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j71  

美英同學真的會送允兒進屋,然後陪一個半醉半愣的人促膝長談來個姐妹談心嗎?事實證明是不會的。拜託,她很忙的好不好,允兒這小螃蟹再呆再愣好歹也回到洞穴裡了,可是另外一個風騷狐狸可還在危害人間哪!黃美英把允兒帶回房子里以後把她往沙發上一扔,然後拍個屁股就走人了。

黃美英去而復返,很快回到了酒吧,四處走了一圈竟然沒有再見到那個女人。如果說這種地方是那個女人“談生意”的場所,那麼如果她消失了的話就代表她已經——黃美英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咬牙切齒,真是個禍國殃民、不知所謂、腐化墮落、情情愛愛的傢伙!

找了一圈確定愛愛已經不在這裡了,黃美英跺腳暗暗罵自己無聊,她這是在圖的什麼嘛,酒瓶雕刻一晚上跑來跑去好幾圈連個水也顧不上喝,她不管了!黃美英大踏步走向這個娛樂會所附設的咖啡廳。

酒吧附設的咖啡廳,誰三更半夜的回來酒吧喝咖啡?艾愛和兩個客戶坐在咖啡廳聊生意,這個經常冷清的地方基本上變成了艾愛談生意或是和偶爾到訪的友人聊天的地方。

“艾愛小姐,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吧,你所有的場子都要同步為我酒莊的酒做推廣,一個月二十萬。”一個男人靠在寬背椅上開口。

艾愛笑著撩撩捲髮,“陳經理可不能這樣,通氣的時候說三十萬,酒瓶雕刻我做推廣可不是簡單的賣酒而已,最後必然物超所值,陳經理可不能心疼小錢。張總這個證人可還在身邊哦!”

“哈哈!”那個男人訕笑,“這不是能談就談嘛。畢竟我頂頭還有太座的壓力,自然是希望艾愛小姐又周到又便宜。”

“陳經理給我降價~難道說……我艾愛不值這個價錢,嗯?”艾愛媚眼一橫,似笑非笑地嗔怪著。將嚴肅的利益衝突消弭在輕鬆的氣氛中,最終達到目的,這是她最擅長的事情。

“老陳,省錢可不是省這點小錢。大男人做事怕什麼太座的壓力,艾愛可是多少人求也求不來,你今天不要,日後可不要後悔喲!”坐在另一端的男人吸了口煙,在一旁敲邊鼓。

“哈哈!”那個姓陳的男人大笑起來,“好好!三十萬就三十萬,艾愛小姐聲名遠播當然值這個價錢。這事就這麼定了。”

艾愛這才笑逐顏開,伸手和對方握握手,笑道:“陳經理為人真豪爽,既是如此,我也不能小氣。前三個月,我只要二十萬——”

黃美英走進咖啡廳,發現侍者比客人還多,偌大一個地方安安靜靜的,竟然見到了愛愛那個女人。正感嘆著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走上前,黃美英聽了那幾個人的一番對話,差點沒吐血。這個,這個女人,在找人包養她!這年頭,連找金主包養也這裡理所當然、理直氣壯了嗎,還能討價還價。噗……還前三個月優惠,這算什麼,你中國移動入網送話費咩?找人包養還搞打折促銷啊。

黃美英聽得一陣陣吐血,腦子一熱,大步上前,一把打掉那個男人伸向艾愛的手,抓起艾愛就往外走,“二,二什麼二,碰上你這女人才叫二!你給我過來!”

“噯?餵,你做什麼,餵——”可憐艾愛大姐頭當了二十幾年,這下完全沒搞清狀況,就被人不由分說地給拖走了。

艾愛被黃美英從會所的後門拖出去,吹到外面涼涼的夜風艾愛才回過神來,一甩黃美英的手,酒瓶雕刻叉腰伸手指她的鼻子,開罵:“你這個笨女人,你這是在搞哪門子的把戲!誰讓你敢這樣壞我的事的啊?”

還好她已經把生意都談好了,這個女孩真是搞得人莫名其妙。

“你還敢怪我?你那都是什么生意,做一個女人清清白白的不好嗎,我看你漂漂亮亮的條件也不差,為什麼就是要為了錢隨意讓男人作踐自己!”黃美英搥胸頓足,十分痛心疾首的樣子。

“哎?我就不知道了我的生意怎麼了,我怎麼就為了錢讓男人作踐了。”艾愛一臉的黑線,她頓時有種莫名的不祥預感。

“你還裝傻,你還不承認!我都聽見了。我上次勸過你,不要再做這種迎來送往的特殊生意,你你,你不聽,你還越來越升級了你,你居然找那個男人包養你!”黃美英繼續義憤填膺,也學著艾愛一手叉腰,一手指著艾愛的鼻子。切,你會吵架我就不會咩。

艾愛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就知道!這個女孩不知道怎麼搞的怎麼就認定了她是做那種行業的人呢,三番兩次的說,難怪她每次見到自己都是一臉鄙夷的樣子。可惜艾愛也不是善類,怎麼可能給一個大學小女孩給爬到頭上去呢,她踮起腳尖鼓足氣勢罵回去:“誰有人包養了,你才有人包養你,你全家都包養你——”

吼完一句又覺得怪怪的,艾愛氣呼呼地轉身就要走人:“懶得理你,就算我被人包養了又關你什麼事。”

嘖,這個女人還真的承認!黃美英見艾愛要走,心裡一陣突,愛愛回去了必定就是要成為那個男人的懷中玩物了。黃美英不知怎麼的,心裡一陣擰,那感覺真是無比的難受。她一把抓住艾愛的手:“難道你還要回去找那個金主?不許你這樣隨便作踐自己!”

嘿,還較真了。艾愛回頭看看黃美英一張漂亮的臉蛋上閃亮亮的怒火,頓時覺得好笑。媚眼流轉,艾愛壞心眼地笑著,順著黃美英的拉扯貼近她的身體,嗲聲道:“你都知道我是做那種生意的。難道你不該認為,我這種人,要錢不要臉,當然要回去啊~我可是談好了生意,如果被你攪黃了,你可怎麼賠我!”

這女人真是妖精。媚態橫生,眼盡是挑逗的誘惑力,再配上她略微沙啞的慵懶的嗓音,難怪這個愛愛能在男人身上吃得開。黃美英覺得背脊上陣陣酸麻。

“你別去……”

哈~小女孩真不耐逗。艾愛是歌舞歡場上的老手,對別人的一個動作一點反應看得最是明了,黃美英這等小妖級別的如何能和**oss相提並論。

“當然不行……你不是應該知道嗎……酒瓶雕刻誰出錢,我就跟誰走~小姑娘少管大人的事,不是你能玩的,byebye~”艾愛妖嬈地笑著,勾起黃美英的下巴,風情萬千地在她臉頰上印下一個親吻,再拍拍她的臉,然後轉身走人。

黃美英也不是什麼軟綿容易被唬住的角色,妖精艾愛這下可看走了眼,黃美英只是一陣迷糊過後就回過神來,端出她平日四處吃得開的大姐頭模樣:“餵!二十萬是吧,我包養你!”

艾愛腳一崴差點三寸高跟鞋都扭斷了。 “你你——”

“我什麼,”黃美英走到艾愛面前笑得好不開心,“不是說誰有錢聽誰的嗎?你要二十萬,我給你。叫愛愛是吧,從今天開始我包養你!”

※※※※※※※※※※※※※※※※※※※※※※※※※※※※※※※※※※※※※※※※※※

允兒被人很沒意氣地扔在沙發上,滾了兩下,四腳朝天地跌到地毯上。在地上賴了一會,小螃蟹自己翻個身爬起來。雖然身體是不受控制的,雖然腦袋是暈沉的,但是這樣的時候,人的下意識卻更加的清晰,因為不能控制,所以剝離了那些理智和壓抑,心中那些不能抑制的想法就更清楚— —她想秀妍,她想接近她。

允兒做了一件平日體貼得體的她不會做的事情,三更半夜地敲秀妍的門。全然不如平常般的小心翼翼,計算時間,尋找理由,甚至連開口說什麼話也要先想一遍,就這麼站在秀妍門口。

“你……允兒……你怎麼那麼晚。”秀妍稍微打開大門輕聲問。

允兒貪婪地看著眼前女子美麗的臉上的每一處,秀妍穿著輕薄的睡袍,頭髮柔亮,仍是那麼整齊漂亮。這個女子,即便是被人從睡夢中擾醒,也總是能優雅從容得令人心折。

“秀妍……”允兒只會愣愣地呼喚著心上人。

“你喝醉了?”秀妍輕輕蹙眉,她嗅到了允兒身上的酒味,“你先進來吧,我給你拿毛巾。”秀妍淺嘆口氣,允兒和黃美英……果真是那麼投契。

允兒乖乖地跟著秀妍進門,秀妍認為她醉了也好,至少她就能如此靠近地呆在秀妍身邊。秀妍拿了熱毛巾出來,見允兒趴在沙發上。

秀妍撫撫睡裙的裙擺,坐在允兒身邊將她扶起來,“允兒不要在這睡,會著涼。來,這樣會沒那麼暈。要喝水嗎,允兒?”

柔聲說著話,秀妍溫柔地將手上的熱毛巾輕輕貼在允兒的額頭,酒瓶雕刻擦拭著她的臉龐想讓她舒服清醒一些。

心愛的人對自己的好,就像鴉片一般讓人感覺到無上的幸福和愉悅。允兒的心頓時變得滿滿的,可是鼻子卻突然異常的酸,連眼眶裡也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充溢起來。她握住秀妍的手從沙發上坐起來,靜靜地凝視了秀妍一陣說:“秀妍,你對所有的朋友,是不是都是這樣的。”

普通的一句話,在秀妍聽來,允兒這句話卻像是在冒犯。在允兒的心中,自己是這麼隨意和輕薄的人嗎?允兒她……剛才和別的人親密,之後就要拿她和黃美英對待她的點滴來做比較。秀妍這才發現,早些時候無意中看到的那一幕其實一直都盤桓在她的腦海中,她不禁莫名地有些惱意,垂下眼,聲音變得冷淡而矜傲:“你醉了,回去休息吧。”

“我沒醉。”允兒無奈地苦笑一下,她能感覺到秀妍對她的碰觸下意識的閃躲。還能像普通朋友一樣心無芥蒂地相處嗎,暗戀就像一個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了,無論再怎麼若無其事地合上,已經逃逸出來的感情,卻是再也收不回。

“秀妍,還是不行嗎?我的愛,真的不行嗎?你不喜歡我,我不如你出色,還是因為我是女人……”允兒喃喃的言語中,有著暗暗的沉痛。

“允兒……不是這樣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只是不能接受……你是好朋友啊。”秀妍低下頭。她從來沒有像現在一般,彷彿心中一團混沌。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守住她認定的事實。這樣的允兒,不像以往一般柔軟好親近,秀妍懊惱於這段時間和酒瓶雕刻允兒間緊繃的氣氛可又無法改變這樣的現狀。

允兒突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強人所難的惡霸,她在拿自己的感情,在要挾秀妍!允兒默默地放開秀妍的手像是只要偽裝自己的小螃蟹一般,在沙發上蜷成一團。果然還是不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禮物禮品-酒瓶雕刻 精緻創作

酒瓶雕刻精緻創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