代吧! ”“哈哈,私事? ”張晟失態的大笑起來“最近大家談論最多的可就是你的女人,聽說方總在床上可不像平日這麼冷淡,熱情的很呀,嘖嘖,不知道薛公子能不能駕馭的了呀?哈哈”酒瓶雕刻張晟瞇著眼一付WS樣,此時,他就是想看看鄭秀妍動怒的樣子。

鄭秀妍怒不怒不知道,這樣帶著人格侮辱的話語卻激怒了在場的其他人,當然除了段波。林允兒不願多想握著拳頭就要衝上去,被一旁的季剛拉住,拉扯間傳來張昇的慘叫聲,薛子誠拳擊倒了他……林允兒停止掙扎,緩緩回頭,時間定格:張昇痛苦的表情,薛子誠高傲無畏的身影,鄭秀妍冰冷如霜的蒼白面容。只是,這一切似乎都與她無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