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西呀~~~  

想她艾愛十幾歲開始翹家,什麼樣的事情什麼樣的人沒見過,但是在這個從頭到尾就沒搞清楚過狀況的笨女人面前她真有種恨不得一頭撞死的感覺。看一眼黃美英那一本正經、一副誓要救人於水火的樣子,艾愛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本來應該不去理會直接走人就是,但是艾愛哪裡是什麼容易善罷甘休的軟柿子,這個女人要“包養”她,這可是毫不客氣的“侮辱”呢~不陪她玩一下,不睚眥必報回來,怎麼對得起她這個不是“君子”的女人咧~

艾愛轉身的同時,挑起一個極度狐媚的嬌笑,豐臀裹在緊身的皮裙裡,酒瓶雕刻搖曳生姿地扭到黃美英面前。抬起水蛇般的手攀纏在黃美英身上,慵懶地挑逗:“要包養我?好呀~誰出錢,我就是誰的~~”

“是,是啊,那就好,那現在怎樣!”黃美英壯起膽。

艾愛將氣息故意吐在黃美英的脖子上:“老闆~當然是找個地方拳養我嘛~好讓人家隨時伺候你。嗯~難道……要我去你學校的——”

“噗——當然不能來學校!”黃美英差點沒吐血。這只妖孽去了學校,豈不要成蘇妲己降臨滅殷商了嗎!

黃美英站在客廳中央,看著那個著裝暴露又火辣的女人扭動著水蛇般的腰肢在房子里四處探看。黃美英在校外有房產,是她那個暴發戶老爸買來給家裡唯一的大學生上學住的。但是黃美英就愛熱鬧,還非要和同學們一起住學校裡,好成全她交友遍全校、各種學生活動從來不會缺席,兼收集成千個校園帥哥美女的聯繫方式的豐功偉業。黃美英天天玩樂不得閒,何曾有時間回來光顧這裡,於是這個住處硬生生地給她晾了三四年。

黃美英站在客廳裡,有種找不著北的感覺。這事情怎麼就變成這樣了?無端端的她幹嗎要花大筆錢去包養人啊?瘋了,更讓人崩潰的是,那個人還是個女人!聽過人說中年富婆包養小白臉男人的,酒瓶雕刻可是那些男人起碼能拿來“取樂”啊,可是她呢,她要一個女人還能“幹”什麼?

算了算了……她也是出於無奈。不這樣做,這個女人就要隨便的被男人糟蹋,她這也算是做好心救人於水火。以後再慢慢找機會好好勸這個墮落狐狸精改邪歸正好了。黃美英一邊感嘆著自己真是好心人啊好心人,一邊拿手揉揉額頭。

艾愛知道,能接觸到秀妍的,並且能三番幾次出現在她的高級餐廳和會所的人肯定是個富家女,可沒想到這個叫桂花的土包子名小姑娘還真的帶她來住處打算“金屋包養”了。走了一圈出來,艾愛看見黃美英站在客廳捏著額頭,似乎頗為煩惱的樣子。艾愛壞心眼地笑,哈,看吧,這下煩惱了吧,要“包養”我艾愛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事情嘛,看你敢得罪我,鬧得你雞飛狗跳!

可是轉念一想,這個直腸子的女孩剛才那麼衝動,現在冷靜下來不是打算不玩這個遊戲了吧。如果是以前,艾愛肯定是狠狠嘲笑人家一番然後得意而去,但是這次她卻不知為何,不願意那麼快就結束了現在的這個局面。至少,她不能讓黃美英現在就後悔說不想玩了。

艾愛勾起唇角搖曳著走到黃美英身邊,酥手拿下黃美英的手,另一手勾在她脖子上,語氣嬌嗲無比:“桂花~”

呃~黃美英被這聲“桂花”叫得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寒顫了兩下,“餵!你這女人沒骨頭的嗎,不要每次都貼那麼近好吧!”

不料艾愛的動作更大膽,微微用力一勾,妖嬈無比地伸出舌尖在黃美英的唇上刷過,沙啞慵懶的聲音說:“既然都到地方了……我們來開始吧~”

黃美英一口氣差點沒岔了過去,趕緊把唇從艾愛的舌尖上退開:“開,開始什麼啊!”

“你包下我~自然是開始辦事嗯~”艾愛憋笑快要憋得內傷了,媚眼一轉,紅唇湊近黃美英吐出這句話,接著伸手直接隔著衣服揉捏住黃美英的左胸。

“噗……”黃美英頓時覺得一陣激靈從脊背一直延伸到大腦再竄到全身。要死了,這女人難道真的那麼“敬業”,男女都能搞定,這麼熟練的挑逗人的動作,害她,害她……

黃美英趕緊後退一步,這個時候才終於顯出些局促和慌張來:“不用辦事了!愛愛小姐,我看你形象氣質談吐都不凡,實在是不願意你自甘墮落,成為任何人都可以輕薄的玩物。我說的話還是算數的,一個月二十萬不會少你的,這個房子你先住下。你,你,你等我安排,我想好了怎麼幫助你我會再來的!你,你好好休息吧,再見!”

艾愛看著那個機關槍似的說完話然後轉身就走的女孩子一眼,等黃美英關上門離開,艾愛終於忍俊不禁“噗嗤”一聲笑出來。一邊笑著坐在沙發上環視了一下四周,那個女孩子“包養”下她,竟然還是為了“拯救”她呢~呵呵,好吧!那麼看來她要在這里呆一陣子啦!

※※※※※※※※※※※※※※※※※※※※※※※※※※※※※※※※※※※※※※※※※※

課堂上座無虛席,這或許不稀奇,但是課堂上還鴉雀無聲,這就不平常了。課堂上唯一響起的,是溫婉恬靜,並且清悅柔和的嗓音。講台上站著的是一個纖細的女子,長發垂及肩背,白皙的肌膚和美麗的臉龐足以迷亂見者的思緒,她的舉止優雅從容,舉手投足都讓人移不開視線。這是校園裡難得一見的美女老師關秀妍。

秀妍講課一向是淡定不高音的,這也是她的課堂非常安靜的原因,因為吵嚷幾下,美女老師好聽的嗓音可就听不見了。但是今天的秀妍,講課的聲音似乎比平常更顯得略為細聲。

也就只有上秀妍的課的時候,允兒才能明目張膽的、眾目睽睽的盯著秀妍看,酒瓶雕刻無需擔憂自己的視線讓秀妍覺得窘迫,無需擔憂自己的專注會讓別人發現她眼中收勢不住的迷戀。昨晚酒醉,說是酒醉,也是蓄意借酒鼓勁。其實更不如說是藉酒去逼迫一個確切的答案,一個她根本就是知道的答案。

傷心也是預料之中。或許這是一種自虐把,非要一再聽到拒絕的答案,讓她徹底地被打擊,讓她徹底地傷心。或許這樣,她才能死心,緊守住朋友的身份,只要能呆在秀妍的身邊。

但是今天連看秀妍也不能專心,因為身旁那黃美英同學趴在桌上哼哼唧唧的,想讓人忽視她也很難。

“桂花你怎麼了嘛,別哼哼了。”允兒推推她。

“哼~我難受。”黃美英倒在桌面上繼續哼哼。

“哪裡難受,你感冒了?”允兒頗為緊張,伸手就像往黃美英額頭上探。

黃美英抓下允兒的手,懶懶地說:“感什麼感,是大姨媽波瀾壯闊啦!”

碰見了那個墮落的愛愛,真是,身心都是一種混亂。

“呃……”允兒一陣汗,同學你就不能含蓄一點麼。但是一想,“咦,沒到時候啊~怎麼會現在?”每次桂花同學的好朋友來的時候,都是她消失得最徹底的時候,長期負責幫她喊“到”的允兒對她的生理日期就和對自己的一樣清楚。

黃美英從桌子上抬起眼,瞥了一眼允兒撇撇嘴:“切,發了一個晚上的春夢,酒瓶雕刻不洶湧而至才怪咧!”

“噗——”允兒差點跌到地上去。

“啊哈哈——”安靜的課堂上,黃美英爆笑出聲。

下午的時候藝聯召集開商討會。以藝聯爲依托成立的那家公司和教會合作的慈善義演已經開始了,藝聯會作為發起方之一,擁有多重身份的秀妍是義演力邀的藝術家。

允兒在會議開始到一半進入自由討論的時候才姍姍來遲,手裡提著兩杯熱騰騰的薑茶走進會議室。

大家見允兒來,開玩笑道:“會長開會遲到就為了自備飲料去了?是買回來賄賂關老師的嗎~”

秀妍神色沉靜而淡定,沒有絲毫情緒波動的樣子。允兒下意識地看了看秀妍,想到昨晚兩人的尷尬,心中黯然。她沒有理會眾人的玩笑,徑直走到黃美英的身邊坐下,拿出薑茶打開放在她面前:“喝這個。你會舒服一點。”

允兒不苟言笑的姿態,讓開玩笑的眾人有些無趣,齊刷刷地看向秀妍。秀妍斂了斂神色,難道這個就是正常的普通朋友的關係嗎,普通朋友不會刻意留意對方的點滴,普通朋友不會無限地心疼另外一個人的一舉一動,普通朋友不會做任何一件事都會圍著她轉。她以為允兒看出了她今日身體的不適,原來……

秀妍身上原本就安靜高雅的氣質現在顯得更帶有幾分清冷。眾人不敢造次,會議進行下去,很快就得出了結論。會議結束後成員們陸續離開會議室。秀妍離席收拾東西,是廠家送來藝聯的一些舞衣的樣裝。酒瓶雕刻黃美英還是半死不活地賴在桌面上,看了一眼允兒,很沒誠意地說:“關老師,你的東西有點多哦,要不要找個人幫你拿到辦公室去。”

秀妍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頭在會議室環視了一下,淡聲說:“不用了,我可以。”

允兒遲疑了幾秒,終還是嘆了口氣,走到秀妍身邊輕輕握住秀妍細長蔥白的手,一手拿下東西,輕聲說:“我送你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