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允兒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當你喜歡一個人,愛著一個人,只要待在她的身邊,你就會覺得很開心。大熱天你想呆在房裡吹冷氣,可是她想逛街,於是即便是被曬得一身汗,你也願意和她一起出門。她喜歡做一些事情,你明明覺得很無趣,可是只要和她一起做你也會愛上那件事。甚至只是跑腿的事情,只要能在她身邊跟前跟後,也會是十分開心。

你更喜歡那種,她漸漸習慣你的陪伴,要去做什麼,都想到要叫上你的親暱感。默默的,不能分享的,自己在暗地裡想起也會傻笑。

她提好手中的大袋子,再伸出一隻手來接過壓在秀妍細弱的肩頭上的袋子。無論怎麼刻意疏離,她還是捨不得秀妍受累。她看得出來秀妍的身體不太舒服,臉色有些蒼白,上課的時候聲音有些低啞,說話也顯得中氣不足。秀妍覺得身體虛虛軟軟的,她沒有反對允兒的體貼,但是兩人間明明有耿介卻又裝得若無其事的樣子讓她有種酒瓶雕刻異樣的不能似平常一般氣定神閒的感覺。

“你在介意昨晚的事?”秀妍淡聲說。

允兒按了按電梯,淺笑一下:“沒有。我不太會喝酒,昨晚失禮了。”

“允兒,在你心中,你分得清什麼是愛嗎?為什麼你能那麼確定,說不定只是你的一種錯覺。”這是讓秀妍迷惑的事情。愛,允兒是怎麼說出來的,她是怎麼認定的,是怎麼就能知道她的感覺是愛。

秀妍不懂允兒所說的愛,特別是對一個女人……在舞藝界,很多台前幕後的藝術家有著同性的伴侶,這對她來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她不能明白,一個男人愛上女人的感覺,和允兒愛上她的感覺,是一樣的嗎?允兒為什麼就能說那是愛,而不是其他,

秀妍怎麼突然……在說愛。允兒轉過頭來睜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盯著秀妍直瞧。

“我是說你以為是那樣的感覺,但事實上不是呢?”秀妍被允兒特有的那樣乖巧又無辜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撇開視線,輕聲問。

允兒卻是苦笑起來,秀妍這是在勸導她吧,秀妍不相信她的愛,認為只是她誤將其他的對朋友之間的感情當作是愛。所以在勸她好好想想,勸她放棄這樣不該純在的感情。但是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啊,秀妍任何的想法她都不忍心責怪,允兒勾勾嘴角勉強笑著說:“我分得清什麼是愛,並且我確定。那樣的感情和想要廝守去呵護一個人的心情,我確定是愛。絕不是突發奇想的認定,而是經歷長久的思慮,在掙扎和迷惘中看清事實,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在愛著一個人。 ”

自從認識你以後,自從發現我的心,一直到現在,我從來沒有懷疑過。

“一直愛著?”秀妍迷濛了一下,依稀想起,“哦~你對我說過的,酒瓶雕刻你在喜歡著一個人……”

“是啊,偷偷的喜歡一個人。”或許吧,秀妍的美好,秀妍帶給她的快樂真的是一份偷來的東西。秀妍這麼美好優秀的人,若不是偷偷來的,恐怕很難會和她有交集吧!或許她真的不該貪心,衝動地去要求秀妍更多的東西。是她過於任性,就像是neverland上的小飛俠,永遠長不大,快樂卻又是個任性的小孩子,從窗口飛進溫蒂的房間,要將溫蒂帶往屬於他的夢幻島。

“喜歡……天哪,那個人——”秀妍像是腦海中亮起閃電,摀嘴驚嘆著——是她過於疏忽嗎,允兒她說的那個人竟然是——

面對秀妍的驚訝,允兒卻有種被人看穿,且被嫌棄的難堪,允兒頓時變得狼狽不堪。感覺毛孔張開,全身一陣熱流,翻湧的熱氣讓腦袋發懵。允兒扭過頭去,又快又響亮地搶白:“不是你!”

這下倒是秀妍愣住了。她從來沒想過這樣的答案。不是她……那麼,允兒一直以來愛的是別的人……“是……黃美英……”秀妍像是自言自語般輕聲道。

“秀妍心中,我是好朋友。秀妍不要再為這件事煩惱了,我還是我,我們會一直是好朋友的。”允兒深深喘了口氣,嘴角勾起一個彎彎的弧度,然後扭過頭快步走進了電梯。

秀妍緩步走進電梯,電梯緩緩合上的門,也就像某些東西一樣緩緩地合上吧。她的心突然變得有些躁亂不安,允兒身上變得越來越客氣疏遠的氣息,已經感覺不到了以前的那種溫軟羞怯。秀妍的心就像是在大霧中迷路的行人,瞬間跌落崖底。

※※※※※※※※※※※※※※※※※※※※※※※※※※※※※※※※※※※※※※※※※※

秀妍生病了。或許是最近太累了,也或許是情緒過於起伏,從最開始的些許感冒到身體終於負荷不了了發起燒來。躺在床上頭暈氣喘,全身都在酸疼,忽而熱燙得難受,稍微掀開被子的一角,又覺得冷,虛軟地躺在枕被間,怎麼都覺得不舒服。

大小姐生病那不是小事,秀妍的助理和關家人都大為緊張,關國豪更是立即親自到公寓要把秀妍接回去。可是全部的這些,都給秀妍擋在門外,大家都拿她沒辦法,秀妍性格冷淡沒脾氣,可是她決定好的事情拗起來誰也拿她沒辦法。好說歹說,秀妍才答應讓醫生到公寓來為她診治,同意家裡的阿姨在用餐的時間到公寓來照顧她進食吃藥。

秀妍莫名地有些賭氣,氣允兒沒有留意到她身體的不舒服,更氣她的不聞不問。以往她皺皺眉,細心的允兒都會發現,端著緊張兮兮的表情問她是不是她讓她不高興了。以往允兒每天都要發好多短信來給她,逗她笑,或者小心翼翼地問她有沒有空閒可以陪她一起看書。現在卻再也不同了嗎,察覺不到的她不舒服,還那樣冷淡地對她。她生病了,她也不見了人影,不來探望就罷了,連電話也不打。

到第二天晚上的時候,秀妍仍是不舒服。睡醒發現天黑了,屋子裡暗暗的,只有自己一個人,拿起手機,屏幕的燈亮起以後也沒有見到任何人尋找她的痕跡。這空空的房子裡只有她一個人。

秀妍穿上睡袍撐起虛軟的身體坐起來,打開燈柔黃的燈光亮起,溫暖卻顯得過於安靜,她走進廚房倒了杯熱水。出來的時候秀妍看了看那扇黑胡桃木的大門,像是一種對待舞蹈時經常能閃現的第六感,秀妍走到門口將門輕輕打開。

門外放著一個漂亮的布袋,裡面裝著一個保溫壺,還有一個密封盒。秀妍看看允兒家緊閉的大門,拿住手上的東西,鼻子卻好酸好酸。保溫壺裡裝著魚片粥,密封盒裡是很新鮮的,剛做好的什錦果泥。

以前允兒有次小感冒的時候嘟著嘴對秀妍說,感冒了什麼也吃不下,但是不吃東西嘴裡淡淡的好難受。酒瓶雕刻秀妍笑著說她像小孩子,問她要不要買糖哄她。允兒趁機撒嬌說,如果有什錦果泥就好了,酸酸甜甜的各種水果的味道,吃完了感冒也會好得快。

允兒說,以後每次感冒都要吃什錦果泥。允兒說,為了秀妍做的什錦果泥每天感冒也願意……

原來允兒是知道她生病了的。可是她知道了,也不來看她。秀妍見了這些貼心的食物,卻更覺得心裡漫開一種難以言喻的酸澀。允兒這是在劃定界限嗎,告訴她,她給朋友的關心就是這樣的,適度的禮貌和問候,但是就到這裡,不再有更近一步的呵護,不會有感同身受的心疼。

允兒,好過分!

她這算是朋友嗎?她不是那個喜歡害羞的女孩嗎,她不是那個喜歡黏著她有著小飛俠一般單純開朗的小螃蟹嗎,她不是最貼心最柔軟最能讓她感覺溫暖的女孩嗎?就因為她沒有接受她的感情,她就這樣冷漠地對待她?

她討厭她!沒想到那個人做事那麼過分。

她討厭、討厭,以後都不會這麼討厭一個人。秀妍冷著臉,隨手放下東西,頭也不回地轉身回臥房。這樣不顧情意的一個朋友,她不願意再去留意,不想再想以前和她相處的那些場景。最好忘記,最好連她長什麼樣也忘記。

可是,可是躺在了床上,她的腦子裡卻起起伏伏的都是允兒害羞不肯說話的樣子,是允兒紅著臉一幅窘迫的樣子在她面前不知所措的樣子。甚至,甚至還有允兒痴痴地說愛她,甚至是那個在昏亂中柔軟的讓她戰栗的親吻。再也不能平靜,她的心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委屈,怨懟,更多的是一種說不出的落寞。

秀妍用臉貼在柔軟的絨被上,身心都彷彿被孤寂感佔滿。當時得知方旭岩的背叛,和相戀幾年的男朋友分手的時候,她是傷心,是覺得難受,可是她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覺得孤單。因為那個時候無論多難受傷心,都會有個人在身邊陪著她,在她卸去容裝,在她脫下一身華麗的舞衣,當她在眾人羨慕和崇拜的目光中謝幕以後,那個人在安靜地,柔軟不帶一絲侵略性地陪伴著她。

她知道,她有些許的傷心,有些許疼,甚至有些許寒冷,都有人心疼,有人照顧著她,所以她不覺得難耐。或許,她為了失去的感情而心情低落,而久久不能釋懷,都像是在某種程度的撒嬌。因為知道有人緊張,所以不願堅強。

可是現在呢,頭疼,難受,卻連哭也不想哭。因為,如果哭泣,沒有人在乎,也不被什麼人愛憐,酒瓶雕刻那麼淚水還有什麼意義呢?

窗外,一場初冬的小雨,淅瀝瀝地下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